不同觀點

但是,也有人認為該畫的創作構思根本不是如此,大衛如此構圖與馬拉所得疾病沒有絲毫關系。據專為馬拉遺體做防腐處理的醫生斷定,馬拉患的是麻風病而不是濕疹。所以大衛在繪制《馬拉之死》時只不過是借鑒參考了同年前些時候他為另一位革命英雄勒佩蒂埃所作肖像畫的畫法。勒佩蒂埃生前也是國民公會代表,遭反動分子暗殺后,大衛也曾為他畫像。畫面中死者赤裸著上身倒在床上,致命的傷痕清晰可見,造型單純明確,意境極為崇高,藝術處理非常成功。所以,大衛決定以同樣的手法來塑造馬拉為革命獻身的英雄形象,只不過不同的是這次馬拉是死在浴缸中。另外,還有一些藝術史學家們主張應從純藝術的角度來看待這個問題。他們認為大衛不僅是新古典主義畫派的巨擘,而且又是一個寫實派畫家,正是這種雙重性決定了《馬拉之死》的藝術構思。這個問題可謂是眾說紛紜,莫衷一是。但現在還沒發現畫家本人就此問題所作的詳細說明,所以以上觀點誰是誰非,很難下結論。真相如何還有待于人們繼續探索。

靈感家首頁靈感家經典
世界未解之謎
辽宁快乐12选5技巧 爱玩大圣捕鱼 qq麻将买马什么意思 香港财神爷财神图库 四肖期期准精选资料今晚四图 体彩浙江20选5中奖规则 二分彩万位是什么意思 九鼎新材股票吧 四川血战麻将 万炮版捕鱼送彩金 麻将的打法与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