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感家梵高作品賞析(按時間排序)

梵高畫風

律動生命感

通過描繪自然來表現自己的個性

最喜歡的顏色

黃色

綠色

最親近的人

弟弟提奧

1881

76幅

1882

168幅

1883

112幅

1884

87幅

1885

262幅

1886

146幅

1887

165幅

1888

251幅

1889

185幅

1890

223幅

早期

放山羊的男子

牛奶壺

科林斯式柱頭

拄著鏟子的男子

梵高在倫敦布里克斯頓?烁5侣返乃奚

睡著的老人

倫敦奧斯汀修道士教堂

池塘里的船夫

埃頓的教堂

埃頓的教堂和牧師住宅

皇家路和拉姆斯蓋特

多德雷赫特附近的米爾斯

麥比拉洞

咖啡館

博里納日煤礦

房子

房子

琵嘴鴨煤鍬

1880

礦工們

黎明在雪地里的礦工

晚鐘

1881

背煤的礦婦

背著一袋木柴的男人

壁爐旁

壁爐旁的農民

波拉德柳樹

播種者

播種者

播種者

播種者(仿米勒)

窗戶旁削土豆皮的女子

窗戶旁削土豆皮的女子

窗前的燈

雕塑、白菜和木屐

端著簸箕的男人

多德雷赫特風車

法國農婦喂嬰兒吃奶

梵高的祖父

梵高家人

風車

縫補長筒襪的女子

縫紉的女人

割草

公路上的波拉德柳樹

跪在地上的女子

跪在水桶前面的女孩

跪著種植的人

將土豆裝入袋子里的男人

腳穿木屐,戴著帽子的男孩

攪拌黃油的女子

卷心菜和木屐

烤火的老人

靠在鐵鍬上的農民

挎著籃子的播種者

挎著籃子撒種的農婦

老人把干稻草放在爐床上

雷雨中的田地

雷雨中的田野

路邊的波拉德柳樹

路邊的波拉德柳樹

路邊的波拉德柳樹

路邊的波拉德柳樹和小屋

磨咖啡的女子

牧師的花園

拿著棍子的農民

拿著手鋸的男人

拿著斬拌刀的農民

男孩與鐵鍬

農民坐在爐邊閱讀

耙草的女孩

啤酒杯和水果

室內火爐

手里拿著掃帚的男子

手在袋子里的播種者

手在袋子里的播種者

樹林

挖地的人

挖地的人

屋頂上覆蓋著苔蘚的谷倉

席凡寧根女子

席凡寧根站立的女子

席凡寧根針織的女子

席凡寧根針織的女子

寫字的男人

雅各布·邁耶的女兒

搖籃旁的母親和坐在地板上的孩子

用鐮刀割草的男孩

用鐮刀收割者

在針織的年輕女子

在針織的年輕女子

站著的農家姑娘

沼澤地

沼澤地

針織的女子

坐在地上戴著黑色帽子的女孩

坐在火爐旁的女子

坐在籃子上雙手撐頭的女子

1882

搬運泥炭的男人

板車旁的兩名男孩

板凳

悲哀

波拉德柳樹

播種者

播種者

播種者

播種者

播種者

草地上的夕陽

穿黑衣的女子(思恩的母親)

穿燕尾服的老人

穿著襯衫手里拿著掃帚和煙斗的孤兒

穿著襯衫手里拿著煙斗坐著的孤兒

穿著大衣手拿玻璃杯和手帕的孤兒

穿著大衣手拿雨傘的孤兒的背影

穿著大衣在擦皮靴的孤兒

窗前針織的女子

從畫室看木工車間

打著傘的思恩和小女孩

帶著傘和圣經的思恩

帶著煙斗和眼罩的男人

帶著一條面包的女孩

戴高頂帽的男人

戴黑色帽子的女子,思恩的母親

戴禮帽的孤兒

戴著白色帽子的女子,思恩的母親

戴著禮帽手拿杯子的孤兒

戴著帽子,穿著大衣和百褶裙的女子

戴著帽子的孤兒的背影

戴著帽子的女子

戴著帽子拿著盤子吃飯的孤兒

戴著帽子手拿雨傘在看手表的孤兒

戴著帽子雙手交叉的孤兒

戴著帽子腋下夾著雨傘的孤兒

戴著帽子在吃飯的孤兒

戴著帽子在喝咖啡的孤兒

戴著帽子拄著拐杖的孤獨的老人

戴著眼罩穿禮服的孤獨的老人

戴著一頂禮帽的老人

德海斯面包店

冬天雪地里的礦工

端著玻璃杯坐著的男人

凡·施托克帕克

飯前禱告

房屋和橋梁

風車

風景

風平浪靜的斯海弗寧恩海灘

干魚谷倉

高處俯視干魚谷倉

給嬰兒喂奶的思恩

工廠

弓著身子的女子

弓著身子的思恩

孤獨的老人

國庫券

國庫券

海灘和船

海灘和大海

海灘上的人群和靠岸的漁船

海灘上散步的人和船

海灘上散步的人們

海灘上散步的人們

海灘上漁夫的妻子

海牙的煉鋼廠

海牙典當行的入口

海牙火車站

海牙新教堂

海牙新教堂和老房子

候車室

懷里抱著嬰兒的思恩

懷孕的思恩和老婦

教堂長凳上的信徒

街上的孤兒

街上的女孩

救濟院男子

鋸木廠

看護嬰兒的思恩

看護嬰兒的思恩

看護嬰兒的思恩

賴斯韋克附近的草地

賴斯韋克附近的草地

老街道

累死了(在椅子上)

兩名女子

爐灶旁磨咖啡的女孩

路上的女子和路邊的波拉德柳樹

裸女半身像

驢車

驢車、男孩和席凡寧根女子

馬路

毛驢和板車

煤氣廠

木匠

木匠的背影

拿著棍子的老人

拿著傘和籃子戴著圍巾的女子

拿著掃帚的年輕男子

拿著掃帚的女人

拿著水壺的女子的背影

男人和女人的背影

紐南風景

女人頭像

漂洗地

人們在街道上開挖溝渠

森林的邊緣

森林中的女孩

沙丘

沙丘和人

沙丘上補漁網的女子

施恩韋格

施恩韋格梵高住過的房子

手撐著頭的男人

手里拿著帽子的孤獨的老人

手拿雨傘的孤兒的背影

書商勃洛克

樹林里白色披肩的女人

樹林里的兩個女人

樹林里的長凳

樹林中的白衣女孩

樹林中的女孩

樹木

思恩和坐在她腿上的孩子

思恩母親的房子

四輪馬車旁的兩名男子

四名男子切割木材

攤開清洗的衣物的女子

土豆田

挖沙

彎腰鋤地的男人

彎腰的女子

屋頂

席凡寧根

席凡寧根道路

席凡寧根的干魚谷倉

席凡寧根海岸

席凡寧根海岸

席凡寧根曬魚谷倉

席凡寧根針織的女子

系圍裙的木匠

鄉村小路和樹

辛克附近的大橋

新教堂前面的草地

搖籃

一個女人的身影與未完成的椅子

嬰兒

嬰兒車里的嬰兒

用麻袋背著煤的礦工們的妻子

雨后的樹林

閱讀的老人

站在火爐旁的孤兒的背影

站著的女子

站著看書的男人

站著雙手抱在胸前的男子

站著針織的女孩

長凳和人

長凳和人

遮陽傘下的席凡寧根女子和其他人

直立的孤兒

拄著拐杖圍著披肩的老婦

坐在火爐旁的男人

坐在籃子上切面包的工人

坐在小女孩旁的孤兒

坐著火爐旁地板上抽雪茄的思恩

坐著看書的男人

坐著針織的女孩

1883

播種的男人

菜園

除草的男人和坐在手推車上的妻子

鋤地的男人

穿著夾克上翻著領子的漁夫

從土豆田回來的三個農民

帶煙斗的漁夫

戴著白色帽子的女子,思恩的母親

戴著白色帽子坐在凳子上的女子

戴著帽子的孤兒

戴著頭巾的女子

禱告的男人

禱告的女子

德倫特風景

德倫特風景

地里彎腰勞作的女子

冬季的人們

冬季梵高畫室的窗外

冬季教堂的墓地

冬季紐南的教堂

冬天雪地里扠草的女子

兒童

防波堤

焚燒雜草的農民

焚燒雜草的農民和傍晚的農舍

耕田的農夫和兩個女人

耕田的農夫和三個女人

耕田的農夫和彎著腰的女人

谷倉和農舍

跪在搖籃旁的女孩

海牙的朗格維杰爾伯格

海牙附近德克斯頓的挖沙者

行走的女人

懷里抱著嬰兒的孤獨的老人

荒野上的手推車

黃昏海牙附近的農舍

吉普賽馬車營地

肩上扛著鎬的孤兒

教堂

垃圾場

拉耙的男人

勞作的人們

老馬

兩名跪著的女子

茅草屋

茅草屋

木材銷售

墓地

拿著耙子的男人

泥地里勞作的女子

農場

農舍

農舍、谷倉和樹木

農舍與泥炭堆

女孩與披肩

女人頭像

女人頭像

女人頭像

女人頭像

女人頭像

女子頭像

蘋果樹旁的園丁

匍匐爬行的嬰兒

沙丘

沙丘后面的土豆田

施粥所

施粥所

施粥所分發熱湯

室內的人們

室內面向右邊的織女

樹叢中的農舍

雙手合十的女子

通往海灘的小徑

同思恩在談話孤獨的老人

禿頂的孤兒

推著獨輪手推車的席凡寧根女子

腿上坐著孩子的女人

挖地的女子

彎腰拉網的女子

晚上的農舍

喂雞的女子

臥著的牛

五個男人和一個孩子在雪地里

新阿姆斯特丹吊橋

削土豆皮的思恩

雪地里的老塔

雪地里老塔附近的葬禮

雪地里彎腰勞作的女子

雪天庭院

一堆泥炭和農舍

一張草圖

憂郁

漁夫

漁夫

漁夫

漁夫

漁夫

雨中教堂的墓地

在沙丘上挖煤的人們

在一個鄉村旅館的男子

沼澤地里的兩個女人

沼澤里的橡樹干

針織的女子和坐在地上的女孩

針織的思恩

針織頭巾的女子

茲韋洛小教堂附近的牧羊人和羊群

坐在窗戶旁拿著鐵鍬的男子

坐在籃子上雙手撐著頭的女子

坐在籃子上針織的女子

坐在椅子上手里拿著杯子的男子

坐著抽煙的漁夫

坐著懷抱嬰兒的女子

1884

安東·凡·拉帕德像

白楊樹

板車和黑色的牛

板車和紅白色相間的牛

傍晚推著獨輪車的女子

波拉德樺樹

波拉德柳樹

播種者

帶煙斗的年輕男子

戴白色帽子的農婦頭像

冬日花園

緞花

紡紗的老人

紡紗的男人

紡紗的女子

紡紗的女子

耕田

耕田的農夫和種土豆的女人

溝渠

花盆

夾道樹木

咖啡機和壺

籬笆背后

兩個麻袋和一個瓶子

兩個女人和一個男人在扎布

兩只老鼠

林蔭道和人

柳樹和透過云層的陽光

茅草屋

面朝左側的織布工

面朝左側的織布工

木屐和壺

牧師花園

牧師花園里開花的樹

牧師家的花園

牧羊人和羊群

紐南的教堂和路過的人

紐南的老教堂

紐南的老教堂和農夫

紐南的牧師住宅

紐南風光

紐南附近的水磨坊

紐南會眾離開歸正教堂

農婦頭像

農婦頭像

農婦頭像

農婦頭像

農婦頭像

農婦頭像

農婦頭像

女孩和戴著帽子的男子

排線的織布工

熱內普水車

熱內普水車軋機

三名步行的伐木工

三扇小窗旁的織布工

三只手

三只手

三只手

三只手,其中兩只手拿著叉子

三只手,其中兩只手拿著叉子

深秋小巷

石瓶和白杯

收獲小麥

躺在稻草新出生的小牛

田野中的老塔

頭戴白色帽子的老農婦

頭像

推著獨輪車的園丁

挖土豆

韋伯的織機

五個瓶子

夕陽下的村莊

夕陽下的楊樹大道

向著左側彎腰的農婦

雪中的牛車

雪中的拾柴

楊樹大道

楊樹小道

一扇敞開的窗前的織布工

站在織布機前的織布工

沼澤旁的松樹

織布工的右側(半身)

織布工的正面

織布工的左側和紡車

織布機前的織布工等人們

種土豆的農民

1885

阿姆斯特丹

埃因霍溫的建筑

埃因霍溫老火車站

埃因霍溫散步的人們

埃因霍溫圣凱薩琳娜教堂

矮胖的男子

矮胖的男子

安特衛普的后院

抱起一捆谷稈的農婦

暴風雨天氣

背著木柴的男子

壁爐旁的女子

壁爐旁拿著水壺準備燒水的女子

別墅和磨坊

剝豌豆的女子

步行的農婦

城堡

城市風光

吃飯的三個人

吃飯的四個人

吃飯的五個人

吃土豆的人

穿藍色衣服的女子

船在安特衛普碼頭

帶帽子的農婦

帶煙斗的農民的頭像

戴白色帽子的農婦頭像

戴白色帽子的農婦頭像

戴白色帽子的農婦頭像

戴白色帽子的農婦頭像

戴白色帽子的農婦頭像

戴白色帽子的農婦頭像

戴草帽的男子頭像

戴褐色帽子的農婦頭像

戴禮帽的男人

戴綠色的花邊帽的農婦頭像

戴綠色頭巾的農婦頭像

戴帽子的男子頭像

戴深色帽子的布拉班特農婦

戴深色帽子的農婦頭像

戴深色帽子的農婦頭像

戴深色帽子的農婦頭像

戴深色帽子的農婦頭像

戴深色帽子的農婦頭像

戴鴨舌帽的年輕農民頭像

刀叉、水壺和碟子

德格魯特主管

地里成捆的小麥

緞花

伐木工

翻曬麥稈的農婦

翻掀干草的農婦的背影

房屋里火上的水壺

紡紗的農婦

紡紗的女子

放在腿上的手

放在腿上的手和碗

格羅特市場

共同進餐的男人和女人

跪著的農婦的背影

跪著挖胡蘿卜的農婦

跪著用菜刀的農婦

花園里洗衣盆旁的女子

黃昏時的茅草屋

黃昏時的牧師花園

黃帽子

挾著谷稈的農婦

肩上扛著耙子的男子

肩上扛著梯子的男子,墓地

建筑廢料銷售

教堂和民宅

舊塔的入口

捆谷稈的農婦

捆秸稈的農婦

籃子里的土豆

老教堂和人們

老人頭像

兩個鋤地的女人在交談

兩個挖土豆的農婦

兩位農民

兩位農民

兩只罐子和南瓜

拎著水桶的農婦

留著胡子的老人

爐火旁的農婦

爐灶旁的女子

爐灶旁的女子

絡筒機

麻雀

麥垛和風車

麥垛和捆扎麥垛的農民

麥田里的草堆和風車

麥田里的麥垛和風車

麥田里的收割者和捆扎麥稈的農婦

茅草屋

茅草屋、女人和山羊

茅草屋、破舊谷倉和彎腰的女人

茅草屋、樹和農婦

茅草屋和回家的農民

茅草屋和樹

茅草屋和樹

茅草屋和挖地的農婦

茅草屋和挖地的農婦

面朝左邊的播種者

牧師花園和人

墓地和老教堂

拿著鏟的農婦

拿著棍子的手

拿著棍子的手,一起進餐的四個人

拿著鐮刀的農民

拿著鐮刀的農民的背影

拿著鐮刀的農民的背影

拿著鐮刀的農民的背影

拿著鐮刀的農民的背影

拿著鐮刀的農民的背影

拿著掃帚的農婦

拿著手杖的農民

拿著碗的手和貓

拿著一根長棍子在忙碌的農婦

男人的頭像

男子頭像

男子頭像

男子頭像

男子頭像

年輕男子頭像

年輕男子頭像

鳥巢

紐南的牧師

紐南附近的楊樹小道

紐南牧師花園的池塘

紐南牧師家的住宅

紐南雪地里的老教堂

紐南雪地里的老教堂

農夫的背影

農婦

農婦

農婦高娣娜·德·格魯特

農婦頭像

農婦頭像

農婦頭像

農家姑娘

農家子弟

農民

農民的頭像

女人頭像

女人頭像

女人頭像

女人頭像

女人頭像

女人頭像

女人肖像

拍賣會

披發女子頭像

披著喪衣的女子

啤酒杯

七只手

切面包的女子

秋季風景

秋景

秋日黃昏

三個鳥巢

三位農民,其中一位坐著

三位農民和一個頭像

三位披肩的女子

圣經

圣馬丁教堂

圣母教堂的尖頂

時鐘和餐具架

拾穗的農婦

室內,吃土豆的人

室內縫紉的農婦

室內縫紉的農婦

室內縫紉的農婦

室內削土豆的農婦

室內坐在壁爐旁的農婦

收割者

收割者

收割者

收割者

收割者和麥田邊的樹木

收割者和彎腰的農婦

手托著下巴坐著的農婦

蔬菜和水果

四只手

四只手,其中兩只手拿著碗

抬著左胳膊的女子

陶器,瓶子和木屐

陶土碗和土豆

提著水壺的手,旋鈕手柄和面包

跳舞的夫婦

頭戴白色助產士帽子的老婦人

頭戴深色帽子的農婦

頭上圍著圍巾的農婦

頭上圍著圍巾的農婦的背影

頭上系著紅絲帶的女人

推著手推車在行走的農夫

挖地的農夫

挖地的農婦

挖地的農婦

挖地的農婦

挖地的農家子弟

挖地的農民

挖胡蘿卜的農婦

挖甜菜的農民

挖土豆的農婦

挖土豆的農婦

挖土豆的農婦

挖土豆的農民

挖土豆的農民夫婦

挖土豆地的人

彎腰的農婦

彎腰的農婦的背影

彎腰拾穗的農婦

彎腰用鐵鍬挖胡蘿卜的農婦

彎著腰的農婦

舞廳

夕陽美景

夕陽美景

吸煙的骷髏

膝上坐著孩子的農婦

洗衣的農婦

洗衣和晾衣的農婦

鄉村小路和人

削土豆的農婦

削土豆皮的女子

雪中的花園

雪中紐南牧師的花園

雪中紐南牧師的花園

陽臺上的兩位女子

一籃子蘋果

一籃子蘋果

一籃子蘋果和兩個南瓜

一籃子蔬菜

一陶土碗梨子

栽甜菜的農婦

栽種甜菜

在埃因霍溫的星期日

在成捆谷稈間彎著腰的農婦

站在水池旁的農婦

針織的女子

針織的女子

種土豆的農婦

種土豆的農民夫婦

種土豆的農民夫婦

裝車的男人

坐在窗戶旁三個人

坐在窗口的兩位農婦

坐在窗口的農婦

坐在火爐旁的農婦

坐在火爐旁削土豆皮的女子

坐著的農婦

坐著的女子

坐著的女子

坐著的女子

做飯的女人

1886

巴黎的屋頂

巴黎的屋頂和巴黎圣母院

巴黎的一個廣場

巴黎風景

巴黎郊區

巴黎圣母院和萬神殿

巴黎市政廳和圣雅克驛站酒店

百日草

百日草和天竺葵

百日菊

傍晚走在街上的人們

貝爾韋代雷俯瞰蒙馬特

貝類和蝦

玻璃杯里的玫瑰花

布魯特·恩德的磨坊

餐館

餐廳的菜單

草甸花和玫瑰

側面女子石膏雕像

從蒙馬特附近眺望巴黎

從蒙馬特眺望巴黎

翠鳥

帶煙斗的自畫像

帶煙斗的自畫像

戴帽子的男子頭像

戴帽子的男子頭像

戴帽子的自畫像

戴著帽子的女子

戴著帽子坐著的長著胡子的男子

德拉加萊特的紅磨坊

德拉加萊特的磨坊

德拉加萊特磨坊

德拉加萊特磨坊

德拉加萊特磨坊

杜伊勒里宮的露臺與散步的人

房屋的屋頂和背面

鯡魚

鯡魚

公園和人

公園里的人

公園里的人在雨中漫步

骨架

跪著的男人石膏雕像

黑色氈帽自畫像

紅劍蘭

紅劍蘭

紅色和白色的康乃馨

紅色罌粟和雛菊

狐蝠

花卉

畫架旁戴黑色氈帽的自畫像

荒野中的茅草屋

繪畫或者是寫作的男子

劍蘭

劍蘭和丁香

劍蘭和康乃馨

錦紫蘇

康乃馨

康乃馨

康乃馨等花卉

康乃馨和百日菊

康乃馨和瓶

兩個自畫像底稿

遛狗的女子

盧森堡花園

輪鋒菊和毛茛

綠鸚鵡

馬石膏雕像

玫瑰與向日葵

蒙馬特風車

蒙馬特風車

蒙馬特風車

蒙馬特風景

蒙馬特露臺咖啡館

蒙馬特區的采石場和風車

蒙馬特山區的采石場

蒙馬特山區的坡道

牡丹和玫瑰

牡丹花

男性石膏雕像

男子和女子的背影

男子頭像

男子頭像

女人石膏雕像

女人頭像

女性石膏雕像

女性石膏雕像

女性石膏雕像

女子頭像

蓬杜卡魯塞爾和盧浮宮

披發女子頭像

蘋果,肉和面包卷

七月十四日巴黎慶祝會

鯖魚,檸檬和番茄

人像

人像

人像

人像和維納斯

三雙鞋子

散步的穿黑色衣服的女子

散步的夫婦

石膏雕像

石膏像

蜀葵

四只腳

天竺葵

維納斯

維納斯

維納斯

維納斯

維納斯

維納斯

勿忘我和牡丹花

膝蓋

膝蓋

小手鼓和紫羅蘭

一雙鞋子

罌粟,矢車菊,牡丹和菊花

右手臂和肩膀

在布洛涅公園散步的人

站立的裸女

站著的裸男的正面

站著的裸男的正面

站著的裸女的背影

站著的裸女的背影

站著的裸女的側面

站著的裸女的正面

長凳上的男人

擲鐵餅者

紫菀

紫苑和夾竹桃

紫苑和鼠尾草等花卉

自畫像

走在盧森堡宮殿前面的人們

左手

左手

坐著的裸女

坐著的裸女

坐著的裸女

坐著的裸女

坐著的男子的背影

坐著的女孩的正面

坐著的女孩和維納斯雕像

坐著的長著胡子的男子

坐著的長著胡子的男子

1887

阿尼埃爾阿爾勒讓松公園里的路

阿尼埃爾餐廳

阿尼埃爾餐廳

阿尼埃爾餐廳

阿尼埃爾餐廳的外部

阿尼埃爾的阿爾勒讓松公園大道

阿尼埃爾的工廠

阿尼埃爾的沃耶德阿格森公園里的小路

阿尼埃爾公園的入口

阿尼埃爾塞納河大橋

阿尼埃爾塞納河大橋

阿尼埃爾塞納河畔的沐浴浮船

阿尼埃爾塞納河上的帆船

阿斯涅爾工廠

阿斯涅爾沃耶阿格森公園

阿斯涅爾沃耶阿格森公園里的道路

巴黎城墻

巴黎城墻旁邊的公路

巴黎的防御工事

巴黎風景李必街

巴黎盧森堡花園

巴塔耶餐廳的窗口

白色和紅色康乃馨

悲傷的女子

貝母

雛菊

雛菊和銀蓮花

船在塞納河畔

垂死的奴隸和桌子旁的人

春季垂釣

春天的塞納河畔

春天里的阿斯涅爾公園

大貝斯手

戴草帽的自畫像

戴草帽的自畫像

戴草帽的自畫像

戴草帽的自畫像

戴草帽和煙斗的自畫像

戴帽子的男人肖像

戴著高頂禮帽的男子

單簧管和短笛手

德拉加萊特磨坊

叼著煙斗和玻璃杯的自畫像

丁香花

蹲在盆上清洗下身的裸女

番紅花

梵高向日葵

飛燕

鯡魚和大蒜

鋼琴家

公園

公園里散步的女人

灌木叢

跪著的人

紅卷心菜和洋蔥

紅蘋果

戶外散步的夫婦

花瓶,咖啡壺和水果

灰色氈帽自畫像

肌肉部位圖

肌肉和骨骼部位圖

妓院

煎餅磨坊的入口

開花的板栗樹

克利希廣場

克利希廣場

克利希橋附近的塞納河畔

克利希塞納河大橋

骷髏頭

骷髏頭

苦艾酒

拉杰特塞納河大橋

籃子里發芽的蒜頭

立交橋下的巷道

兩朵向日葵

麥田邊的罌粟

麥田云雀

貓頭鷹

貓頭鷹的側面

蒙馬特的菜園

蒙馬特公園和磨坊

蒙馬特區

蒙馬特區附近的巴黎郊區

蒙馬特區路旁的向日葵

牧草開花

男人肖像

男性軀干和女子

男子頭像(可能是梵高)

年輕的奴隸

檸檬

女鋼琴家和小提琴家

女人肖像

女性石膏雕像

蘋果,梨,檸檬和葡萄

葡萄

葡萄,梨子和檸檬

晴天

日本花魁

日本趣味

日本藝術

塞納河畔

塞納河上的劃艇

三本小說

石膏雕像,玫瑰和兩本小說

矢車菊和罌粟

室內餐廳

室內餐廳

樹和灌木

樹林小徑

水瓶和檸檬

四朵向日葵

四只雨燕

唐基夫人

唐基老爹

唐吉老爹

停泊的船只

維納斯

維納斯

維納斯

維納斯

維納斯

維納斯

維納斯和風景

屋外的向日葵

香蔥

向日葵

向日葵和大棚

向日葵園

小提琴家背影

小提琴家正面

斜臥著的裸女

斜倚著的裸女的后背

亞歷山大·里德

沿著阿斯涅爾附近的塞納河岸

一籃子蘋果

一雙鞋子

一雙鞋子

意大利女人

娛樂場所

月光下從山坡看工廠

在巴黎郊區

在巴黎郊區扛著鏟子的男人

站著的裸男

站著的裸男和坐著的裸女

長鼓咖啡館里的女子

紫丁香,雛菊和銀蓮花

自畫像

自畫像

自畫像

自畫像

自畫像

自畫像

自畫像

自畫像

自畫像

自畫像

自畫像

自畫像

自畫像

坐在安樂椅上的藝術品經銷商亞歷山大·里德

坐在草地上的女人

坐在搖籃旁的女子

坐在椅子上的女人

坐著的女子

1888

阿爾勒城市公園

阿爾勒車站附近的梧桐大道

阿爾勒的羅納河畔

阿爾勒的女士們

阿爾勒的樹木與花朵

阿爾勒的臥室

阿爾勒的舞廳

阿爾勒的鳶尾花

阿爾勒吊橋

阿爾勒吊橋和洗衣婦

阿爾勒吊橋和洗衣婦

阿爾勒吊橋和運河邊的路

阿爾勒附近的果園

阿爾勒附近的小路

阿爾勒附近麥田里的農舍

阿爾勒附近麥田里耕田的農夫

阿爾勒公園小徑

阿爾勒郊外雪景

阿爾勒郊外雪景

阿爾勒競技場上的觀眾

阿爾勒老婦人

阿爾勒麥田里的草堆

阿爾勒室內餐廳

阿爾勒皮依山麓旁的麥田

阿方斯·都德的風車

阿方斯·都德的磨坊

阿萊城的姑娘,吉努太太像

阿萊城的姑娘,吉努太太像

阿曼德·魯林

奧古斯丁·魯林夫人的肖像

柏樹旁盛開的果園

柏樹旁盛開的果園

保羅·高更的扶手椅

保羅·高更像(戴紅色貝雷帽的男子)

玻璃杯中盛開的杏花

玻璃杯中盛開的杏花和小說

播種者

播種者

播種者和老紫杉樹

駁船碼頭卸沙的男人

布雷頓婦女

布什在阿爾勒公園

草地上的花

雛菊

垂柳園

春季盛開的果園和人

從窗口看豬肉店

從麥田遠望阿爾勒

從蒙馬儒眺望拉克羅

從山上看阿爾勒

大樹

戴草帽子的農民

戴帽子的年輕男子

道路

讀小說

讀小說的女子

法國小說

法國小說和玫瑰花

梵高的房子

梵高的母親

梵高黃房子前面的公園

梵高在阿爾勒的房子(黃房子)

梵高在阿爾勒的家

梵高在阿爾勒的臥室

房子后面的花園

粉紅的桃花樹

橄欖樹

橄欖樹和遠處的山

高架橋和人行天橋

割掉耳朵后的自畫像

公園大道

公園里的道路和路邊的長凳

公園里的藍色杉樹

公園里的圓形灌木

公園里的柵欄

公園里的長凳

公園里陽光照耀的草地

公園一角

果園和橙色屋頂的房子

海里的漁船

海里的漁船

海里的漁船

海上的漁船

海灘上的漁夫

河,碼頭和大橋

花田

花園

花園

花園里的鮮花

花園里的鮮花

黃碟中的土豆

黃房子一角外的公園

火車車廂

基努夫人

吉普賽人露營的大篷車

蒺藜

記憶中的埃頓花園

夾竹桃

夾竹桃和書籍

街道

卡馬格小屋

卡米爾·魯林

卡納爾運河

開花的果園

開花的果園

開花的李子園

開花的李子園

開花的杏園

開著白花的李子園

拉克羅桃花盛開

拉克羅田野

萊斯阿利斯康

藍色琺瑯咖啡壺,陶器和水果

老磨房

老紫杉樹

梨子

犁過的地

兩株薊

柳樹旁的小徑

六個橘子

魯林和她的嬰兒

路邊的電線桿和起重機

路邊的蒺藜

路邊的樹

羅賓熙運河和洗衣婦

羅納河上的船和橋

羅納河上的船和橋

羅納河上的星夜

綠色麥穗

綠色葡萄園

馬路和波拉德樹

麥堆農場的入口大門

麥田

麥田邊的房子和鳶尾花

麥田和夕陽

麥田里的草堆

麥田里的農舍

麥田與麥草堆

麥田與麥草堆

煤船

蒙馬儒

蒙馬儒的日落

蒙馬儒廢墟

蒙馬儒附近的火車道

蒙馬儒遺跡

米利耶肖像

男人肖像

農場附近的干草堆

農場圍墻

農民在地里勞動

佩興斯·埃斯克利耶

蓬頭女孩

瓶子、檸檬和橙子

普羅旺斯的收獲

普羅旺斯干草垛

普羅旺斯牧羊人佩興斯·埃斯克利耶

普羅旺斯農舍

輕步兵

輕步兵

輕步兵

輕步兵

秋天的道路

人行天橋

沙灘,大海和漁船

山上的灌木

少女

少女

圣保羅醫院花園里的樹

圣馬的三所白色小屋

圣馬風景

圣馬教堂和城墻

圣瑪利的三間村舍

圣瑪利亞的吉普賽人

圣瑪利亞海景

圣瑪利亞墓地

圣瑪利亞住宅群

詩人的花園里散步的情侶

十五朵向日葵

十五朵向日葵

室內咖啡館一角

收割者和麥草堆

收獲景象

收獲景象

樹木

塔拉斯孔公共馬車

唐基老爹

唐基老爹

桃樹花開

桃樹花開

桃樹花開(淡紫色)

桃園花開

特蘭凱塔耶鐵橋

田地和工廠

田地和農舍

鐵路橋

通往塔拉斯孔的道路

通往塔拉斯孔的道路

透過樹木阿爾勒公園的入口

維格伊拉運河上的格萊茲大橋

烏云密布天空下的風景

五朵向日葵

夕陽下的波拉德柳樹

夕陽下的播種者

夕陽下的播種者

夕陽下的播種者

吸煙者

夏天的傍晚,夕陽下的麥田

鮮花盛開的花園

向日葵

向日葵

小學生

新割的草坪和垂柳

杏樹開花

杏樹開花

雪景

巖石和橡樹

巖石上的橡樹

野花

曳起橋和散步的夫婦

曳起橋與打傘女士

曳起橋與打傘女士

夜間咖啡館

夜晚露天咖啡座

一對戀人

一雙皮革木底鞋

一雙鞋子

嬰兒馬塞勒·魯林

尤金·博赫

郵差魯林

郵差約瑟夫·魯林

有垂柳的公園是詩人的花園

有婦女在洗衣服的阿爾勒吊橋

魚尾菊

運河橋和洗衣的婦女

在阿爾勒紅葡萄園

在阿爾勒郊外撒種

在圣馬迪拉莫海邊的漁船

在圣瑪利的茅草屋

在夕陽下播種

在夕陽下撒種

寨場

睜著一只眼的男人肖像

拄著拐杖的老農

自畫像

自畫像

自畫像

自畫像

自畫像

自畫像

坐著的女子

坐著的輕步兵

1889

阿爾勒大道開花的栗子樹

阿爾勒的公園

阿爾勒公園

阿爾勒醫院的病房

阿爾勒醫院的庭院

阿爾勒醫院的庭院

阿爾勒皮依的橄欖樹

埃及木乃伊面具

奧古斯丁·魯林夫人

柏樹

柏樹

柏樹

柏樹

柏樹和兩名女子

傍晚

傍晚,一天結束之時

傍晚初升的月亮

飽經風霜的松樹

波拉德柳樹

播種者(仿米勒)

采石場的入口

草叢

橙色天空下的橄欖園

大孔雀蛾

大梧桐樹

淡藍色天空下的橄欖園

地里的兩只野兔

對著精神病院圍墻的松樹

對著精神病院圍墻的松樹

對著精神病院圍墻的松樹

梵高的椅子

梵高割掉耳朵后的自畫像

梵高畫室的窗口

梵高手拿調色板的自畫像

梵高在阿爾勒的臥室

房子旁邊的松樹

紡紗工

飛蛾

菲茹萊特斯溪谷

菲茹萊特斯溪谷

費利克斯·雷伊醫生像

橄欖樹

橄欖樹

橄欖園

橄欖園采摘

橄欖園采摘

橄欖園采摘的人

灌木叢和常春藤

花叢

黃色的花壇

黃色紙上的鮭魚

晃動搖籃的魯林夫人

繪圖板,煙斗,洋蔥和封蠟

剪羊毛

精神病院

精神病院的常春藤

精神病院的走廊

精神病院花園

精神病院花園里的樹干和石凳

精神病院花園里的樹木

精神病院花園里的樹木

精神病院花園里的松樹

精神病院花園里的松樹和柏樹

精神病院花園里光禿禿的樹干

精神病院花園一角

精神病院里花園的石階

精神病院圍墻旁的松樹

精神病院圍墻旁的松樹

精神病院圍墻旁的松樹

精神病院圍墻前的松樹

精神病院圍墻前的松樹

精神病院院墻和樹頂

精神病院院墻前的松樹

桔子,檸檬和藍色手套

捆谷稈的男子(仿米勒)

捆秸稈的農婦

兩個挖地的農民

兩棵樹

兩棵絲柏樹

兩棵松樹

兩只白蝴蝶

兩只螃蟹

綠色的麥田和柏樹

綠色麥田背后的精神病院

麥田、農夫和磨坊

麥田里的絲柏樹

麥田里的絲柏樹

麥田里的絲柏樹

麥田里的絲柏樹

玫瑰

蒙馬儒山地

明亮的藍色天空下的橄欖樹

明亮的藍色天空下的橄欖園

明亮的藍色天空下的橄欖園

木棚

牧羊女

男人出海了(母親和孩子)

南雷默附近的山地景觀

年輕的農民肖像

鳥瞰圣雷米

農舍和農夫

螃蟹

佩如萊的峽谷

喬木和灌木

切秸稈的農婦

日出時的早春小麥田

三只蟬

桑樹

山腳下

山坡上的橄欖樹

山前的橄欖樹

山前的橄欖樹

山前的麥田

山上的草地

山上的兩棵楊樹

圣保羅

圣保羅山脈

圣保羅醫院背后的麥田

圣保羅醫院背后的麥田

圣保羅醫院大廳

圣保羅醫院的病人

圣保羅醫院的服務員特拉比克

圣保羅醫院的花園

圣保羅醫院的花園

圣保羅醫院的花園和人

圣保羅醫院的圍墻

圣保羅醫院后面有圍欄的麥田

圣保羅醫院花園的石板凳

圣保羅醫院花園的石板凳

圣保羅醫院花園里的噴泉

圣保羅醫院花園里的松樹和人

圣雷米的道路和人

圣雷米附近的采石場入口

圣雷米山旁的小屋

圣雷米醫院花園里的夾竹桃

圣母憐子圖

盛開的薔薇

十二朵向日葵

十四朵向日葵

收割者

收割者(仿米勒)

樹和常春藤

樹和常春藤

樹林和人

樹林里兩個挖地的人

松林小徑

松樹

松樹林

太陽和云彩下的麥田

太陽下的麥田和人

桃樹花開

特拉比克夫人

天使頭像

通往房子的路旁的松樹林

脫粒

夕陽映照著的紅色天空下的松樹林

向日葵

星夜

星夜

雪景和彎腰的女子

楊樹旁盛開的果園

一排光禿禿的樹干

罌粟田

用鐮刀收割者

郵差約瑟夫·魯林

有黃色的天空和太陽的橄欖樹

有圍欄的麥田

有圍欄的麥田和初升的太陽

有圍欄的麥田和犁田的人

有圍欄的麥田和農民

有圍欄的麥田和收割的人

有圍欄的麥田和雨中播種的人

有圍墻的風景

雨中麥田

鳶尾花

鳶尾花

約瑟夫·圣艾蒂安·魯林

在落葉中散步

在耙草的農婦

在圣雷米的圣保羅醫院花園

在月光下散步

紫丁香

自畫像

自畫像

自畫像

1890

阿爾勒的婦女(基努夫人)

阿爾勒的婦女(基努夫人)

阿萊城小姑娘

艾德琳·拉武

艾德琳·拉武

奧維爾的房子

奧維爾的房子

奧維爾的教堂

奧維爾的麥田

奧維爾的麥田和白房子

奧維爾風景

奧維爾附近的平原

奧維爾附近的維森特

奧維爾花園

奧維爾教堂

奧維爾平原

奧維爾葡萄園

奧維爾市政廳

奧維爾市政廳素描

奧維爾鄉村街道

奧維爾鄉村街道和人

柏樹和干活的人

柏樹和兩個女人

板栗樹開花

傍晚的白房子

被雪覆蓋的房屋,帶著小孩的夫婦的素描

壁爐臺椅

播種者和扛著鐵鍬的男子

播種者素描

播種者素描

成捆的小麥

成捆的小麥素描

吃飯的農民素描

吃飯的農民素描

吃飯的三位農民素描

吃土豆的人素描

穿著連衣裙的女子素描

穿著條紋裙的女子素描

船上的人

帶矢車菊的年輕男子

帶著小孩的夫婦素描

戴寬邊帽的男孩

戴帽子的男子頭像

倒咖啡的女子和孩子

德拉克洛瓦撒瑪利亞人

地里播種的人

地里播種的人和樹

地里赤裸的樹

地里的女子素描

地里勞作的兩名女子素描

多比尼花園

多比尼花園

多比尼花園

多比尼花園和黑貓

二個孩子

房屋和人物的素描

房屋和人物的素描

粉紅色玫瑰

風車前面挽著手的夫婦

灌木叢環繞的小溪

灌木林和人

果樹素描

橫跨瓦茲河的大橋

紅色罌粟花和雛菊

花園里的瑪格麗特·切加特(瓦茲河畔奧維爾花園里的女士)

懷里抱著嬰兒的女子素描

基努夫人

記憶中北方的茅草屋

記憶中北方的茅草屋和柏樹

繼倫勃朗之后的拉撒路復活

加歇醫生

嘉舍醫師的花園

嘉舍醫師的畫像

金合歡開花

咖啡柜臺前的男人

開花的板栗樹

開花的板栗樹

開花的樹枝

康乃馨

科爾德維的茅草屋

枯葉和豆莢

勞動人民素描

勞動人民素描

勞動人民素描

勞作的農民素描

老葡萄園里的農婦

雷雨云下的麥田

犁和耙

兩個小女孩

兩個在雪天里挖地農婦

兩位播種者和手的素描

兩位小女孩

路過麥田的兩個女人

路上的兩名男子和松樹素描

路上的人和路邊的樹的素描

驢子素描

綠色麥田

馬車和遠處的火車

馬和馬車

麥地前年輕的女孩

麥穗

麥田

麥田

麥田里的麥草堆素描

麥田里勞作的兩名女子素描

麥田里勞作的女子素描

麥田里勞作的女子素描

麥田群鴉

麥田素描

麥田素描

麥田與矢車菊

茅草屋

茅草屋

茅草屋和干活的婦女

茅草屋和干活的婦女

茅草屋和三個人

茅草屋和樹木

茅草屋和屋頂上的男子

玫瑰

玫瑰

玫瑰和甲殼蟲

玫瑰錦葵

母雞素描

拿著橙子的小孩

奶牛

奶牛和兒童素描

農民素描

農舍和人

女士

女子素描

女子素描

蹣跚學步

佩雷皮隆之家

佩雷伊洛之家

牽著驢子的女子素描

樵夫

囚犯放風

人們走在白雪覆蓋的小屋前

人們走在白雪覆蓋的小屋前

人物和手的素描

人物和手的素描

人物素描

人物素描

人物素描

日本花瓶里的玫瑰和銀蓮花

三份素描

三棵樹和房子

散步的兩名男子和松樹素描

圣保羅醫院的花園草地

室內的壁爐旁的人們

室內的兩個人

手推車

書籍,酒杯,面包,兩名女子和一名女孩

樹叢中的房子

樹叢中的房子和人

樹干和芳草

樹根

樹林

樹林里的房屋和人

樹林前撿棍子的女子

樹林中散步的夫婦

樹木和云彩及標注的素描

四名男子和路邊的松樹

太陽下灌木叢中的小路素描

田里的麥堆

挖地的農婦

挖地的農民

挖地的人和路邊的茅草屋

挖地的人素描

挖地的人素描

挖地的人素描

挖地的人素描

挖土豆的農家夫婦

瓦茲的房子

瓦茲風光

瓦茲河邊的游艇

瓦茲河畔的街道

彎腰的男子素描

烏云密布的天空下的麥田

烏云下的干草堆

午睡

夕陽下的奧維爾城堡

鄉村街道素描

鄉村街道素描

鄉村小路

小山旁的茅草屋

小溪

新月下散步的夫婦

杏花滿枝

野花

野花和薊

野玫瑰

葉科植物

一排房子(別墅群)

一匹馬的后腿

一只母雞和一只公雞的素描

飲酒者

罌粟花和蝴蝶

罌粟田

用鐮刀割麥子的男人

用馬耕地的農民素描

有絲柏的道路

有絲柏樹的道路和星空

雨中路上三位扛著鐵鍬的農民素描

雨中美景

雨中挽著手牽著小孩的夫婦

鳶尾花

鳶尾花

云彩及標注素描

在北方時陽光下的茅屋

在彈鋼琴的瑪格麗特·嘉舍

在椅子上

早晨,去上班

站立的女子素描

站立的女子素描

裝飾品素描

裝飾品素描

桌子邊的人,播種者和木屐的素描

坐在麥田旁戴草帽的女孩

坐在麥田前年輕的戴著草帽的鄉下女孩

坐在椅子上的人素描

坐著的裸體素描

臨終前的女子頭像

土豆系列

桃花系列

水果系列

檸檬系列

草地系列

橄欖系列

風車系列

教堂系列

漁船系列

果園系列

楊樹系列

草堆系列

夕陽系列

松樹系列

藍色系列

織布工系列

阿爾勒系列

塞納河系列

梵高一生中的核心人物是他的弟弟提奧,其從不間斷、無私的提供梵高經濟資助;并對梵高走向繪畫道路,個人畫風的形成與發展起到一定的作用。梵高去世六個月后,幾乎就在梵高去世的同一個日子,提奧也辭世而去。他們終身的友誼可于他們間往來的多封書信查證。

在梵高的一生中,他弟弟提奧給予他巨大的支持。他陪同梵高一同來到法國,在梵高孤獨絕望時支援他,在梵高生計窘迫時接濟他,在梵高進入瘋人院時安慰他——告訴他,他的畫作被人贊揚。

梵高一生寫了數百封信向弟弟傾吐心聲。梵高是個非常敏感的人,他審視自己的能力要比大多數人強,他在那些意味深長的信中對自己的思想和情感作了詳細的描述。他寫道:“我要告訴你進入我頭腦中的種種想法。我不害怕讓自己去忍受它﹐我不隱瞞自己的思想﹐也不篩選控制它們!彼男,飽含著推心置腹的誠摯。

在他弟弟之外,梵高最渴望交往的人是高更。1888年,梵高和高更都處在藝術變更期。梵高期望與高更共同探索、啟發與鼓勵。當他在黃房子住下后,就寫信給高更,希望他立刻前來。

那時高更正在布列塔尼試驗色彩的各種效果,遲遲沒有答復他。最主要原因是他沒有路費,他要等提奧預支一筆錢給他才能上路。

1888年10月27日夜晚,高更終于啟程。第二天清晨當他到達阿爾勒后沒有立刻去見梵高,他有點猶豫,他先去了一家咖啡館?Х瑞^老板見到高更后立刻認出了他,因為他曾經在那位棕色頭發畫家的家里看見過高更的畫像。

幾個小時后,二十世紀藝術史上一次偉大而又悲壯的會面開始了。

他們在一起度過了62天,進行藝術上的交流與交鋒。兩名熱愛藝術的畫家,想要給后人留下一份“新藝術的遺囑”。

不久,阿爾勒刮起了一股強勁的寒風。他們只能躲進二樓,請咖啡店老板娘做他們的模特。高更把肖像畫看作是一種正規的練習,而梵高則把它作為窺視人物靈魂的窗口。他們兩人對模特的不同處理方式,形成了一場藝術上的奇特對話。

梵高的性格要比高更想象更為復雜。梵高表面粗狂,但內心敏感和脆弱,容易走向極端。兩人經常就藝術上的不同見解發生爭論。原本兩人性格差異就很大,再加上作畫方式不同,因而在他們共同度過的日子里充滿風雨。

原初的友誼開始漸漸變異。阿爾勒的陽光沒有照進那一間狹小的黃房間內。

12月起,隨著氣候變得惡劣,兩人爭吵也越演越烈。一天,梵高拿起一只玻璃杯朝高更扔去。12月22日高更決定搬離黃房子到附近旅館去住。第二天警察找到高更,告訴他發現梵高血淋淋地躺在床上。原來梵高將自己耳朵割下來當作禮物送給一名叫拉謝爾的妓女。從那時起,梵高開始變得瘋瘋顛顛,他用繃帶把頭扎起來,畫了那副有名的《割掉耳朵后的自畫像》。

從畫中,我們看到梵高那張扭曲的臉,驚栗的眼神,他仿佛成了一個疼痛的收割者,一位棲息在自己傷口里的大師。

雖然,他們因友誼和共同的藝術理想相聚一起,最后卻只能以不歡而散而告終。但是,他們這一場會面仍給各自藝術帶來新的風貌。梵高從高更那里學會了放棄陰影和如何更好地構圖;高更從梵高那里發現了厚重筆觸的重要性,畫風也由此變得粗狂。

辽宁快乐12选5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