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長春服輸

沙通天見師弟危殆,躍起急格,擋開了梅超風這一抓,兩人手腕相交,都感臂酸心驚。這時左邊嗤嗤連聲,彭連虎的連珠錢鏢也已襲到。梅超風順手把侯通海身子往錢鏢上擲去,“啊唷”聲中,侯通海身上中鏢。黃蓉百忙中叫道:“三頭蛟,恭喜發財,得了這么多錢!”沙通天見這一擲勢道勁急,師弟給擲到地下,必受重傷,倏地飛身過去,伸掌在他腰間力托。侯通海如紙鷂般飛了起來,待得再行落地,已是自然之勢,他一身武功,這般摔一跤便不相干。只不過左手給這般勢道甩了起來,揮拳打出,手臂長短恰到好處,又是重重地打在三個肉瘤之上,再加上兩聲“啊唷”。

梅超風擲人、沙通天救師弟,都只眨眼間之事,侯通海肉瘤上中拳,彭連虎的錢鏢又已陸續向梅超風打到,同時歐陽克、梁子翁、沙通天從前、后、右三路攻到。

梅超風聽音辨形,手指連彈,錚錚錚錚一陣響過,數十枚錢鏢分向歐陽、梁、沙、彭四人射去。這是她在桃花島上學到的一點初步“彈指神通”功夫。她同時問:“什么叫攢簇五行?”郭靖道:“東魂之木、西魄之金、南神之火、北精之水、中意之土!泵烦L道:“啊喲,我先前可都想錯了。什么叫做和合四象?”郭靖道:“藏眼神、凝耳韻、調鼻息、緘舌氣!泵烦L喜道:“原來如此。那什么叫五氣朝元?”郭靖道:“眼不視而魂在肝、耳不聞而精在腎、舌不吟而神在心、鼻不香而魄在肺、四肢不動而意在脾,是為五氣朝元!彼f的是馬鈺所教練內功之法,與全真派道教長生求仙的法門全然不同。郭靖在蒙古大漠懸崖之頂隨馬鈺修習內功之時,馬鈺不愿負起師徒之名,以免對不起師弟丘處機與江南六怪,初時只教郭靖如何呼吸、打坐、睡覺,后來郭靖內息既通,說道“有幾只小耗子在我肚皮里鉆來鉆去”,馬鈺知他內功已有小成,便教他一些練功的術語與法門。馬鈺為人忠厚老實,一時之間也編造不出一些日常用語,用以解釋如何驅使這些小耗子,如何令內息打通任督二脈,只得教他一些全真教的運息之法。內功運行,十分微妙,差之毫厘,謬以千里,馬鈺在倉促之間,也不敢任意變更師傳的內功功訣,只得照實說了,叫郭靖牢牢記住,其中精奧,自然不加詳解。好在郭靖渾渾噩噩,也不敢多問,“道士伯伯”怎么說,他就怎么記在心里。反正六位師父教他武功,也只讓他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師父教一招,他就記一招,他只記得“黑虎偷心”是右拳擊向對方胸口,對七師父韓小瑩便不能使這招,至于“黑虎”如何可以“偷心”,師父既然不教,他也就不問!昂秃纤南蟆、“五氣朝元”這些功訣,“道士伯伯”曾經教過他的,他就囫圇吞棗地記在心里,也從來不問有什么用途,這時聽梅超風問起,便隨口說了出來。黃藥師的桃花島武功并非道家一派,內功運息、外功練招,均與全真派的道家功夫大不相同,《九陰真經》卻源自道家。

“和合四象”、“五氣朝元”這些道家修練的關鍵性行功,就道家而言,有內功、長生、求仙三項不同法門,在《九陰真經》中一再提及,叮囑修習時不可混同,梅超風苦思十余年而不解的秘奧,一旦得郭靖指點而恍然大悟,叫她如何不喜?當下又問:“何為三花聚頂?”她練功走火,關鍵正在此處,是以問了這句話后,凝神傾聽。郭靖道:“精化為氣、氣化為神……”

梅超風留神聽他講述口訣含義,出手稍緩。前后敵人都是名家高手,她全神應戰,時候稍長都不免落敗,何況心有二用?郭靖只說得兩句,梅超風左肩右脅同時中了歐陽克和沙通天的一掌,她雖有一身橫練功夫,也感劇痛難當。

黃蓉本擬讓梅超風擋住各人,自己和郭靖就可溜走,哪知郭靖卻為她牢牢纏住,變作了她上陣交鋒的一匹戰馬,再也脫身不得,心里又著急,又生氣。梅超風再拆數招,已全然落于下風,情急大叫:“喂,你哪里惹了這許多厲害對頭來?師父呢?”心中左右為難,既盼師父立時趕到,親眼見她救護師妹,隨即出手打發了這四個厲害的對頭,但想到師父的為人處事,又不禁毛骨悚然。

黃蓉道:“他馬上就來。這幾個人怎是你的對手?你就坐在地下,他們也動不了你一根寒毛!敝慌蚊烦L受了這奉承,要強好勝,果真放了郭靖。哪知梅超風左支右絀,早已有苦難言,每一剎那間都能命喪敵手,如何還能自傲托大?何況她尚有不少內功的疑難要問,說什么也不肯放開郭靖。

再斗片刻,梁子翁長聲猛喝,躍向半空。梅超風覺到左右同時有人襲到,雙臂橫揮擊出,猛覺頭上一緊,一把長發已給梁子翁拉住。黃蓉眼見勢危,發掌往梁子翁背心打去。梁子翁右手回撩,勾她手腕,仍拉住長發不放。梅超風揮掌猛劈。梁子翁只覺勁風撲面,只得松手放開她頭發,側身避開。

彭連虎和她拆招良久,早知她是黑風雙煞中的梅超風,后來見黃蓉出手相助,罵道:“小丫頭,你說不是黑風雙煞門下,撒的瞞天大謊!秉S蓉笑道:“她是我師父嗎?叫她再學一百年啦!我做她師父還差不多!迸磉B虎見她武功家數明明跟梅超風相近,可是非但當面不認,而且言語之中對梅超風全無敬意,大感詫異。

沙通天叫道:“射人先射馬!”右腿橫掃,猛往郭靖踢去。梅超風大驚,心想:“這小子武藝低微,不能自保,只要給他們傷了,我行動不得,立時會給他們送終!蓖侣暤蛧[,伸手往沙通天腳上抓去,這一來身子俯低,歐陽克乘勢直上,右掌打中她背心。梅超風哼了一聲,右手抖動,驀地里白光閃耀,一條長鞭揮舞開來,登時將四人遠遠逼開。

彭連虎心想:“不先斃了這瞎眼婆子,要是她丈夫銅尸趕到,麻煩可大了!”陳玄風死在荒山之事,江南六怪并不宣揚,中原武林中多不知聞!昂陲L雙煞”威名遠震,出手毒辣,縱是彭連虎這等兇悍之徒,向來也對之著實忌憚。

梅超風的白蟒鞭勁道凌厲之極,四丈之內,難擋難避,但沙通天、彭連虎、梁子翁、歐陽克均非易與之輩,豈肯就此罷手?躍開后各自察看她鞭法。突然之間,彭連虎幾聲唿哨,著地滾進。梅超風舞鞭擋住三人,已顧不到地下,耳聽得郭靖失聲驚叫,暗暗叫苦,左臂疾伸,向地下拍擊。

黃蓉見郭靖遇險,想要插手相助,但梅超風已將長鞭舞成一個銀圈,又怎進得了鞭圈?見她左手單手抵擋彭連虎,實已招架不住,形勢危急,大叫:“大家住手,我有話說!迸磉B虎等哪里理睬?郭靖叫道:“蓉兒,你快先走,我脫身后便來尋你!”黃蓉叫道:“要走大家一起走!”

忽聽得圍墻頂上有人叫道:“大家住手,我有話說!秉S蓉回頭看時,只見圍墻上一排站著六人,黑暗中看不清楚面目。彭連虎等不知來人是友是敵,惡斗方酣,誰都住不了手。

墻頭兩人躍下地來,一人揮動軟鞭,一人舉起扁擔,齊向歐陽克打去。那使軟鞭的矮胖子叫道:“采花賊,你再往哪里逃?”

郭靖聽得語聲,心中大喜,叫道:“三師父,快救弟子!”

這六人正是江南六怪。他們在塞北道上與郭靖分手,跟蹤白駝山的八名女子,當夜發覺歐陽克率領姬妾去擄劫良家女子。江南六怪自不能坐視,當即與他動起手來。歐陽克武功雖高,但六怪十余年在大漠苦練,功夫大非昔比。以六攻一,歐陽克吃了柯鎮惡一杖,又給朱聰以分筋錯骨手扭斷了左手小指,只得拋下已擄到手的少女,落荒而逃,助他為惡的姬妾為南希仁與全金發各自打死了一人。六怪送了那少女回家,再來追尋歐陽克。但他好生滑溜,繞道而行,竟找他不著。六怪情知單打獨斗,功夫都不及他,不敢分散圍捕,好在那些騎駱駝的女子裝束奇特,行跡極易打聽,六人一路追蹤,來到了趙王府。

黑夜中歐陽克的白衣甚是搶眼,韓寶駒等一見之下,便上前動手,忽聽到郭靖叫聲,六人又驚又喜,朱聰等凝神再看,見圈子中舞動長鞭的赫然竟是鐵尸梅超風,她坐在郭靖肩頭,顯然郭靖已落入了她掌握。大驚之下,韓小瑩挺劍上前,全金發滾進鞭圈,一齊來救郭靖。

彭連虎等忽見來了六人,已感奇怪,而這六人或斗歐陽、或攻鐵尸,是友是敵,更難分辨。彭連虎住手不斗,仍以地堂拳法滾出鞭圈,喝道:“大家住手,我有話說!边@一下吆喝聲若洪鐘,各人耳中都震得嗡嗡作響。梁子翁與沙通天首先退開。

柯鎮惡聽了他這喝聲,知道此人了得,當下叫道:“三弟、七妹,別忙動手!”韓寶駒等聽得大哥叫喚,均各退后。

梅超風也收了銀鞭,呼呼喘氣。黃蓉走上前去,說道:“你這次立的功勞不小,爹爹必定歡喜!彪p手向郭靖大打手勢,叫他將梅超風身子擲開。

郭靖會意,知道黃蓉逗她說話是分她之心,叫道:“三花聚頂是精化為氣,氣化為神,神化為虛,好好記下了!泵烦L潛心思索,問道:“如何化法?”忽覺身子騰空而起。卻是郭靖乘她凝思內功訣竅之際,雙手使力,將她拋出數丈,同時提氣拔身,向后躍開。他身未落地,明晃晃、亮晶晶,一條生滿倒鉤的白蟒鞭已飛到眼前。韓寶駒大叫一聲軟鞭倒卷上去,雙鞭相交,只覺虎口劇震,手中軟鞭已為白蟒鞭強奪了去。

梅超風身子將要落地,伸手撐落,輕輕坐下。她聽了柯鎮惡那聲呼喝,再與韓小瑩等過了招,知是江南七怪到了,又恨又怕,暗想:“我到處找他們不到,今日卻自行送上門來,倘若換作另日,那正求之不得,但眼下強敵環攻,我本來就已支持不住,再加上這七個魔頭,今日是有死無生了!贝蚨酥饕猓骸傲豪瞎值乳e人而已,死活聽便,今日但與七怪同歸于盡,拚得一個是一個!笔治瞻昨,傾聽七怪動靜,尋思:“七怪只來了六怪,另一個不知埋伏在哪里?”她不知笑彌陀早已死在她丈夫手底。

江南六怪與沙通天等都忌憚她銀鞭厲害,個個站得遠遠的,不敢近她身子四五丈之內,一時寂靜無聲。

朱聰低聲問郭靖:“他們干嗎動手?你怎么幫起這妖婦來啦?”郭靖道:“那些人要殺我,是梅超風救了我的!敝炻數却蠡蟛唤。

彭連虎叫道:“來者留下萬兒,夜闖王府,有何貴干?”柯鎮惡冷冷地道:“在下姓柯,我們兄弟七人,江湖上人稱江南七怪!迸磉B虎道:“啊,江南七俠,久仰,久仰!

沙通天怪聲叫道:“好哇,七怪找上門來啦。我老沙正要領教,瞧瞧七怪到底有什么本事!彼牭檬恰敖掀吖帧,立即觸起四徒受辱之恨,身形一晃,搶上前來,呼的一掌,徑向南希仁頭頂劈下。南希仁把扁擔插入地下,出掌接過,只交數招,便見不敵。韓小瑩揮動長劍,全金發舉起秤桿,上前相助。

彭連虎縱聲大喝,來奪全金發手中秤桿。全金發秤桿后縮,兩端秤錘秤鉤同時飛出,饒是彭連虎見多識廣,這般怪兵刃也沒見過,使招“怪蟒翻身”,避開對方左右打到的兵刃,喝道:“這是什么東西?市儈用的調調兒也當得兵器!”全金發道:“我這桿秤,正是要稱你這口不到三斤重的瘦豬!”彭連虎大怒,猱身直上,雙掌虎虎風響,全金發怎抵擋得?韓寶駒見六弟勢危,他雖失了軟鞭,但拳腳功夫也自不凡,橫拳飛足,與全金發雙戰彭連虎。但以二對一,兀自迭逢險招。

柯鎮惡掄動伏魔杖相助南希仁,朱聰揮起白折扇點戳彭連虎?轮於宋涔υ诹种羞h超余人,沙彭二人分別以一敵三,便落下風。

那邊侯通海與黃蓉也已斗得甚是激烈。侯通海武功本來較高,但想到這“臭小子”身穿軟猬甲,連頭發中也裝了厲害之極的尖刺,拳掌不敢碰向她身子,更加再也不敢去抓她頭髻。黃蓉見他畏怯,便仗甲欺人,橫沖直撞。侯通海連連倒退,大叫:“不公道,不公道。你脫下刺猬甲再打!秉S蓉道:“好,那么你割下額頭上三個瘤兒再打,否則也不公道!焙钔êE溃骸拔疫@三個瘤兒又不會傷人!秉S蓉道:“我見了惡心,你豈不是大占便宜?一、二、三,你割瘤子,我脫軟甲!焙钔êE溃骸安桓!”黃蓉道:“你還是割了,多占便宜!焙钔êE溃骸拔也簧夏惝,說什么也不割!”

歐陽克尋思:“先殺了跟我為難的這六個家伙再說。那妖婦反正沒法逃走,慢慢收拾不遲!彼嫘撵乓涔,縱身躍起,展開家傳“瞬息千里”上乘輕功,陡然間欺到柯鎮惡身旁,喝道:“多管閑事,叫你瞎賊知道公子爺的厲害!庇沂诌M身出掌,柯鎮惡抖起杖尾,不料右腦旁風響,打過來的竟是他左手的反手掌?骆倫旱皖^避過,鋼杖“金剛護法”猛擊過去,歐陽克早在另一旁跟南希仁交上了手。他東躥西躍,片刻間竟向六怪人人下了殺手。

梁子翁的眼光自始至終不離郭靖,見歐陽克出手后六怪轉眼要敗,雙手向郭靖抓去。郭靖急忙招架,只拆得幾招,胸口已給拿住。梁子翁右手抓他小腹。郭靖情急中肚子疾向后縮,嗤的一聲,衣服撕破,懷中十幾包藥給他抓了去。梁子翁聞到藥氣,隨手放在懷里,第二下跟著抓來。

郭靖奮力掙脫他拿在胸口的左手五指,向梅超風奔去,叫道:“喂,快救我!泵烦L心想:“玄門內功之中,我還有許許多多未曾明白!贝瓪獾溃骸斑^來抱住我腿,不用怕這老怪!惫竻s知抱住她容易,再要脫身可就難了,不敢走近,只繞著她身子急奔。

梁子翁雖見郭靖已進入梅超風長鞭所及的圈子,仍緊追不舍,只留神提防長鞭飛出襲擊。梅超風聽明了郭靖的所在,銀鞭抖動,驀地往他雙腳卷去。

黃蓉雖與侯通海相斗,占到上風之后,一半心思就在照顧郭靖,先前見他為梁子翁拿住,卻相距過遠,相救不得,心中焦急,后來見他奔近,梅超風長鞭著地飛來,郭靖無法閃避,情急之下,飛身撲向鞭頭。梅超風的銀鞭遇物即收,乘勢回扯,已把黃蓉攔腰纏住,將她身子甩了起來。黃蓉在半空中喝道:“梅若華,你敢傷我?”

梅超風聽得是黃蓉聲音,吃了一驚:“我鞭上滿是尖利倒鉤,這一下傷了小丫頭,師父更加不能饒我。那便如何是好?先把小丫頭拉過來再作定奪!倍秳娱L鞭,將黃蓉拉近身邊,放在地下,滿以為鞭上倒鉤已深入她肉里,哪知鞭上利鉤只撕破了她外衫,并未傷及她身子分毫。黃蓉笑道:“你扯破我衣服,我要你賠!”梅超風聽她語聲中毫無痛楚之音,不禁一怔,隨即會意:“啊,師父的軟猬甲自然給了她!毙闹斜銓捔,說道:“是我的不是,定要好好賠還給小妹子一件新衣!

黃蓉向郭靖招手,郭靖走近身去,離梅超風丈許之外站定。梁子翁忌憚梅超風厲害,不敢逼近。

那邊江南六怪已站成一個圈子,背里面外,竭力抵御沙通天、彭連虎、歐陽克、侯通海的攻擊,這是六怪在蒙古練成的陣勢,遇到強敵時結成圓陣應戰,不必防御背后,威力立時增強半倍。但沙、彭、歐陽三人武功實在太強,六怪遠非敵手,片刻間已險象環生。不久韓寶駒肩頭受傷。他知若是退出戰團,圓陣便有破綻,六兄弟和郭靖性命難保,只得咬緊牙關,勉力支持。彭連虎出手狠極,對準韓寶駒連下毒手。

郭靖眼見勢危,飛步搶去,雙掌“排云推月”,猛往彭連虎后心震去。彭連虎赫赫冷笑,揮掌掠開,只三招間,郭靖便已情勢緊迫。黃蓉見他無法脫身,情急智生,忽然想起“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那句話來,叫道:“梅超風,你盜去了我爹爹的《九陰真經》,快快交我去還給爹爹!”

梅超風一凜,卻不回答。歐陽克、沙通天、彭連虎、梁子翁四人不約而同地一齊轉身向梅超風撲去。四人都是一般心思:“《九陰真經》是天下武學至高無上的秘笈,原來在黑風雙煞手中!贝罄斍,四人再也顧不到旁的,只盼殺了梅超風,奪取《九陰真經》到手。梅超風舞動銀鞭,四名好手一時之間卻也欺不進鞭圈。

黃蓉見只一句話便支開了四名強敵,一拉郭靖,低聲道:“咱們快走!”

便在此時,花木叢中一人急步奔來,叫道:“各位師傅,爹爹現有要事,請各位立即前去相助!蹦侨祟^頂金冠歪在一邊,語聲惶急,正是小王爺完顏康。

彭連虎等聽了,均想:“王爺厚禮聘我等前來,既有急事,如何不去?”當即躍開。但對《九陰真經》均戀戀不舍,目光仍集注于梅超風身上。完顏康輕聲道:“我母親……母親給奸人擄了去,爹參請各位相救,請大家快去!痹瓉硗觐伜榱規ьI親兵出王府追趕王妃,奔了一陣不見蹤影,想起彭連虎等人神通廣大,忙命兒子回府來召。完顏康心下焦急,又在黑夜之中,卻沒見到梅超風坐在地下。

彭連虎等都想:“王妃遭擄,那還了得?要我等在府中何用?”隨即又都想到:“原來六怪調虎離山,將眾高手絆住了,另下讓人劫持王妃!毒抨幷娼洝肥裁吹,只好以后再說。這里人人都想得經,憑我的本事,決難壓倒群雄而獨吞真經,好在既知真經所在,日后盡可另想計較!碑斚露几送觐伩悼觳蕉。

梁子翁走在最后,對郭靖體內的熱血又怎能忘情?救不救王妃,倒也不怎么在意,但人孤勢單,只得恨恨而去。郭靖叫道:“喂,還我藥來!”梁子翁怒極,回手一揚,一枚透骨釘向他腦門打去,風聲呼呼,勁力凌厲。

朱聰搶上兩步,折扇柄往透骨釘上敲去,那釘落下,朱聰左手抓住,在鼻端一聞,道:“啊,見血封喉的子午透骨釘!

梁子翁聽他叫破自己暗器名字,一怔之下,轉身喝道:“怎么?”朱聰飛步上前,左掌心中托了透骨釘,笑道:“還給老先生!”梁子翁坦然接過,他知朱聰功夫不及自己,也不怕他暗算。朱聰見他左手袖子上滿是雜草泥沙,揮衣袖給他拍了幾下。梁子翁怒道:“誰要你討好?”轉身而去。

郭靖好生為難,就此回去吧,一夜歷險,結果傷藥仍未盜到;但若強去奪取,又非敵手,正自躊躇,柯鎮惡道:“大家回去!笨v身躍上圍墻。五怪跟著上墻。韓小瑩指著梅超風道:“大哥,怎樣?”柯鎮惡道:“咱們答應過馬道長,饒了她性命!

黃蓉笑嘻嘻的并不與六怪廝見,自行躍上圍墻的另一端。梅超風叫道:“小師妹,師父呢?”黃蓉格格笑道:“我爹爹當然是在桃花島。你問來干嗎?想去桃花島給他老人家請安嗎?”梅超風又怒又急,不由得氣喘連連,停了片刻,喝道:“你剛才說師父即刻便到?”黃蓉笑道:“他老人家本來不知你在這里,我去跟他一說,他自然就會來找你了!

梅超風怒極,決意抓住黃蓉細問真相,忽地站起,腳步蹣跚,搖搖擺擺地向黃蓉沖去。原來她強練內功,一口真氣行到“長強穴”竟然回不上來,下半身就此癱瘓。長強穴在人身脊椎之末,當足少陽、少陰兩經絡之會,乃督脈要穴,下身行動之關鍵所在。她愈強運硬拚,真氣愈是阻塞,這時急怒攻心,渾忘了自己下身動彈不得,竟發足向黃蓉疾沖,一到了無我之境,一股熱氣猛然涌至心口,兩條腿忽地又變成了自己身子。

黃蓉見她發足追來,大吃一驚,躍下圍墻,一溜煙般逃得無影無蹤。梅超風突然想起:“咦,我怎么能走了?”此念一起,雙腿忽麻,就此跌倒,暈了過去。

六怪此時要傷她性命,猶如探囊取物一般,但一來曾與馬鈺有約,二來此刻傷她,勝之不武,便攜同郭靖,躍出王府。韓小瑩性急,搶先問道:“靖兒,你怎么在這兒?”郭靖把王處一相救、赴宴中毒、盜藥失手、地洞遇梅等事略述一遍,楊鐵心夫妻父子等等關系,一時也未及細說。朱聰道:“咱們快瞧王道長去!

楊鐵心和妻子重逢團圓,說不出的又喜又悲,抱了妻子躍出王府。

他義女穆念慈正在王府外圍墻邊焦急等候,忽見父親雙臂橫抱著個女子,心中大奇:“爹,她是誰?”楊鐵心道:“是你媽,快走!蹦履畲却笃,道:“我媽?”楊鐵心道:“悄聲,回頭再說!北е跫北。

走了一程,包惜弱悠悠醒轉,此時天將破曉,黎明微光中見抱著自己的正是日思夜想的丈夫,實不知是真是幻,猶疑身在夢中,伸手去摸他臉,顫聲道:“大哥,我也死了么?”楊鐵心喜極而涕,柔聲道:“咱們好端端的……”

一語未畢,后面蹄聲雜沓,火把閃動,一彪人馬忽剌剌地趕來,當先馬軍刀槍并舉,大叫:“莫走了劫持王妃的反賊!”

楊鐵心暗想:“天可憐見,叫我今日夫妻重會,此時就死,那也心滿意足了!苯械溃骸昂,你來抱住了媽!

包惜弱心頭驀然間涌上了十八年前臨安府牛家村的情景:丈夫抱著自己狼狽逃命,黑夜中追兵喊殺,此后是十八年的分離、傷心和屈辱。她突覺昔日慘事又要重演,摟住了丈夫脖子,牢牢不肯放手。楊鐵心見追兵已近,心想與其被擒受辱,不如力戰而死,拉開妻子雙手,將她交在穆念慈懷里,轉身向追兵奔去,揮拳打倒一名小兵,奪了一枝花槍。他一槍在手,登時威增十倍。親兵統領湯祖德腿上中槍落馬,眾親兵齊聲發喊,四下逃走。楊鐵心見追兵中并無高手,心下稍定,只未奪到馬匹,頗感可惜。

三人回頭又逃。這時天已大明,包惜弱見丈夫身上點點滴滴都是血跡,驚道:“你受傷了么?”楊鐵心經她一問,手背忽感劇痛,原來適才使力大了,手背上被完顏康抓出的十個指孔創口迸裂,流血不止,當時只顧逃命,也不覺疼痛,這時卻雙臂酸軟,竟提不起來。包惜弱正要給他包扎,忽然后面喊聲大振,塵頭中無數兵馬追來。

楊鐵心苦笑道:“不必包啦!鞭D頭對穆念慈道:“孩兒,你一人逃命去吧!我和你媽就在這里……”穆念慈甚是沉著,也不哭泣,將頭一昂,凜然道:“咱們三人在一塊死!卑跗娴溃骸八趺词俏覀兒?”

楊鐵心正要回答,只聽得追兵愈近,猛抬頭,見迎面走來兩個道士。一個白須白眉,神色慈祥;另一個長須如漆,神采飛揚,背負長劍。楊鐵心一愕之間,隨即大喜,叫道:“丘道長,今日又見到了你老人家!”

那兩個道士一個是丹陽子馬鈺,一個是長春子丘處機。他二人與玉陽子王處一約定在中都聚會,共商與江南七怪比武之事。師兄弟匆匆趕來,不意在此與楊鐵心夫婦相遇。丘處機內功深湛,駐顏不老,雖相隔一十八年,容貌仍與往日并無大異,只兩鬢頗見斑白而已。他忽聽得有人叫喚,注目看去,卻不相識。

楊鐵心叫道:“十八年前,臨安府牛家村一同飲酒殲敵,丘道長可還記得嗎?”丘處機道:“尊駕是……”楊鐵心道:“在下楊鐵心。丘道長別來無恙!闭f著撲翻地就拜。丘處機急忙回禮,心感疑惑,原來楊鐵心身遭大故,落魄江湖,風霜侵蝕,容顏早已非復舊時模樣。

楊鐵心見他疑惑,而追兵已近,不及解釋,挺花槍一招“鳳點頭”,紅纓抖動,槍尖閃閃往丘處機胸口點到,喝道:“丘道長,你忘記了我,不能忘了這楊家槍!睒尲怆x他胸口尺許,凝住不進。丘處機見他這一招槍法確是楊家正宗嫡傳,立時憶起當年雪地試槍之事,驀地里見到故人,不禁又悲又喜,高聲大叫:“啊哈,楊老弟,你還活著?當真謝天謝地!”楊鐵心收回鐵槍,叫道:“道長救我!”

丘處機向追來的人馬一瞧,笑道:“師兄,小弟今日又要開殺戒啦,您別生氣!瘪R鈺道:“少殺人,嚇退他們就是!鼻鹛帣C縱聲長笑,大踏步迎上前去,雙臂長處,已從馬背上揪下兩名馬軍,對準后面兩名馬軍擲去。四人相互碰撞,摔成一團。丘處機出手似電,如法炮制,跟著又手擲八人,撞倒八人,無一落空。余兵大駭,紛紛撥轉馬頭逃走。

突然馬軍后面竄出一人,身材魁梧,滿頭禿得油光晶亮,喝道:“哪里來的雜毛?”身子晃動,竄到丘處機跟前,舉掌便打。丘處機見他身法快捷,舉掌擋格,啪的一聲,兩人各自退開三步。丘處機心下暗驚:“此人是誰?武功竟如此了得?”

豈知他心中驚疑,鬼門龍王沙通天手臂隱隱作痛,更加驚怒,厲吼聲中,掄拳直上。丘處機不敢怠慢,雙掌翻飛,凝神應敵。戰了十余合,沙通天光頭頂上被丘處機五指拂中,留下了五條紅印。他頭頂熱辣辣的微感疼痛,知道空手非這道士之敵,當即從背上拔出鐵槳,器沉力勁,一招“蘇秦背劍”,向丘處機肩頭擊去。丘處機施開空手入白刃之技,要奪他兵刃。沙通天在這鐵槳上已有數十載之功,陸斃猛虎,水擊長蛟,大非尋常,一時竟奪他不了。

丘處機暗暗稱奇,正要喝問姓名,忽聽得左首有人高聲喝道:“道長是全真派門下哪一位?”聲如裂石,威勢極猛。丘處機向右躍開,見左首站著四人,彭連虎、梁子翁、歐陽克、侯通海一齊趕到,但均不相識。丘處機拱手道:“貧道姓丘,請教各位萬兒!

丘處機威名震于南北,沙通天等互相望一眼,均想:“怪不得這道士名氣這么大,果然了得!迸磉B虎心想:“我們已傷了王處一,跟全真派的梁子總是結了。今日合力誅了這丘處機,正是揚名天下的良機!”提氣大喝:“大家齊上!蔽惨粑唇^,已從腰間取出判官雙筆,縱身向丘處機攻去。他一出手就使兵刃,痛下殺手,上打“云門穴”,下點“太赫穴”。這兩下使上了十成力,竟不絲毫留情。

丘處機心道:“這矮子好橫!身手可也當真不凡!彼⒌囊宦,長劍在手,劍尖刺向彭連虎右手手背,劍身已削向沙通天腰里,長劍收處,劍柄撞向侯通海脅肋“章門穴”,一招連攻三,劍法精絕。沙彭二人揮兵刃架開,侯通海卻險給點中穴道,好容易縮身逃開,但臀上終于給重重踹了一腳,俯身撲倒,說也真巧,三個肉瘤剛好撞在地下。侯通海大嚷聲中,梁子翁暗暗心驚,猱身上前夾攻。

歐陽克見丘處機為沙通天和彭連虎纏住,梁子翁又自旁夾攻,這便宜此時不撿,更待何時?左手虛揚,右手鐵扇咄咄咄三下,連點丘處機背心“陶道”、“魂門”、“中樞”三穴,眼見他已難閃避,突然身旁人影閃動,一只手伸過來搭住了扇子。

馬鈺一直在旁靜觀,忽見同時有這許多高手圍攻師弟,甚是詫異,但見歐陽克鐵扇如風,出手急攻,當即飛步而上,徑來奪他鐵扇。他三根手指在鐵扇上一搭,歐陽克便感一股渾厚的內力自扇柄上傳來,吃驚之下,立時躍后。馬鈺也不追擊,說道:“各位是誰?大家素不相識,有什么誤會,盡可分說,何必動粗?”他語音柔和,但中氣充沛,一字字清晰明亮地鉆入各人耳鼓。沙通天等斗得正酣,聽了這幾句話都是一凜,一齊罷手躍開,打量馬鈺。

歐陽克問道:“道長尊姓?”馬鈺道:“貧道姓馬!迸磉B虎道:“啊,原來是丹陽真人馬道長,失敬,失敬!瘪R鈺道:“貧道微末道行,‘真人’兩字,豈敢承當?”

彭連虎口中和他客套,心下暗自琢磨:“我們既與全真教結了梁子,日后總是難以善罷。這兩人是全真教主腦,今日乘他們落單,我們五人合力將他們料理了,將來的事就好辦了。只不知附近是否還有全真教的高手?”四下一望,只楊鐵心一家三口,并無道人,說道:“全真七子名揚當世,在下仰慕得緊,其余五位在哪里,請一起請出來見見?”

馬鈺道:“貧道師兄弟不自清修,多涉外務,浪得虛名,真讓各位英雄見笑了。我師兄弟七人分住各處道觀,難得相聚,這次我和丘師弟來到中都,是找王師弟來著,不意卻先與各位相逢,也算有緣。天下武術殊途同歸,紅蓮白藕,原本一家,大家交個朋友如何?”他生性忠厚,全沒料到彭連虎是在探他虛實。

彭連虎聽說對方別無幫手,又未與王處一會過面,見馬鈺殊無防己之意,然則不但能倚多取勝,還可乘虛而襲,笑瞇瞇地道:“兩位道長不予嫌棄,當真再好沒有。兄弟姓三,名叫三黑貓!瘪R鈺與丘處機都是一愕:“這人武功了得,必是江湖上的成名人物。三黑貓的名字好怪,可從來沒聽見過!

彭連虎將判官筆收入腰間,走近馬鈺身前,笑吟吟地道:“馬道長,幸會幸會!鄙斐鲇沂,掌心向下,要和他拉手。馬鈺只道他是善意,也伸出手來。兩人一搭上手,馬鈺突感手上一緊,心想,“好啊,試我功力來啦!蔽⑽⒁恍,運起內勁,也用力捏向彭連虎手掌,突然間五指指根一陣劇痛,猶如數枚鋼針直刺入內,大吃一驚,急忙撒手。彭連虎哈哈大笑,已倒躍丈余。馬鈺提掌看時,只見五指指根上都刺破了一個小孔,深入肌肉,五縷黑線直通了進去。

原來彭連虎將判官筆插還腰間之際,暗中已在右手套上了獨門利器毒針環。這針環以精鋼鑄成,細如麻線,上裝五枚細針,喂有劇毒,只要傷肉見血,五個時辰必得送命。這毒針環戴在手上,原本是在與人動手時增加掌上威力,叫人中掌后挨不了半天。他又故意說個“三黑貓”的怪名,乘馬鈺差愕沉吟之際便即上前拉手,好叫他不留意自己手上花樣。武林中人物初會,往往互不佩服,礙著面子不便公然動手,便伸手相拉,似乎是結交親近,實則便是動手較量,武功較差的被捏得手骨碎裂、手掌瘀腫,或是痛得忍不住而大聲討饒,也是常事。馬鈺只道他是來這套明顯親熱、暗中較勁的江湖慣技,怎料得到他竟另有毒招,兩人同時使力,剎那間五枚毒針刺入手掌,竟直沒針根,傷及指骨,待得驀地驚覺,左掌發出,彭連虎早已躍開。

丘處機見師兄與人好好拉手,突地變臉動手,忙問:“怎地?”馬鈺罵道:“好奸賊,毒計傷我!备鴵渖先プ窊襞磉B虎。丘處機素知大師兄最有涵養,十余年來未見他與人動手,這時一出手就是全真派中最凌厲的“履霜破冰掌法”,知他動了真怒,必有重大緣故,長劍揮動,繞左回右,躥到彭連虎面前,刷刷三劍。

這時彭連虎已將雙筆取在手里,架開兩劍,還了一筆,不料丘處機左手掌上招數的狠辣殊不在劍法之下,反手撩出,當判官筆將縮未縮的一瞬之間,已抓住筆端,往外急崩,喝道:“撒手!”這一崩內勁外吐,含精蓄銳,非同小可,不料對方也真了得,手中兵刃竟未給震脫。丘處機跟著長劍直刺,彭連虎只得撤筆避劍。丘處機將判官筆遠遠擲出,右劍左掌,綿綿而上。彭連虎失了一枝判官筆,右臂又酸麻難當,一時折了銳氣,不住退后。

這時沙通天與梁子翁已截住馬鈺。歐陽克與侯通海左右齊至,上前相助彭連虎。丘處機勁敵當前,精神大振,掌影飄飄,劍光閃閃,愈打愈快。他以一敵三,未落下風,那邊馬鈺卻支持不住了。他右掌腫脹,毒質漸漸麻癢上來。他雖知針上有毒,卻料不到毒性竟如此厲害,心知越使勁力,血行得快了,毒氣越快攻心,便退在一旁,,左手使劍護身,以內力阻住毒質上行。

梁子翁所用兵刃是一把掘人參用的藥鋤,橫批直掘、忽掃忽打,招數幻變多端。沙通天的鐵槳更為沉重凌厲。數十招后,馬鈺呼吸漸促,守御的圈子越縮越小,內抗毒質,外擋雙敵,雖功力深厚,但內外交征,時刻稍長,大感神困力疲。

丘處機見師兄退在一旁,頭上一縷縷熱氣裊裊而上,猶如蒸籠一般,心中大驚,急欲要殺傷敵人,過去救援,但讓三個敵手纏住了,沒法分身救人?侯通海固然較弱,歐陽克卻出招陰狠怪異,武功尤在彭連虎之上。瞧他武學家數,宛然便是全真教向來最忌憚的“西毒”一路功夫,更加駭異。念頭連轉:“此人是誰?莫非竟是西毒門下?西毒又來到中原了嗎?不知是否便在中都?”這一來分了神,竟爾迭遇險招。

楊鐵心自知武功跟這些人差得甚遠,雖情勢緊迫,終不能護妻先逃,見馬丘二人勢危,挺起花槍,往歐陽克背心刺去。丘處機叫道:“楊兄別上,不可枉送了性命!”語聲甫畢,歐陽克已起左腳踢斷花槍,右腳將楊鐵心踢翻在地。

正在此時,忽聽得馬蹄聲響,數騎飛馳而至。當先兩人正是完顏洪烈與完顏康父子。

完顏洪烈遙見妻子坐在地下,心中大喜,搶上前去,突然金刃劈風,一柄刀迎面砍來。完顏洪烈側身避開,見使刀的是個紅衣少女。他手下親兵紛紛擁上,合戰穆念慈。

那邊完顏康見了師父,暗暗吃驚,高聲叫道:“是自家人,各位別動手!”連喚數聲,彭連虎等方才躍開。眾親兵和穆念慈也各住手。完顏康上前向丘處機行禮,說道:“師父,弟子給您老引見,這幾位都是家父禮聘來的武林前輩!

丘處機點點頭,先去察看師兄,只見他右掌全黑,忙捋起他袍袖,只見黑氣已通到了上臂中部,不由得大驚:“怎地劇毒如此?”轉頭向彭連虎道:“拿解藥來!”彭連虎心下躊躇:“眼見此人就要喪命,但得罪了小王爺可也不妥。卻救他不救?”馬鈺外敵一去,內力專注于抗毒,毒質被阻于臂彎不再上行,黑氣反有漸向下退之勢。

完顏康奔向母親,道:“媽,這可找到你啦!”包惜弱凜然道:“要我再回王府,萬萬不能!”完顏洪烈與完顏康同時驚問:“什么?”包惜弱指著楊鐵心道:“我丈夫并沒死,天涯海角我也隨了他去!

完顏洪烈這一驚非同小可,嘴唇向梁子翁一努。梁子翁會意,右手揚處,打出了三枚子午透骨釘,射向楊鐵心的要害。

丘處機見釘去如飛,已不及搶上相救,而楊鐵心勢必躲避不了,自己身邊又無暗器,順手抓起趙王府一名親兵,在梁子翁與楊鐵心之間擲去。只聽得“啊”的一聲大叫,三枚鐵釘全打在親兵身上。梁子翁自恃這透骨釘是生平絕學,三枚齊發,決無不中之理,哪知竟讓丘處機以這古怪法門破去,怒吼一聲,向丘處機撲去。

彭連虎見變故又起,已決意不給解藥,知道王爺心中最要緊的是奪還王妃,忽地躥出,來抓包惜弱手臂。

丘處機颼颼兩劍,一刺梁子翁,一刺彭連虎,兩人見劍勢凌厲,只得倒退。丘處機向完顏康喝道:“無知小兒,你認賊作父,糊涂了一十八年。今日親生父親到了,還不認么?”

完顏康先前聽了母親之言,本來已有八成相信,這時聽師父一喝,又多信了一成,向楊鐵心看去,只見他衣衫破舊,滿臉風塵,再回頭看父親時,卻是錦衣玉飾,豐度俊雅,兩人直有天淵之別。完顏康心想:“難道我要舍卻榮華富貴,跟這窮漢子浪跡江湖?不,萬萬不能!”他主意已定,高聲叫道:“師父,莫聽這人鬼話,請你快將我媽救過來!”丘處機怒道:“你仍執迷不悟,真連畜生也不如!

彭連虎等見他們師徒破臉,攻得更緊。完顏康見丘處機情勢危急。竟不再出言勸阻。丘處機大怒,罵道:“小畜生,當真狼心狗肺!蓖觐伩祵煾干跏呛ε,暗暗盼望彭連虎等將他殺死,免為他日之患。又戰片刻,丘處機右臂中了梁子翁一鋤,雖受傷不重,但已血濺道袍,一瞥眼間,只見完顏康臉有喜色,更惱得哇哇大叫。

馬鈺從懷中取出一枚流星,晃火折點著了,手一松,一道藍焰直沖天空。彭連虎料想這是全真派同門互通聲氣的訊號,叫道:“老道要叫幫手!庇侄窋岛,西北角不遠處也有一道藍焰沖天而起。丘處機大喜,叫道:“王師弟就在左近!眲蛔笫,左上右落,連使七八招殺手,把敵人逼開數步。馬鈺向西北角藍焰處一指,道:“向那邊走!”楊鐵心、穆念慈父女使開兵刃,護著包惜弱急向前沖,馬鈺隨在其后。丘處機揮長劍獨自斷后,且戰且走。沙通天連使“移形換位”身法,想閃過他而去搶包惜弱過來,但丘處機劍勢如風,始終搶不上去。

行不多時,一行已來到王處一所居的小客店前。丘處機心中奇怪:“怎么王師弟還不趕出來接應?”剛轉了這個念頭,只見王處一拄著一根木杖,顫巍巍地走過來。師兄弟三人一照面,都是一驚,萬料不到全真派中武功最強的三人竟都受傷。

丘處機叫道:“退進店去!蓖觐伜榱液鹊溃骸皩⑼蹂煤盟瓦^來,饒了你們不死!鼻鹛帣C罵道:“誰要你這金國狗賊饒命?”大聲叫罵,奮劍力戰。彭連虎等眼見他勢窮力蹙,卻仍力斗不屈,劍勢如虹,招數奇幻,一面暗暗佩服,一面又覺今日當可殲殺全真教三大高手,暗自慶幸。

楊鐵心尋思:“事已如此,終究難脫毒手?蓜e讓我夫婦累了丘道長的性命!崩税醯氖,忽地躥出,大聲叫道:“各位住手,我夫妻畢命于此便了!被剡^槍頭,便往心窩里刺去,噗的一聲,鮮血四濺,往后便倒。包惜弱也不傷心,慘然一笑,雙手拔出槍來,將槍柄拄在地上,對完顏康道:“孩兒,你還不肯相信他是你親生的爹爹么?”踴身往槍尖撞去。完顏康大驚失色,大叫一聲:“媽!”飛步來救。

丘處機等見變起非常,俱各罷手停斗。

完顏康搶到母親跟前,見她身子軟垂,槍尖早已刺入胸膛,放聲大哭。丘處機上來檢視二人傷勢,見槍傷要害,俱已無法挽救。完顏康抱住了母親,穆念慈抱住了楊鐵心,一齊傷心慟哭。丘處機向楊鐵心道:“楊兄弟,你有何未了之事,說給我聽,我一力給你承辦就是。我……我終究救你不得,我……我……”心中酸痛,說話已哽咽了。

便在這時,眾人只聽得背后腳步聲響,回頭望時,卻是江南六怪與郭靖匆匆趕來。

江南六怪見到了沙通天等人,當即取出兵刃,待到走近,見眾人望著地下一男一女,個個臉現驚訝之色,一轉頭,突然見到丘處機與馬鈺,六怪更是詫異。

郭靖見楊鐵心倒在地下,滿身鮮血,搶上前去,叫道:“楊叔父,您怎么啦?”楊鐵心尚未斷氣,見到郭靖后嘴邊露出一絲笑容,說道:“你父當年和我有約,生了男女,結為親家……我沒女兒,但這義女猶是我親生一般……”眼光望著丘處機道:“丘道長,你給我成就了這門姻緣,我……我死也瞑目!鼻鹛帣C道:“此事容易。楊兄弟你放心!

包惜弱躺在丈夫身邊,左手挽著他手臂,惟恐他又會離己而去,昏昏沉沉間聽他說起從前指腹為婚之事,奮力從懷里抽出一柄短劍,說道:“這……這是表記……”又道:“大哥,咱們終于死在一塊,我……我好歡喜……”說著淡淡一笑,安然而死,容色仍如平時一般溫宛嫵媚。

丘處機接過短劍,正是自己當年在相贈之物,短劍柄上刻著“郭靖”兩字。楊鐵心向郭靖道:“盼你……你瞧在你故世的爹爹份上,好好待我這女兒……”郭靖道:“我……我不……”丘處機道:“一切有我承當,你……安心去罷!”楊鐵心與穆念慈豎起“比武招親”的旗號,本意只在找尋義兄郭嘯天的后人。這一日中既與愛妻相會,又見到義兄的遺腹子長大成人,義女終身有托,更無絲毫遺憾,雙眼一閉,就此逝世。

郭靖心中難過,又感煩亂,心想:“蓉兒對我情深意重,我豈能另娶他人?”突然轉念,又是一驚:“我怎地卻把華箏忘了?大汗已將女兒許配于我,這……這……怎么得了?”這些日來,他時時記起好友拖雷,卻極少念及華箏。朱聰等反而立即想到華箏,均知此中頗有為難,但見楊鐵心是垂死之人,不忍拂逆其意,當下也未開言。

完顏洪烈千方百計而娶得了包惜弱,但她心中始終未忘故夫,十余年來自己對她用情良苦,愛寵備至,她要搬運江南故居舊物,一一依意照辦,只盼能以一片真誠感動其心,但到頭來還是落得如此下場,此刻見她雖死,臉上兀自流露心滿意足、喜不自勝之情,與她成婚一十八年,幾時又曾見她對自己露過這等神色?自己貴為皇子,在她心中,可一直遠遠及不上一個村野匹夫,心中傷痛欲絕,掉頭而去。

沙通天等心想全真三子雖然受傷,但加上江南六怪,眾寡逆轉,和己方五人拚斗起來,勝負倒也難決,既見王爺轉身,也就隨去。

丘處機喝道:“喂,三黑貓,留下了解藥!”彭連虎哈哈笑道:“你寨主姓彭,江湖上人稱千手人屠,丘道長失了眼罷?”丘處機心中一凜:“怪不得此人武功高強,原來是他!毖垡妿熜种卸旧跎,非他獨門解藥相救不可,喝道:“管你三腳千手,不留下解藥,休得脫身!边\劍如虹,一道青光向彭連虎刺去。彭連虎雖只剩下一柄判官筆,卻也不俱,揮筆接過。

朱聰見馬鈺坐在地下運氣,一只右掌已全成黑色,問道:“馬道長,你怎么受了傷?”馬鈺嘆道:“這姓彭的和我拉手,哪知他掌中暗藏毒針!敝炻數溃骸班,那也算不了什么!被仡^向柯鎮惡道:“大哥,給我一只菱兒!笨骆倫翰幻魉靡,便從鹿皮囊中摸出一枚毒菱,遞了給他。朱聰接過,見丘彭兩人斗得正緊,憑自己武功一定拆解不開,又道:“大哥,咱倆上前分開他兩人,我有救馬道長的法子!笨骆倫狐c了點頭,朱聰大聲叫道:“原來是千手人屠彭寨主,大家是自己人,快快停手,我有話說!币焕骆倫,兩人向前躥出,一個持扇,一個揮杖,把丘彭二人隔開。

丘處機和彭連虎聽了朱聰的叫喚,都感詫異:“怎么又是自己人了?”見兩人過來,也就分開,要聽他說到底是怎么樣的自己人。

朱聰笑吟吟地向彭連虎道:“江南七怪與長春子丘處機于一十八年前結下梁子,我們五兄弟都曾給長春子打傷,而名震武林的丘道長,卻也給我們傷得死多活少。這梁子至今未解……”轉頭對丘處機道:“丘道長,是也不是?”丘處機怒氣勃發,心想:“好哇,你們要來乘人之危!眳柭暫鹊溃骸安诲e,你待怎樣?”

朱聰又道:“可是我們與沙龍王卻也有點過節。江南七怪一個不成器的徒兒,獨力打敗了沙龍王的四位高足。聽說彭寨主與沙龍王是過命的交情。我們得罪了沙龍王,那也算得罪了彭寨主啦!迸磉B虎冷笑道:“不敢!敝炻斝Φ溃骸凹热慌碚髋c丘道長都跟江南七怪有仇,那么你們兩家同仇敵愾,豈不成了自己人么?哈哈,還打什么?兄弟跟彭寨主可不也是自己人了么?來,咱們親近親近!鄙斐鍪謥,要和他拉手。

彭連虎聽他瘋瘋癲癲地胡說八道,心道:“全真派相救七怪的徒弟,他們顯是一黨,我可不上你的當。要想騙我解藥,難上加難!币娝焓謥砝,正中下懷,笑道:“妙極,妙極!”把判官筆放回腰間,順手又戴上了毒針環。

丘處機驚道:“朱兄,小心了!敝炻敵涠宦,伸出手去,小指輕勾,已把彭連虎指上毒針環勾了下來。彭連虎尚未知覺,已和朱聰手掌相握,兩人同時使勁,彭連虎只覺掌心微微一痛,急忙掙脫,躍開舉手看時,見掌心已遭刺了三個洞孔,創口比他毒針所刺的要大得多,孔中流出黑血,麻癢癢的很是舒服,卻不疼痛。他知毒性愈是厲害,愈不覺痛,只因創口立時麻木,失了知覺。他又驚又怒,卻不知道如何著了道兒,抬起頭來,只見朱聰笑嘻嘻地躲在丘處機背后,左手兩指提著他的毒針環,右手兩指中卻捏著一枚黑沉沉的菱形之物,菱角尖銳,上面沾了血漬。

朱聰號稱妙手書生,手上功夫出神入化,人莫能測,拉脫彭連虎毒針環,以毒菱刺其掌心,于他只是末技而已。

彭連虎怒極,猱身撲上。丘處機伸劍擋住,喝道:“你待怎樣?”

朱聰笑道:“彭寨主,這枚毒菱是我大哥的獨門暗器,中了之后,任你彭寨主號稱‘連虎’,就算是連獅連豹、連豬連狗,連盡普天下的畜生,也活不了兩個時辰!焙钔ê5溃骸芭泶蟾,他在罵你!鄙惩ㄌ斐獾溃骸皠e多說,難道彭大哥不知道?”朱聰又笑嘻嘻地道:“好在彭寨主有一千只手,我良言相勸,不如斬去了這只手掌,還剩下九百九十九只。只不過閣下的外號兒得改一改,叫作‘九九九手人屠’!迸磉B虎這時連手腕也已麻了,心下驚俱,也不理會他的嘲罵譏諷,不覺額現冷汗。

朱聰又道:“你有你的毒針,我有我的毒菱,毒性不同,解藥也異,你如舍不得這‘千手人屠’的外號,反正大家是自己人,咱哥兒倆就親近親近,換上一換如何?”彭連虎未答,沙通天已搶著道:“好,就是這樣,拿解藥來!敝炻數溃骸按蟾缃o他吧!笨骆倫簭膽牙锩鰞尚“,朱聰接過,遞了過去。丘處機道:“朱兄,莫上他當,要他先拿出來!敝炻斝Φ溃骸按笳煞蜓远行,不怕他不給!

彭連虎左手伸入懷里一摸,臉上變色,低聲道:“糟了,解藥不見啦!鼻鹛帣C大怒,喝道:“哼,你還玩鬼計!朱兄,別給他!敝炻斝Φ溃骸澳萌!我們是君子一言,快馬一鞭,說給就給。全真七子,江南七怪,說了的話自然算數!

沙通天怕又著了他妙手空空神技道兒,不敢伸手來接,橫過鐵槳,伸了過來。朱聰把解藥放在槳上,沙通天收槳取藥。旁觀眾人均各不解,不明白朱聰為什么坦然給以解藥,卻不逼他交出藥來。沙通天疑心拿過來的解藥不是真物,說道:“江南七俠是響當當的人物,可不能用假藥害人?”

朱聰笑道:“豈有此理,豈有此理!卑讯玖膺給柯鎮惡,再慢吞吞地從懷里掏出一件件物事,有汗巾、有錢鏢、有幾錠碎銀子、還有一個白色的鼻煙壺。彭連虎愕然呆了:“這些都是我的東西,怎么變到了他身上?”原來朱聰右手和他拉手之際,左手輕轉,早已將他懷中之物掃數扒過。朱聰拔開鼻煙壺塞子,見里面分為兩隔,一隔是紅色粉末,另一隔是灰色粉末,問道:“怎么用?”

彭連虎雖然悍惡,但此刻命懸一線,不敢再弄奸使詐,只得實說:“紅色的內服,灰色的外敷!敝炻斚蚬傅溃骸翱烊∷畞,拿兩碗!

郭靖奔進客店去端了兩碗凈水出來,一碗交給馬鈺,服侍他服下藥粉,另用灰色藥粉敷在他掌上傷口,另一碗水要拿去遞給彭連虎。朱聰道:“慢著,給王道長!惫敢徽,依言遞給了王處一。王處一愕然不解,順手接了。

沙通天叫道:“喂,你們兩包藥粉怎么用?”朱聰道:“等一下,別心急,一時三刻死不了人!睆膽牙镉秩〕鍪喟巵。郭靖一見大喜,叫道:“是啊,是啊,這是王道長的藥!币话蜷_來,拿到王處一面前,說道:“道長,哪些合用,您自己挑吧!蓖跆幰徽J得藥物,揀出田七、血竭等五味藥來,放入口中咀嚼一會,和水吞下。

梁子翁又氣惱,又佩服,心想:“這骯臟書生手法竟如此了得。他伸手給我拍拍衣袖上塵土,就把我懷里的藥物都偷了去!鞭D過身來,提起藥鋤一揮,喝道:“來來來,咱們兵刃上見個輸贏!”朱聰笑道:“這個么,兄弟萬萬不是敵手!

丘處機道:“這一位是彭連虎寨主,另外幾位的萬兒還沒請教!鄙惩ㄌ焖粏≈ぷ右灰粓罅嗣。丘處機叫道:“好哇,都是響當當的字號。咱們今日勝敗未分,可惜雙方都有人受了傷,看來得約個日子重新聚聚!迸磉B虎道:“那再好沒有,不會會全真七子,咱們死了也不閉眼。日子地段,請丘道長示下吧!鼻鹛帣C心想:“馬師兄、王師弟中毒都自不輕,總得幾個月才能完全復原。譚師哥、劉師哥他們散處各地,一時也通知不及!北愕溃骸鞍肽曛,八月中秋,咱們一邊賞月,一邊講究武功,彭寨主你瞧怎樣?”

彭連虎心下盤算:“全真七子一齊到來,再加上江南七怪,我們可是寡不敵眾,非得再約幫手不可。半年之后,時日算來剛好。趙王爺要我們到江南去盜岳飛的遺書,那么乘便就在江南相會!闭f道:“中秋佳節以武會友,丘道長真是風雅之極,那總得找個風雅的地方才好,就在江南七俠的故鄉吧!鼻鹛帣C道:“妙極,妙極。咱們在嘉興府南湖中煙雨樓相會,各位不妨再多約幾位朋友!迸磉B虎道:“一言為定,就是這樣!

朱聰說:“這么一來,我們江南七怪成了地頭蛇,非掏腰包請客不可。你們兩家算盤可都精得很哪,千不揀、萬不揀,偏偏就揀中了嘉興,定要來吃江南七怪的白食。好好好,難得各位大駕光臨,我們這個東道也還做得起。彭寨主,你那兩包藥,白色的內服,黃色的外敷!边@時彭連虎早已半臂麻木,適才跟丘處機對答全是強自撐持,再聽朱聰嘮嘮叨叨地說個沒了沒完,怒氣填膺,但命懸人手,不敢稍出半句無禮之言,好容易聽到他最后一句話,忙將白色藥粉吞下?骆倫豪淅涞氐溃骸芭碚,七七四十九天之內,不能喝酒,不能近女色,否則中秋節煙雨樓頭少了你彭寨主,可掃興得緊哪!迸磉B虎怒道:“多謝關照了!鄙惩ㄌ鞂⒔馑帪樗笊鲜终苿摽,扶了他轉身而去。

完顏康跪在地下,向母親的尸身磕了四個頭,轉身向丘處機拜了幾拜,一言不發,昂首走開。丘處機厲聲喝道:“康兒,你這是什么意思?”完顏康不答,也不與彭連虎等同走,自個兒轉過了街角。

丘處機出了一會神,向柯鎮惡、朱聰等行下禮去,說道:“今日若非六俠來救,我師兄弟三人性命不保。再說,我這孽徒人品如此惡劣,更萬萬不及令賢徒。咱們學武之人,以品行心術居首,武功乃是末節。貧道收徒如此,汗顏無地。嘉興醉仙樓比武之約,今日已然了結,貧道甘拜下風,自當傳言江湖,說道丘處機在江南七俠手下一敗涂地,心悅誠服。我馬師兄、王師弟在此,俱是證見!

江南六怪聽他如此說,都極得意,自覺在大漠之中耗了一十八載,終究有了圓滿結果?骆倫褐t遜了幾句。但六怪隨即想到了慘死大漠的張阿生,都不禁心下黯然,可惜他不能親耳聽到丘處機這番服輸的言語。韓小瑩輕聲告訴郭靖,三月廿四日嘉興醉仙樓之約可以不必去了。

眾人把馬鈺和王處一扶進客店,全金發出去購買棺木,料理楊鐵心夫婦的喪事。丘處機見穆念慈哀哀痛哭,心中難受,說道:“姑娘,你爹爹這幾年來怎樣過的?”

穆念慈拭淚道:“十多年來,爹爹帶了我東奔西走,從沒在一個地方安居過十天半月,爹爹說,要尋訪一位……一位姓郭的大哥……”說到這里,聲音漸輕,慢慢低下了頭。

丘處機向郭靖望了一眼道:“嗯。你爹怎么收留你的?”穆念慈道:“我是臨安府荷塘村人氏。十多年前,爹爹在我家養傷,不久我親生的爹娘和哥哥都染瘟疫死了。這位爹爹收了我做女兒,后來教我武藝,為了要尋郭大哥,所以到處行走,打起了……打起了……‘比武……招親’的旗子!鼻鹛帣C道:“這就是了。你爹爹其實不姓穆,是姓楊,你以后就改姓楊吧!蹦履畲鹊溃骸安,我不姓楊,我仍然姓穆!鼻鹛帣C道:“干嗎?難道你不信我的話?”穆念慈低聲道:“我怎敢不信?不過我寧愿姓穆!鼻鹛帣C見她固執,也就罷了,以為女兒家忽然喪父,悲痛之際,一時不能明白過來,殊不知不能明白過來的卻是他自己。穆念慈心中另有一番打算,她自己早把終身付托給了完顏康,心想他既是爹爹的親身骨血,當然姓楊,自己如也姓楊,婚姻如何能諧?

王處一服藥之后,精神漸振,躺在床上聽著她回答丘處機的問話,忽有一事不解,問道:“你武功可比你爹爹強得多呀,那是怎么回事?”穆念慈道:“晚輩十三歲那年,曾遇到一位異人。他指點了我三天武功,可惜我生性愚魯,沒能學到什么!蓖跆幰坏溃骸八唤棠闳,你就能勝過你爹爹。這位高人是誰?”穆念慈道:“不是晚輩膽敢隱瞞道長,實是我曾立過誓,不能說他的名號!

王處一點點頭,不再追問,回思穆念慈和完顏康過招時的姿式拳法,反復推考,想不起她的武功是什么門派,愈想著她的招式,愈感奇怪,問丘處機道:“丘師哥,你教完顏康教了有八九年吧?”丘處機道:“整整九年零六個月,唉,想不到這小子如此混蛋!蓖跆幰坏溃骸斑@倒奇了!”丘處機道:“怎么?”王處一沉吟不答。

柯鎮惡問道:“丘道長,你怎么找到楊大哥的后裔?”

丘處機道:“說來也真湊巧。自從貧道和各位訂了約會之后,到處探訪郭楊兩家的消息,數年之中,音訊全無,但總不死心,這年又到臨安府牛家村去查訪,恰好見到有幾名公差到楊大哥的舊居來搬東西。貧道跟在他們背后,偷聽他們說話,這幾個人來頭不小,竟是大金國趙王府的親兵,奉命專程來取楊家舊居中一切家私物品,說是破凳爛椅,鐵槍犁頭,一件不許缺少。貧道起了疑心,知道其中大有文章,便一路跟著他們來到了中都!

郭靖在趙王府中見過包惜弱的居所,聽到這里,心下已是恍然。

丘處機接著道:“貧道晚上夜探王府,要瞧瞧趙王萬里迢迢地搬運這些破爛物事,到底是何用意。一探之后,不禁又氣憤,又難受,原來楊兄弟的妻子包氏已貴為王妃。貧道大怒之下,本待將她一劍殺卻,卻見她居于磚房小屋之中,撫摸楊兄弟鐵槍,終夜哀哭;心想她倒也不忘故夫,并非全無情義,這才饒了她性命。后來查知那小王子原來是楊兄弟的骨血,隔了數年,待他年紀稍長,貧道就起始傳他武藝!

柯鎮惡道:“那小子一直不知自己的身世?”

丘處機道:“貧道也曾試過他幾次口風,見他貪戀富貴,不是性情中人,是以始終不曾點被。幾次教誨他為人立身之道,這小子只油腔滑調地對我敷衍。若不是和七位有約,貧道哪有這耐心跟他窮耗?本待讓他與郭家小世兄較藝之后,不論誰勝誰敗,咱們雙方和好,然后對那小子說明他身世,接他母親出來,擇地隱居。豈料楊兄弟尚在人世,而貧道和馬師哥兩人又著了奸人暗算,終究救不得楊兄弟夫婦的性命,唉!”

穆念慈聽到這里,又掩面輕泣起來。

郭靖接著把怎樣在王府與楊鐵心相遇、夜見包惜弱等情由說了一遍。各人均道包惜弱雖失身于趙王,卻也只道親夫已死,寡婦再嫁,亦屬尋常,未可深責,到頭來殉夫盡義,甚是可敬,無不嗟嘆。

各人隨后商量中秋節比武之事。朱聰道:“但教全真七子聚會,咱們還擔心些什么?”馬鈺道:“就怕他們多邀好手,到時咱們仍不免寡不敵眾!鼻鹛帣C道:“他們還能邀什么好手?這世上好手當真便這么多?”

馬鈺嘆道:“丘師弟,這些年來你雖武功大進,為本派放一異彩,但年輕時的豪邁之氣,總不能收斂……”丘處機接口笑道:“須知天外有天,人上有人!瘪R鈺微微一笑,道:“難道不是么?剛才會到的那幾個人,武功實不在我們之下。要是他們再邀幾個差不多的高手來,煙雨樓之會,勝負尚未可知呢!鼻鹛帣C豪氣勃發,說道:“大師哥忒也多慮。難道全真派還能輸在這些賊子手里?”馬鈺道:“世事殊難逆料。剛才不是柯大哥、朱二哥他們六俠來救,全真派數十年的名頭,可叫咱師兄弟三人斷送在這兒啦!

柯鎮惡、朱聰等遜謝道:“對方使用鬼蜮伎倆,又何足道?”

馬鈺嘆道:“周師叔得先師親傳,武功勝我們十倍,終因恃強好勝,至今十余年來不明下落。咱們須當以此為鑒,小心戒懼!鼻鹛帣C聽師兄這樣說,不敢再辯。江南六怪不知他們另有一位師叔,聽了馬鈺之言,那顯是全真派頗不光彩之事,也不便相詢,心中卻都感奇怪。王處一聽著兩位師兄說話,一直沒插口,只默默思索。

丘處機向郭靖與穆念慈望了一眼,道:“柯大哥,你們教的徒弟俠義為懷,果然好得很。楊兄弟有這樣一個女婿,死也瞑目了!

穆念慈臉一紅,站起身來,低頭走出房去。王處一見她起身邁步,腦海中忽地閃過一個念頭,縱身下炕,伸掌向她肩頭直按下去。這一招出手好快,待得穆念慈驚覺,手掌已按上她右肩。他微微一頓,待穆念慈運勁抗拒,勁力將到未到之際,在她肩上一扳。鐵腳仙玉陽子王處一是何等人物,雖其時重傷未愈,手上內力不足,但這一按一扳,正拿準了對方勁力斷續的空當,穆念慈身子搖晃,立時向前俯跌下去。王處一左手伸出,在她左肩輕輕一扶。穆念慈身不由主地又挺身而起,睜著一雙俏眼,驚疑不定。

王處一笑道:“穆姑娘別怪,我是試你的功夫來著。教你三天武功的那位前輩高人,可是只有九個手指、平時作乞丐打扮的么?”穆念慈奇道:“咦,是啊,道長怎么知道?”王處一笑道:“這位九指神丐洪老前輩行事神出鬼沒,真如神龍見首不見尾一般。姑娘得受他的親傳,當真是莫大機緣。委實可喜可賀!蹦履畲鹊溃骸翱上先思覜]空,只教了我三天!蓖跆幰粐@道:“你還不知足?這三天抵得旁人教你十年二十年!蹦履畲鹊溃骸暗篱L說得是!蔽⒁怀烈,問道:“道長可知洪老前輩在哪里么?”王處一笑道:“這可難倒我啦。我還是多年前在華山絕頂見過他老人家一面,以后再沒聽到過他的音訊!蹦履畲群苁鞘,緩步出室。

韓小瑩問道:“王道長,這位洪老前輩是誰?”王處一微微一笑,上炕坐定。丘處機接口道:“韓女俠,你可曾聽見過‘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這句話么?”韓小瑩道:“這倒聽人說過的,說的是當世五位武功最高的前輩,也不知是不是!鼻鹛帣C道:“不錯!笨骆倫汉龅溃骸斑@位洪老前輩,就是五高人中的北丐?”王處一道:“是啊。中神通就是我們的先師王真人!苯狭致犝f那姓洪的竟與全真七子的師父齊名,不禁肅然起敬。

丘處機轉頭向郭靖笑道:“你這位夫人是大名鼎鼎的九指神丐之徒,將來又有誰敢欺侮你?”郭靖漲紅了臉,想要聲辯,卻又訥訥地說不出口。

韓小瑩又問:“王道長,你在她肩頭一按,怎么就知她是九指神丐教的武藝?”

丘處機向郭靖招手道:“你過來!惫敢姥宰叩剿砬。丘處機伸掌按在他肩頭,陡然間運力下壓。郭靖曾得馬鈺傳授過玄門正宗的內功,十多年來跟著六怪打熬氣力,外功也自不弱,丘處機這一下竟按他不倒。丘處機笑道:“好孩子!”掌力突然松了。郭靖本在運勁抵擋這一按之力,外力忽松,他內勁也弛,哪知丘處機快如閃電地乘虛而入,郭靖前力已散,后力未繼,給丘處機輕輕一扳,仰天跌倒。他伸手在地下一捺,隨即跳起。眾人哈哈大笑。朱聰道:“靖兒,丘道長教你這一手高招,可要記住了!惫更c頭答應。

丘處機道:“韓女俠,天下武學之士,肩上受了這樣的一扳,倘若抵擋不住,必向后跌,只九指神丐的獨家武功,卻向前俯跌。只因他的武功剛猛絕倫,遇強愈強。穆姑娘受教時日雖短,卻已習得洪老前輩這派武功的要旨。她抵不住王師弟的一扳,但決不隨勢屈服,就算跌倒,也要跌得與敵人用力的方向相反!

六怪聽了,果覺有理,都佩服全真派見識精到。朱聰道:“王道長見過這位九指神丐演過武功?”王處一道:“那一年先師、九指神丐、黃藥師等五位高人在華山絕頂論劍。洪老前輩武功卓絕,卻極貪口腹之欲,華山絕頂沒什么美食,他甚為無聊,便道談劍作酒,說拳當菜,和先師及黃藥師前輩講論了一番劍道拳理。當時貧道隨侍先師在側,有幸得聞妙道,好生得益!笨骆倫旱溃骸芭,那黃藥師想是‘東邪西毒’中的‘東邪’了?”

丘處機道:“正是!鞭D頭向郭靖笑道:“馬師哥雖傳過你一些內功,幸好你們沒師徒名份,否則排將起來,你比你夫人矮著一輩,那可一世不能出頭啦!惫讣t了臉道:“我不娶她!鼻鹛帣C一愕,問道:“什么?”郭靖重復了一句:“我不娶她!”丘處機沉了臉,站起身來,問道:“為什么?”

韓小瑩愛惜徒兒,見他受窘,忙代他解釋:“我們得知楊大爺的后嗣是男兒,指腹為婚之約不必守了,因此靖兒在蒙古已定了親。蒙古大汗成吉思汗封了他為金刀駙馬!

丘處機虎起了臉,對郭靖瞪目而視,冷笑道:“好哇,人家是公主,金枝玉葉,豈是尋常百姓可比?先人的遺志,你是全然不理的了?你這般貪圖富貴,忘本負義,跟完顏康這小子又有什么分別?你爹爹當年卻又如何說來?”

郭靖很是惶恐,躬身說道:“弟子從未見過我爹爹一面。不知我爹爹有什么遺言,我媽也沒跟我說過,請道長示下!

丘處機啞然失笑,臉色登和,說道:“果然怪你不得。我就是一味魯莽!北銓⑹四昵霸鯓釉谂<掖迮c郭楊二人結識,怎樣殺兵退敵,怎樣追尋郭楊二人,怎樣與江南七怪生隙互斗,怎樣立約比武等情由,從頭至尾說了一遍。郭靖此時方知自己身世,不禁伏地大哭,想起父親慘死,大仇未復,又想起七位師父恩重如山,粉身難報。

韓小瑩溫言道:“男子三妻四妾,也是常事。將來你將這情由告知大汗,一夫二女,兩全其美,有何不可?我瞧成吉思汗自己,一百個妻子也還不止!

郭靖拭淚道:“我不娶華箏公主!表n小瑩奇道:“為什么?”郭靖道:“我不喜歡她做妻子!表n小瑩道:“你不是一直跟她挺好的么?”郭靖道:“我只當她是妹子,是好朋友,可不要她做妻子!

丘處機喜道:“好孩子,有志氣,有志氣。管他什么大汗不大汗,公主不公主。你還是依照你爹爹和楊叔叔的話,跟穆姑娘結親!辈涣瞎溉允菗u頭道:“我也不娶穆姑娘!

眾人都感奇怪,不知他心中轉什么念頭。韓小瑩是女子,畢竟心思細密,輕聲問道:“你可是另有意中人啦?”郭靖紅了臉,隔了一會,終于點了點頭。韓寶駒與丘處機同聲喝問:“是誰?”郭靖囁嚅不答。

韓小瑩昨晚在王府中與梅超風、歐陽克等相斗時,已自留神到了黃蓉,見她眉目如畫,豐姿綽約,當時暗暗稱奇,此刻一轉念間,又記起黃蓉對他神情親密,頗為回護,問道:“是那個穿白衫子的小姑娘,是不是?”郭靖紅著臉點了點頭。

丘處機問道:“什么白衫子、黑衫子,小姑娘、大姑娘?”韓小瑩沉吟道:“我聽得梅超風叫她小師妹,又叫她爹爹作師父……”

丘處機與柯鎮惡同時站起,齊聲驚道:“難道是黃藥師的女兒?”

韓小瑩拉住郭靖的手,問道:“靖兒,她可是姓黃?”郭靖道:“是!表n小瑩一時茫然無言?骆倫亨氐溃骸澳阆肴⒚烦L的師妹?”

朱聰問道:“她父親將她許配給你么?”郭靖道:“我沒見過她爹爹,也不知她爹爹是誰!敝炻斢謫枺骸澳敲茨銈兪撬接喗K身的了?”郭靖不懂“私訂終身”是什么意思,睜大了眼不答。朱聰道:“你對她說過一定要娶她,她也說要嫁你,是不是?”郭靖道:“沒說過!鳖D了一頓,又道:“用不著說。我不能沒有她,蓉兒也不能沒有我。我們兩個心里都知道的!

韓寶駒一生從未嘗過愛情滋味,聽了這幾句話怫然不悅,喝道:“那成什么話?”韓小瑩心中卻想起了張阿生:“我們江南七怪之中,五哥的性子與靖兒最像,可是他一直在暗暗喜歡我,卻從來只道配我不上,不敢稍露情意,怎似靖兒跟那黃家小姑娘一般,說什么‘兩個心里都知道,我不能沒有她,她不能沒有我’?要是我在他死前幾個月讓他知道,我其實也不能沒有他,他一生也得有幾個月真正的歡喜!

朱聰溫言道:“她爹爹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大魔頭,你知道么?要是他知道你偷偷跟他女兒相好,你還有命么?梅超風學不到他師父一成本事,已這般厲害。那桃花島主要殺你時,誰救得了你?”郭靖低聲道:“蓉兒這樣好,我想……我想她爹爹也不會是惡人!表n寶駒罵道:“放屁!黃藥師惡盡惡絕,怎會不是惡人?你快發一個誓,以后永遠不再跟這小妖女見面!苯狭忠蚝陲L雙煞害死笑彌陀張阿生,與雙煞仇深似海,連帶對他們的師父也一向恨之入骨,均想黑風雙煞用以殺死張阿生的武功是黃藥師所傳,世上若無黃藥師這大魔頭,張阿生自也不會死于非命。

韓寶駒踏上一步,厲聲道:“快說!說你今后再也不見那小妖女了!

郭靖好生為難,一邊是師恩深重,一邊是情深愛篤,心想若不能再和蓉兒見面,這一生怎么還能做人?只見幾位師父都是目光嚴峻地望著自己,心中一陣酸痛,雙膝跪倒,兩道淚水從面頰上流下來,說道:“師父,我不見蓉兒,我活不了三天,就會死的!”

突然窗外一個清脆的女子聲音喝道:“你們干嗎這般逼他?好不害臊!”眾人一怔。那女子叫道:“靖哥哥,快出來!

郭靖一聽正是黃蓉,又驚又喜,搶步出外,只見她俏生生地站在庭院之中,左手牽著汗血寶馬。小紅馬見到郭靖,長聲歡嘶,前足躍起。韓寶駒、全金發、朱聰、丘處機四人跟著出房。郭靖向韓寶駒道:“三師父,就是她。她是蓉兒。蓉兒是好姑娘,不是妖女!”

黃蓉罵道:“你這難看的矮胖子,干嗎罵我是小妖女?”又指著朱聰道:“還有你這骯臟邋遢的鬼秀才,干嗎罵我爹爹,說他是殺人不眨眼的大魔頭?”

朱聰不跟小姑娘一般見識,微微而笑,心想這女孩兒果然明艷無儔,生平未見,怪不得靖兒如此為她顛倒。韓寶駒卻勃然大怒,氣得唇邊小胡子也翹了起來,喝道:“快滾,快滾!”黃蓉拍手唱道:“矮冬瓜,滾皮球,踢一腳,溜三溜;踢兩腳……”郭靖喝道:“蓉兒不許頑皮!這幾位是我師父!秉S蓉伸伸舌頭,做個鬼臉。韓寶駒踏步上前,伸手向她推去。黃蓉側身讓開,又唱:“矮冬瓜,滾皮球……”突然間伸手拉住郭靖腰間衣服,用力一扯,兩人同時騎上了紅馬。黃蓉一提韁,那馬如箭離弦般直飛出去。韓寶駒身法再快,又怎趕得上這匹風馳電掣般的汗血寶馬?

等到郭靖心神稍定,回過頭來,韓寶駒等人面目已經看不清楚,瞬息之間,諸人已成為一個個小黑點,只覺耳旁風生,勁風撲面,那紅馬奔跑得迅速之極。

黃蓉右手持韁,左手伸過來拉住了郭靖的手。兩人雖分別不到半日,但剛才一在室內,一在窗外,都是膽戰心驚,苦惱焦慮,惟恐有失,這時相聚,猶如劫后重逢一般。郭靖心中迷迷糊糊,自覺逃離師父大大不該,但想到要舍卻懷中這個比自己性命還親的蓉兒,此后永不見面,那寧可斷首瀝血,也決計不能屈從。

小紅馬一陣疾馳,離中都已數十里之遙,黃蓉才收韁息馬,躍下地來。郭靖跟著下馬,那紅馬不住將頭頸在他腰里挨擦,十分親熱。兩人手拉著手,默默相對,千言萬語,不知從何說起。但縱然一言不發,兩心相通,相互早知對方心意。

隔了良久良久,黃蓉輕輕放下郭靖的手,從馬旁革囊中取出一塊汗巾,到小溪中沾濕了,交給郭靖抹臉。郭靖正在呆呆地出神,也不接過,突然說道:“蓉兒,非這樣不可!”黃蓉給他嚇了一跳,道:“什么?”郭靖道:“咱們回去,見我師父們去!秉S蓉驚道:“回去?咱們一起回去?”

郭靖道:“嗯。我要牽著你的手,對六位師父與馬道長他們說道:蓉兒是好姑娘,不是妖女……我……我不能沒有她……”一面說,一面拉著黃蓉的小手,昂起了頭,斬釘截鐵般說著,似乎柯鎮惡、馬鈺等就在他眼前:“師父對我恩重如山,弟子粉身難報,但是,但是,蓉兒……蓉兒可不是小妖女,她是很好很好的姑娘……很好很好的……”他心中有無數言辭要為黃蓉辯護,但話到口頭,卻除了說她“很好很好”之外,更無別語。

黃蓉起先覺得好笑,聽到后來,不禁十分感動,輕聲道:“靖哥哥,你師父他們恨死了我,你多說也沒用。別回去吧!我跟你到深山里、海島上,到他們永遠找不到的地方去過一輩子!惫感闹幸粍,隨即正色道:“蓉兒,咱們非回去不可!秉S蓉叫道:“他們一定會生生拆開咱們。咱倆以后可不能再見面啦!惫傅溃骸拔宜酪膊桓惴珠_。師父,你們什么話我都聽從,但我決不跟蓉兒分開。你們打死我好了,我不逃,不抱怨,但我決不跟蓉兒分開!

黃蓉本來心中凄苦,聽了他這句勝過千言信誓、萬句盟約的話,突然間滿腔都是信心,只覺兩顆心已牢牢結在一起,天下再沒什么人、什么力道能將兩人拆散,心想:“對啦,最多是死,難道還有比死更厲害的?”說道:“靖哥哥,我永遠聽你話。咱倆死也不分開。爹爹也分不開咱兩個!惫赶驳溃骸氨緛砺,我說你是很好很好的!

黃蓉嫣然一笑,從革囊中取出一大塊生牛肉來,用濕泥裹了,找些枯枝,生起火來,說道:“讓小紅馬息一忽兒,咱們打了尖就回去!

兩人吃了牛肉,那小紅馬也吃飽了草,兩人上馬從來路回去,未牌稍過,已來到小客店前。郭靖牽了黃蓉的手,走進店內。

那店伴得過郭靖的銀子,見他回來,滿臉堆歡地迎上,說道:“您老好,那幾位都出京去啦。跟您張羅點兒什么吃的?”郭靖驚道:“都去啦?留下什么話沒有?”店伴道:“沒有啊。他們向南走的,走了不到兩個時辰!惫赶螯S蓉道:“咱們追去!

兩人出店上馬,向南追尋,但始終不見三子六怪的蹤影。郭靖道:“只怕師父們走了另一條道!庇谑谴唏R重又回頭。那小紅馬也真神駿,雖然一騎雙乘,仍來回奔馳,不見疲態。一路打聽,途人都說沒見到全真三子、江南六怪那樣的人物。

郭靖好生失望。黃蓉道:“八月中秋大伙兒在嘉興煙雨樓相會,那時必可見到你眾位師父。你要說我‘很好,很好’,那時再說不遲!惫傅溃骸暗街星锕澴阕氵有半年!秉S蓉笑道:“這半年中咱倆到處玩耍,豈不甚妙?”郭靖本就生性曠達,又少年貪玩,何況有意中人相伴,不禁心滿意足,拍手叫好。

兩人趕到一個小鎮,住了一宵,次日買了一匹高頭白馬。郭靖一定要騎白馬,把紅馬讓給黃蓉乘坐。兩人按轡緩行,一路游山玩水,樂也融融,或曠野間并肩而臥,或村店中同室而居,雖然情深愛篤,但兩小無猜,也不過分親密。黃蓉固不以為異,郭靖亦覺本該如此。兩人身邊金銀不少,飲食不虞匱乏。

這一日來到山東西路襲慶府泰寧軍地界,時近四月,天時已頗為炎熱。兩人縱馬馳了半天,一輪紅日直照頭頂,郭靖與黃蓉額頭與背上都出了汗。大道上塵土飛揚,粘得臉上膩膩的甚是難受。黃蓉道:“咱們不趕道了,找個陰涼的地方歇歇吧!惫傅溃骸昂,到前面鎮甸,泡一壺茶喝了再說!

說話之間,兩乘馬追近了前面一頂轎子、一匹毛驢。見驢上騎的是個大胖子,穿件紫醬色熟羅袍子,手中拿著把大白扇不住揮動,那匹驢子偏生又瘦又小,給他二百五六十斤重的身子壓得一跛一拐,步履維艱。轎子四周轎帷都翻起了透風,轎中坐著個身穿粉紅衫子的肥胖婦人,說也真巧,兩名轎夫竟也是一對身材黃瘦的老者,走得氣喘吁吁。轎旁有名丫鬟,手持葵扇,不住地給轎中胖婦人打扇。黃蓉催馬前行,趕過這行人七八丈,勒馬回頭,向著轎子迎面過去。郭靖奇怪:“你干什么?”黃蓉叫道:“我瞧瞧這位太太的模樣!

凝目向轎中望去,只見那胖婦人約莫四十來歲年紀,髻上插一枝金釵,鬢邊戴了朵老大紅絨花,一張銀盆也似的大圓臉,嘴闊眼細,兩耳招風,鼻子扁平,似有若無,白粉涂得厚厚的,卻給額頭流下來的汗水劃出了好幾道深溝。她聽到了黃蓉那句話,豎起一對濃眉,惡狠狠地瞪目而視,粗聲說道:“有什么好瞧?”黃蓉本就有心生事,對方自行起釁,正求之不得,勒住小紅馬攔在當路,笑道:“我瞧你身材苗條,可俊俏得很哪!”突然一聲吆喝,提起馬韁,小紅馬驀地里向轎子直沖過去。兩名轎夫大吃一驚,齊叫:“啊也!”當即摔下轎杠,向旁逃開。轎子翻倒,那胖婦人骨碌碌地從轎中滾將出來,摔在大路正中,叉手舞腿,再也爬不起來。黃蓉已勒定小紅馬,拍手大笑。

她開了這個玩笑,本想回馬便走,不料那騎驢的大胖子揮起馬鞭向她猛力抽來,罵道:“哪里來的小浪蹄子!”那胖婦人橫臥在地,亂叫亂罵。黃蓉抓住了那胖子抽來的鞭子順手一扯,那胖子登時摔下驢背。黃蓉提鞭夾頭夾腦地向他抽去,那胖婦人大叫:“有女強盜!打死人了哪!女強盜攔路打劫啦!”黃蓉拔出峨嵋鋼刺,彎下腰去,嗤的一聲,便將她左耳割了下來。那胖婦人登時滿臉鮮血,殺豬似地大叫起來。

這一來,那胖子嚇得魂飛魄散,跪在地下只叫:“女大王饒命!我……我有銀子!”黃蓉板起了臉,喝道:“誰要你銀子?這女人是誰?”那胖子道:“是……是我夫人!我……我們……她回娘家……回娘家探親!秉S蓉道:“你們兩個又壯又胖,干嗎自己不走路?要饒命不難,只須聽我吩咐!”那胖子道:“是,是,聽姑娘大王吩咐!

黃蓉聽他管自己叫“姑娘大王”,倒也挺為新鮮,噗哧一笑,說道:“兩個轎夫呢?還有這小丫鬟,你們三個都坐進轎子去!比瞬桓疫`拗,扶起了倒在路中心的轎子,鉆了進去。好在三人身材瘦削,加起來只怕還沒那胖婦人肥大,坐入轎中卻也不如何擠迫。這三人連同郭靖和那胖子夫婦,六對眼睛都怔怔地瞧著黃蓉,不知她有何古怪主意。黃蓉道:“你們夫妻平時作威作福,仗著有幾個臭錢便欺壓窮人。此刻遇上了‘姑娘大王’,要死還是要活?”這時那胖婦人早就停了叫嚷,左手按住了臉畔傷口,與那胖子齊聲道:“要活,要活,姑娘大王饒命!”

黃蓉道:“好,今日輪到你們兩個做做轎夫,把轎子抬起來!”那胖婦人道:“我……我只會坐轎子,不會抬轎子!”黃蓉將鋼刺在她鼻子上平拖而過,喝道:“你不會抬轎子,我可會割鼻子!蹦桥謰D人只道鼻子又已給她割去,大叫:“哎唷,痛死人啦!”黃蓉喝道:“你抬不抬?”那胖子先行抬起了轎杠,說道:“抬,抬!我們抬!”那胖婦人無奈,只得矮身將另一端轎杠放上肩頭,挺身站起。這對財主夫婦平時補藥吃得多了,身子著實壯健,抬起轎子邁步而行,居然抬得有板有眼。黃蓉和郭靖齊聲喝彩:“抬得好!”

黃、郭二人騎馬押在轎后。直行出十余丈,黃蓉這才縱馬快奔,叫道:“靖哥哥,咱們走罷!”兩人馳出一程,回頭望來,只見那對胖夫婦兀自抬轎行走,不敢放下,兩人都忍不住哈哈大笑。

黃蓉道:“這胖女人如此可惡,生得又難看,本來倒挺合用。我原想捉了她去,給丘處機做老婆,只可惜我打不過那牛鼻子!惫复笃,問道:“怎么給丘道長做老婆?他不會要的!秉S蓉道:“他當然不肯要?墒撬麉s不想想,你說不肯娶穆姑娘,他怎地又硬逼你娶她?哼,等哪一天我武功強過這牛鼻子老道了,定要硬逼他娶個又惡又丑的女人,叫他嘗嘗被逼娶老婆的滋味!

郭靖啞然失笑,原來她心中在打這個主意,過了半晌,說道:“蓉兒,穆姑娘并不是又丑又惡,不過我只娶你!秉S蓉嫣然一笑,道:“好!姑娘大王是又惡又美。不過永遠永遠不會對靖哥哥惡!”

正行之間,忽聽得一排大樹后水聲淙淙。黃蓉縱馬繞過大樹,突然歡聲大叫。郭靖跟著過去,眼前是一條清可見底的深溪,溪底是綠色、白色、紅色、紫色的小圓卵石子,溪旁兩岸都是垂柳,枝條拂水,溪中游魚可數。

黃蓉脫下外衣和軟猬甲,撲通一聲,跳下水去。郭靖嚇了一跳,見她雙手高舉,抓住了一尾尺來長的青魚。魚兒尾巴亂動,拚命掙扎。黃蓉叫道:“接住!卑阳~兒拋上岸來。郭靖施展擒拿法抓去,但魚兒身上好滑,立即溜脫,在地上翻騰亂跳。

黃蓉拍手大笑,叫道:“靖哥哥,下來游水!惫干L大漠,不識水性,笑著搖頭。黃蓉道:“下來,我教你!惫敢娝谒锿娴糜腥,于是脫下外衣,一步步踏入水中。黃蓉在他腳上一拉,他站立不穩,跌入水中,心慌意亂之下,登時喝了幾口水。黃蓉笑著將他扶起,教他換氣劃水的法門。

游泳之道,要旨在能控制呼吸,郭靖于內功習練有素,精通換氣吐納功夫,在溪中練了半日,已略識門徑。當晚兩人便在溪畔露宿,捕魚為食。黃蓉生長海島,自幼便熟習水性。黃藥師文事武學,無不精深,水中功夫卻遠遠不及女兒。郭靖在明師指點之下,每日在溪水中浸得四五個時辰,七八日后已能在清溪中上下來去,浮沉自如。

這一日兩人游了半天,溯溪而上,游出數里,忽聽得水聲漸響,轉了一個彎,眼前飛珠濺玉,竟是一個十余丈高的大瀑布,一片大水匹練也似地從崖頂倒將下來。

黃蓉道:“靖哥哥,咱倆從瀑布里躥到崖頂上去!惫傅溃骸昂,咱們試試。你穿上防身的軟甲吧!秉S蓉道:“不用!”一聲吆喝,兩人一起鉆進了瀑布之中。那水勢好急,別說向上攀援,連站也站立不住,腳步稍移,身子便給水流遠遠沖開。兩人試了幾次,終于廢然而退。郭靖心中不服,氣鼓鼓地道:“蓉兒,咱們好好養一晚神,明兒再來!秉S蓉笑道:“好!可也不用生這瀑布的氣!惫缸杂X無理,哈哈大笑。

次日又試,竟爬上了丈余,好在兩人輕身功夫了得,每次給水沖下,只不過落入下面深瀑,也傷不了身子。兩人揣摸水性,天天在瀑布里躥上溜下。到第八天上,郭靖終于攀上了崖頂,伸手將黃蓉也拉了上去。兩人在崖上歡呼跳躍,喜悅若狂,手挽手地又從瀑布中溜了下來。

這般十余天一過,郭靖仗著內力深厚,水性已頗不弱,雖與黃蓉相較尚自遠遜,但黃蓉說道,卻已比她爹爹好得多了。兩人直到玩得盡興,這才縱馬南行。

這日來到長江邊上,已是暮靄蒼茫,郭靖望著大江東去,白浪滔滔,四野無窮無盡,上游江水不絕流來,永無止息,只覺胸中豪氣干云,身子似與江水合而為一。觀望良久,黃蓉忽道:“要去就去!惫傅溃骸昂!”兩人這些日子共處下來,相互間不必多言,已知對方心意,黃蓉見了他的眼神,就知他想游過江去。

郭靖放開白馬韁繩,說道:“你沒用,自己去吧!睂S身衣物的包裹綁在紅馬背上,在紅馬臀上一拍,二人一馬,一齊躍入大江。小紅馬一聲長嘶,領先游去。郭靖與黃蓉并肩齊進。游到江心,那紅馬已遙遙在前。

天上繁星閃爍,除了江中浪濤之外,更無別般聲息,似乎天地之間就只他們二人。

再游一陣,突然間烏云壓天,江上漆黑一團,接著閃電雷轟,接續而至,每個焦雷似乎都打在頭頂一般。郭靖叫道:“蓉兒,你怕么?”黃蓉笑道:“和你在一起,就不怕!

夏日暴雨,驟至驟消,兩人游到對岸,已是雨過天青,朗月懸空。郭靖找些枯枝來生了火。黃蓉取出包裹中兩人衣服,將濕衣在火上烤干,各自換了。

小睡片刻,天邊漸白,江邊農家小屋中一只公雞振吭長鳴。

黃蓉打了個呵欠醒來,說道:“好餓!”發足往小屋奔去,不一刻腋下已夾了一只肥大公雞回來,笑道:“咱們走遠些,別讓主人瞧見!眱扇讼驏|行了里許,小紅馬乖乖地自后跟來。

黃蓉用峨嵋鋼刺剖了公雞肚子,將內臟洗剝干凈,卻不拔毛,用水和了一團泥裹住雞外,生火烤了起來?镜靡粫,泥中透出甜香,待得濕泥干透,剝去干泥,雞毛隨泥而落,雞肉白嫩,濃香撲鼻。。

辽宁快乐12选5技巧 九天团队赚钱是真的吗 德州原油期货配资公司 好彩1怎么玩 支付宝偏门月入十万 重庆幸运农场快乐十分玩法 熊猫四川麻将输赢规 精准一尾中特资料 深圳福彩什么时候开 算平码技巧 湖南转转麻将必胜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