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九 大戰襄陽

一行人在絕情谷底久候楊過,不見任何蹤跡,一燈等都說楊過倘若不死,以他本事,必能上來,此時必須急追郭襄相救,于是取道南下,沿路打聽國師和郭襄的蹤跡。

行不數日,道路紛紛傳言,說道蒙古南北兩路大軍夾攻襄陽,在城下與宋軍開仗數次,互有勝敗,襄陽情勢甚為緊急。黃蓉心下擔憂,說道:“韃子猛攻襄陽,咱們須得急速趕去,襄兒的安危,只得暫且不去理會了!北娙她R聲稱是。

黃藥師、一燈、周伯通等輩,本來都是超然物外、不理世事的高士,但襄陽存亡關系重大,或漢或胡,在此一戰,不由得他們袖手不顧。

于路毫不耽擱,不一日抵達襄陽城郊。只聽得號角聲此起彼落,遠遠望去,旌旗招展,劍戟如林,馬匹奔馳來去,襄陽城便如裹在一片塵沙之中,蒙古大軍竟已合圍。眾人見了這等聲勢,無不駭然。黃蓉道:“敵軍勢大,只有挨到傍晚,再設法進城!逼呷吮愣阍跇淞种,除周伯通一如以往的嬉笑自若之外,人人均有憂色。

待到二更時分,黃蓉當先領路,闖入敵營。這七人輕功雖高,但蒙古軍營重重疊疊,闖過一座又一座,只闖到一半,終于給巡查的小校發覺。軍中擊鼓吹號,立時有三個百夫隊圍了上來。其余軍營卻寂無聲息,毫不驚慌。

周伯通奪了兩枝長矛,當先開路,黃藥師和一燈各持一盾,倒退反走,抵擋追兵,四個女子居中,向前急闖。好在身處蒙古營中,敵兵生怕傷了自己人馬,不敢放箭,少了一件最厲害的兵器,否則倘在空曠之地,萬箭齊發,周伯通、黃藥師等便有三頭六臂,又怎能抵擋得了?七人邊戰邊進,敵兵愈聚愈多,數十枝長矛圍著七人攢刺。周伯通、黃藥師等掌風到處,敵兵矛斷戟折、死傷枕藉。但蒙古兵剽悍力戰,復又恃眾,竟不稍卻。

周伯通笑道:“黃老邪,咱們三條老命,瞧來今日要斷送在這里了,只是你怎生想個法兒,把這四個小女娃兒救了出去!辩门蘖艘宦暤溃骸罢f話不三不四,我老太婆也算小女娃兒么?要死便死在一起,咱們只救這三個小娃兒便了!

黃蓉久經戰陣,又素知蒙古軍的厲害,見局面艱困,暗暗心驚:“老頑童素來天不怕地不怕,從不說半句泄氣之言,今日陷入重圍,竟想到要斷送老命,看來情形當真有點不妙!”見四下里敵軍蜂聚蟻集,除了舍命苦戰,一時也想不出別樣計較。

再沖了數重軍營,黃蓉瞥見左首立著兩座黑色大營帳,她曾隨成吉思汗西征,知是積貯輜重糧食之處,心念一動,猛力里竄出,從敵兵手中搶過一個火把,直撲輜重營。蒙古兵發喊趕來。黃蓉奔得迅捷,頭一低,已鉆入營中,高舉火把,見物便燒,頃刻之間,在兩個輜重營中連點了七八個火頭,這才沖出,又跟周伯通等會合。

輜重營中堆的不少是易燃之物,火頭一起,立時劈劈啪啪的燒將起來。周伯通瞧得有趣,拋下長矛,搶了兩根火把,到處便去放火,他更在無意之中燒到了一座大馬廄,登時戰馬奔騰,喧嘩嘶鳴,這么一來,蒙古大營終于亂了。

郭靖在城中聽得北門外敵軍擾攘,奔上城頭,見幾個火頭從蒙古營中沖天而起,知有人在敵營中搗亂,忙點起二千人馬,命武敦儒、武修文兄弟殺出城去接應。

二武沖出里許,火光中望見黃藥師扶著陸無雙、一燈扶著周伯通,七人騎了五匹馬急沖而至。二武領人馬布開陣勢,射住陣腳,阻住追來的敵軍,這才下令后隊變前隊,掩護著黃蓉等人,緩緩退入城中。

郭靖站在城頭相候,見是岳父、愛妻和一燈大師、周伯通等到了,心中大喜,忙開城相迎。見陸無雙腰間中槍,周伯通背中三箭,須眉頭發給火燒了大半,兩人受傷不輕。程英、黃蓉、瑛姑也均受箭傷,好在所傷非當要害。一燈和黃藥師均深通醫道,看了周陸二人的傷勢之后,都愁眉不展,半晌說不出話來。

周伯通笑道:“段皇爺,黃老邪,你們不用發愁,老頑童心血來潮,知道自己決計死不了。你們多花點精神,好好醫治陸無雙小娃兒是正經!彼恢焙忘S藥師嬉皮笑臉,對一燈卻甚敬重,不但敬重,簡直有點害怕,一燈出家已久,他卻仍稱之為“段皇爺”。黃藥師和一燈見他強忍痛楚,言笑自若,稍覺放心。但陸無雙卻昏迷不醒。

次日天甫黎明,便聽得城外鼓角雷鳴,蒙古大軍來攻。襄陽城安撫使呂文煥和守城大將王堅督率兵馬,守御四門。郭靖與黃蓉登城望去,見蒙古兵漫山遍野,不見盡頭。蒙古大軍曾數次圍攻襄陽,但軍容之盛,兵力之強,卻以此次為最。幸好郭靖久在蒙古軍中,熟知蒙古兵攻城的諸般方略,早已有備,不論敵軍如何用弓箭、用火器、用壘石、用云梯攻城,守城的宋兵居高臨下,一一破解。直戰到日落西山,蒙古軍已損折了二千人馬,但兀自前仆后繼,奮勇搶攻。

襄陽城中除了精兵數萬,尚有數十萬百姓,人人知道此城一破,無人得以幸存,因此丁壯之夫固奮起執戈守城,便婦孺老弱,也擔土遞石,共抗強敵。一時城內城外殺聲震動天地,空中羽箭來去,有似飛蝗。

郭靖手執長劍,在城頭督師。黃蓉站在他身旁,眼見半丬天布滿紅霞,景色瑰麗無倫,城下敵軍飛騎奔馳,猙獰的面目隱隱可見,再看郭靖時,見他挺立城頭,英風颯颯,心中不由得充滿了說不盡的愛慕眷戀之意。他夫妻相愛,久而彌篤,今日強敵壓境,是否能再度將之擊退,實難逆料。黃蓉心想:“我和靖哥哥做了三十年夫妻,大半生心血都花在這襄陽城上了。咱倆共抗強敵,便兩人一齊血濺城頭,這一生也真不枉了!币黄逞,見郭靖左鬢上又多了幾莖白發,不禁微增憐惜:“敵兵猛攻一次,靖哥哥便多了幾十根白發!

忽聽得城下蒙古兵齊呼:“萬歲,萬歲,萬萬歲!”呼聲自遠而近,如潮水涌近,到后來十余萬人齊聲高呼,真如天崩地裂一般。但見一根九旄大纛高高舉起,鐵騎擁衛下青傘黃蓋,一彪人馬鏘鏘馳近,正是大汗蒙哥臨陣督戰。

蒙古官兵見大汗親至,士氣大振。紅旗招動,城下隊伍分向左右,兩個萬人隊沖上來急攻北門。這是大汗的扈駕親兵,最是精銳之師,又是迄今從未出動過的生力軍,人人要在大汗眼前建立功勛,數百架云梯紛紛豎立,蒙古兵將便如螞蟻般爬向城頭。

郭靖攘臂大呼:“兄弟們,今日叫韃子大汗親眼瞧瞧咱們大宋好男兒的身手!”他這一聲呼喝中氣充沛,萬眾吶喊喧嚷之中,仍人人聽得清楚。城頭上宋兵戰了一日,已疲累不堪,忽聽得郭靖這么呼叫,登時精神大振,均想:“韃子欺侮得咱們久了,這時須教他們大汗知道咱們的厲害!”各人出力死戰。

但見蒙古兵的尸體在城下漸漸堆高,后續隊伍仍如怒濤狂涌,踐踏著尸體攻城。大汗左右的傳令官騎著快馬奔馳來去,調兵向前。暮色蒼茫之中,城內城外點起了萬千火把,照耀得如同白晝。

安撫使呂文煥瞧著這等聲勢,眼見守御不住,心中大怯,面如土色的奔到郭靖身前,叫道:“郭……郭大俠,守不住啦,咱……咱們出城南退罷!”郭靖厲聲道:“安撫使何出此言?襄陽在,咱們人在,襄陽亡,咱們人亡!”

黃蓉眼見事急,呂文煥退兵之令只要一說出口,軍心動搖,襄陽立破,提劍上前,喝道:“你只要再說一聲棄城退兵,我先在你身上刺三個透明窟窿!”呂文煥左右的四名親兵上前攔阻,黃蓉橫腿掃出,四名親兵一齊跌開。

郭靖喝道:“大伙兒上城抗敵,再不死戰,還算是甚么男兒漢?”眾親兵素來敬服郭靖,見他神威凜凜的這么呼喝,齊聲應是,各挺兵刃,奔到城墻邊抗敵。大將王堅縱聲叫道:“咱們拼命死守,韃子兵支持不住了!”

猛聽得蒙古的傳令官大呼:“眾官兵聽著:大汗有旨,那一個最先攻登城墻,便封他為襄陽城城主!泵晒疟舐暁g呼,軍中梟將悍卒個個不顧性命的撲將上來。傳令官手執紅旗,來回傳旨。郭靖挽起鐵胎弓,搭上狼牙箭,颼的一聲,長箭沖煙破塵,疾飛而去。那傳令官當胸中箭,倒撞下馬。蒙古兵齊聲發喊,士氣稍挫。過不多時,又有一隊生力軍萬人隊開抵城下。

耶律齊手執長槍,奔到郭靖身前,說道:“岳父岳母,韃子猛攻不退,小婿開城出去沖殺一陣!惫傅溃骸昂!你領四千人出城,可要小心了!币升R翻身下城。不久戰鼓雷鳴,城門開處,耶律齊領了一千名丐幫弟子、三千名官兵,一般的都持標槍盾牌,沖了出去。

北門外蒙古兵攻城正急,突見宋軍殺出,翻身便走。耶律齊揮軍趕上。突然蒙古軍三聲炮響,左右兩個萬人隊包抄上來,將耶律齊所領的四千人圍在垓心。

那三千官兵訓練有素,武藝精熟,驍勇善斗,又有一千名丐幫弟子作為骨干,雖然受圍,卻絲毫不懼。郭靖、黃蓉、呂文煥、王堅四人從城頭上望將下去,但見宋軍陣勢不亂,以一當十,高呼酣戰,黑暗中刀光映著火把,有如千萬條銀蛇閃動,真乃好一場大戰!

蒙古兵勢眾,兩個萬人隊圍住了耶律齊的四千精兵,另一個萬人隊又架云梯攻城。

郭靖見耶律齊一隊人被攔在城外,蒙古援兵調遣不便,傳令下去,命武氏兄弟揮兵讓出缺口,任由蒙古兵爬上城頭。二武應命,領兵退開。霎時之間,成百成千的蒙古兵爬上了城頭。城下千千萬萬蒙古兵將眼見城破,大叫:“萬歲!萬歲!”

呂文煥臉如土色,嚇得全身如篩糠般抖個不住,只叫:“郭大俠,這……這便……便如何是好?咱……們這……這該當……”

郭靖不語,見蒙古兵已有五千余人爬上城頭,舉起黑旗一招,驀地里金鼓齊鳴,朱子柳與武三通各率一隊精兵,從埋伏處殺將出來,立時填住了缺口,不令蒙古兵再行攻上。城頭的五千余人陷入了包圍之中。這時城外宋軍受圍,城頭蒙古軍遭困,東西南三門也各攻拒惡斗,十分慘烈,喊聲一陣響于一陣。

蒙古大汗立馬于小丘之上,親自督戰,身旁兩百多面大皮鼓打得咚咚聲響,震耳欲聾,甚么說話的聲音都給淹沒了。但見千夫長、百夫長一個個或死或傷,血染鐵甲,從陣前抬了下來。大汗蒙哥身經百戰,當年隨拔都西征,曾殺得歐洲諸國聯軍望風披靡,直攻至多瑙河畔、維也納城下,此刻見了這一番廝殺,也不由得暗暗心驚:“往常都說南蠻懦怯無用,其實絲毫不弱于我們蒙古精兵呢!”

其時夜已三更,皓月當空,明星閃爍,照臨下土,天上云淡風輕,一片平和,地面上卻是十余萬人在舍生忘死的惡戰。這一場大戰自清晨直殺到深夜,雙方死傷均極慘重,兀自勝敗不決。宋軍占了地利,蒙古軍卻仗著人多。

又戰良久,忽聽得前軍齊聲吶喊,一隊宋軍急馳而至,直沖向小丘。大汗的護駕親兵紛紛放箭阻擋。蒙哥居高臨下,放眼望去,見一名宋軍將軍手執雙矛,騎了一匹高頭大馬,在戰陣中左沖右突,威不可當,羽箭如雨點般向他射去,都讓他一一撥開。蒙哥左手一揮,鼓聲立止,回頭問左右道:“此人如此勇猛,可知道他是誰么?”左首一個白發將軍道:“啟稟大汗,這人便是郭靖。當年成吉思汗封他為金刀駙馬,遠征西域,立功不小!泵筛缡暤溃骸鞍,原來是他!將軍神勇,名不虛傳!”

蒙哥左右統率親兵的眾將聽得大汗夸獎敵人,都心中不忿。四名將軍齊聲呼喝,手挺兵刃,沖了上去。

郭靖見沖來四人身高馬大,兩個帶著萬夫長的白色頭飾,兩個帶著千夫長的紅色頭飾,喊聲如雷,縱馬奔近身來,當即拍馬迎上,長矛一起,啪的一聲,將一名千夫長手中的大刀刀桿震斷,跟著一矛透胸而入。兩名萬夫長雙槍齊至,壓住郭靖矛頭。一名千夫長的蛇矛刺向郭靖小腹。四人使的都是長兵刃,急切間轉不過來,郭靖長矛撒手,身子右斜,避過那千夫長的一矛,跟著雙腕翻轉,抓住兩名萬夫長的鐵槍槍頭,大喝一聲,宛如在半空中起個霹靂,振臂回奪。那兩名萬夫長雖是蒙古軍中有名的勇士,但怎禁得郭靖神力?登時手臂酸麻,兩柄鐵槍脫手。郭靖不及倒轉槍頭,就勢送出,當當兩聲,兩柄鐵槍的槍桿撞在兩人胸口。兩名萬夫長都披護胸鐵甲,槍桿刺不入身,但給郭靖內力一震,立時狂噴鮮血,倒撞下馬。

那千夫長甚是悍勇,雖見同伴三人喪命,仍挺矛來刺。郭靖橫過左手鐵槍隔開他蛇矛,右手鐵槍砰的一聲,重重擊在他的頭盔之上,只打得他腦蓋碎裂。

眾親兵見郭靖在剎那之間連斃四名勇將,無不膽寒,雖在大汗駕前,亦不敢上前與之爭鋒,只不住放箭。郭靖縱馬欲待搶上小丘,但數百枝長矛密密層層的排在大汗身前,連搶數次,都不能近身,突然間胯下坐騎一聲嘶鳴,前腿軟倒,竟是胸口中箭。眾蒙古親兵大聲歡呼,擁了上來。人叢中只見郭靖縱躍而起,挺槍刺死了一名百夫長,跳上了他的坐騎,槍挑掌劈,霎時間打死了十多名蒙古官兵。

蒙哥見他橫沖直撞,當者披靡,在百萬軍中來回沖殺,蒙古兵將雖多,竟奈何他不得,不由得皺起眉頭,傳令道:“是誰殺得郭靖,立賞黃金萬兩,官升三級!”重賞之下,眾官兵蜂擁向前。

郭靖見情勢危急,揮槍打開身旁幾名敵兵,彎弓搭箭,疾向蒙哥射去。這一箭去勢好不勁急,猶如奔雷閃電,直撲蒙哥。護駕的親兵大驚,兩名百夫長閃身擋在大汗面前,噗的一聲,長箭穿過第一名百夫長,但去勢未衰,又射入第二名百夫長前胸,將兩人釘成了一串,在蒙哥身前直立不倒。

蒙哥見了這等勢頭,不由得臉上變色。眾親兵擁衛大汗,退下了小丘。

便在此時,蒙古中軍發喊,一支宋軍沖了過來,當先一人舞著兩柄鐵槳,狂砸猛打,卻是點蒼漁隱。原來黃蓉見丈夫陷陣,放心不下,命點蒼漁隱領了二千人沖入接應。蒙古兵見大汗退后,陣勢微亂。

黃蓉在城頭看得明白,下令道:“大家發喊,說蒙古大汗死了!”眾軍歡呼叫喊:“蒙古大汗死了,蒙古大汗死了!”襄陽軍連年與蒙古兵相斗,聰明的都學說了幾句蒙古話,這時便有人用蒙古話叫了起來。

蒙古官兵聽得喊聲,都回頭而望,見大汗的大纛正自倒退,大纛附近紛紜擾攘,混亂中那里能分真假,只道大汗真的殞命,登時軍心大亂,士無斗志,紛紛后退。

黃蓉下令追殺,大開北門。三萬精兵沖了出來。耶律齊率領的四千人已損折了半數,余下的乘勢追敵。蒙古官兵久經戰陣,雖敗不潰,精兵殿后,緩緩向北退卻,宋兵倒也不能迫近。攻入襄陽的五千余蒙古精銳之師卻無一活命。

待得四門蒙古兵退盡,天色已然大明。這一場大戰足足斗了十二個時辰,四野里黃沙浸血,死尸山積。斷槍折戈、死馬破旗,綿延十余里之遙。

這一仗蒙古兵損折了四萬余,襄陽守軍也死傷二萬二三千人,自蒙古興兵南侵以來,以此仗最為慘烈。

襄陽守軍雖殺退了敵兵,但襄陽城中到處都聞哀聲,母哭其子,妻哭其夫。

郭靖、黃蓉不及解甲休息,巡視四門,慰撫將士,再去看視周伯通和陸無雙的傷勢時,見兩人都已好轉。周伯通耐不住臥床休息,早已在庭園中溜來溜去,想找些事來胡鬧一番。郭靖、黃蓉相視一笑,回府就寢。

次日清晨,郭靖正在安撫使府中與呂文煥及大將王堅商議軍情,忽有小校相報,說道探得一個蒙古萬人隊正向北門而來。呂文煥驚道:“怎……怎么剛剛去,又來了?這……可不成話!”

郭靖拍案而起,登城瞭望。見敵兵的萬人隊在離城數里之地列開陣勢,卻不進攻。過不多時,千余個工匠負石豎木,筑成了一個十余丈高的高臺。

這時黃藥師、黃蓉、一燈、朱子柳等都已在城頭觀敵,見蒙古兵忽然構筑高臺,均感不解。朱子柳道:“韃子建此高臺,如要窺探城中軍情,不應距城如此之遠,何況我軍只須射以火箭,立時焚毀,又有何用?”黃蓉皺眉沉思,一時也想不透敵軍的用意。高臺甫立,又見數百蒙古軍牽了騾馬,運來大批柴草,堆在臺周,卻似要將此臺焚毀一般。眾人更覺奇怪。朱子柳道:“難道敵軍攻城不下,于是要筑壇祭天么?又或許是甚么厭勝祈禳的妖法?”郭靖道:“我久在蒙古軍中,從未見過他們做這般怪事!

說話之間,又望見千余名士兵舞動長鍬鐵鏟,在高臺四周挖了一條又深又闊的壕溝,挖出來的泥土便堆在壕溝以外,成為一堵土墻。黃藥師怒道:“襄陽城是三國時諸葛亮的故居,韃子無禮,在大賢門前玩弄玄虛,豈不是欺大宋無人么?”

只聽得號角吹動,鼙鼓聲中,一個萬人隊開了上來,列在高臺左側,跟著又是一個萬人隊列在右側。陣勢布定,又有一個萬人隊布在臺前,連同先前的萬人隊,共是四個萬人隊圍住了高臺。這個大陣綿延數里,盾牌手、長矛手、斬馬手、強弩手、折沖手,一層一層,將那高臺圍得鐵桶相似。

猛聽得一陣號響,鼓聲止歇,數萬人鴉雀無聲,遠處兩乘馬馳到臺下。馬上乘客翻身下鞍,攜手上了高臺,只因隔得遠了,兩人的面目瞧不清楚,依稀可見似是一男一女。眾人正錯愕間,黃蓉突然驚呼一聲,往后便倒,竟暈了過去。

眾人急忙救醒,齊問:“怎么?甚么事?”黃蓉臉色慘白,顫聲道:“是襄兒,是襄兒!北娙顺粤艘惑@,面面相覷。朱子柳道:“郭夫人,你瞧明白了么?”黃蓉道:“我雖瞧不清她面目,但依情理推斷,決計是她。韃子攻城不成,便使出奸計,當真……當真無恥卑鄙已極!秉S藥師和朱子柳經她一說,登時省悟,滿臉憤激。

郭靖卻兀自未解,問道:“襄兒怎地會到這高臺上去?韃子使甚么奸計了?”黃蓉挺直身子,昂然道:“靖哥哥,襄兒不幸落入了韃子手里,他們建此高臺,臺下堆了柴草,卻將襄兒置在臺上,那是要逼你投降。你若不降,他們便舉火燒臺,叫咱們夫婦心痛斷腸,神智昏亂,不能專心守城!

蒙古朝貴本來多信薩滿教,那是兼信佛教及幽鬼的吐番舊教,多鬼神之說,以迷信為主,后來吐番由蓮華生大士自天竺傳入密宗佛教。蓮華生大士教法淵深,神通廣大,信士遍于吐番,傳入蒙古后,薩滿教失勢,蒙古自大汗親貴以至部族首領直至牧人牧女,也都改信密教。蒙古大汗皇后所以敕封金輪大喇嘛為第一國師,乃因宗教之故,對之十分尊重,于軍政大事雖也咨詢其意向,但不委以實際重任。先前忽必烈求他誅滅丐幫、全真教,以除蒙古軍后方之患,國師雖未辦成,忽必烈也知此事不易,并未苛求。

金輪國師擄得郭襄,攜入軍中,視作愛徒,慈愛眷顧。忽必烈知悉后,以久攻襄陽不下,便欲在城前當眾虐殺郭襄,以沮郭靖守城之志。金輪國師堅決不允,大罵忽必烈的使者,盛怒之下,發掌擊死了一人。國師攜了郭襄,即日便欲離軍遠去。忽必烈親自過來致歉賠禮,此事更不再提。其后大汗率軍攻打襄陽無功,左右有人提及郭襄之事,大汗親自下旨,命構筑木臺,將郭襄綁上高臺,逼迫郭靖降順。國師顧及其密宗寧瑪教在蒙古及西域之千百廟宇基業、千百信眾弟子之安危,只得順從,心下雖大為不忍,但大汗軍令如山,卻也無可奈何。

郭靖得悉情由后,又驚又怒,問道:“襄兒怎會落入韃子手里?”黃蓉道:“連日軍務緊急,我怕你分心,沒說此事!庇谑菍⒐迦绾卧诮^情谷中遭金輪國師擄去之事說了。郭靖聽得楊過在谷底失去蹤跡,連連追問端詳,待聽黃蓉說完,皺起眉頭,拍腿怒道:“蓉兒,這可是你的不對了,過兒生死未明,你怎地便舍他而去,不再理會?”郭靖一向敬重愛妻,從未在旁人之前對她有絲毫失禮,這兩句責備之言說得甚重,黃蓉不由得滿臉通紅。

一燈道:“郭夫人深入寒潭,凍得死去活來,查明楊過確系不在谷底,又何況小姑娘落入奸人之手,事在緊急,大伙兒都主張追趕。咱們不等楊過,須怪郭夫人不得!币粺艏热绱苏f,郭靖自不敢再說甚么,只恨恨的道:“郭襄這小娃兒成日闖禍,倘若過兒有甚么好歹咱們心中何安?讓這小姑娘給蒙古兵燒死了干凈!

黃蓉一言不發,轉身下城。眾人正商議如何營救郭襄,忽見城門開處,一騎向北沖出,馬上乘者正是黃蓉。眾人一見,無不大驚。郭靖、黃藥師、一燈、朱子柳等紛紛上馬追出。

一行人奔向高臺,在敵人強弓射不到處勒馬站定。搖見臺上站著兩人,一個身披大紅僧袍,頭戴紅冠,正是金輪國師,另一個妙齡少女給綁在一根木柱上,卻正是郭襄。

郭靖雖惱她時常惹事,但父女關心,如何不急?大聲叫道:“襄兒,你別慌,爹爹媽媽都來救你啦!”他內力充沛,話聲清清楚楚的送上高談。郭襄早已給太陽曬得昏昏沉沉,忽聽得父親聲音,喜叫:“爹爹,媽媽!”

金輪國師哈哈大笑,朗聲說道:“郭大俠,你要我釋放令愛,半點也不難,只瞧你有沒有膽量骨氣?”郭靖向來沉穩厚重,越處危境,越加凝定,聽他這般說,竟不動怒,說道:“國師有何難題,便請示下!眹鴰煹溃骸澳闳粲凶龈改傅拇葠壑,便上臺來束手受縛,一個換一個,我立時便放了令愛。令愛是我愛徒,我本就舍不得燒死了她!彼干蠲鞔罅x,決不肯為了女兒而斷送襄陽滿城百姓,是以出言相激,盼他自逞剛勇,入了圈套。但郭靖怎能上他這個當,說道:“韃子若非懼我,何須跟我小女兒為難?韃子既然懼我,郭靖有為之身,豈肯輕易就死?”

國師冷笑道:“人道郭大俠武功卓絕,驍勇無倫,卻原來是個貪生怕死之徒!彼@激將之計若用在旁人身上,或許能收效,但郭靖身系合城安危,只淡淡一笑,并不理會。

這幾句話卻惱了武三通和點蒼漁隱,兩人一揮鐵錘,一舞雙槳,縱馬向前沖去。蒙古數千名射手挽弓搭箭,指住二人,只待奔近,便要射得他們便似刺猬一般。一燈大師見情勢不妙,飛身下馬,三個起伏,已攔在兩個徒兒的馬上,大袖一揚,阻住馬匹的去路,喝道:“回去!”武三通和點蒼漁隱本是逞著一股血氣之勇,心中如何不知這一去有死無生,見師父阻攔,便勒馬而回。蒙古官兵見這高年和尚追及奔馬,禁不住暴雷也似喝采。

國師說道:“郭大俠,令愛聰明伶俐,老衲本來十分喜歡她,原已收之為徒,有意傳以衣缽。但大汗有旨,你若不歸降,便將她火焚于高臺之上。別說你心痛愛女,老衲也覺可惜萬分,還請三思!

郭靖哼了一聲,見數十名軍士手執火把站在臺下柴草堆旁,只待統兵元帥一聲令下,便即點火。四個萬人隊將這高臺守得如此嚴密,如何沖得過去?何況即使沖近了,火發臺焚,又怎救得女兒下來?

他知蒙古用兵素來殘忍,掠地屠城,一日之間可慘殺婦孺十數萬人,要殺死郭襄,視作等閑。抬起頭來,遙見女兒容色憔悴,不禁心痛,叫道:“襄兒聽著,你是大宋的好女兒,慷慨就義,不可害怕。爹娘今日救你不得,日后定當殺了這萬惡奸僧,為你報仇!惫搴瑴I點頭,大聲叫道:“爹爹媽媽,女兒不怕!女兒名叫郭襄,為了郭家名聲,為了襄陽,死就死好了!你們千萬別顧念女兒,中了奸計!

郭靖朗聲道:“這才是我的好女兒!”解下腰間鐵胎硬弓,搭上長箭,颼颼颼連珠三箭,高臺下三名手執火把的蒙古兵應聲倒地,三枝長箭都透胸而過。郭靖射術學自蒙古神箭將軍哲別,再加數十年的內力修為,他所站之處敵兵箭射不到,他卻能以強弩斃敵。眾蒙古兵齊聲發喊,高舉盾牌護身。郭靖道:“走罷!”勒轉馬頭,與黃蓉等回到城中。

一行人站上城頭。黃蓉呆呆望著高臺,心亂如麻。

一燈道:“韃子治軍嚴整,要救襄兒,須得先沖亂高臺周圍的四個萬人隊!秉S藥師道:“正是!蹦计,說道:“蓉兒,咱們用二十八宿大陣,跟韃子斗上一斗!秉S蓉垂頭道:“就算斗勝了,韃子舉火燒臺,那便怎么辦?”郭靖昂然道:“咱們奮力殺敵,襄兒生死,付諸天命。岳父,請問那二十八宿大陣怎生擺法?”

黃藥師笑道:“這陣法變化繁復,當年全真教以天罡北斗陣對付我與你梅師姊,事后我潛心苦思,參以古人陣法,加為四倍,創下這二十八宿陣,有心要跟全真教較個高下!币粺舻溃骸八幮治逍衅骈T之術天下獨步,這二十八宿大陣想來必是妙的!秉S藥師道:“我這陣法的本意只用于武林中數十人的打斗,并沒想到用于千軍萬馬的戰陣。然略加變化,似乎倒也合用,只可惜眼前少了一人雙雕!币粺舻溃骸霸嘎勂湓!

黃藥師道:“雙雕若不給那奸僧害死,咱們陣法發動,雙雕便可飛臨高臺,搶救襄兒下來,眼下卻無善策。這二十八宿大陣乃依五行生克變化,由五位高手主持。咱們東南北北四個方位都有人了,但老頑童身受重傷,少了西方一人。倘若楊過在此,此人武功不在昔年歐陽鋒之下,此刻卻到那里找他去?這西方的主將,倒大費躊躇!

郭靖眼光掠過高臺,向北方云天相接處遙遙望去,一顆心已飛到了絕情谷中,憂形于色,喃喃的道:“過兒是生是死,當真教人好生牽掛!

當日楊過心傷腸斷,情知再也不能和小龍女相會,縱身躍入谷底,只道定然粉身碎骨,從此一了百了,不料下墮良久,突然撲通一響,竟摔入了一個水潭之中。他從百余丈高處躍將下來,沖力何等猛烈,筆直的墮將下去,也不知沉入水中多深,突然眼前一亮,似乎看到一個水洞,待要凝神再看,水深處浮力奇強,立時身不由主的給浮力托上,便在此時,郭襄跟著跌入了潭中。

當時的奇事一件跟著一件,楊過不及細想,待郭襄浮上水面,當即伸手將她救到潭旁岸上,問道:“小妹子,你怎么跌到了這里?”郭襄道:“我見你跳下來,便跟著來了!睏钸^搖頭道:“胡鬧,胡鬧!你難道不怕死么?”郭襄微笑道:“你不怕死,我也不怕死!睏钸^心中一動:“難道她小小年紀,竟也對我如此情深?”想到此處,不由得雙手微微顫動。

郭襄從懷中取出最后一枚金針,說道:“大哥哥,當日你給了我三枚金針,曾說過憑著每一枚金針,我可相求一事,你無有不允。今日我來求懇:不論楊大嫂是不是能和你相會,你千萬不可自尋短見!闭f著便將金針放入他手中。

楊過眼望手中金針,顫聲道:“你從襄陽到這里來,便是為我求這件事么?”郭襄心中歡喜,說道:“不錯。大丈夫言而有信,你答允過我的事,可不許賴!

楊過嘆了一口長氣,一個人從生到死、又從死到生的經過一轉,不論死志如何堅決,萬萬不會再度求死。他上下打量郭襄,見她全身濕透,冷得牙關輕擊,卻滿臉喜色,于是拾了些枯枝,待要生火,但兩人身邊的火折火絨都已浸濕了不能使用,只得道:“小妹子,你先練兩遍內功,免得寒氣入體,日后生病!惫遑W圆环判,問道:“你已答允了我,從此不再自盡了?”楊過道:“我答允了!”郭襄大喜,說道:“你是神雕大俠,言出如山!”楊過道:“是不是神雕大俠,倒不打緊。小妹子自己跳下來叫我不可自盡,我必須聽話!”郭襄笑逐顏開,道:“好!咱兩個一起練內功!

兩人并肩坐下,調息運氣。楊過自幼在寒玉床上習練內功,這一些寒氣自不放在心上,伸手撫住郭襄背脊上的“神堂穴”,一股陽和之氣緩緩送入她體內。過不多時,郭襄只覺周身百脈,無不暢暖。

待郭襄內息在周天搬運數轉,楊過這才問起她如何到絕情谷來。郭襄說了。楊過怒道:“這禿驢如此可惡,咱們覓路上去,待你大哥哥揍他個半死!闭f話未了,突然空中墮下一頭大雕,在潭中載沉載浮,受傷甚重。郭襄驚道:“是咱家的雕兒!备频耧w下將雄雕負上,第二次飛下時,楊過將郭襄扶上雕背。他只道那雕兒定會再來接自己上去,豈知待了良久,竟毫沒聲息,他那知雌雕已殉情而死。

楊過待雕不至,觀看潭邊情景,一瞥之間,見大樹上排列著數十個蜂巢。這些蜂巢比尋常的為大,而在巢畔飛來舞去的,正是昔年小龍女在古墓中馴養的異種玉蜂。楊過一見,禁不住“啊”的一聲驚呼,雙足釘在地下,移動不得,過了片刻,這才走近巢旁察看,只見蜂巢旁糊有泥土,實是人工所為,依稀是小龍女的手跡。

他定了定神,心想:“遮莫當年龍兒躍下此谷,便在此處居?”繞著寒潭而行,察看一遍,見四下削壁環列,宛似身處一口大井之底,常言道“坐井觀天”,但坐在此處,望上去盡是白云濃霧,又怎得見天日?

楊過折下幾根樹干,敲打四周山壁,全無異狀,凝神察看,發見有幾棵大樹的樹皮曾為人剝去,有些花草畔的石塊排列整齊,實非天然,霎時之間,忽喜忽憂,一顆心怦怦的跳個不住,這時已料得定小龍女定在此處住過,但悠悠一十六年,到今日是否玉人無恙,有誰能說?楊過素來不信鬼神,情急之下,終于跪了下來,喃喃祝禱:“老天啊老天,求你保佑我再見龍兒一面!

禱祝一會,尋覓一會,始終不見端倪。楊過坐在樹下,支頤沉思:“倘若龍兒死了,也當在此處留下骸骨,除非是骨沉潭底!庇浀孟惹俺寥胩稌r曾見到大片光亮,在身邊一閃而過,甚非尋常,其中當有蹊蹺,想到此處,一躍而起。

他大聲說道:“好歹也要尋個水落石出,不見她的尸骨,此心不死!笨v身入潭,直往深處潛去,那潭底越深越寒,潛了一會,四周藍森森的都是玄冰。楊過內功深湛,雖不畏寒,但深處浮力太強,用力沖了數次,也不過再潛下數丈,始終無法到底。氣息漸促,于是回上潭邊,抱了一塊大石,再躍入潭中。

這一次卻急沉而下,猛地里眼前一亮,他心念一動,向光亮處游去,只覺一股急流卷著他的身子沖了過去,已身處地底暗涌潛流之中,光亮處果然是一洞。他手腳齊劃,洞內卻是一道斜斜向上的冰窖。他順勢劃上,過不多時,波的一響,沖出了水面,只覺陽光耀眼,花香撲鼻,竟然別有天地。他不即爬起,游目四顧,繁花青草,便如同一個極大花園,花影不動,幽谷無人。

他又驚又喜,縱身出水,見十余丈外有間茅屋。他提氣疾奔,但只奔出三四步,立時收住腳步,一步步慢慢挨去,只想:“倘若在這茅屋中仍探問不到龍兒的消息,那可如何是好?”走得越近,腳步越慢,心底深處,實怕這最后的指望也終歸泡影。最后走到離茅屋丈許之地,側耳傾聽,四下里靜悄悄地,絕無人聲鳥語,惟聞玉蜂的嗡嗡微響。

待了一會,終于鼓起勇氣,顫聲道:“楊某冒昧拜謁,請予賜……賜見!蔽葜袩o人回答。輕輕一推板門,那門呀的一聲開了。

舉步入內,一瞥眼間,不由得全身一震,只見屋中陳設簡陋,但潔凈異常,堂上只一桌一幾,此外更無別物,桌幾放置的方位他卻熟悉之極,竟與古墓石室中的桌椅一模一樣。他不加思量,自然而然的向右側轉去,果然是間小室,過了小室,是間較大的房間。房中床榻桌椅,全與古墓中楊過的臥室相同,不過古墓中用具大都石制,此處的卻以粗木搭成。

但見室右有榻,是他幼時練功的寒玉床;室中凌空拉著一條長繩,是他師父小龍女睡臥所用;窗前小小一幾,是他讀數寫字之處。室左立著一個粗糙木櫥,拉開櫥門,見櫥中放著幾件樹皮結成的兒童衣衫,正是從前在古墓時小龍女為自己所縫制的模樣。他自進室中,撫摸床幾,早已淚珠盈眶,這時再也忍耐不住,眼淚撲簌簌的滾下衣衫。

忽覺得一只柔軟的手輕輕撫著他頭發,柔聲問道:“過兒,甚么事不痛快了?”這聲調語氣,撫摸他頭發的模樣,便和從前小龍女安慰他一般。楊過霍地回身,只見身前盈盈站著一個褐衫女子,雪膚依然,花貌如昨,正是十六年來他日思夜想、魂牽夢縈的小龍女。

兩人呆立半晌,“啊”的一聲輕呼,摟抱在一起。燕燕輕盈,鶯鶯嬌軟,是耶非耶?是真是幻?

過了良久,楊過放聲大哭,嗚嗚咽咽的道:“龍兒,你容貌一點也沒有變,我卻老了!毙↓埮四磕,說道:“不是老了,是我的過兒長大了!

小龍女年長于楊過數歲,但她自幼居于古墓,跟隨師父修習內功,屏絕思慮欲念。楊過卻飽歷憂患,大悲大樂,因此到二人成婚之時,已似年貌相若。

那古墓派玉女功養生修練,有“十二少、十二多”的正反要訣:“少思、少念、少欲、少事、少語、少笑、少愁、少樂、少喜、少怒、少好、少惡。行此十二少,乃養生之都契也。多思則神怠,多念則精散,多欲則智損,多事則形疲,多語則氣促,多笑則肝傷,多愁則心懾,多樂則意溢,多喜則忘錯昏亂,多怒則百脈不定,多好則專迷不治,多惡則焦煎無寧。此十二多不除,喪生之本也!毙↓埮杂仔逓,無喜無樂,無思無慮,功力之純,即令其師祖林朝英亦有所不及。后來楊過一到古墓,兩人相處日久,情愫暗生,這少語少事、少喜少愁的規條便漸漸無法信守了;楹髣e離一十六年,楊過風塵飄泊,闖蕩江湖,憂心悄悄,兩鬢星星;小龍女卻幽居深谷,雖終不免相思之苦,但畢竟二十年的幼功非同小可,過得數年之后,千方百計,無法上去,重行修練那“十二少”要訣,漸漸的少思少念、少欲少事,獨居谷底,卻也不覺寂寞難遣。因之兩人久別重逢,反顯得楊過年紀比她為大了。

小龍女十六年沒說話,這時說起話來,竟口齒不靈。兩人索性便不說話,只相對微笑。楊過到后來熱血如沸,拉著小龍女的手,奔到屋外,說道:“龍兒,我好快活!泵偷剀S起,跳到一棵大樹之上,連翻了七八個筋斗。

這一下喜極忘形的連翻筋斗,乃楊過幼時在終南山和小龍女共居時的頑童作為,十多年來他對此事從來沒想起過,那料到今日人近中年,突然又來這么露了一手。此時他輕功精湛,身子在半空中嬌夭騰挪,使出小龍女當年所教的“夭嬌碧空勢”。小龍女縱聲大笑,甚么“少語、少笑、少喜、少樂”的禁條“”全都拋到九霄云外去了。

本來在終南山之時,楊過翻罷觔斗,笑嘻嘻的走到她身旁,小龍女總是拿手帕給他抹去額上的汗水。這時見他走近,小龍女從身邊取出手帕,但楊過臉不紅,氣不喘,那里有甚么汗水?但她還是拿手帕替他在額頭抹了幾下。

楊過接過手帕,見是用樹皮的經絡織成,甚為粗糙,想象她這些年來在這谷底的苦楚,不禁心酸難言,輕輕撫著她頭發,說道:“龍兒,也真難為你在這里挨了一十六年!币娝┮律来蟀肽说稚,是用樹皮絲筋編綴縫補而成,想象這十六年來困苦,心孫更甚。小龍女幽幽嘆了口氣,說道:“倘若我不是從小在古墓中長大,這一十六年定然挨不下來!

兩人并肩坐在石上互訴別來情事。楊過不住口的問這問那。小龍女講了一會話,言語漸漸靈便,才慢慢將這一十六年中的變故說了出來。

那日楊過將半枚絕情丹拋入谷底,小龍女知他為了自己中毒難治,不愿獨生,又聽黃蓉說斷腸草或能解情花之毒,當晚她思前想后,惟有自己先死,絕了他念頭,才得有望令他服食斷腸草解毒。但若自己露了自盡的痕跡,只有更促他早死,思量了半夜,于是用劍尖在斷崖前刻下了那幾行字,故意定了一十六年之約,這才躍入深谷。如楊過天幸得保性命,隔了長長十六年后,即使對自己相思不減,想來也不致再圖殉情。

她說到這里,楊過嘆道:“你為甚么想到一十六年?倘若你定的是八年之約,咱們豈不是能早見八年?”小龍女道:“我知你對我深情,短短八年時光,決計沖淡不了你那烈火一般的性子。唉,那想到雖隔一十六年,你還是跳了下來!睏钸^笑道:“可知一個人還是深情的好。假如我想念你的心淡了,只不過在斷腸崖前大哭一場,就此別去,那么咱倆終生不能再見了!毙↓埮溃骸摆ぺぶ,自有天意!眱扇顺鏊廊肷,經歷如此劇變之后,終能相聚,這時坐在石上相偎相倚,心中都深深感激蒼天眷顧。

兩人默然良久。楊過又問:“你躍入這水潭之中,便又怎樣?”小龍女道:“我昏昏迷迷的跌進水潭,浮起來時給水流沖進冰窖,通到了這里,自此便在此處過活。這里并無禽鳥野獸,但潭中水產豐富,谷底可見天日,生有果木,水果食之不盡,只是沒布帛,只能剝樹皮做衣衫了!

楊過道:“那時你中了冰魄銀針,劇毒侵入經脈,世上無藥可治,卻如何在這谷底居然好了?”他凝視小龍女,雖見她容顏雪白,殊無血色,但當年中毒后眉間眼下的那層隱隱黑氣卻早已褪盡。

小龍女道:“我在此處住了數日后,毒性發作,全身火燒,頭痛欲裂,當真支持不住,想起在古墓中洞房花燭之夕,你教我坐在寒玉床上逆運經脈,雖不能驅毒,卻可稍減煩惡苦楚。這里潭底結著萬年玄冰,亦有透骨之寒,幸好咱們在古墓中習過《九陰真經》的閉氣法,于是我潛回冰窖,在那邊逆運經脈,竟然頗有效驗。此后時;氐侥沁吽吨,向上仰望,總盼能得到一點你的訊息。有一日忽見谷頂云霧中飛下幾只玉蜂,那自是老頑童攜到絕情谷中來玩弄而留下的。我宛如見到好友,當即構筑蜂巢,招之安居。后來玉蜂越來越多。我服食蜂蜜,再加上潭中的白魚,竟能令痛楚消減,想不到這玉蜂蜂蜜混以寒潭白魚,正是驅毒的良劑。如是長期服食,體內毒發的次數也漸漸減少,間歇加長。初時每日發作一兩次,到后來數日一次,進而數月一發,最近五六年來居然一次也沒再發,想是已經好了!

楊過大喜,道:“可見好心者必有好報,當年你若不是把玉蜂贈給老頑童,他不能帶到絕情谷來,你的病也治不好!毙↓埮值溃骸拔疑碜哟蠛煤,很想念你,但深谷高逾百丈,四周都是光溜溜的石壁,怎能上得?于是我用花樹上的細刺,在玉蜂翅上刺下‘我在絕情谷底’六字,盼望玉蜂飛上之后,能為人發見。數年來我先后刺了數千只玉蜂,始終沒回音帶轉,我一年灰心一年,看來這一生終是不能再見你一面了!

楊過拍腿大悔,道:“我忒也粗心。每次來絕情谷,總是見到玉蜂,卻從沒捉一只來瞧瞧,否則你也可以少受幾年苦楚了!毙↓埮Φ溃骸斑@原是我無法可施之際想出來的下策。其實,誰又能想到這小小蜜蜂身上刺得有字?這字細于蠅頭,便有一百只玉蜂在你眼前飛過,你也看不到它翅上有字。我只盼望,甚么時候一只玉蜂撞入了蛛網,天可憐見給你看到了,你念著咱倆的恩義,定會伸手救它出來,那時你才會見到它翅上的細字!彼齾s不知蜂翅上的細字終于給周伯通發現,而給黃蓉隱約猜到了其中含義,但黃蓉一心掛念女兒,卻只想到郭襄身上。

兩人說了半天話,小龍女回進屋去切了一大盆魚,佐以水果蜂蜜。潭水寒冷,所產白魚軀體甚小,卻味美多脂。楊過吃了一個飽,只覺腹中暖哄哄地甚是舒服,這才述說一十六年來的諸般經歷。他縱橫江湖,威懾群豪,遭際自比獨居深谷的小龍女繁復千百倍,但小龍女素來不關心世務,只求見到楊過便萬事已足,縱是最驚心動魄的奇遇,她聽著也只淡淡一笑,猶如春風過耳,略不縈懷。倒是楊過絮絮問她如何捉魚摘果,如何造屋織布,對每一件小事都是興味盎然,從頭至尾問個明白,似乎這小小的谷底,反而大于五湖四海一般。

兩人長談了一夜,直到天明,這才倦極而眠。醒來時日已過午,楊過道:“龍兒,咱倆便在這谷底終老呢,還是設法回去那花花世界?”依著小龍女的心意,寧可便在谷底安靜太平的和楊過廝守,但想他喜歡熱鬧,雖對自己情深愛重,終究過不慣這般寂居的日子,便道:“咱們想法子上去瞧瞧罷,倘若上面不好,可再回來,或許回古墓去住。只是……只是,要上去卻難得緊呢!

兩人潛入冰窖,回到潭邊,只見一條長索從谷口直懸下來,水潭旁又有許多縱橫錯雜的腳印,潭邊生著一個火堆,余燼未熄。楊過道:“啊,有人來找過咱們了,而且還潛入過水潭!痹谔哆呑吡艘蝗,見到一棵大樹上有人用刀尖刻了兩行字道:“一燈、伯通、瑛姑、藥師、蓉、英、無雙至此覓楊過不遇,悵悵而歸!

楊過心中感激,道:“他們終是沒忘記我!毙↓埮溃骸罢l也不會忘記你的!睏钸^道:“他們雖也潛入過水潭,但因無百余丈高處躍下來的急沖之力,沉潭不深,是以見不到冰窖所在。倘若我也是緣繩下來,便找你不著了!毙↓埮溃骸拔以缯f過萬事前定,老天爺在冥冥中早有安排!睏钸^搖頭笑道:“這叫作精誠所至,金石為開!

他伸手拉扯繩索,試出繩身堅韌,上面系得牢固,說道:“我先上去,瞧那國師是否在!钡胍粺舸髱、黃島主、老頑童等既到過這里,這國師必已逃之夭夭了。又問:“你的武功可有擱下?倘若爬不上,我負你上去!毙↓埮⑿Φ溃骸笆陙黼m無寸進,從前所學的功夫多半還留著!睏钸^回頭一笑,左手抓著繩索,微一運勁,身子已竄上丈余,接著小龍女也攀繩上來。兩人不多時便爬出了深谷。

并肩站在斷腸崖前,瞧著小龍女當年在石壁上所刻的那兩行字,真如隔世,兩人相對一笑。此時心頭之喜,這一十六年來的苦楚登時化作云煙。

楊過在山邊摘了一朵“龍女花”,給小龍女簪在鬢邊,一時花人相映,花光膚色,不知是紅花為人添了嬌艷,還是人面給桃花增了姿色?

黃藥師在襄陽城頭說要擺個“二十八宿大陣”,與金輪國師大戰一場。郭靖稟明安撫使呂文煥,請下將令,讓黃藥師在校場上調兵遣將。這時參與英雄大會的各路豪杰雖已散了大半,留在城中的也仍英才濟濟,各人齊集校場聽調。

黃藥師道:“韃子用四個萬人隊圍著高臺,咱們倘若多點人馬,便勝了他,也算不得本事。咱們也只用四萬人。孫子兵法有言,十則圍之,但善用兵者以一圍一,有何難哉?”站上將臺,說著:“咱們這二十八宿大陣,共分五行方位!闭偌y兵將領,詳加解釋,又道:“這陣勢變化繁復,非一時所能融會貫通,因此今日之戰,要請五位熟悉五行變化之術的武學高手指揮,領軍的將軍須依這五位的號令行事!北妼⒐砺犃。

黃藥師道:“中央黃陵五氣,屬土,由郭靖統軍八千,此軍直搗中央,旨在救出郭襄,不在殲敵。各軍背負土囊,中盛黃土,一攻至臺下,立即以土囊滅火壓柴,拆臺救人!惫附恿,站在一旁。

黃藥師又道:“南方丹陵三氣,屬火。相煩一燈大師統軍,領軍八千。此路兵中一千人衛護主將,其余七千人編為七隊,分由點蒼漁隱、武三通、朱子柳、武敦儒、武修文兄弟、武敦儒夫人耶律燕、武修文夫人完顏萍等七人統率。上應朱雀七宿,是為井木犴、鬼金羊、柳土獐、星日馬、張月鹿、翼水蛇、軫火蚓七星!币粺舸髱熃恿。

黃藥師又道:“北方玄陵七氣,屬水。由黃蓉統軍,領兵八千。此路兵中一千人護衛主將,其余七千人編為七隊,分由耶律齊、梁長老、郭芙及丐幫諸長老、諸弟子統率。上應玄武七宿,是為斗木獬、牛金羊、女土蝠、虛日鼠、危月燕、室火豬、壁水狳七星!秉S蓉應命接令。這一路兵以丐幫弟子為主力,人才極盛。

黃藥師點了三路兵后,說道:“東方青陵九氣,屬木。此路兵由我東邪黃藥師統軍,也是統兵八千。我門下弟子死得干干凈凈,傻姑不在身邊,這里只剩下程英一人!庇谑屈c了參與英雄大會的豪杰六人為輔,說道:“東路兵也分八隊,一路護衛主將,其余七路上應青龍七宿,是為角木蛟、亢金龍、氐土貉、房月狐、心日兔、尾火虎、箕水豹七星!

他點到最后一路西路軍,說道:“這一路由全真教教主宋道安主軍……”眾人聽到這里,都覺以聲望武功而論,這一路主將遠較其余四路為弱。忽聽得將壇下一人大聲說道:“喂!黃老邪,你撇下我不理嗎?”眾人看時,說話的正是老頑童周伯通。黃藥師道:“周兄,你背傷未愈,不能辛勞,本來請你任西路主將,原是最妙……”

周伯通搶著道:“區區小傷,放在甚么心上?我便做西路主將便了。道安,你敢和我爭這主將做么?”宋道安躬身道:“弟子不敢!敝懿ㄐΦ溃骸昂冒,我也知道你不敢!闭f著便從宋道安手中接過了令箭。黃藥師無奈,只得道:“那么周兄務請小心了。你領兵八千,其中一千相煩瑛姑統率,衛護主將,其余七隊由宋道安等全真教的第三代包括李志常、王志謹、夏志誠、宋德方、王志坦、祁志誠、孫志堅、張志素等弟子分領,上應白虎七宿,是為奎木狼、婁金狗、胃土雉、昂日雞、畢月鳥、觜火猴、參水猿七星,每隊各結天罡北斗陣!

他點將已畢,命諸路軍士在軍器庫中領取應用各物齊備,然后令旗一展,四萬兵馬分列東南西北中五方,朗聲說道:“昔日里云臺二十八將上應天象,輔佐漢光武中興,咱們這二十八宿大陣雖比不上漢光武的聲勢,但抗敵御侮、守土衛國,卻也是堂堂之旗,正正之師。諸君各聽主將號令,今日與蒙古韃子決一死戰!北姳鴮R聲答應,有若雷震。當下號炮三響,四方大開,五路兵馬列隊而出。

只見東路軍各人背負一根極長的木樁,攻到高臺東首,一千兵手執盾牌,沖前擋箭,其余七千人紛紛放下木樁,東打一根,西打一根,看來似乎雜亂無章,實則八千根木樁的位置皆依黃藥師所繪圖畫樹立,分按五行八卦,頃刻間已將高臺東首封住。

西路軍以全真教為主力,群道素來熟悉天罡北斗陣法,只見長劍如雪,七人一堆,四十九人一群,左穿右插,蜂擁卷來,蒙古兵將看得眼也花了,只得放箭阻擋。

猛聽得北方眾軍發喊,卻是黃蓉領著丐幫弟子,拖著一架架水龍,將毒汁往蒙古兵身上射去。那毒汁濺身,登時疼痛不堪,少刻便即起泡腐爛,蒙古軍抵擋不住,向南敗退。

卻見南方煙霧沖天,乃一燈大師率領八千人施行火攻,石油、硫磺、硝石之屬一陣陣從噴火鐵筒中噴出。蒙古軍見勢頭不對,當即敗至中央。郭靖領軍八千,隨后緩緩而上,見蒙古軍亂,當即揮軍而前,直沖高臺。

忽聽得高臺旁號角聲響,喊聲大作,地底下鉆上數萬頂頭盔來。原來蒙古主帥也善能用兵,除了在高臺四周明布四個萬人隊外,掘地為坑,另行伏兵數萬。郭靖等遠遠望來,只道敵軍是掘陷坑,豈知是埋伏了生力軍。這一來蒙古軍敗勢登時扭轉,二十八宿大陣縱橫來去,雖將敵軍沖亂,要聚而殲之,卻已有不能。

戰鼓雷鳴,號角聲震,宋軍與蒙古軍大呼酣斗。高臺旁的守軍強弓硬弩,向外激射,郭靖所率中路軍數度沖前,均為箭雨射了回來。兩軍斗了半個時辰,一時勝敗未分。黃藥師青旗招展,猛地里東路軍攻南,西路軍攻北,陣法變動。

二十八宿大陣暗伏五行生克之理。南路一燈大師的紅旗軍搶向中央,郭靖的黃旗軍奔西,周伯通的全真教白旗軍沖向北方,黃蓉率領下的黑旗軍丐幫弟子兵趨東,黃藥師的青旗軍轉向南路。這五行大轉,是謂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宋兵雖只四萬人,但陣法精妙,領頭的均是武林好手,而宋兵人人都是對郭靖夫婦感恩,決意舍命救其愛女,是以蒙古軍雖然人數多了一倍,竟自抵擋不住。

激戰良久,黃藥師縱聲長嘯,青旗軍退向中央,黃旗軍回攻北方,黑旗軍迂回南下,紅旗軍疾趨而西,白旗軍東向猛攻。這陣法又是一變,五行逆轉,是謂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

這五行生克變化,說來似乎玄妙,實則是我國古人精研物性之變,因而悟出來的至理,通陰陽之道,反鬼神之說,我國醫學、歷數等等,均依此為據,所謂“五運更始,上應天期,陰陽往復,寒暑迎隨,真邪相薄,內外分離,六經波蕩,五氣傾移”,在當時可謂舉世無匹。蒙古堅甲利兵,武功鼎盛,但文智淺陋,豈能與當世第一大家黃藥師相抗?是以陣法連轉數次,守御高臺的統兵將領登時眼花繚亂,頭昏腦脹,但見宋軍此一隊來,彼一隊去,正是“瞻之在前忽焉在后”,不知如何揮軍抵敵才是。

金輪國師站在高臺之上,瞧著臺下大戰,心下也暗自駭異。當日黃蓉以小小的石陣相困,他已參解不透,何況黃藥師胸中實學,更勝女十倍?這二十八宿大陣在五位當代高手主持之下展布開來,不由得他不服,眼見蒙古兵死傷越來越重,黃旗軍一步步逼向高臺。他雖以郭襄為要脅,但終不忍真的便舉火將她燒死,轉頭向她瞧了一眼,只見她雙手雖然被縛,卻抬起了頭,殊無懼色。國師叫道:“小郭襄,快叫你父投降,我從一數到十數,你父親不降,我便下令舉火了!

郭襄道:“你愛數便數,別說從一數到十,你且數到一千、一萬試試!眹鴰熍溃骸澳愕牢耶斦娌桓覠滥銌?”郭襄冷然道:“我只覺得你挺可憐的!眹鴰熍溃骸拔铱蓱z甚么?”郭襄道:“你打不過我爹爹媽媽,打不過我外公黃島主,打不過一燈大師,打不過老頑童周伯通,打不過我大哥哥楊過,只有本事把我綁在這里。我襄陽城中,便是一個帳前小卒,也不至于似你這般卑鄙無恥。喂,你一直待我不錯,我本該叫你師父,但我見你胡里胡涂,心中過意不去,忍不住要勸你一句!眹鴰熞Ьo牙齒問道:“你勸我甚么?”郭襄道:“如你這般為人,活在世上有何意味?不如跳下高臺,圖個自盡罷!”

郭襄本來叫他師父,平日相處也極盡禮敬,但他此刻要燒死自己,要殺害自己父母,先失師父之義,言語中便也不客氣了。她從小便伶牙俐齒,說話素不讓人,這幾句話只搶白得國師幾乎氣炸了胸膛,大聲喝道:“郭靖聽著:我從一數到十,你如不歸降,我便下令舉火燒臺!惫附械溃骸澳憧次夜甘峭督抵嗣?”

黃藥師用蒙古語大聲叫道:“金輪國師,你料敵不明,是為不智;欺侮弱女,是為不仁;不敢與我們真刀真槍決勝,是為不勇。如此不智不仁不勇之人,還充甚么英雄好漢?你在絕情谷中給我擒住,向小姑娘郭襄磕了一十八個響頭,哀哀求告,她才放你。你這忘恩負義、貪生怕死之徒,還有臉面身居蒙古第一國師之位么?”

向郭襄磕頭求饒,其實并無此事,但黃藥師深謀遠慮,早在發兵之前,便要郭靖將這一番斥責國師的言辭譯成了蒙古話,暗暗記熟,這時以丹田之氣朗聲說了出來,雖在千萬人大呼酣戰之際,仍人人聽得明白,卻教國師辯也不是,不辯也不是。蒙古人自來最尊敬的是勇士,最賤視的是懦夫,眾軍聽了黃藥師這幾句話,不由得仰視高臺,臉有鄙色。兩軍交戰,氣盛者勝,蒙古軍將士聽得己方主將如此卑鄙無恥,一股氣先自衰了。宋兵卻人人奮勇,節節爭先。

國師見情勢不對,叫道:“郭靖,你聽著,我從一數到十,‘十’字出口,你的愛女便成焦炭。一……二……三……四……”他每叫一字,便停頓一會,只盼望郭靖終于受不住煎逼,縱不投降,也當心神大亂。

郭靖、黃藥師、一燈、黃蓉、周伯通五路兵馬聽得國師在高臺上報數,又見臺下數百名軍士高舉火把,只待他一聲令下,便即舉火焚燒柴草,人人都又急又怒,竭力沖殺,想攻到臺前救援郭襄。但蒙古兵箭法精絕,臺前數千精兵張弓發箭,勢不可當。萬箭攢射下,點蒼漁隱、梁長老、武修文等都身帶箭傷,更有兩名全真教的第三代弟子、十余名丐幫好手中箭身亡,宋軍兵將死傷更不計其數。

黃蓉事先曾命郭芙將軟猬甲給外公穿上,這一戰兇險殊甚,倘若為了相救女兒以致父親身受損傷,那可是終生抱憾了。黃藥師心想這是女兒的一番孝心,不便拒卻,但暗中又脫了下來,騙得周伯通穿在身上,因之周伯通雖箭傷未愈,但在槍林箭雨中縱橫來去,卻安然無恙。他見弩箭射到自己身上竟一一跌落,不由得大樂,直搶而前,掌風發處,蒙古射手紛紛辟易。

金輪國師叫道“七”字時,憐惜郭襄,聲音竟然啞了,再也叫不下去了。那蒙古統兵元帥見局勢緊急,出口高聲叫道:“八……九……十!好,舉火!”剎時間堆在臺邊的柴草著火,濃煙升起。

金輪國師委實舍不得燒死郭襄,但見久戰不決,己軍不利,也不便違反主帥下令。郭靖所統的八千黃旗軍背上中雖各負有土囊,但攻不到臺前二百步以內,只有徒呼負負。

黃蓉眼見黑煙中火焰上升,臉色慘白,搖搖欲墜。耶律齊伸手扶住,說道:“岳母,你到陣后休息,我便性命不在,也要救襄妹出來!

便在此時,猛聽得遠處喊聲如雷,陣后數萬蒙古兵鐵甲鏗鏘,從兩側搶出,徑去攻打襄陽!叭f歲,萬歲,萬萬歲!”的呼聲震山撼野。蒙古大汗蒙哥的九旄大纛高高舉起,疾趨城下,精兵悍將在大汗親自率領之下蜂擁攻城。

郭靖左手持盾,右手挺矛,本已搶到離高臺不足百步之處,蒙古射手箭如蝗集,卻始終傷不著他,眼見便可竄上高臺,忽聽得陣后有變,不禁一驚,心道:“啊喲不好,中了韃子的調虎離山之計。安撫使懦怯懼敵,城中兵馬雖眾,但乏人統領,只怕大事不妙!

郭靖與黃藥師發兵之際,城中本來也已嚴加戒備,以防敵軍乘隙偷襲,那知高臺前的敵軍居然如此悍勇頑抗,而蒙古大汗竟不顧高臺前兩軍相持,親身涉險攻城。郭靖心想:“救女事小,守城事大!”大聲道:“岳父,咱們別管襄兒,急速回襲敵軍后方!

黃藥師回頭望去,見火焰漸漸升高,國師正自長梯上一級級走下,高臺頂上只余郭襄一人,他豈不明這中間的輕重緩急,郭襄一人如何能和襄陽全城的安危相比?只得長嘆一聲:“罷了!”命旗手揮動青旗,調兵回南。

郭襄受綁高臺,眼見父母外公都無法上來相救,濃煙烈火,迅速圍住臺腳,自知頃刻之間便要身遭火焚而死。她初時自極為惶急,但事到臨頭,心中反而寧靜,舉首向北遙望,但見平原綠野,江山如畫,心想:“這么好玩的世界,我卻快要死了。但不知大哥哥這時在那里,從谷底回上來沒有?”

回思與楊過數日相聚的情景,雖自今而后再無重會之期,但單是這三次邂逅,亦已足慰平生。她這時身處至險,心中卻異常安靜,對高臺下的兩軍劇戰竟不再關心。正當如此神馳深谷、追憶往日之際,忽聽得遠處一聲清嘯鼓風而至,剎時間似乎將那千軍萬馬的廝殺一齊淹沒。

郭襄心頭一凜,這嘯聲動人心魄,正與楊過那日震倒群獸的嘯聲一般無異,當即轉頭往嘯聲處望去,只見西北方的蒙古兵翻翻滾滾,不住向兩旁散開,兩個人在刀山槍林中急驅而前,猶似大船破浪沖波而行。在那兩人之前卻是一頭大鳥,雙翅展開,激起一陣狂風,將射來的弩箭紛紛撥落。這頭大鳥猛鷙悍惡,凌厲無倫,正是楊過的神雕。

郭襄大喜,凝目望那兩人時,但見左首一人青冠黃衫,正是楊過,右首那人白衣飄飄,卻是個美貌女子。兩人各執長劍,舞起一團白光,隨在神雕身后,沖向高臺。郭襄失聲叫道“大哥哥,這位就是小龍女么?”

楊過身旁的女子便是小龍女,只隔得遠了,郭襄這話楊過卻沒聽見。神雕當先開路,雙翅鼓風,將射來的弩箭吹得歪歪斜斜,縱然中在身上,也已無力,否則神雕雖是靈禽,健翎如鐵,但終是血肉之軀,如何能不受箭傷?蒙古兵將中見神雕來得猛惡,躍馬挺槍來刺,卻給楊過和小龍女長劍刺處,一一落馬。兩人一雕相互護持,片刻間沖到臺前。

楊過叫道:“小妹子莫慌,我來救你!毖垡姼吲_的下半截已裹在烈火之中,他縱身一躍,上了梯級,向上攀行數丈,猛覺頭頂一股掌風壓將下來,正是金輪國師發掌襲擊。楊過將劍插入腰間,回掌相迎,砰的一聲響,兩股巨力相交,兩人同時一晃,木梯搖了幾搖,幾乎折斷。兩人都是一驚,暗贊對手了得:“一十六年不見,他功力居然精進如斯!”

楊過見情勢危急,不能和他在梯上多拚掌力,拔劍向上疾刺,或擊小腿,或削腳掌。國師身子在上,若出金輪與之相斗,則兵刃既短,俯身彎腰大是不便,只得急奔回高臺。楊過向他背心疾刺數劍,招招勢若暴風驟雨,國師并不回首,聽風辨器,一一舉輪擋開,便如背上長了眼睛一般。楊過喝采道:“賊禿!恁地了得!”

國師剛踏上臺頂,回首便是一輪。楊過側首讓過,身隨劍起,在半空中撲擊而下。國師舉金輪擋格,左手銀輪便往他劍上砸去。

適才兩人在梯級上較量了這一招,楊過但覺國師掌力沉雄堅實,生平敵手之中從未見過,不由得暗暗稱奇,心想自己在海潮之中練功,力足以與怒濤相抗,十六年前國師已非自己對手,何以今日他一掌擊下,自己竟會險些兒招架不?眼見他雙輪砸至,竟不避讓,長劍抖動,有心要試一試他的真力。剎時劍輪相觸,聲若龍吟。兩股巨力再度相抗,喀的一響,楊過的長劍斷成數截,國師的雙輪也自拿捏不住,脫手飛出,跌下高臺,砸死了三名蒙古射手。楊過心下暗驚:“一十六年來,我一直不使玄鐵重劍,今日可當真忒也托大了!睏钸^因要與小龍女雙劍合璧,互相配合,不能使使玄鐵重劍,用的是尋常長劍,與國師劍輪相交,便即折劍。

兩人交拆了這一招,各自向后躍開,均覺手臂隱隱酸麻。國師探手入懷,跟著便取出銅輪鐵輪,撲擊過來。楊過卻更無別般兵刃,右手衣袖帶風揮出,左手發掌相抗。

郭襄叫道:“老和尚,我說你打不過我大哥哥是不是?你自逞武藝高強,何以手執兵刃,和他空手而斗?好不要臉!”國師哼了一聲,并不答話,手中雙輪的招數卻著著加緊。

黃藥師、郭靖、黃蓉正自領兵回救襄陽,突見楊過、小龍女和神雕斜刺殺出,沖上了高臺,無不精神大震。黃藥師招動令旗,在東南西北中五路兵馬中各調兵四千,合成二萬,襲擊攻城敵軍的后方,剩下二萬兵馬在高臺下為楊過聲援。宋軍人數減了一半,然見楊過上了高臺,皆是以一當十,竭力死戰。但蒙古射手守得猶如鐵桶相似,當真寸土必爭。宋軍沖上了數丈,轉眼間又給逼了回來。

在襄陽城下,攻城戰也激烈展開。安撫使呂文煥不敢臨城,全身鐵甲披掛,卻帶兩名心愛小妾,躲在小堡中不住發抖,顛三倒四的只念:“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保佑……保佑我一家老少平安……救苦救難……”兩名小妾替他揉搓心口,拭抹口邊的白沫。探事軍士流水價來報:“東門又有敵軍萬人隊增援……北門韃子的云梯已經豎起……”呂文煥翻著白眼,只問:“郭大俠回來沒有?韃子還不退兵么?”

這時楊過單手獨臂,已與國師的銅鐵雙輪拆到二百招以上。兩人武功家數截然不同,但均是愈斗力氣愈長,輪影掌風,籠蓋了高臺之頂,臺腳下沖上來的黑煙直熏入三人眼中。楊過雖無兵刃,始終不落下風。國師激斗中覺得高臺微微搖晃,心知臺腳為火焚毀,頃刻間便要倒塌,那時勢必和楊過、郭襄同歸于盡,又見楊過掌法越變越奇,再斗百余招只怕便要為他所制,情急之下,猛地里鐵輪向楊過右肩砸下,乘他沉肩卸避,右手銅輪突然飛出,擊向郭襄面前。她綁在木樁之上,全身動彈不得,如何能避?

楊過大吃一驚,急忙縱起,揮右袖將輪擊落。但高手廝拼,實半分相差不得,他只求相救郭襄,全身門戶洞開,國師長身探臂,鐵輪的利口沖向楊過左腿。楊過身在半空,急出右足,踢向敵人手腕。國師鐵輪斜翻,這一下楊過終于無法避過,嗤的一聲,右足小腿中輪,登時血如泉涌,受傷不輕。郭襄“啊”的一聲驚叫。國師已掏出鉛輪,仍然雙輪在手,直上直下的徑向郭襄攻來。他知楊過雖然受傷,仍非片刻之間能將他制住,當下只是假意襲擊郭襄,使楊過奮力相救,手忙腳亂,處于全然挨打的局面。

郭襄叫道:“大哥哥,你別管我,只須殺了這和尚給我報仇!钡牀钸^“啊”的一聲,右肩為輪子劃傷。

小龍女和神雕在臺下守護,和周伯通合力驅趕蒙古射手,使他們不能向郭襄放箭。但她全副心神始終放在楊過身上,揮劍殺敵之際,時時抬眼望高臺,突然間見楊過身染鮮血,心頭突的一跳,險些兒魂飛天外。這時木梯早已燒斷,無法上臺去助戰,她心頭一片茫然,只是舞劍砍殺,已不知自己身在何處,不知此時在做甚么。

楊過面臨極大險境,數次要使出黯然銷魂掌來摧敗強敵,但這路掌法身與心合,他自與小龍女相會之后,喜悅歡樂,那里有半分“黯然銷魂”的心情?雖在危急之中,仍無昔日那一份相思之苦,因之一招一式,使出去總是差之厘毫,威力有限。

他在高臺上空手搏擊、肩腿受傷的情景,郭靖等也都望見了,但相距過遠,如何能插翅飛上相助?黃蓉心念一動,搶過耶律齊手中長劍,拋給郭靖,叫道:“射上去給過兒!”郭靖接過長劍,取過兩張鐵胎硬弓,雙弓相并,將劍柄扣在弓弦之上,左手托定兩弓,右手拉滿雙弦,隨即一放,颼的一聲急響,長劍白光閃閃,破空飛去。

那長劍呼呼聲響,直向楊過身后射去。楊過右手袖子一卷,裹出了劍身,正好國師鉛輪砸到,楊過左手接住長劍,從雙輪之間刺了出去。國師雙輪一絞,啪的一響,又已將長劍絞斷。眾人在臺下看得清楚,無不大驚失色。

楊過心知今日已然無幸,非但救不了郭襄,連自己這條性命也要賠在臺上,凄然向小龍女望了一眼,叫道:“龍兒,別了,別了,你自己保重!北阍诖藭r,國師鐵輪砸向他的腦門。楊過心下萬念俱灰,沒精打采的揮袖卷出,拍出一掌,只聽得噗的一聲,這一掌正好擊在國師肩頭。

忽聽得臺下周伯通大聲叫道:“好一招‘拖泥帶水’!”楊過一怔,這才醒覺,原來自己明知要死,失魂落魄,隨手一招,恰好使出了“黯然銷魂掌”中的“拖泥帶水”。這套掌法心使臂、臂使掌,全由心意主宰,那日在百花谷中,周伯通只因無此心情,雖武術精博,始終領悟不到其中妙境。楊過既和小龍女重逢,這路掌法便已失卻神效,直到此刻生死關頭,心中想到便要和小龍女永訣,哀痛欲絕之際,這“黯然銷魂掌”的大威力才又不知不覺的生了出來。

國師本已穩操勝券,突然間肩頭中掌,只震得胸口劇痛,身子一晃,驚怒交集,立即和身撲上。楊過退步避開,跟著“六神不安”、“倒行逆施”、“窮途末路”,連出三招,跟著又是一招“行尸走肉”,踢出一腳。這一腳發出時恍恍惚惚,隱隱約約,若有若無,國師那里避得過了?砰的一響,正中胸口。國師大叫一聲,一口鮮血噴出,摔倒臺上。宋軍和蒙古軍不約而同的齊聲大叫,宋軍乃是歡呼,蒙古將士卻是驚叫。

這時那高臺連連搖晃,格格劇響,高臺倒將下去,郭襄勢必殞命。金輪國師慈念忽生,猛地躍起,鐵輪劃過,割斷了捆綁郭襄的繩索,將她身子抱起,叫道:“再叫我一聲師父!”郭襄一轉頭,見他淚盾涔涔而下,大聲叫道:“師父!”國師叫道:“楊過,接過了!”楊過見國師將郭襄拋過來,右袖卷出擋住,伸左臂抱住她身體,看準了神雕之背,踴身便跳。那神雕雙翅一撲,躍起丈余,它體重不能飛翔,這一躍卻也有數人之高,楊過和郭襄穩穩落上雕背,向地下落去。便在此時,煙火飛騰中巨響連作,高臺倒塌。

神雕躍在半空,雙翅展開,支持不住體重,再加楊過及郭襄落在背上,急劇摔落,雙足著地時一個踉蹌,側身摔倒。楊過忙托起郭襄,輕輕拋出,叫道:“小心了!”郭襄在半空中使出“飛燕回翔”,斜身緩緩落下。眼見已經脫險,黃蓉大聲驚呼:“快,快,避開!”只見空中一根大火柱夾著烈焰黑煙,迅速異常的跌將下來,郭襄大吃一驚,軟倒在地。黃蓉與楊過飛身搶來相救,但相距遠了,又為蒙古精兵阻隔,其勢已然不及,黃蓉心痛愛女,腦中一暈,昏了過去。

郭襄雙手撐地,待要躍起躲避,只覺火柱上的烈火已經燒上頭發,全身炙熱不堪,呼吸艱難,劇烈咳嗽中閉目待死,忽聽得砰一聲,一人重重落在身旁地下。郭襄急忙睜眼,卻見是金輪國師從高臺躍下,一足跪地,雙手撐起火柱,運起龍象般若功,向外揮出。那火柱雖重,但國師的龍象般若功勁力非同小可,垂死前竭盡平生之力使出,那根燃燒著的大木柱帶著熊熊大火,劃過長空,夭嬌飛出,有如一條火龍。數萬宋軍與蒙古軍抬頭觀看,大聲吶喊。蒙古軍紛紛閃避火柱,陣勢中露出空隙,楊過扶起黃蓉,沖到臺下。

郭襄死里逃生,撲過去扶起軟癱在地的國師,只叫:“師父,師父!”國師緩緩睜眼!說道:“好,好,我終于救了你……”話沒說完,一口鮮血噴在郭襄胸口。郭襄見高臺上的木柱碎塊兀自紛紛落下,奮力抱起國師,避在一旁。楊過見郭襄拖不動國師,伸手將國師拉得又遠了些。金輪國師不住噴血,眼望郭襄,微微含笑,瞑目而死。郭襄伏在國師身上,又感又悲,哭叫:“師父,師父!”

楊過見金輪國師舍命相救郭襄,對他好生相敬,向他遺體躬身行禮。

黃蓉見愛女終于死里逃生,不禁喜極而泣,心里對楊過和金輪國師的感激當真難以言宣,忙將女兒拉起,緊緊摟住。郭靖、黃藥師、一燈大師、耶律齊等也均對金輪國師的義舉大為欽敬。

高臺下蒙古軍見高臺倒塌,登時散亂,再給五路宋軍來回沖擊,登時潰不成軍。

郭靖攘臂大呼:“回救襄陽,去殺了那韃子大汗”宋軍應聲吶喊,掉頭向正在攻城的蒙古軍沖去。黃蓉請楊過照料郭襄,率領所統黑旗軍,隨著父親丈夫,回救襄陽。

小龍女撕下衣襟給楊過裹傷,雙手顫抖,竟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楊過微笑道:“你在臺下,擔心受驚,更苦過我在臺上惡戰!敝宦牭盟诬姾奥暘q如驚天動地,旗分五色,猛向蒙古軍沖鋒。楊過凝目遙望,見敵軍部伍嚴整,人數又多過宋軍數倍,宋軍如潮水般沖了一次又一次,卻那里撼得動敵軍分毫?

楊過叫道:“敵軍未敗,咱們再戰。你累不累?”這三句話前兩句慷慨激昂,最后一句卻轉成了溫柔體貼的調子。小龍女淡淡一笑,說道:“你說上,便上罷!”

忽然身旁一個少女聲音說道:“楊大嫂,你真美!”正是郭襄。小龍女回頭笑道:“小妹子,多謝你為我們祝禱重會。你大哥哥盡說你好,定要帶我到襄陽來見你一見!惫鍑@了一口氣,道:“也真只有你,才配得上他!毙↓埮熳∷,跟她甚是親熱。小龍女本來對誰都是冷冷的不大理睬,但聽楊過夸贊郭襄,說她為自己夫婦祝禱重會,又不顧性命的躍下深谷,來求楊過不可自盡,對她也便不同。

楊過牽過幾匹四下亂竄的無主戰馬,說道:“我來開路,一齊沖罷!”躍上馬背,當先馳去。小龍女和郭襄各乘一匹,跟在他身后。三人奔馳向南,但見數百道云梯豎在襄陽城墻外,蒙古兵如螞蟻般正向上爬。

三人馳上一個小丘,縱目四望,忽見西首有千余蒙古兵圍住了耶律齊率領的三百來人。這些蒙古兵均使四尺彎刀,將耶律齊的部屬一個個劈下馬來。郭芙領著一隊兵馬要沖入相救,卻讓蒙古兩個千人隊攔住了,夫妻倆遙遙相望,不能相聚。郭芙眼見丈夫身旁的士卒越來越少,一顆心不住的下沉,深知戰陣中千軍萬馬相斗,若落了單被圍,武功再高也必無幸。

楊過叫道:“郭大姑娘,你向我磕三個響頭,我便去救你丈夫出來!币乐狡剿仳溈v的性兒,別說磕頭,寧可死了,也不肯在嘴上向楊過服輸,但這時見丈夫命在須臾,更不遲疑,縱馬上了小丘,翻身下馬,雙膝跪倒,便磕下頭去。

楊過吃了一驚,急忙跪下磕頭還禮,扶起郭芙,深悔自己出言輕薄,忙道:“是我的不是,真對不起了!我胡說八道,你別當真。耶律兄和我是生死之交,焉有不救之理?”飛身奔下小丘,在戰場上將一匹匹健馬牽過,一共牽了八匹,前四匹,后四匹,排成兩列,跟著躍上馬背,單手提著八根韁繩,大聲呼喝,向敵軍刀陣中沖了過去。

宋時戰陣之中,原有連環甲馬一法,當年雙鞭呼延灼攻打水泊梁山,即曾以連環馬陣法取勝。楊過將這八匹馬連成二列,宛然是個小小的連環馬之陣。但八匹馬雜湊而成,未經操練,奔動之際或東或西,不成行列,全仗楊過袖力提韁,將八匹馬制得服服帖帖,三十二只鐵蹄翻飛,擊土揚塵,疾馳而前。楊過施展輕身功夫,在八匹馬背上往復跳躍。蒙古軍那里見過這等神奇的騎術?驚奇之間,八匹馬已沖入陣中。楊過衣袖一卷,搶過一面大旗,豎起在馬鞍之上。

蒙古兵將大聲呼喝,上前阻擋,楊過將八韁套上肩頭,騰出左手揮旗橫掃,將三名將官打下馬來,眼見距耶律齊不過兩丈,叫道:“耶律兄,快向上跳!”跟著大旗揮動,耶律齊踴身躍起,楊過左臂運臂一卷,大旗正好將他身子卷住。兩人八馬,馳出敵軍重圍。

耶律齊喘了口氣,說道:“楊兄弟,多謝你相救,只是我尚有部屬被圍,義不能獨生,我要跟他們死在一起!睏钸^心念一動,道:“你也去搶一面大旗來罷!备〕龌鹫垡换,將旗子點燃了。耶律齊道:“妙計!”縱馬上前,奪了一桿大旗,便在楊過的火旗上引著了。兩人縱聲大呼,揮動火旗,又攻了進去。

這兩面火旗舞動開來,聲勢驚人,猶似兩朵血也似的火云,在半空中飛舞來去,蒙古兵將只要給帶上了,無不燒得焦頭爛額,當此情勢,蒙古兵將雖然勇悍,卻也不能不退。耶律齊的部隊這時只剩下七八十人,乘勢一沖,出了包圍圈子。耶律齊收集殘兵,屯在土丘之上,略事喘息。

郭芙走到楊過身前,盈盈下拜,道:“楊大哥,我一生對你不住,但你大仁大義,以德報怨,救了……”說到此處,聲音竟自哽咽了。其實過往楊過曾數次救她性命,但郭芙對他終存嫌隙,明知他待自己有恩,可是厭惡之心總是難去,常覺他自恃武功了得,有意示惠逞能,對己未必安著甚么好心。直到此番救了她丈夫,郭芙才真正感激,悟到自己以往之非。

楊過急忙還禮,說道:“芙妹,咱倆一起長大,雖然常鬧別扭,其實情若兄妹。只要你此后不再討厭我、恨我,我就心滿意足了!

郭芙一呆,兒時的種種往事,剎時之間如電光石火般在心頭一閃而過:“我難道討厭他么?武氏兄弟一直拼命的想討我歡喜,可是他卻從來不理我。只要他稍為順著我一點兒,我便為他死了,也所甘愿。我為甚么老是這般沒來由的恨他?只因為我暗暗想著他,念著他,但他竟沒半點將我放在心上?”

二十年來,她一直不明白自己的心事,每一念及楊過,總是將他當作了對頭,實則內心深處,對他的眷念關注,固非言語所能形容,可是不但楊過絲毫沒明白她的心事,連她自己也不明白。

此刻障在心頭的恨惡之意一去,她才突然體會到,原來自己對他的關心竟如此深切!八麤_入敵陣去救齊哥時,我到底是更為誰擔心多一些?我實在說不上來!北阍谶@千軍萬馬廝殺相撲的戰陣之中,郭芙斗然間明白了自己的心事:“他在二妹生日那天送了她這三份大禮,我為甚么要恨之切骨?他揭露霍都的陰謀毒計,使齊哥得任丐幫幫主,為甚么我反而暗暗生氣?郭芙啊郭芙,你是在妒忌自己的親妹子!他對二妹這般溫柔體貼,但從沒半分如此待我!

想到此處,不由得恚怒又生,憤憤的向楊過和郭襄各瞪一眼,但驀地驚覺:“為甚么我還在乎這些?我是有夫之婦,齊哥又待我如此恩愛!”不知不覺幽幽的嘆了口長氣。雖然她這一生甚么都不缺少了,但內心深處,實有一股說不出的遺憾。她從來要甚么便有甚么,但真正要得最熱切的,卻無法得到。因此她這一生之中,常常自己也不明白:為甚么脾氣這般暴躁?為甚么人人都高興的時候,自己卻會沒來由的生氣著惱?

郭芙臉上一陣紅,一陣白,想著自己奇異的心事。楊過、小龍女、耶律齊、郭襄等人卻都在凝目遙望襄陽城前的劇戰。眼見蒙古軍已蟻附登城,郭靖、黃藥師等所率領的兵馬雖在后攻擊牽制,但人數太少,動搖不了蒙古攻城大軍的陣伍。蒙古大汗的九旌大纛漸漸逼近城垣,城內守軍似乎軍心已亂,無力將登城的敵軍反擊下來。郭襄急道:“大哥哥,怎么是好?怎么是好?”

楊過心想:“此生得與龍兒重會,老天爺實在待我至厚,今日便死了,也已無憾。男兒為國戰死沙場,正是最好的歸宿!毖阅罴按,精神大振,叫道:“耶律兄,咱們再去沖殺一陣!币升R道:“再好沒有!毙↓埮凸妪R聲道:“大伙兒一齊去!”楊過道:“好!我當前鋒,你們多撿長矛,跟隨在我身后!币升R當下傳令部屬,在戰場上撿拾長矛,每人手中都抱了三五枝。

楊過執了一枝長矛,躍馬沖前,那神雕邁開大步,伴在馬旁,伸翅撥開射來的弩箭。小龍女、耶律齊、郭芙、郭襄四人緊隨其后。楊過雙腿指揮胯下坐騎,對著蒙古大汗的九旄大纛,疾馳而去。耶律齊吃了一驚,心想蒙古大汗親臨前敵,定然防衛極嚴,精兵猛將,多在左右,自己這百余人沖了過去,豈非白白送死?但想自己這條命是楊過救來的,真所謂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他要到那里,便跟到那里,何必多言?

這一行人去得好快,轉眼間沖出數里,已到襄陽城下。蒙哥的扈駕親兵見楊過來得勢頭猛惡,早有兩個百人隊沖上阻擋。楊過左臂一揮,一枝長矛飛擲出去,洞穿一名百夫長的鐵甲,貫胸而過。他順手從耶律齊手中接過一枝長矛,擲死了第二名百夫長。蒙古親兵一陣驚亂,楊過已突陣而過。眾親兵大驚,挺刀舉戟,紛紛上前截攔。楊過一矛一人,當者立斃。他左臂的神功系從山洪海潮之中練成,這長矛飛擲之勢,便巖石也能插入,何況常人血肉之軀?他每一枝長矛都對準了頂盔貫甲的將軍發出,頃刻間擲出了一十七枝長矛,殺了一十七名蒙古猛將。

這一下突襲,當真如迅雷不及掩耳,蒙古大軍在城下屯軍十余萬余眾,但楊過奔馬而前,便如摧枯拉朽般破堅直入,一口氣沖到了大汗的馬前。

蒙哥的扈駕親兵舍命上前抵擋。執戟甲士橫沖直撞的過來,遮在大汗身前。楊過回臂要去耶律齊手中再拿長矛時,卻拿了個空,原來已給蒙古甲士隔斷。眼見蒙古大汗臉有驚惶之色,拉過馬頭正要退走,楊過一聲長嘯,雙腳踏上馬鞍,跟著在馬鞍上一點,和身躍起,直撲而前。十余名親兵將校挺槍急刺,楊過在半空中提一口真氣,一個觔斗,從十余枝長槍上翻了過去。

蒙古大汗見勢頭不好,一提馬韁,縱騎急馳。他胯下這匹坐騎乃蒙古萬中選一的良駒,龍背鳥頸、骨挺筋健、嘶吼似雷、奔馳若風,名為“飛云騅”,幾乎和郭靖當年的“汗血寶馬”不相上下。此刻鞍上負了大汗,四蹄翻飛,徑向空曠處疾馳。楊過展開輕功,在后追去。蒙古軍數百騎又在楊過身后急趕。

兩軍見了這等情勢,城上城下登時都忘了交戰,萬目齊注,同聲吶喊。

楊過見大汗單騎逃遁,心下大喜,暗想你跑得再快,也要教我趕上了,那知道這“飛云騅”委實非同小可,后蹄只在地下微微一撐,便竄出數丈。楊過提氣急追,反和大汗越來越遠了。他彎腰在地下拾起一根長矛,奮力往蒙哥背心擲去。

眼見那長矛猶似流星趕月般飛去,兩軍瞧得親切,人人目瞪口呆,忘了呼吸。只見那飛云騅猛地里向前一沖,長矛距大汗背心約有尺許,力盡而墮。宋軍大叫:“啊喲!”蒙古軍齊呼:“萬歲!”

這時郭靖、黃藥師、周伯通、一燈等相距均遠,只空自焦急,卻那里使得出一分力氣去助楊過?蒙古兵將千千萬萬,也只有吶喊助威,枉有盡忠效死之心,又怎趕得上飛云騅的腳力?

蒙哥在馬背上回頭一望,見將楊過越拋越遠,心下放寬,縱馬向西首一個萬人隊馳去。那萬人隊齊聲發喊,迎了上來,只要兩下里一湊合,楊過本領再高,也傷不著大汗了。

楊過眼見功敗垂成,好生沮喪,突然間心念一動:“長矛太重,難以及遠,何不用石子?”拾起兩枚石子,運功擲了出去。但聽得嗤嗤聲響,兩枚石子急飛而去,都擊在飛云騅臀上。楊過神力飛石,那馬吃痛,一聲長嘶,前足提起,人立起來。

蒙哥貴為有史以來最大帝國的大汗,自幼弓馬嫻熟,曾跟隨祖父成吉思汗、父親拖雷數次出征,于拔都西征歐洲之役中,他更建立殊勛,畢生長于馬背之上、刀槍之中,這時變出非常,卻并不慌亂,挽雕弓、搭長箭,雙腿緊緊夾住馬腹,回身向楊過便是一箭。

楊過低頭避過,飛步搶上,左手早已拾了一塊拳頭大小的石塊,呼的一聲擲出,正中蒙哥后心。楊過這一擲勁力何等剛猛,蒙哥筋折骨斷,倒撞下馬,登時斃命。

蒙古兵將見大汗落馬,無不驚惶,四面八方搶了過來。郭靖大呼傳令,乘勢沖殺。城內宋軍開城殺出。郭靖、黃藥師、黃蓉等發動二十八宿大陣,來回沖擊。蒙古軍軍心已亂,奔潰踐踏,死者不計其數,一路上拋旗投槍,不成行列,紛紛向北奔逃。

郭靖等正追之間,忽見西方一路敵軍開來,隊伍甚是整齊,軍中豎起了四王子忽必烈的旗號。蒙古兵敗如山倒,一時之間那能收拾?忽必烈治軍雖嚴,給如潮水般涌來的敗兵一沖,部屬也登時亂了。忽必烈見勢頭不妙,率領一枝親兵殿后,緩緩北退。郭靖等直追出三十余里,眼見蒙古兵退勢不止,而呂文煥流水價的派出傳令官召郭靖回軍保城,宋軍這才凱旋而回。

自蒙古和宋軍交鋒以來,從未有如此大敗,而一國之主喪于城下,更軍心大沮。蒙古大汗之位并非父死子襲,系由皇族王公、重臣大將會議擁立。蒙哥既死,其弟七王子阿里不哥在北方蒙古老家和林得王公擁戴而為大汗。蒙古部族習慣,長子沖鋒陷陣作前鋒打仗,幼子看守老家,阿里不哥并無多大本事,因看守老家,王公大將、后妃眷屬、積貯的牲口家產、后備部隊均受其統率,因之在大會中占了優勢。后來忽必烈領軍北歸,與阿里不哥爭位,兄弟各率精兵互斗。最后忽必烈得勝,但蒙古軍已然大傷元氣,暫無力南攻,襄陽城得保太平。直到一十三年后的宋度宗咸淳九年,蒙古軍始再進攻襄陽。

郭靖領軍回到襄陽城邊,安撫使呂文煥早已率領親兵將校,大吹大擂,列隊在城外相迎。眾百姓也擁在城外,陳列酒漿香燭,羅拜慰勞。

郭靖攜著楊過之手,拿起百姓呈上來的一杯美酒,轉敬楊過,說道:“過兒,你今日立此大功,天下揚名固不待言,合城軍民,無不重感恩德。你更救了襄兒、齊兒,我和你郭伯母也深感大德!

楊過心中感動,有一句話藏在心中二十余年始終未說,這時再也忍不住了,朗聲說道:“郭伯伯,小侄幼時若非蒙你和郭伯母撫養教誨,焉能得有今日?”

他二人自來萬事心照,不說銘恩感德之言,此時對飲三杯,兩位當世大俠傾吐肺腑,只覺人生而當此境,復有何求?

二人攜手入城,但聽得軍民夾道歡呼,聲若轟雷。楊過忽然想起:“二十余年之前,郭伯伯也這般攜著我的手,送我上終南山重陽宮去投師學藝。他對我一片至誠,從沒半分差異?墒俏铱裢[,叛師反教,闖下了多大的禍事!倘若我終于誤入歧路,那有今天和他攜手入城的一日?”想到此處,不由得汗流浹背,暗自心驚。

襄陽城中家家懸彩,戶戶騰歡。雖有父兄子弟在這一役中陣亡的,但軍勝城完,悲戚之念也不免稍減。

這晚安撫使署中大張祝捷之宴,呂文煥便要請楊過坐個首席。楊過說甚么也不肯。眾人推讓良久,終于推一燈大師為尊,其次是周伯通、黃藥師、郭靖、王堅、點蒼漁隱、武三通、朱子柳、黃蓉,這才是楊過、耶律齊、小龍女、郭芙、武氏兄弟。瑛姑、程英、陸無雙、郭襄等另坐一桌。呂文煥暗自不悅,心想:“黃島主是郭大俠的岳父,那也罷了。一燈老和尚貌不驚人,周老頭子瘋瘋顛顛,怎能位居上座?”群雄縱談日間戰況,無不逸興橫飛,呂文煥卻那里插得下口去?

酒過數巡,城中官員、大將、士紳紛紛過來向郭靖、楊過敬酒,極口贊譽兩位大俠功略豐偉,武藝過人。

郭靖想起師門重恩,說道:“當年若非全真教丘道長仗義、七位恩師遠赴蒙古,又得洪老恩師栽育,我郭靖豈能立此微功?但咱們今日在此歡呼暢飲,各位恩師除柯老恩師外,均已長逝,思之令人神傷!币粺舻缺M皆黯然。

郭靖又道:“蒙古雖然退兵,或者又再攻來,請各位在襄陽稍作休息,瞧明敵軍動向,以免上了惡當。周老爺子等幾位傷勢未曾痊可,也須休息養傷。待到確知敵軍退兵,我想赴華山祭掃恩師之墓!敝懿犃x弟郭靖亂了稱呼,他口中剛喝了一大口酒,也就不加更正。楊過道:“郭伯伯,我也正想說這句話,大伙兒一齊都去如何?”一燈、黃藥師、周伯通等都想念這位逝世的老友,齊聲贊同。

是晚群雄直飲至深夜,大醉而散。

注:《元史》本紀卷三載:“憲宗諱蒙哥,睿宗拖雷之長子也!拍甓卤,悉率諸兵……丁丑,督諸軍戰城下……攻鎮西門、攻東新門、奇勝門……攻護國門……登外城,殺宋兵甚眾……屢攻不克……癸亥、帝崩!蹌偯餍垡,沉斷而寡言……御群臣甚嚴!

《續通鑒》:“蒙古主屢督諸軍攻之,不克……蒙古主殂……史天澤與群臣奉喪北還,于是合州圍解!薄独m通鑒考異》:“元憲宗自困頓兵日久,得疾而殂!吨貞c志》謂其中飛石……”合州,為三江會合處,又稱合州,今重慶市。

依歷史記載,憲宗系因攻四川重慶(合州)不克而死,是否為了中飛石,史書亦記載各異。但蒙古軍宋軍激戰最久、戰況最烈者系在襄陽,蒙古軍前后進攻數十年而不能下。為增加小說之興味起見,安排為憲宗攻襄陽不克,中飛石而死,城圍因而得解。發飛石者為誰,史無明文,小說稱其人為楊過,任何正史、野史,均不能證其為非。。

辽宁快乐12选5技巧 浙江11选五基本走势计算 福彩3d开奖近3000期 好股票配资平台 山东体彩快乐扑克3开奖 贵州快三一定牛走势及走势图 福彩3d开奖结果 今天 今晚 51pk10在线计划全天免费 排列七中奖规则明细表 22选5福建今日开奖 广西快三网络购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