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五 枯井底 污泥處

巴天石和朱丹臣等過來和木婉清相見,又替她引見蕭峰、虛竹等人。巴朱二人雖知她是鎮南王之女,但并未行過正式收養之禮,是以仍稱她為“木姑娘”。

眾人行得數里,忽聽得左首傳來一聲驚呼,更有人大聲號叫,卻是南海鱷神的聲音,似乎遇上了甚么危難。段譽道:“是我徒弟!”鐘靈叫道:“咱們快去瞧瞧,你徒弟為人倒也不壞!碧撝褚驳溃骸罢!”他母親葉二娘是南海鱷神的同伙,不免有些香火之情。

眾人催騎向號叫聲傳來處奔去,轉過幾個山坳,見是一片密林,對面懸崖之旁,出現一片驚心動魄的情景:

一大塊懸崖突出于深谷之上,崖上生著一株孤零零的松樹,形狀古拙。松樹上的一根枝干臨空伸出,有人以一根桿棒搭在枝干上,這人一身青袍,正是段延慶。他左手抓著桿棒,右手抓著另一根桿棒,那根桿棒的盡端也有人抓著,卻是南海鱷神。南海鱷神的另一只手抓住了一人的長發,乃是窮兇極惡云中鶴。云中鶴雙手分別握著一個少女的兩只手腕。

四人宛如結成一條長繩,臨空飄蕩,著實兇險,不論哪一個人失手,下面的人立即墮入底下數十丈的深谷。谷中萬石森森,猶如一把把刀劍般向上聳立,有人墮了下去,決難活命。

其時一陣風吹來,將南海鱷神、云中鶴、和那少女三人都吹得轉了半個圈子。這少女本來背向眾人,這時轉過身來,段譽大聲叫“啊喲”,險些從馬上掉將下來。

那少女正是他朝思暮想、無時或忘的王語嫣。

段譽一定神間,眼見懸崖生得奇險,無法縱馬上去,當即一躍下馬,搶著奔去。將到松樹之前,只見一個頭大身矮的胖子手執大斧,正在砍那松樹。

段譽這一驚更是非同小可,叫道:“喂,喂,你干甚么?”

那矮胖子毫不理睬,只是一斧斧的往樹上砍去,嘭嘭大響,碎木飛濺。段譽手指一伸,提起真氣,欲以六脈神劍傷他,不料他這六脈神劍要它來時卻未必便來,連指數指,劍氣影蹤全無,惶急大叫:“大哥、二哥,兩個好妹子,四位好姑娘,快來,快來救人!”

呼喝聲中,蕭峰、虛竹等都奔將過來。原來這胖子給大石擋住了,在下面全然見不到。幸好那松樹粗大,一時之間無法砍斷。

蕭峰等一見這般情狀,都是大為驚異,說甚么也想不明白,如何會出現這等希奇古怪的情勢。虛竹叫道:“胖子老兄,快停手,這棵樹砍不得了!蹦桥肿拥溃骸斑@是我種的樹,我喜歡砍回家去,做一口棺材來睡,你管得著么?”說著手上絲毫不停。下面南海鱷神的大呼小叫之聲,不絕傳將上來。段譽道:“二哥,此人不可理喻,請你快去制止他再說!碧撝竦溃骸吧鹾!”便要奔將過去。

突見一人撐著兩根木杖,疾從眾人身旁掠過,幾個起落,已擋在那矮胖子之前,卻是游坦之,不知他何時從驢車中溜了出來。游坦之一杖拄地,一杖提起,森然道:“誰也不可過來!”

木婉清從來沒見過此人,突然看到他奇丑可怖的面容,只嚇得花容失色,“啊”的一聲低呼。

段譽忙道:“莊幫主,你快制止這位胖子仁兄,叫他不可再砍松樹!庇翁怪淅涞牡溃骸拔覟樯趺匆谱∷?有甚么好處?”段譽道:“松樹一倒,下面的人都要摔死了!

虛竹見情勢兇險,縱身躍將過去,心想就算不能制住那胖子,也得將段延慶、南海鱷神等拉上來。他想當日所以能解開那“珍瓏棋局”,全仗段延慶指點,此后學到一身本領,便由此發端,雖然這件事對他到底是禍是福,實所難言,但段延慶對他總是一片好意。

游坦之右手將木杖在地上一插,右掌立即拍出,一股陰寒之氣隨伴著掌風直逼而至。虛竹雖不怕他的寒陰毒掌,卻也知道此掌功力深厚,不能小覷,當即凝神還了一掌。游坦之第二掌卻對準松樹的樹干拍落,松枝大晃,懸掛著的四人更搖晃不已。

段譽急叫:“二哥不要再過去了,有話大家好說,不必動蠻。莊幫主,你跟誰有仇?何必害人?”

游坦之道:“段公子,你要我制住這胖子,那也不難,可是你給我甚么好處?”段譽道:“甚……甚么好處都給……你……你要甚么,我給甚么。決不討價還價,快,快,再遲得片刻,可來不及了!庇翁怪溃骸拔抑谱∵@胖子后,立即要和阿紫姑娘離去,你和蕭峰、虛竹一干人,誰也不得阻攔。此事可能答允?”

段譽道:“阿紫?她……她要請我二哥施術復明,跟了你離去,她的眼睛怎么辦?”游坦之道:“虛竹先生能替她施術復明,我自也能設法治好她的眼睛!倍巫u道:“這個……這個……”眼見那矮胖子還是一斧、一斧的不斷砍那松樹,心想此刻千鈞一發,終究是救命要緊,便道:“我答允……答允你便了!你……你……快……”

游坦之右掌揮出,擊向那胖子。那胖子嘿嘿冷笑,拋下斧頭,扎起馬步,一聲斷喝,雙掌向游坦之的掌力迎上,掌風虎虎,聲勢極是威猛,游坦之這一掌中卻半點聲息也無。

突然之間,那胖子臉色大變,本是高傲無比的神氣,忽然變為異常詫異,似乎見到了天下最奇怪、最難以相信的事,跟著嘴角邊流下兩條鮮血,身子慢慢縮成一團,慢慢向崖下深谷中掉了下去。隔了好一會,才聽得騰的一聲,自是他身子撞在谷底亂石之上,聲音悶郁,眾人想像這矮胖子腦裂肚破的慘狀,都是忍不住身上一寒。

虛竹飛身躍上松樹的枝干,只見段延慶的鋼杖深深嵌在樹枝之中,全憑一股內力粘勁,掛住了下面四人,內力之深厚,實是非同小可。虛竹伸左手抓住鋼杖,提將上來。

南海鱷神在下面大加稱贊:“小和尚,我早知你是個好和尚。你是我二姊的兒子,是我岳老二的侄兒。既是岳老二的侄兒,本領自然不會差到哪里去。若不是你來相助一臂之力,我們在這里吊足三日三夜,這滋味便不大好受了!痹浦喧Q道:“這當兒還在吹大氣,怎么能吊得上三日三夜?”南海鱷神怒道:“我支持不住之時,右手一松,放開了你的頭發,不就成了,要不要我試試?”他二人雖在急難之中,還是不住的拌嘴。

片刻之間,虛竹將段延慶接了上來,跟著將南海鱷神與云中鶴一一提起,最后才拉起王語嫣。她雙目緊閉,呼吸微弱,已然暈去。

段譽先是大為欣慰,跟著便心下憐惜,但見她雙手手腕上都是一圈紫黑之色,現出云中鶴深深的指印,想起云中鶴兇殘好色,對木婉清和鐘靈都曾意圖非禮,每一次都蒙南海鱷神搭救,今日之事,自然又是惡事重演,不由得惱怒之極,說道:“大哥、二哥,這個云中鶴生性奸惡,咱們把他殺了罷!”

南海鱷神叫道:“不對,不對!段……那個師父……今日全靠云老四救了你這個……你這個老婆……我這個師娘……不然的話,你老婆早已一命嗚呼了!

他這幾句雖然顛三倒四,眾人卻也都聽得明白。適才段譽為了王語嫣而焦急逾恒之狀,木婉清一一都瞧在眼里,未見王語嫣上來,已不禁黯然自傷,迨見到她神清骨秀、端麗無雙的容貌,心中更是一股說不出的難受。只見她雙目慢慢睜開,“嚶”的一聲,低聲道:“這是在黃泉地府么?我……我已經死了么?”

南海鱷神怒道:“你這個妞兒當真胡說八道!倘若這是黃泉地府,難道咱們個個都是死鬼?你現下還不是我師父的老婆,我得罪你幾句,也不算是以下犯上。不過時日無多,依我看來,你遲早要做我師娘,良機莫失,還是及早多叫你幾聲小妞兒比較上算。喂,我說小妞兒啊,好端端地干甚么尋死覓活?你死了是你自己甘愿,卻險些兒陪上我把弟云中鵝的一條性命。云中鶴死了也就罷了,咱們段老大死了,那就可惜得緊。就算段老大死了也不打緊,我岳老二陪你死了,可真是大大的犯不著啦!”

段譽柔聲安慰:“王姑娘,這可受驚了,且靠著樹歇一會!

王語嫣哇的一聲,哭了出來,雙手捧著臉,低聲道:“你們別來管我,我……我……我不想活啦!倍巫u吃了一驚:“她真的是要尋死,那為甚么?難道……難道……”斜眼向云中鶴瞧去,見到他暴戾兇狠的神色,心中暗叫:“啊喲!莫非王姑娘受了此人之辱,以至要自尋短見?”

鐘靈走上一步,說道:“岳老三,你好!”南海鱷神一見大喜,大聲道:“小師娘,你也好!我現下是岳老二,不是岳老三了!”鐘靈道:“你別叫我小甚么的,怪難聽的。岳老二,我問你,這位姑娘到底為甚么要尋死?又是這個竹篙兒惹的禍么?我呵他的癢!”說著雙手湊在嘴邊,向十根手指吹了幾口氣。云中鶴臉色大變,退開兩步。

南海鱷神連連搖頭,說道:“不是,不是,天地良心,這一次云老四變了性,忽然做起好事來。咱三人少了葉二娘這個伴兒,都是悶悶不樂,出來散散心,走到這里,剛好見到這小妞兒跳崖自盡,她跳出去的力道太大,云老四又沒抓得及時,唉,他本來是個窮兇極惡的家伙,突然改做好事,不免有點不自量力……”

云中鶴怒道:“你奶奶的,我幾時大發善心,改做好事了?

姓云的最喜歡美貌姑娘,見到這王姑娘跳崖尋死,我自然舍不得,我是要抓她回去,做幾天老婆!

南海鱷神暴跳如雷,戟指罵道:“你奶奶的,岳老二當你變性,伸手救人,念著大家是天下著名惡漢的情誼,才伸手抓你頭發,早知如此,讓你掉下去摔死了倒好!

鐘靈笑道:“岳老二,你本來外號叫作‘兇神惡煞’,原是專做壞事,不做好事的,幾時又轉了性啦?是跟你師父學的嗎?”

南海鱷神搔了搔頭皮,道:“不是,不是!決不轉性,決不轉性!只不過四大惡人少了一個,不免有點不帶勁。我一抓到云老四的頭發,給他一拖,不由得也向谷下掉去,幸好段老大武功了得,一杖伸將過來,給我抓住了?墒俏覀內怂陌賮斫锏姆萘,這一拖一拉,一扯一帶,將段老大也給牽了下來。他一杖甩出,鉤住了松樹,正想慢慢設法上來,不料來了個吐蕃國的矮胖子,拿起斧頭,便斫松樹!

鐘靈道:“這矮胖子是吐蕃國人么?他又為甚么要害你們性命?”

南海鱷神向地下吐了口唾沫,說道:“我們四大惡人是西夏國一品堂中數一數二,不,不,是數三數四的高手,你們大家自然都是久仰的了。這次皇上替公主招駙馬,吩咐一品堂的高手四下巡視,不準閑雜人等前來搗亂。哪知吐蕃國的王子蠻不講理,居然派人把守西夏國的四處要道,不準旁人去招駙馬,只準他小子一個兒去招。我們自然不許,大伙兒就打了一架,打死十來個吐蕃武士。所以嘛,如此這般,我們三大惡人和吐蕃國的武士們,就不是好朋友啦!

他這么一說,眾人才算有了點頭緒,但王語嫣為甚么要自尋短見,卻還是不明白。

南海鱷神又道:“王姑娘,我師父來啦,你們還是做夫妻罷,你不用尋死啦!”

王語嫣抬起頭來,抽抽噎噎的道:“你再胡說八道的欺侮我,我……我就一頭撞死在這里!倍巫u忙道:“使不得,使不得!”轉頭向南海鱷神道:“岳老三,你不可……”南海鱷神道:“岳老二!”段譽道:“好,就是岳老二。你別再胡說八道。不過你救人有功,為師感激不盡。下次我真的教你幾手功夫!

南海鱷神睜著怪眼,斜視王語嫣,說道:“你不肯做我師娘,肯做的人還怕少了?這位大師娘,這位小師娘,都是我的師娘!闭f著指著木婉清,又指著鐘靈。

木婉清臉一紅,啐了一口,道:“咦,那個丑八怪呢?”眾人適才都全神貫注的瞧著虛竹救人,這時才發現游坦之和阿紫已然不知去向。段譽道:“大哥,他們走了么?”

蕭峰道:“他們走了。你既答允了他,我就不便再加阻攔!

言下不禁茫然,不知阿紫隨游坦之去后,將來究竟如何。

南海鱷神叫道:“老大、老四,咱們回去了嗎?”眼見段延慶和云中鶴向西而去,轉頭向段譽道:“我要去了!”放開腳步,跟著段延慶和云中鶴徑回靈州。

鐘靈道:“王姑娘,咱們坐車去!狈鲋跽Z嫣,走進阿紫原先坐的驢車之中。

當下一行人齊向靈州進發。傍晚時分,到了靈州城內。

其時西夏國勢方張,擁有二十二州。黃河之南有靈州、洪州、銀州、夏州諸州,河西有興州、涼州、甘州、肅州諸州,即今甘肅、寧夏、綏遠一帶。其地有黃河灌溉之利,五谷豐饒,所謂“黃河百害,惟利一套”,西夏國所占的正是河套之地。兵強馬壯,控甲五十萬。西夏士卒驍勇善戰,宋史有云:

“用兵多立虛巖,設伏兵包敵,以鐵騎為前軍,乘善馬,重甲,刺斫不入,用鉤索絞聯,雖死馬上,不墜。遇戰則先出鐵騎突陣,陣亂則沖擊之,步兵挾騎以進!蔽飨幕实垭m是姓李,其實是胡人拓跋氏,唐太宗時賜姓李。西夏人轉戰四方,疆界變遷,國都時徙。靈州是西夏大城,但與中原名都相比,自然遠遠不及。

這一晚蕭峰等無法找到宿店。靈州本不繁華,此時中秋將屆,四方來的好漢豪杰不計其數,幾家大客店早住滿了。蕭峰等又再出城,好容易才在一座廟宇中得到借宿之所,男人擠在東廂,女子住在西廂。

段譽自見到王語嫣后,又是歡喜,又是憂愁,這晚上翻來覆去,卻如何睡得著?心中只想:“王姑娘為甚么要自尋短見?我怎生想個法子勸解于她才是?唉,我既不知她尋短見的原由,卻又何從勸解?”

眼見月光從窗格中灑將進來,一片清光,鋪在地下。他難以入睡,悄悄起身,走到庭院之中,只見墻角邊兩株疏桐,月亮將圓未圓,漸漸升到梧桐頂上。這時盛暑初過,但甘涼一帶,夜半已頗有寒意,段譽在桐樹下繞了幾匝,隱隱覺得胸前傷口處有些作痛,知是日間奔得急了,觸動了傷處,不由得又想:“她為甚么要自尋短見?”

信步出廟,月光下只見遠處池塘邊人影一閃,依稀是個白衣女子,更似便是王語嫣的模樣。段譽吃了一驚,暗叫:

“不好,她又要去尋死了!碑敿凑归_輕功,搶了過去。霎時間便到了那白衣人背后。池塘中碧水如鏡,反照那白衣人的面容,果然便是王語嫣。段譽不敢冒昧上前,心想:“她在少室山上對我嗔惱,此次重會,仍然絲毫不假辭色,想必余怒未息。她所以要自尋短見,說不定為了生我的氣。唉,段譽啊段譽,你唐突佳人,害得她凄然欲絕,當真是百死不足以贖其辜了!彼阍谝恢甏髽渲,自怨自嘆,越思越覺自己罪愆深重。世上如果必須有人自盡,自然是他段譽,而決計不是眼前這位王姑娘。

只見那碧玉般的池水面上,忽然起了漪漣,幾個小小的水圈慢慢向外擴展開去,段譽凝神看去,見幾滴水珠落在池面,原來是王語嫣的淚水。段譽更是憐惜,但聽得她幽幽嘆了口氣,輕輕說道:“我……我還是死了,免得受這無窮無盡的煎熬!

段譽再也忍不住,從樹后走了出來,說道:“王姑娘,千不是,萬不是,都是我段譽的不是,千萬請你擔代。你……你倘若仍要生氣,我只好給你跪下了!彼f到做到,雙膝一屈,登時便跪在她面前。

王語嫣嚇了一跳,忙道:“你……你干甚么?快起來,要是給人家瞧見了,卻成甚么樣子?”段譽道:“要姑娘原諒了我,不再見怪,我才敢起來!蓖跽Z嫣奇道:“我原諒你甚么?怪你甚么?那干你甚么事?”段譽道:“我見姑娘傷心,心想姑娘事事如意,定是我得罪了慕容公子,令他不快,以致惹得姑娘煩惱。下次若再撞見,他要打我殺我,我只逃跑,決不還手!蓖跽Z嫣頓了頓腳,嘆道:“唉,你這……你這呆子,我自己傷心,跟你全不相干!倍巫u道:“如此說來,姑娘并不怪我?”王語嫣道:“自然不怪!”

段譽道:“那我就放心了!闭酒鹕韥,突然間心中老大的不是滋味。倘若王語嫣為了他而傷心欲絕,打他罵他,甚至拔劍刺他,提刀砍他,他都會覺得十分開心,可是她偏偏說:“我自己傷心,跟你全不相干!宾畷r間不由得茫然若失。

只見王語嫣又垂下了頭,淚水一點一點的滴在胸口,她的綢衫不吸水,淚珠順著衣衫滾了下去,段譽胸口一熱,說道:“姑娘,你到底有何為難之事,快跟我說了。我盡心竭力,定然給你辦到,總是要想法子讓你轉嗔為喜!

王語嫣慢慢抬起頭來,月光照著她含著淚水的眼睛,宛如兩顆水晶,那兩顆水晶中現出了光輝喜意,但光彩隨即又黯淡了,她幽幽的道:“段公子,你一直待我很好,我心里……我心里自然很感激。只不過這件事,你實在無能為力,你幫不了我!

段譽道:“我自己確沒甚么本事,但我蕭大哥、虛竹二哥都是一等一的武功,他們都在這里,我跟他兩個是結拜兄弟,親如骨肉,我求他們甚么事,諒無不允之理。姑娘,你究竟為甚么傷心,你說給我聽。就算真的棘手之極,無可挽回,你把傷心的事說了出來,心中也會好過些!

王語嫣慘白的臉頰上忽然罩上了一層暈紅,轉過了頭,不敢和段譽的目光相對,輕輕說話,聲音低如蚊蚋:“他……他要去做西夏駙馬。公冶二哥來勸我,說甚么……甚么為了興復大燕,可不能顧兒女私情!彼徽f了這幾句話,一回身,伏在段譽肩頭,哭了出來。

段譽受寵若驚,不敢有半點動彈,恍然大悟之余,不由得呆了,也不知是喜歡呢還是難過,原來王語嫣傷心,是為了慕容復要去做西夏駙馬,他娶了西夏公主,自然將王語嫣置之不顧。段譽自然而然的想到:“她若嫁不成表哥,說不定對我便能稍假辭色。我不敢要她委身下嫁,只須我得能時時見到她,那便心滿意足了。她喜歡清靜,我可以陪她到人跡不到的荒山孤島上去,朝夕相對,樂也如何?”想到快樂之處,忍不住手舞足蹈。

王語嫣身子一顫,退后一步,見到段譽滿臉喜色,嗔道:“你……你……我還當你好人呢,因此跟你說了,哪知道你幸災樂禍,反來笑我!倍巫u急道:“不,不!王姑娘,皇天在上,后土在下,我段譽若有半分對你幸災樂禍之心,教我天雷劈頂,萬箭攢身!

王語嫣道:“你沒有壞心,也就是了,誰要你發誓?那么你為甚么高興?”她這句話剛問出口,心下立時也明白了:段譽所以喜形于色,只因慕容復娶了西夏公主,他去了這個情敵,便有望和自己成為眷屬。段譽對她一見傾心,情致殷殷,王語嫣豈有不明之理?只是她滿腔情意,自幼便注在這表哥身上,有時念及段譽的癡心,不免歉然,但這個“情”字,卻是萬萬牽扯不上的。她一明白段譽手舞足蹈的原因,不由得既驚且羞,紅暈雙頰,嗔道:“你雖不是笑我,卻也是不安好心。我……我……我……”

段譽心中一驚,暗道:“段譽啊段譽,你何以忽起卑鄙之念,竟生乘火打劫之心?豈不是成了無恥小人?”眼見到她楚楚可憐之狀,只覺但教能令得她一生平安喜樂,自己縱然萬死,亦所甘愿,不由得胸間豪氣陡生,心想:“適才我只想,如何和她在荒山孤島之上,晨夕與共,其樂融融,可是沒想到這‘其樂融融’,是我段譽之樂,卻不是她王語嫣之樂。我段譽之樂,其實正是她王語嫣之悲。我只求自己之樂,那是愛我自己,只有設法使她心中歡樂,那才是真正的愛她,是為她好!

王語嫣低聲道:“是我說錯了么?你生我的氣么?”段譽道:“不,不,我怎會生你的氣?”王語嫣道:“那么你怎地不說話?”段譽道:“我在想一件事!

他心中不住盤算:“我和慕容公子相較,文才武藝不如,人品風采不如,倜儻瀟灑、威望聲譽不如,可說樣樣及他不上。更何況他二人是中表之親,自幼兒青梅竹馬,鐘情已久,我更加無法相比?墒怯幸患挛覅s須得勝過慕容公子,我要令王姑娘知道,說到真心為她好的,慕容公子卻不如我了。

二十多年之后,王姑娘和慕容公子生下兒子、孫子后,她內心深處,仍會想到我段譽,知道這世上全心全意為她設想的,沒第二個人能及得上我!

他心意已決,說道:“王姑娘,你不用傷心,我去勸告慕容公子,叫他不可去做西夏駙馬,要他及早和你成婚!

王語嫣吃了一驚,說道:“不!那怎么可以?我表哥恨死了你,他不會聽你勸的!

段譽道:“我當曉以大義,向他點明,人生在世,最要緊的是夫婦間情投意合,兩心相悅。他和西夏公主素不相識,既不知她是美是丑,是善是惡,旦夕相見,便成夫妻,那是大大的不妥。我又要跟他說,王姑娘清麗絕俗,世所罕見,溫柔嫻淑,找遍天下再也遇不到第二個。過去一千年中固然沒有,再過一千年仍然沒有。何況王姑娘對你慕容公子一往情深,你豈可做那薄幸郎君,為天下有情人齊聲唾罵,為江湖英雄好漢卑視恥笑?”

王語嫣聽了他這番話,甚是感動,幽幽的道:“段公子,你說得我這么好,那是你有意夸獎,討我喜歡……”段譽忙道:“非也,非也!”話一出口,便想到這是受了包不同的感染,學了他的口頭禪,忍不住一笑,又道:“我是一片誠心,句句乃肺腑之言!蓖跽Z嫣也被他這“非也非也”四字引得破涕為笑,說道:“你好的不學,卻去學我包三哥!

段譽見她開顏歡笑,十分喜歡,說道:“我自必多方勸導,要慕容公子不但消了做西夏駙馬之念,還須及早和姑娘成婚!蓖跽Z嫣道:“你這么做,又為了甚么?于你能有甚么好處?”段譽道:“我能見到姑娘言笑晏晏,心下歡喜,那便是極大的好處了!

王語嫣心中一凜,只覺他這一句輕描淡寫的言語,實是對自己鐘情到十分。但她一片心思都放在慕容復身上,一時感動,隨即淡忘,嘆了口氣道:“你不知我表哥的心思。在他心中,興復大燕是天下第一等大事。公冶二哥跟我說,我表哥說道:男兒漢當以大業為重,倘若兒女情長,英雄氣短,都便不是英雄了。他又說:西夏公主是無鹽嫫母也罷,是潑辣悍婦也罷,他都不放在心上,最要緊的是能助他光復大燕!

段譽沉吟道:“那確是實情,他慕容氏一心一意想做皇帝,西夏能起兵助他復國,這件事……這件事……倒是有些為難!毖垡娡跽Z嫣又是淚水盈盈欲滴,只覺便是為她上刀山、下油鍋,也是閑事一樁,一挺胸膛,說道:“你放一百二十個心,讓我去做西夏駙馬。你表哥做不成駙馬,就非和你成婚不可了!

王語嫣又驚又喜,問道:“甚么?”段譽道:“我去搶這個駙馬都尉來做!

王語嫣在少室山上,親眼見到他以六脈神劍打得慕容復無法還手,心想他的武功確比表哥為高,如果他去搶做駙馬,表哥倒真的未必能搶得到手,低低的道:“段公子,你待我真好,不過這樣一來,我表哥可真要恨死你啦!倍巫u道:“那又有甚么干系?反正現下他早就恨我了!蓖跽Z嫣道:“你剛才說,也不知那西夏公主是美是丑,是善是惡,你卻為了我而去和她成親,豈不是……豈不是……太委屈了你?”

段譽當下便要說:“只要為了你,不論甚么委屈我都甘愿忍受!钡S即便想:“我為你做事,倘若居功要你感恩,不是君子的行徑!北愕溃骸拔也皇菫榱四愣芪,我爹爹有命,要我去設法娶得這位西夏公主。我是秉承爹爹之命,跟你全不相干!

王語嫣冰雪聰明,段譽對她一片深情,豈有領略不到的?

心想他對自己如此癡心,怎會甘愿去娶一個素不相識的女子?

他為了自己而去做大違本意之事,卻毫不居功,不由得更是感激,伸出手來,握住了段譽的手,說道:“段公子,我……我……今生今世,難以相報,但愿來生……”說到這里,喉頭哽咽,再也說不下去了。

他二人數度同經患難,背負扶持,肌膚相接,亦非止一次,但過去都是不得不然,這一次卻是王語嫣心下感動,伸手與段譽相握。段譽但覺她一只柔膩軟滑的手掌款款握著自己的手,霎時之間,只覺便是天塌下來也顧不得了,歡喜之情,充滿胸臆,心想她這么待我,別說要我娶西夏公主,便是大宋公主、遼國公主、吐蕃公主、高麗公主一起娶了,卻又如何?他重傷未愈,狂喜之下,熱血上涌,不由得精神不支,突然間天旋地轉,頭暈腦脹,身子搖了幾搖,一個側身,咕咚一聲,摔入了碧波池中。

王語嫣大吃一驚,叫道:“段公子,段公子!”伸手去拉。

幸好池水甚淺,段譽給冷水一激,腦子也清醒了,拖泥帶水的爬將上來。

王語嫣這么一呼,廟中許多人都驚醒了。蕭峰、虛竹、巴天石、朱丹臣等都奔出來。見到段譽如此狼狽的神情,王語嫣卻滿臉通紅的站在一旁,十分忸怩尷尬,都道他二人深宵在池邊幽會,不由得心中暗暗好笑,卻也不便多問。段譽要待解釋,卻也不知說甚么好。

次日是八月十二,離中秋尚有三日。巴天石一早便到靈州城投文辦事。巳牌時分,他匆匆趕回廟中,向段譽道:“公子,王爺向西夏公主求親的書信,小人已投入了禮部。蒙禮部尚書親自延見,十分客氣,說公子前來求親,西夏國大感光寵,相信必能如公子所愿!

過不多時,廟門外人馬雜沓,跟著有吹打之聲。巴天石和朱丹臣迎了出去,原來是西夏禮部的陶侍郎率領人員,前來迎接段譽,遷往賓館款待。蕭峰是遼國的南院大王,遼國國勢之盛,遠過大理,西夏若知他來,接待更當隆重,只是他囑咐眾人不可泄露他的身份,和虛竹等一干人都認作是段譽的隨從,遷入了賓館。

眾人剛安頓好,忽聽后院中有人粗聲粗氣的罵道:“你是甚么東西,居然也來打西夏公主的主意?這西夏駙馬,我們小王子是做定了的,我勸你還是夾著尾巴早些走罷!”巴天石等一聽,都是怒從身上起,心想甚么人如此無禮,膽敢上門辱罵?開門一看,只見七八條粗壯大漢,站在院子中亂叫亂嚷。

巴天石和朱丹臣都是大理群臣中十分精細之人,只是朱丹臣多了幾分文采儒雅,巴天石卻多了幾分霸悍之氣。兩人各不出聲,只是在門口一站。只聽那幾條大漢越罵越粗魯,還夾雜著許多聽不懂的番話,口口聲聲“我家小王子”如何如何,似乎是吐蕃國王子的下屬。

巴天石和朱丹臣相視一笑,便欲出手打發這幾條大漢,突然間左首一扇門砰的開了,搶出兩個人來,一穿黃衣,一穿黑衣,指東指西,霎時間三條大漢躺在地下哼聲不絕,另外幾人給那二人拳打足踢,都拋出了門外。那黑衣漢子道:“痛快,痛快!”那黃衣人道:“非也,非也!還不夠痛快!币粋正是風波惡,一個是包不同。

但聽得逃到了門外的吐蕃武士兀自大叫:“姓慕容的,我勸你早些回姑蘇去的好。你想娶西夏公主為妻,惹惱了我家小王子,‘以汝之道,還施汝身’,娶了你妹子做小老婆,那就有得瞧的了!憋L波惡一陣風般趕將出去。但聽得劈拍、哎唷幾聲,幾名吐蕃武士漸逃漸遠,罵聲漸漸遠去。

王語嫣坐在房中,聽到包風二人和吐蕃眾武士的聲音,愁眉深鎖,珠淚悄垂,一時打不定主意,是否該出來和包風二人相會。

包不同向巴天石、朱丹臣一拱手,說道:“巴兄、朱兄來到西夏,是來瞧瞧熱鬧呢,還是別有所圖?”巴天石笑道:“包風二位如何,我二人也就如何了!卑煌樕蛔,說道:“大理段公子也是來求親么?”巴天石道:“正是。我家公子乃大理國皇太弟的世子,日后身登大位,在大理國南面為君,與西夏結為姻親,正是門當戶對。慕容公子一介白丁,人品雖佳,門第卻是不稱!卑煌樕请y看,道:“非也,非也!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家公子人中龍鳳,豈是你家這個段呆子所能比并?”風波惡沖進門來,說道:“三哥,何必多作這口舌之爭?待來日金殿比試。大家施展手段便了!

包不同道:“非也,非也!金殿比試,那是公子爺他們的事;口舌之爭,卻是我哥兒們之事!

巴天石笑道:“口舌之爭,包兄天下第一,古往今來,無人能及。小弟甘拜下風,這就認輸別過!币慌e手,與朱丹臣回入房中,說道:“朱賢弟,聽那包不同說來,似乎公子爺還得參與一場甚么金殿比試。公子爺傷重未曾痊愈,他的武功又是時靈時不靈,并無把握,倘若比試之際六脈神劍施展不出,不但駙馬做不成,還有性命之憂,那便如何是好?”朱丹臣也是束手無策。兩人去找蕭峰、虛竹商議。

蕭峰道:“這金殿比試,不知如何比試法?是單打獨斗呢,還是許可部屬出陣?倘若旁人也可參與角斗,那就不用擔心了!

巴天石道:“正是,朱賢弟,咱們去瞧瞧陶尚書,把招婿、比試的諸般規矩打聽明白,再作計較!碑斚露俗匀。

蕭峰、虛竹、段譽三人圍坐飲酒,你一碗,我一碗,意興甚豪。蕭峰問起段譽學會六脈神劍的經過,想要授他一種運氣的法門,得能任意運使真氣。哪知道段譽對內功、外功全是一竅不通,豈能在旦夕之間學會?蕭峰知道無法可施,只得搖了搖頭,舉碗大口喝酒。虛竹和段譽的酒量都遠不及他,喝到五六碗烈酒時,段譽已經頹然醉倒,人事不知了。

段譽待得朦朦朧朧的醒轉,只見窗紙上樹影扶疏,明月窺人,已是深夜。他心中一凜:“昨晚我和王姑娘沒說完話,一不小心,掉入了水池,不知她可還有甚么話要跟我說?會不會又在外面等我?啊喲,不好,倘若她已等了半天,不耐煩起來,又回去安睡,豈不是誤了大事?”急忙跳起,悄悄挨出房門,過了院子,正想去拔大門的門閂,忽聽得身后有人低聲道:“段公子,你過來,我有話跟你說!

段譽出其不意,嚇了一跳,聽那聲音陰森森地似乎不懷好意,待要回頭去看,突覺背心一緊,已被人一把抓住。段譽依稀辨明聲音,問道:“是慕容公子么?”

那人道:“不敢,正是區區,敢請段兄移駕一談!惫槐闶悄饺輳。段譽道:“慕容公子有命,敢不奉陪?請放手罷!”

慕容復道:“放手倒也不必!倍巫u突覺身子一輕,騰云駕霧般飛了上去,卻是被慕容復抓住后心,提著躍上了屋頂。

段譽若是張口呼叫,便能將蕭峰、虛竹等驚醒,出來救援,但想:“我一叫之下,王姑娘也必聽見了,她見我二人重起爭斗,定然大大不快。她決不會怪她表哥,總是編派我的不是,我又何必惹她生氣?”當下并不叫喚,任由慕容復提在手中,向外奔馳。

其時雖是深夜,但中秋將屆,月色澄明,只見慕容復腳下初時踏的是青石板街道,到后來已是黃土小徑,小徑兩旁都是半青不黃的長草。

慕容復奔得一會,突然停步,將段譽往地下重重一摔,砰的一聲,段譽肩腰著地,摔得好不疼痛,心想:“此人貌似文雅,行為卻頗野蠻!焙吆哌筮蟮呐榔鹕韥,道:“慕容兄有話要好說,何必動粗?”

慕容復冷笑道:“昨晚你跟我表妹說甚么話來?”段譽臉上一紅,囁嚅道:“也……也沒有甚么,只不過剛巧撞到,閑談幾句罷了!蹦饺輳偷溃骸澳闶悄凶訚h大丈夫,明人不做暗事,說過的話,做過的事,又何必抵賴隱瞞?”段譽給他一激,不由得氣往上沖,說道:“當然也不必瞞你,我跟王姑娘說,要來勸你一勸!蹦饺輳屠湫Φ溃骸澳阏f要勸我道:人生在世,最要緊的是夫婦間情投意合,兩心相悅。你又想說:我和西夏公主素不相識,既不知她是美是丑,是善是惡,旦夕相見,便成夫妻,那是大大的不妥,是不是?又說我若辜負了我表妹的美意,便為天下有情人齊聲唾罵,為江湖上的英雄好漢卑鄙恥笑,是也不是?”

他說一句,段譽吃一驚,待他說完,結結巴巴的道:“王……王姑娘都跟你說了?”慕容復道:“她怎會跟我說?”段譽道:“那么是你昨晚躲在一旁聽見了?”慕容復冷笑道:“你騙得了這等不識世務的無知姑娘,可騙不了我!倍巫u奇道:“我騙你甚么?”

慕容復道:“事情再明白也沒有了,你自己想做西夏駙馬,怕我來爭,便編好了一套說辭,想誘我上當。嘿嘿,慕容復不是三歲的小孩兒,難道會墮入你的彀中?你……你當真是在做清秋大夢!倍巫u嘆道:“我是一片好心,但盼王姑娘和你成婚,結成神仙眷屬,舉案齊眉,白頭偕老!蹦饺輳屠湫Φ溃骸岸嘀x你的金口啦。大理段氏和姑蘇慕容無親無故,素無交情,你何必這般來善禱善頌?只要我給我表妹纏住了不得脫身,你便得其所哉,披紅掛彩的去做西夏駙馬了!

段譽怒道:“你這不是胡說八道么?我是大理王子,大理雖是小國,卻也沒將這個‘駙馬’二字看得比天還大。慕容公子,我善言勸你,榮華富貴,轉瞬成空,你就算做成了西夏駙馬,再要做大燕皇帝,還不知要殺多少人?就算中原給你殺得血流成河,尸骨如山,你這大燕皇帝是否做得成,那也難說得很!

慕容復卻不生氣,只冷冷的道:“你滿口子仁義道德,一肚皮卻是蛇蝎心腸!倍巫u急道:“你不相信我是一番好意,那也由你,總而言之,我不能讓你娶西夏公主,我不能眼見王姑娘為你傷心腸斷,自尋短見!蹦饺輳偷溃骸澳悴辉S我娶?哈哈,你當真有這么大的能耐?我偏要娶,你便怎樣?”段譽道:“我自當盡心竭力,阻你成事。我一個人無能為力,便請朋友們幫忙!

慕容復心中一凜,蕭峰、虛竹二人的武功如何,他自是熟知,甚至段譽本人,當他施展六脈神劍之際,自己也萬萬抵敵不住,幸好他的劍法有時靈,有時不靈,未能得心應手,總算還可乘之以隙,當即微微抬頭,高聲說道:“表妹,你過來,我有話跟你說!

段譽又驚又喜,忙回頭去看,但見遍地清光,卻哪里有王語嫣的人影?他凝神張望,似乎對面樹叢中有甚么東西一動,突然間背上一緊,又被慕容復抓住了穴道,身子又被他提了起來,才知上當,苦笑道:“你又來動蠻,再加謊言欺詐,實非君子之所為!

慕容復冷笑道:“對付你這等小人,又豈能用君子手段?”

提著他向旁走去,想找個坑穴,將他一掌擊死,便即就地掩埋,走了數丈,見到一口枯井,舉手一擲,將他投了下去。段譽大叫:“啊喲!”已摔入井底。

慕容復正待找幾塊大石壓在井口之上,讓他在里面活活餓死,忽聽得一個女子聲音道:“表哥,你瞧見我了?要跟我說甚么話?啊喲,你把段公子怎么啦?”正是王語嫣。慕容復一呆,皺起了眉頭,他向著段譽背后高聲說話,意在引得他回頭觀看,以便拿他后心要穴,不料王語嫣真的便在附近。

原來王語嫣這一晚愁思綿綿,難以安睡,倚窗望月,卻將慕容復抓住段譽的情景都瞧在眼里,生怕兩人爭斗起來,慕容復不敵段譽的六脈神劍,當即追隨在后,兩人的一番爭辯,句句都給她聽見了。只覺段譽相勸慕容復的言語確是出于肺腑,慕容復卻認定他別有用心。待得慕容復出言欺騙段譽,王語嫣還道他當真見到了自己,便即現身。

王語嫣奔到井旁,俯身下望,叫道:“段公子,段公子!你有沒受傷?”段譽被摔下去時,頭下腳上,腦袋撞在硬泥之上,已然暈去。王語嫣叫了幾聲,不聽到回答,只道段譽已然跌死,想起他平素對自己的種種好處來,這一次又確是為著自己而送了性命,忍不住哭了出來,叫道:“段公子,你……你怎么……怎么就這樣死了?”

慕容復冷冷的道:“你對他果然是一往情深!蓖跽Z嫣哽咽道:“他好好相勸于你,聽不聽在你,又為甚么要殺了他?”

慕容復道:“這人是我大對頭,你沒聽他說,他要盡心竭力,阻我成事么?那日少室山上,他令我喪盡臉面,難以在江湖立足,這人我自然容他不得!蓖跽Z嫣道:“少室山的事情,確是他不對,我早已怪責過他了,他已自認不是!蹦饺輳屠湫Φ溃骸昂,哼!自認不是!這么輕描淡寫一句話,就想把這梁子揭過去了么?我慕容復行走江湖,人人在背后指指點點,說我敗在他大理段氏的六脈神劍之下,你倒想想,我今后怎么做人?”

王語嫣柔聲道:“表哥,一時勝敗,又何必常自掛懷在心?

那日少室山斗劍,姑丈也已開導過你了,過去的事,再說作甚?”她不知段譽是否真的死了,探頭井口,又叫道:“段公子,段公子!”仍是不聞應聲。

慕容復道:“你這么關心他,嫁了他也就是了,又何必假惺惺的跟著我?”

王語嫣胸口一酸,說道:“表哥,我對你一片真心,難道……難道你還不信么?”

慕容復冷笑道:“你對我一片真心,嘿嘿!那日在太湖之畔的碾坊中,你赤身露體,和這姓段的一同躲在柴草堆中,卻在干些甚么?那是我親眼目睹,難道還有假的了?那時我要一刀殺死了這姓段的小子,你卻指點于他,和我為難,你的心到底是向著哪一個?哈哈,哈哈!”說到后來,只是一片大笑之聲。

王語嫣驚得呆了,顫聲道:“太湖畔的碾坊中……那個……那個蒙面的……蒙面的西夏武士……”慕容復道:“不錯,那假扮西夏武士李延宗的,便是我了!蓖跽Z嫣低聲說道:“怪不得,我一直有些疑心。那日你曾說:‘要是我一朝做了中原的皇帝’,那……那……原是你的口吻,我早該知道的!

慕容復冷笑道:“你雖早該知道,可是現下方知,卻也還沒太遲!

王語嫣急道:“表哥,那日我中了西夏人所放的毒霧,承蒙段公子相救,中途遇雨,濕了衣衫,這才在碾坊中避雨,你……你……你可不能多疑!

慕容復道:“好一個碾坊中避雨!可是我來到之后,你二人仍在鬼鬼祟祟,這姓段的伸手來摸你臉蛋,你毫不避閃。那時我說甚么話了,你可記得么?只怕你一心都貫注在這姓段的身上,我的話全沒聽見耳去!

王語嫣心中一凜,回思那日碾坊中之事,那蒙面西夏武士“李延宗”的話清清楚楚在腦海中顯現了出來,她喃喃的道:“那時候……那時候……你也是這般嘿嘿冷笑,說甚么了?

你說……你說……‘我叫你去學了武功前來殺我,卻不是叫你二人……叫你二人……’”她心中記得,當日慕容復說的是:

“卻不是叫你二人打情罵俏,動手動腳!钡@八個字卻無論如何說不出口。

慕容復道:“那日你又說道:倘若我殺了這姓段的小子,你便決意殺我為他報仇。王姑娘,我聽了你這句話,這才饒了他的性命,不料養虎貽患,教我在少室山眾家英雄之前,丟盡了臉面!

王語嫣聽他忽然不叫自己作“表妹”,改口而叫“王姑娘”,心中更是一寒,顫聲道:“表哥,那日我倘若知道是你,自然不會說這種話。真的,表哥,我……我要是知道了,決計……決計不會說的。你知道我心中對你一向……一向很好!蹦饺輳偷溃骸熬退阄掖髁巳似っ婢,你認不出我的面貌,就算我故意裝作啞了嗓子,你認不出我的口音,可是難道我的武功你也認不出?嘿嘿,你于武學之道,淵博非凡,任誰使出一招一式,你便知道他們的門派家數,可是我和這小子動手百余招,你難道還認不出我?”王語嫣低聲道:“我確實有一點點疑心,不過……表哥,咱們好久沒見面了,我對你的武功進境不大了然……”

慕容復心下更是不忿,王語嫣這幾句話,明明說自己武功進境太慢,不及她的意料,說道:“那日你道:‘我初時看你刀法繁多,心中暗暗驚異,但看到五十招后,覺得也不過如此,說你一句黔驢技窮,似乎刻薄,但總言之,你所知遠不如我!豕媚,我所知確是遠不如你,你……你又何必跟隨在我身旁?你心中瞧我不起,不錯,可是我慕容復堂堂丈夫,也用不著給姑娘們瞧得起!

王語嫣走上幾步,柔聲說道:“表哥,那日我說錯了,這里跟你陪不是啦!闭f著躬身襝衽行禮,又道:“我實在不知道是你……你大人大量,千萬別放在心上。我從小敬重你,自小咱們一塊玩兒,你說甚么我總是依甚么,從來不會違拗于你。當日我胡言亂語,你總要念著昔日的情份,原諒我一次!

那日王語嫣在碾坊中說這番話,慕容復自來心高氣傲,聽了自是耿耿于懷,大是不快,自此之后,兩人雖相聚時多,總是心中存了介蒂,不免格格不入。這時聽她軟言相求,月光下見到這樣一個清麗絕俗的姑娘如此情致纏綿的對著自己,又深信她和段譽之間確無曖昧情事,當日言語沖撞,確也出于無心,想到自己和她青梅竹馬的情份,不禁動心,伸出手去,握住她的雙手,叫道:“表妹!”

王語嫣大喜,知道表哥原諒了自己,投身入懷,將頭靠在他肩上,低聲道:“表哥,你生我的氣,盡管打我罵我,可千萬別藏在心中不說出來!蹦饺輳捅е郎剀浀纳碜,聽得她低聲軟語的央求,不由得心神蕩漾,伸手輕撫她頭發,柔聲道:“我怎舍得打你罵你?以前生你的氣,現下也不生氣了!

王語嫣道:“表哥,你不去做西夏駙馬了罷?”

慕容復斗然間全身一震,心道:“糟糕,糟糕!慕容復,你兒女情長,英雄氣短,險些兒誤了大事。倘若連這一點點的私情也割舍不下,哪里還說得上干‘打天下’的大業?”當即伸手將她推開,硬起心腸,搖頭道:“表妹,你我緣份已經盡了。你知道,我向來很會記恨,你說過的話,做過的事,我總是難以忘記!

王語嫣凄然道:“你剛才說不生我的氣了!蹦饺輳偷溃骸拔也簧愕臍,可是……可是咱們這一生,終究不過是表兄妹的緣份!蓖跽Z嫣道:“那你是決計不肯原諒我了?”

慕容復心中“私情”和“大業”兩件事交戰,遲疑半刻,終于搖了搖頭。王語嫣萬念俱灰,仍問:“你定要去娶那西夏姑娘?從此不再理我?”慕容復硬起心腸,點了點頭。

王語嫣先前得知表哥要去娶西夏公主,還是由公冶乾婉言轉告,當時便萌死志,借故落后,避開了鄧百川等人,跳崖自盡,卻給云中鶴救起,此刻為意中人親口所拒,傷心欲狂,幾乎要吐出血來,突然心想:“段公子對我一片癡心,我卻從來不假以辭色,此番他更為我而死,實在對他不起。反正我也不想活了,這口深井,段公子摔入其中而死,想必下面有甚尖巖硬石。我不如和他死在一起,以報答他對我的一番深意,”當下慢慢走向井邊,轉頭道:“表哥,祝你得遂心愿,娶了西夏公主,又做大燕皇帝!

慕容復知她要去尋死,走上一步,伸手想拉住她手臂,口中想呼:“不可!”但心中知道,只要口中一出聲,伸手一拉,此后能否擺脫表妹這番柔情糾纏,那就難以逆料。表妹溫柔美貌,世所罕有,得妻如此,復有何憾?何況她自幼便對自己情根深種,倘若一個克制不住,結下了甚么孽緣,興復燕國的大計便大受挫折了。他言念及此,嘴巴張開,卻無聲音發出,一只手伸了出去,卻不去拉王語嫣。

王語嫣見此神情,猜到了他的心情,心想你就算棄我如遺,但我們是表兄妹至親,眼見我踏入死地,竟絲毫不加阻攔,連那窮兇極惡的云中鶴尚自不如,此人竟然涼薄如此,當下更無別念,叫道:“段公子,我和你死在一起!”縱身一躍,向井中倒沖了下去。

慕容復“啊”的一聲,跨上一步,伸手想去拉她腳,憑他武功,要抓住她,原是輕而易舉,但終究打不定主意,便任由她跳了下去。他嘆了口氣,搖搖頭,說道:“表妹,你畢竟內心深愛段公子,你二人雖然生不能成為夫婦,但死而同穴,也總算得遂你的心愿!

忽聽得背后有人說道:“假惺惺,偽君子!”慕容復一驚:

“怎地有人到了我身邊,竟沒知覺?”向后拍出一掌,這才轉過身來,月光之下,但見一個淡淡的影子隨掌飄開,身法輕靈,實所罕見。

慕容復飛身而前,不等他身子落下,又是一掌拍去,怒道:“甚么人?這般戲弄你家公子!”那人在半空一掌擊落,與慕容復掌力一對,又向外飄開丈許,這才落下地來,卻原來是吐蕃國師鳩摩智。

只聽他說道:“明明是你逼王姑娘投井自盡,卻在說甚么得遂她心愿,慕容公子,這未免太過陰險毒辣了罷?”慕容復怒道:“這是我的私事,誰要你來多管閑事?”鳩摩智道:“你干這傷天害理之事,和尚便要管上一管。何況你想做西夏駙馬,那便不是私事了!

慕容復道:“遮莫你這和尚,也想做駙馬?”鳩摩智哈哈大笑,說道:“和尚做駙馬,焉有是理?”慕容復冷笑道:“我早知吐蕃國存心不良,那你是為你們小王子出頭了?”鳩摩智道:“甚么叫做‘存心不良’?倘若想娶西夏公主,便是存心不良,然則閣下之存心,良乎?不良乎?”慕容復道:“我要娶西夏公主,乃是憑自身所能,爭為駙馬,卻不是指使手下人來攪風攪雨,弄得靈州道上,英雄眉蹙,豪杰齒冷!兵F摩智笑道:“咱們把許多不自量力的家伙打發去,免得西夏京城,滿街盡是油頭粉臉的光棍,烏煙瘴氣,見之煩心。那是為閣下清道啊,有何不妥?”慕容復道:“果真如此,卻也甚佳,然則吐蕃國小王子,是要憑一己功夫和人爭勝了?”鳩摩智道:“正是!”

慕容復見他有一副有恃無恐、勝券在握的模樣,不由得起疑,說道:“貴國小王子莫非武功高強,英雄無敵,已有必勝的成算?”鳩摩智道:“小王子殿下是我的徒兒,武功還算不錯,英雄無敵卻不見得,必勝的成算倒是有的!蹦饺輳透衅婀,心想:“若我直言相問,他未必肯答,還是激他一激!

便道:“這可奇了,貴國小王子有必勝的成算,我卻也有必勝的成算,也不知到底是誰真的必勝!

鳩摩智笑道:“我們小王子到底有甚么必勝成算,你很想知道,是不是?不妨你先將你的法子說將出來,然后我說我們的。咱們一起參詳參詳,且瞧是誰的法子高明!

慕容復所恃者不過武功高明,形貌俊雅,真的要說有甚么必勝的成算,卻是沒有,便道:“你這人詭計多端,言而無信,我如跟你說了,你卻不說,豈不是上了你的當?”

鳩摩智哈哈一笑,說道:“慕容公子,我和令尊相交多年,互相欽佩。我僭妄一些,總算得上是你的長輩。你對我說這些話,不也過份么?”

慕容復躬身行禮,道:“明王責備得是,還請恕罪則個!

鳩摩智笑道:“公子聰明得緊,你既自認晚輩,我瞧在你爹爹的份上,可不能占你的便宜了。吐蕃國小王子的必勝成算,說穿了不值半文錢。哪一個想跟我們小王子爭做駙馬,我們便一個個將他料理了。既然沒人來爭,我們小王子豈有不中選之理?哈哈,哈哈!

慕容復倏地變色,說道:“如此說來,我……”鳩摩智道:“我和令尊交情不淺,自然不能要了你的性命。我誠意奉勸公子,速離西夏,是為上策!蹦饺輳偷溃骸拔乙遣豢献吣?”

鳩摩智微笑道:“那也不會取你的性命,只須將公子剜去雙目,或是砍斷一手一足,成為殘廢之人。西夏公主自然不會下嫁一個五官不齊、手足不完的英雄好漢!彼f到最后“英雄好漢”四字時,聲音拖得長長的,大有嘲諷之意。

慕容復心下大怒,只是忌憚他武功了得,不敢貿然和他動手,低頭尋思,如何對付。

月光下忽見腳邊有一物蠕蠕而動,凝神看去,卻是鳩摩智右手的影子,慕容復一驚,只道對方正自凝聚功力,轉瞬便欲出擊,當即暗暗運氣,以備抵御。卻聽鳩摩智道:“公子,你逼得令表妹自盡,實在太傷陰德。你要是速離西夏,那么你逼死王姑娘的事,我也便不加追究!蹦饺輳秃吡艘宦,道:“那是她自己投井殉情,跟我有甚么相干?”口中說話,目不轉瞬的凝視地下的影子,只見鳩摩智雙手的影子都在不住顫動。

慕容復心下起疑:“他武功如此高強,若要出手傷人,何必這般不斷的蓄勢作態?難道是裝腔作勢,想將我嚇走么?”

再一凝神間,只見他褲管、衣角,也都不住的在微微擺動,顯似是不由自主的全身發抖。他一轉念間,驀地想起:“那日在少林寺藏經閣中,那無名老僧說鳩摩智練了少林派的七十二絕技之后,又去強練甚么《易筋經》,又說他‘次序顛倒,大難已在旦夕之間’,說道修練少林諸門絕技,倘若心中不存慈悲之念,戾氣所鐘,奇禍難測。這位老僧說到我爹爹和蕭遠出的疾患,靈驗無比,那么他說鳩摩智的話,想來也不會虛假!毕氲酱斯,登時大喜:“嘿嘿,這和尚自己大禍臨頭,卻還在恐嚇于我,說甚么剜去雙目,斬手斷足!钡渴遣荒艽_定,要試他一試,便道:“唉!次序顛倒,大難已在旦夕之間!

這般修練上乘武功而走火入魔,最是厲害不過!

鳩摩智突然縱身大叫,若狼嗥,若牛鳴,聲音可怖之極,伸手便向慕容復抓來,喝道:“你說甚么?你……你在說誰?”

慕容復側身避開。鳩摩智跟著也轉過身來,月光照到他臉上,只見他雙目通紅,眉毛直豎,滿臉都是暴戾之色,但神氣雖然兇猛,卻也無法遮掩流露在臉上的惶怖。

慕容復更無懷疑,說道:“我有一句良言誠意相勸。明王即速離開西夏,回歸吐蕃,只須不運氣,不動怒,不出手,當能回歸故土,否則啊,那位少林神僧的話便要應驗了!

鳩摩智荷荷呼喚,平素雍容自若的神情已蕩然無存,大叫:“你……你知道甚么?你知道甚么?”慕容復見他臉色猙獰,渾不似平日寶相莊嚴的圣僧模樣,不由得暗生懼意,當即退了一步。鳩摩智喝道:“你知道甚么?快快說來!”慕容復強自鎮定,嘆了一口氣,道:“明王內息走入岔道,兇險無比,若不即刻回歸吐蕃,那么到少林寺去求那神僧救治,也未始不是沒有指望!

鳩摩智獰笑道:“你怎知我內息走入岔道?當真胡說八道!闭f著左手一探,向慕容復面門抓來。

慕容復見他五指微顫,但這一抓法度謹嚴,沉穩老辣,絲毫沒有內力不足之象,心下暗驚:“莫非我猜錯了?”當下提起內力,凝神接戰,右手一擋,隨即反鉤他手腕。鳩摩智喝道:“瞧在你父親面上,十招之內,不使殺手,算是我一點故人的香火之情!焙舻囊蝗瓝舫,直取慕容復右肩。

慕容復飄身閃開,鳩摩智第二招已緊接而至,中間竟無絲毫空隙。慕容復雖擅“斗轉星移”的借力打力之法,但對方招數實在太過精妙,每一招都是只使半招,下半招倏生變化,慕容復要待借力,卻是無從借起,只得緊緊守住要害,俟敵之隙。但鳩摩智招數奇幻,的是生平從所未見,一拳打到半途,已化為指,手抓拿出,近身時卻變為掌?翱笆写蛲,鳩摩智喝道:“十招已完,你認命罷!”

慕容復眼前一花,但見四面八方都是鳩摩智的人影,左邊踢來一腳,右邊擊來一拳,前面拍來一掌,后面戳來一指,諸般招數一時齊至,不知如何招架才是,只得雙掌飛舞,凝運功力,只守不攻,自己打自己的拳法。

忽聽得鳩摩智不住喘氣,呼呼聲聲,越喘越快,慕容復精神一振,心道:“這和尚內息已亂,快透不過氣來了。我只須努力支持,不給他擊倒,時刻一久,他當會倒地自斃!笨墒区F摩智喘氣雖急,招數卻也跟著加緊,驀地里大喝一聲,慕容復只覺腰間“脊中穴”、腹部“商曲穴”同時一痛,已被點中穴道,手足麻軟,再也動彈不得。

鳩摩智冷笑幾聲,不住喘息,說道:“我好好叫你滾蛋,你偏偏不滾,如今可怪不得我了。我……我……我怎生處置你才好?”撮唇大聲作哨。

過不多時,樹林中奔出四名吐蕃武士,射身道:“明王有何法旨?”鳩摩智道:“將這小子拿去砍了!”四名武士道:“是!”

慕容復身不能動,耳中卻聽得清清楚楚,心中只是叫苦:

“適才我若和表妹兩情相悅,答應她不去做甚么西夏駙馬,如何會有此刻一刀之厄?我一死之后,還有甚么興復大燕的指望?”他只想叫出聲來,愿意離開靈州,不再和吐蕃王子爭做駙馬,苦在難以發聲,而鳩摩智的眼光卻向他望也不望,便想以眼色求饒,也是不能。

四名吐蕃武士接過慕容復,其中一人拔出彎刀,便要向他頸中砍去。

鳩摩智忽道:“且慢!我和這小子的父親昔日相識,且容他留個全尸。你們將他投入這口枯井之中,快去抬幾塊大石來,壓住井口,免得他沖開穴道,爬出井來!”

吐蕃武士應道:“是!”將慕容復投入了枯井,四下一望,不見有大巖石,當即快步奔向山后去尋覓大石。

鳩摩智站在井畔,不住喘氣,煩惡難當。

那日他以火焰刀暗算了段譽后,生怕眾高手向他群起而攻,立即逃奔下山,還沒下少室山,已覺丹田中熱氣如焚,當即停步調息,卻覺內力運行艱難,不禁暗驚:“那老賊禿說我強練少林七十二絕技,戾氣所鐘,本已種下了禍胎,再練《易筋經》,本末倒置,大難便在旦夕之間。莫非……莫非這老賊禿的鬼話,當真應驗了?”當下找個山洞,靜坐休息,只須不運內功,體內熱焰便慢慢平伏,可是略一使勁,丹田中便即熱焰上騰,有如火焚。

俟到傍晚,聽得少林寺中無人追趕下來,這才緩緩南歸。

途中和吐蕃傳遞訊息的探子接上了頭。得悉吐蕃國王已派遣小王子前往靈州求親,應聘駙馬。那探子言道,小王子此行帶同大批高手武士、金銀珠寶、珍異玩物、名馬寶刀。名馬寶刀進呈西夏皇帝;珍異玩物送給公主;金銀珠寶用以賄賂西夏國的后妃太監、大小臣工。

鳩摩智是吐蕃國師,與聞軍政大計,雖然身上有病,但求親成敗有關吐蕃國運,當即前赴西夏,主持全局,派遣高手武士對付各地前來競為駙馬的敵手。在八月初十前后,吐蕃國的武士已將數百名聞風前來的貴族少年、江湖豪客都逐了回去。來者雖眾,卻人人存了自私之心,臨敵之際,互相決不援手,自是敵不過吐蕃國眾武士的圍攻。

鳩摩智到了靈州,覓地靜養,體內如火之炙的煎熬漸漸平伏,但心情略一動蕩,四肢百骸便不由自主的顫抖不已。得到后來,即令心定神閑,手指、眉毛、口角、肩頭仍是不住牽動,永無止息。他自不愿旁人看到這等丑態,平日離群索居,極少和人見面這一日得到手下武士稟報,說慕容復來到了靈州,他手下人又打死打傷了好幾個吐蕃武士。鳩摩智心想慕容復容貌英俊,文武雙全,實是當世武學少年中一等一的人才,若不將他打發走了,小王子定會給他比了下去,自忖手下諸武士無人是他之敵,非自己出馬不可;又想自己武功之高,慕容復早就深知,多半不用動手,便能將他嚇退,這才尋到賓館之中。

他趕到時,慕容復已擒住段譽離去。賓館四周有吐蕃武士埋頭監視,鳩摩智問明方向,追將下來。他趕到林中時,慕容復已將段譽投入井中,正和王語嫣說話,一場爭斗,慕容復雖給他擒住,鳩摩智卻也是內息如潮,在各處經脈穴道中沖突盤旋,似是要突體而出,卻無一個宣泄的口子,當真是難過無比。

他伸手亂抓胸口,內息不住膨脹,似乎腦袋、胸膛、肚皮都在向外脹大,立時便要將全身炸得粉碎。他低頭察看胸腹,一如平時,絕無絲毫脹大,然而周身所覺,卻似身子已脹成了一個大皮球,內息還在源源涌出。鳩摩智驚惶之極,伸右手在左肩、左腿、右腿三處各戳一指,刺出三洞,要導引內息從三個洞孔中泄出,三個洞孔中血流如注,內息卻無法宣泄。

少林寺藏經閣中那老僧的話不斷在耳中鳴響,這時早知此言非虛,自己貪多務得,誤練少林派七十二絕技和《易筋經》,本末顛倒,大禍已然臨頭。他心下惶懼,但究竟多年修為,尤其于佛家的禪定功夫甚是深厚,當下神智卻不錯亂,驀地里腦海中靈光一閃:“他……他自己為甚么不一起都練?為甚么只練數種,卻將七十二門絕技的秘訣都送了給我?我和他萍水相逢,就算言語投機,一見如故,卻又如何有這般大的交情?”

鳩摩智這時都遭危難,猛然間明白了慕容博以“少林七十二絕技秘訣”相贈的用意。當日慕容博以秘訣相贈,他原是疑竇叢生,猜想對方不懷好意,但展閱秘訣,每一門絕技都是精妙難言,以他見識之高,自是真假立判,再詳試秘笈,紙頁上并無任何毒藥,這才疑心盡去,自此刻苦修習,每練成一項,對慕容博便增一分感激之情。

直到此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方始明白慕容博用心之惡毒:“他在少林寺中隱伏數十年,暗中定然曾聽到寺僧談起少林絕技不可盡練。那一日他與我邂逅相遇。他對我武功才略心存忌意,便將這些絕技秘訣送了給我。一來是要我試上一試,且看盡練之后有何后患;二來是要我和少林寺結怨,挑撥吐蕃國和大宋相爭。他慕容氏便可混水摸魚,興復燕國。至于七十二項絕技的秘笈,他另行錄了副本,自不待言!

他適才擒住慕容復,不免想到他父親相贈少林武學秘笈之德,是以明知他是心腹大患,卻也不將他立時斬首,只是投入枯井,讓他得留全尸。此刻一明白慕容博贈書的用意,心想自己苦受這般煎熬,全是此人所種的惡果,不由得怒發如狂,俯身井口,自下連擊三掌。

三掌擊下,井中聲息全無,顯然此井極深,掌力無法及底。鳩摩智狂怒之下,猛力又擊出一拳。這一拳打出,內息更是奔騰鼓蕩,似乎要從全身十萬八千個毛孔中沖將出來,偏生處處碰壁,沖突不出。

正自又驚又怒,突然間胸口一動,衣襟中一物掉下,落入井中。鳩摩智伸手一抄,已自不及,急忙運起“擒龍手”凌空抓落,若在平時,定能將此物抓了回來,但這時內勁不受使喚,只是向外膨脹,卻運不到掌心之中,只聽得拍的一聲響,那物落入了井底。鳩摩智暗叫:“不好!”伸手懷中一探,落入井中的果然便是那本《易筋經》。

他知道自己內息運錯,全是從《易筋經》而起,解鈴還需系鈴人,要解此禍患,自非從《易筋經》中鉆研不可。這是關涉他生死的要物,如何可以失落?當下便不思索,縱身便向井底跳了下去。

他生恐井底有甚尖石硬枝之類刺痛足掌,又恐慕容復自行解開穴道,伺伏偷襲,雙足未曾落地,右手便向下拍出兩掌,減低下落之勢,左掌使一招“回風落葉”,護住周身要害。

殊不知內息即生重大變化,招數雖精,力道使出來時卻散漫歪斜,全無準繩。這兩下掌擊非但沒減低落下時的沖力,反而將他身子一推,砰的一聲,腦袋重重撞上了井圈內緣的磚頭。

以他本來功力,雖不能說已練成銅筋鐵骨之身,但腦袋這般撞上磚頭,自身決無損傷,磚頭必成粉碎,可是此刻百哀齊全,但覺眼前金星直冒,一陣天旋地轉,俯地跌在井底。

這口井廢置已久,落葉敗草,堆積腐爛,都化成了軟泥,數十年下來,井底軟泥高積。鳩摩智這一摔下,口鼻登時都埋在泥中,只覺身子慢慢沉落,要待掙扎著站起,手腳卻用不出半點力道。正驚惶間,忽聽得上面有人叫道:“國師,國師!”正是那四名吐蕃武士。

鳩摩智道:“我在這里!”他一說話,爛泥立即涌入口中,哪里還發得出聲來?卻隱隱約約聽得井邊那四名吐蕃武士的話聲。一人道:“國師不在這里,不知哪里去了?”另一人道:“想是國師不耐煩久等,他老人家吩咐咱們用大石壓住井口,那便遵命辦理好了!庇忠蝗说溃骸罢!”

鳩摩智大叫:“我在這里,快救我出來!”越是慌亂,爛泥入口越多,一個不留神,竟連吞了兩口,腐臭難當,那也不用說了。只聽得砰嘭、轟隆之聲大作,四名吐蕃武士將一塊塊大石壓上井口。這些人對鳩摩智敬若天神,國師有命,實不亞于國王的諭旨,揀石唯恐不巨,堆疊唯恐不實,片刻之間,將井口牢牢封死,百來斤的大石足足堆了十二三塊。

耳聽得那四名武士堆好了大石,呼嘯而去。鳩摩智心想數千斤的大石壓住了井口,別說此刻武功喪失,便在昔日,也不易在下面掀開大石出來,此身勢必畢命于這口枯井之中。他武功佛學,智計才略,莫不雄長西域,冠冕當時,怎知竟會葬身于污泥之中。人孰無死?然如此死法,實在太不光彩。佛家觀此身猶似臭皮囊,色無常,無常是苦,此身非我,須當厭離,這些最基本的佛學道理,鳩摩智登壇說法之時,自然妙慧明辯,說來頭頭是道,聽者無不歡喜贊嘆。但此刻身入枯井,頂壓巨巖,口含爛泥,與法壇上檀香高燒、舌燦蓮花的情境畢竟大不相同,甚么涅槃后的常樂我凈、自在無礙,盡數拋到了受想行識之外,但覺五蘊皆實,心有掛礙,生大恐怖,揭諦揭諦,波羅僧揭諦,不得渡此泥井之苦厄矣。

想到悲傷之處,眼淚不禁奪眶而出。他滿身泥濘,早已臟得不成模樣,但習慣成自然,還是伸手去拭抹眼淚,左手一抬,忽在污泥中摸到一物,順手抓來,正是那本《易筋經》。霎時之間,不禁啼笑皆非,經書是找回了,可是此刻更有何用?

忽聽得一個女子聲音說道:“你聽,吐蕃武士用大石壓住了井口,咱們卻如何出去?”聽說話聲音,正是王語嫣。鳩摩智聽到人聲,精神一振,心想:“原來她沒有死,卻不知在跟誰說話?既有旁人,合數人之力,或可推開大石,得脫困境!

但聽得一個男人的聲音道:“只須得能和你廝守,不能出去,又有何妨?你既在我身旁,臭泥井便是眾香國。東方琉璃世界,西方極樂世界,甚么兜率天、夜摩天的天堂樂上,也及不上此地了!兵F摩智微微一驚:“這姓段的小子居然也沒死?

此人受了我火焰刀之傷,和我仇恨極深。此刻我內力不能運使,他若乘機報復,那便如何是好?”

說話之人正是段譽。他被慕容復摔入井中時已昏暈過去,手足不動,雖入污泥,反不如鳩摩智那么狼狽。井底狹隘,待得王語嫣躍入井中,偏生就有這么巧,腦袋所落之處,正好是段譽胸口的“膻中穴”,一撞之下,段譽便醒了轉來。王語嫣跌入他的懷中,非但沒絲毫受傷,連污泥也沒濺上多少。

段譽陡覺懷中多了一人,奇怪之極,忽聽得慕容復在井口說道:“表妹,你畢竟內心深愛段公子,你二人雖然生不能成為夫婦,但死而同穴,也總算得遂了你的心愿!边@幾句話清清楚楚的傳到井底,段譽一聽之下,不由得癡了,喃喃說道:“甚么?不,不!我……我……我段譽哪有這等福氣?”

突然間他懷中那人柔聲道,“段公子,我真是胡涂透頂,你一直待我這么好,我……我卻……”段譽驚得呆了,問道:“你是王姑娘?”王語嫣道:“是!”

段譽對她素來十分尊敬,不敢稍存絲毫褻瀆之念,一聽到是她,驚喜之余,急忙站起身來,要將她放開?墒蔷椎胤郊日,又滿是污泥,段譽身子站直,兩腳便向泥中陷下,泥濘直升至胸口,覺得若將王語嫣放在泥中,實在大大不妥,只得將她身子橫抱,連連道歉:“得罪,得罪!王姑娘,咱們身處泥中,只得從權了!

王語嫣吸了口氣,心下感激。她兩度從生到死,又從死到生,對于慕容復的心腸,實已清清楚楚,此刻縱欲自欺,亦復不能,再加段譽對自己一片真誠,兩相比較,更顯得一個情深義重,一個自私涼薄。她從井口躍到井底,雖只一瞬之間,內心卻已起了大大變化,當時自傷身世,決意一死以報段譽,卻不料段譽與自己都沒有死,事出意外,當真是滿心歡喜。她向來嫻雅守禮,端莊自持,但此刻倏經巨變,激動之下,忍不住向段譽吐露心事,說道:“段公子,我只道你已經故世了,想到你對我的種種好處,實在又是傷心,又是后悔,幸好老天爺有眼,你安好無恙。我在上面說的那句話。想必你聽見了?”她說到這一句,不由得嬌羞無限,將臉藏在段譽頸邊。

段譽于霎時之間,只覺全身飄飄蕩蕩地,如升云霧,如入夢境,這些時候來朝思暮想的愿望,驀地里化為真實,他大喜之下,雙足一軟,登時站立不住,背靠井欄,雙手仍是摟著王語嫣的身軀。不料王語嫣好幾根頭發鉆進他的鼻孔,段譽“啊嚏,啊嚏!”接連打了幾個噴嚏。王語嫣道:“你……

你怎么啦?受傷了么?”段譽道:“沒……沒有……啊嚏,啊嚏……我沒有受傷,啊嚏……也不是傷風,是開心得過了頭,王姑娘……啊嚏……我喜歡得險些暈了過去!

井中一片黑暗,相互間都瞧不見對方。王語嫣微笑不語,滿心也是浸在歡樂之中。她自幼癡戀表兄,始終得不到回報,直到此刻,方始領會到兩情相悅的滋味。

段譽結結巴巴的問道:“王姑娘,你剛才在上面說了句甚么話?我可沒有聽見!蓖跽Z嫣微笑道:“我只道你是個至誠君子,卻原來也會使壞。你明明聽見了,又要我親口再說一遍。怪羞人的,我不說!

段譽急道:“我……我確沒聽見,若叫我聽見了,老天爺罰我……”他正想罰個重誓,嘴巴上突覺一陣溫暖,王語嫣的手掌已按在他嘴上,只聽她說道:“不聽見就不聽見,又有甚么大不了的事,卻值得罰甚么誓?”段譽大喜,自從識得她以來,她從未對自己有這么好過,便道:“那么你在上面究竟說的是什么話?”王語嫣道:“我說……”突覺一陣靦腆,微笑道:“以后慢慢再說,日子長著呢,又何必急在一時?”

“日子長著呢,又何必急在一時?”這句話鉆入段譽的耳中,當真如聆仙樂,只怕西方極樂世界中伽陵鳥一齊鳴叫,也沒這么好聽,她意思顯然是說,她此后將和他長此相守。段譽乍聞好音,兀自不信,問道:“你說,以后咱們能時時在一起么?”

王語嫣伸臂摟著他的脖子,在他耳邊低聲說道:“段郎,只須你不嫌我,不惱我昔日對你冷漠無情,我愿終身跟隨著你,再……再也不離開你了!

段譽一顆心幾乎要從口中跳將出來,問道:“那你表哥怎么樣?你一直……一直喜歡慕容公子的!蓖跽Z嫣道:“他卻從來沒將我放在心上。我直至此刻方才知道,這世界上是誰真的愛我、憐我,是誰把我看得比他自己性命還重!倍巫u顫聲道:“你是說我?”

王語嫣垂淚說道:“對啦!我表哥一生之中,便是夢想要做大燕皇帝。本來呢,這也難怪,他慕容氏世世代代,做的便是這個夢。他祖宗幾十代做下來的夢,傳到他身上,怎又能盼望他醒覺?我表哥原不是壞人,只不過為了想做大燕皇帝,別的甚么事都擱在一旁了!

段譽聽她言語之中,大有為慕容復開脫分辯之意,心中又焦急起來,道:“王姑娘,倘若你表哥一旦悔悟,忽然又對你好了,那你……你……怎么樣?”

王語嫣嘆道:“段郎,我雖是個愚蠢女子,卻決不是喪德敗行之人,今日我和你定下三生之約,若再三心兩意,豈不有虧名節?又如何對得起你對我的深情厚意?”

段譽心花怒放,抱著她身子一躍而起,“啊哈”一聲,拍的一響,重又落入污泥之中,伸嘴過去,便要吻她櫻唇。王語嫣宛轉相就,四唇正欲相接,突然間頭頂呼呼風響,甚么東西落將下來。

兩人吃了一驚,忙向井欄邊一靠,砰的一聲響,有人落入井中。

段譽問道:“是誰?”那人哼了一聲,道:“是我!”正是慕容復。 原來段譽醒轉之后,便得王語嫣柔聲相向,兩人全副心神都貫注在對方身上,當時就算 天崩地裂,業是置若罔聞,鳩摩智和慕容復在上面呼喝惡斗,自然更是充耳不聞。驀地里慕容復摔入井來,二人都吃了一驚,都道他是前來干預。

王語嫣顫聲道:“表哥,你……你又來干甚么?我此身已屬段公子,你若要殺他,那就連我也殺了!

段譽大喜,他倒也不擔心慕容復來加害自己,只怕王語嫣見了表哥之后,舊情復燃,又再回到表哥身畔,聽她這么說,登時放心,又覺王語嫣伸手出來,握住了自己雙手,更加信心百倍,說道:“慕容公子,你去做你的西夏駙馬,我決計不再勸阻。你的表妹,卻是我的了,你再也奪不去了。語嫣,你說是不是?”

王語嫣道:“不錯,段郎,不論是生是死,我都跟隨著你!

慕容復被鳩摩智點中了穴道,能聽能言,便是不能動彈,聽他二人這么說,尋思:“他二人不知我大敗虧輸,已然受制于人,反而對我仍存忌憚之意,怕我出手加害。如此甚好,我且施個緩兵之計!碑斚抡f道:“表妹,你嫁段公子后,咱們已成了一家人,段公子已成了我的表妹婿,我如何再會相害?”

段譽宅心忠厚,王語嫣天真爛漫,一般的不通世務,兩人一聽之下,都是大喜過望,一個道:“多謝慕容兄!币粋道:“多謝表哥!”

慕容復道:“段兄弟,咱們既成一家人,我要去做西夏駙馬,你便不再從中作梗了?”

段譽道:“這個自然。我但得與令表妹成為眷屬,更無第二個心愿,便是做神仙,做羅漢,我也不愿!蓖跽Z嫣輕輕倚在他身旁,喜樂無限。

∧餃莞窗底栽似,要冲开被鸠摩謮q闃械難ǖ潰皇蔽薹ò斕劍從植輝蓋蠖斡嘀,心蠐锏自恚怒:“日f瑯鈾匝罨,果然不磻唬若哉~餃,钡a迷緹捅嫉轎疑肀擼鑫移鶘,震}比床且膊徊!?

那井底圓徑不到一丈,三人相距甚近。王語嫣聽得慕容復躺在泥中,卻并不站起。她只須跨出一步,便到了慕容復身畔,扶他起來,但她既恐慕容復另有計謀加害段譽,又怕段譽多心,是以這一步卻終沒跨將出去。

慕容復心神一亂,穴道更加不易解開,好容易定下心來,運氣解開被封的穴道,手扶井欄站起身來,拍的一聲,有物從身旁落下,正是鳩摩智那部《易筋經》,黑暗中也不知是甚么東西,慕容復自然而然的向旁一讓。幸好這么一讓,鳩摩智躍下時才得不碰到他身上。

鳩摩智拾起經書,突然間哈哈大笑。那井極深極窄,笑聲在一個圓筒中回旋蕩漾,只振得段譽等三人耳鼓中嗡嗡作響,甚是難受。鳩摩智笑聲竟無法止歇,內息鼓蕩,神智昏亂,便在污泥中拳打足踢,一拳一腳都打到井圈磚上,有時力大無窮,打得磚塊粉碎,有時卻又全無氣力。

王語嫣甚是害怕,緊緊靠在段譽身畔,低聲道:“他瘋了,他瘋了!”段譽道:“他當真瘋了!”慕容復施展壁虎游墻功,貼著井圈向上爬起。

鳩摩智只是大笑,又不住喘息,拳腳卻越打越快。

王語嫣鼓起勇氣,勸道:“大師,你坐下來好好歇一歇,須得定一定神才是!兵F摩智笑罵:“我……我定一定……我能定就好了!我定你個頭!”伸手便向她抓來。井圈之中,能有多少回旋余地?一抓便抓到了王語嫣肩頭。王語嫣一聲驚呼,急速避開。

段譽搶過去擋在她身前,叫道:“你躲在我后面!北阍谶@時,鳩摩智雙手已扣住他咽喉,用力收緊。段譽頓覺呼吸急促,說不出話來。王語嫣大驚,忙伸手去扳他手臂。這時鳩摩智瘋狂之余,內息雖不能運用自如,氣力卻大得異乎尋常,王語嫣的手扳將下去,宛如蜻蜓撼石柱,實不能動搖其分毫。王語嫣驚惶之極,深恐鳩摩智將段譽扼死,急叫:“表哥,表哥,你快來幫手,這和尚……這和尚要扼死段公子啦!”

慕容復心想:“段譽這小子在少室山上打得我面目無光,令我從此在江湖上聲威掃地,他要死便死他的,我何必出手相救?何況這兇僧武功極強,我遠非其敵,且讓他二人斗個兩敗俱傷,最好是同歸于盡。我此刻插手,殊為不智!碑斚率种复┤氪u縫,貼身井圈,默不作聲。王語嫣叫得聲嘶力竭,慕容復只作沒有聽見。

王語嫣握拳在鳩摩智頭上、背上亂打。鳩摩智又是氣喘,又是大笑,使力扼緊段譽的咽喉。

辽宁快乐12选5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