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 金剛寶杵衛帝釋 雕篆石碣敲頭陀

突然間門口金光一閃,僧房中伸出一根黃金大杵,波波兩聲,擊在兩名喇嘛頭上。黃金杵隨即縮進,兩名喇嘛一聲也不出,腦漿迸裂,死在門口。這一下變故大出眾人意料之外。巴顏大聲斥罵,又有三名喇嘛向門中搶去。這次三人都已有備,舞動鋼刀,護住頭頂。第一名喇嘛剛踏進門,那黃金杵擊將下來,連刀打落,金杵和鋼刀同時打中那喇嘛頭頂。第二名喇嘛全力挺刀上迎,可是金杵落下時似有千斤之力,鋼刀竟未阻得金杵絲毫,波的一聲,又打得頭骨粉碎。第三名喇嘛嚇得臉色如土,鋼刀落地,逃了回來。巴顏破口大罵,卻也不敢親自攻門。

皇甫閣叫道:“上屋去,揭瓦片往下打!碑斚卤阌兴拿麧h子跳上屋頂,揭了瓦片,從空洞中向屋內投去;矢﹂w又叫:“將沙石拋進屋去!彼窒聺h子依言拾起地下沙石,從木門中拋進僧房。

從門中投進的沙石大部被屋內那人用金杵反激出來,從屋頂投落的瓦片,卻一片片的都掉了下去。這么一來,屋內之人武功再高,也已無法容身。忽聽得一聲莽牛也似的怒吼,一個胖大和尚左手挽了一個僧人,右手掄動金杵,大踏步走出門來。這莽和尚比之常人少說也高了一個半頭,威風凜凜,直似天神一般,金杵晃動,黃光閃閃,大聲喝道:“都活得不耐煩了?”只見他一張紫醬色的臉膛,一堆亂茅草也似的短須,僧衣破爛,破孔中露出虬結起伏的肌肉,膀闊腰粗,手大腳大;矢﹂w、巴顏等見到他這般威勢,都不由自主的倒退了幾步。巴顏叫道:“這賊禿只一個人,怕他什么?大伙兒齊上!

皇甫閣叫道:“大家小心,別傷了他身旁那和尚!

眾人向那僧人瞧去,只見他三十來歲年紀,身高體瘦,豐神俊朗,雙目低垂,對周遭情勢竟是不瞧半眼。

韋小寶心頭突地一跳,尋思:“這人定是小皇帝的爸爸了,只是相貌不大像,他可比小皇帝好看得多。原來他還這般年輕!

便在此時,十余名喇嘛齊向莽和尚攻去。那莽和尚揮動金杵,波波波響聲不絕,每一響便有一名喇嘛中杵倒地而死。

皇甫閣左手向腰間一探,解下一條軟鞭,巴顏從手下喇嘛手中接過兵刃,乃是一對短柄鐵錘。兩人分從左右夾攻而上;矢﹂w軟鞭抖動,鞭梢橫卷,刷的一聲,在那莽和尚頸中抽了一記。那和尚哇哇大叫,揮杵向巴顏打去。巴顏舉起雙錘硬擋,錚的一聲大響,手臂酸麻,雙錘脫手,那和尚卻又給軟鞭在肩頭擊中。眾人都看了出來,原來這和尚只是膂力奇大,武功卻是平平。

一名喇嘛欺近身去,抓住了那中年僧人的左臂。那僧人哼了一聲,并不掙扎。

韋小寶低聲道:“保護這和尚!彪p兒道:“是!”晃身而前,伸手便向那喇嘛腰間戳去,那喇嘛應指而倒。她轉身伸指向皇甫閣臉上虛點,皇甫閣向右閃開,她反手一指,點中了巴顏胸口。巴顏罵道:“媽——”仰天摔倒。雙兒東一轉,西一繞,纖手揚處,巴顏與皇甫閣帶來的十幾人紛紛摔倒。心溪叫道:“喂,喂,小……小施主……”雙兒笑道:“喂,喂,老和尚!”伸指點中他腰間。

皇甫閣閃動軟鞭,護住前后左右,鞭子呼呼風響,一丈多圓圈中,直似水潑不進。雙兒在鞭圈外盤旋游走;矢﹂w的軟鞭越使越快,幾次便要擊到雙兒身上,都給她迅捷避開,皇甫閣叫道:“好小子!”勁透鞭身,一條軟鞭宛似長槍,筆直的向雙兒胸口刺來。雙兒腳下一滑,向前摔出,伸指直點皇甫閣小腹;矢﹂w左掌豎立,擋住她點來的一指,跟著軟鞭的鞭梢突然回頭,徑點雙兒背心。雙兒著地滾開,情狀頗為狼狽。

韋小寶見雙兒勢將落敗,心下大急,伸手在地下去抓泥沙,要撒向皇甫閣眼中,偏生地下掃得干干凈凈,全無泥沙可抓。雙兒尚未站起,皇甫閣的軟鞭已向她身上擊落,韋小寶大叫:“打不得!”

那莽和尚急揮金杵,上前相救。驀地里雙兒右手抓住了軟鞭鞭梢,皇甫閣使勁上甩,將她全身帶將起來,甩向半空。韋小寶伸手入懷,也不管抓的是什么東西,掏出來便向皇甫閣臉上摔去。只見白紙飛舞,數十張紙片擋在皇甫閣眼前。

皇甫閣忙伸手去抹開紙張,右手的勁立時消了。此時莽和尚的金杵也已擊向頭頂;矢﹂w大駭,忙坐倒相避。雙兒身在半空,不等落地,左足便即踢出,正中皇甫閣的太陽穴。

他“啊喲”一聲,向后摔倒。砰的一聲,火星四濺,黃金杵擊在地下,離他腦袋不過半尺。雙兒右足落地,跟著將軟鞭奪了過來。韋小寶大聲喝彩:

“好功夫!”拔出匕首,搶上去對住皇甫閣左眼,喝道:“你叫手下人都出去,誰都不許進來!”

皇甫閣身不能動,臉上感到匕首的森森寒氣,心下大駭,叫道:“你們都出去,叫大伙兒誰都不許進來!彼窒聰凳诉t疑半晌,見韋小寶挺匕首作勢欲殺,當即奔出廟去。

那莽和尚圓睜環眼,向雙兒凝視半晌,嘿的一聲,贊道:“好娃兒!”左手倒提金杵,右手扶著那中年僧人,回進僧房。韋小寶搶上兩步,想跟那中年僧人說幾句話,竟已不及。

雙兒走到澄光身畔,解開了他穴道,說道:“這些壞蛋強兇霸道,冒犯了大和尚!背喂庹酒鹕韥,合十道:“小施主身懷絕技,解救本寺大難。老衲老眼昏花,不識高人,先前多有失敬!彪p兒道:“沒有啊,你一直對我們公子爺客氣得很!

韋小寶定下神來,這才發覺,自己先前摔向皇甫閣臉面、蒙了他雙眼的,竟是一大疊銀票,哈哈大笑,說道:“見了銀票不投降的,天下可沒幾個。我用幾萬兩銀票打過來,你非大叫投降不可!彪p兒笑嘻嘻的拾起四下里飛散的銀票,交回韋小寶。

澄光問韋小寶道:“韋公子,此間之事,如何是好?”韋小寶笑道:“這三位朋友,吩咐你們的下人都散去了罷!”

皇甫閣當即提氣叫道:“你們都到山下去等我!敝宦牭猛饷鏀蛋賯人齊聲答應。腳步聲沙沙而響,頃刻間走了個干凈。

澄光心中略安,伸手去解心溪的穴道。韋小寶道:“方丈,且慢,我有話跟你商量!背喂獾溃骸笆!這幾位師兄給封了穴道,時間久了,手腳麻木,我先給他們解開了!表f小寶道:“也不爭在這一時三刻,咱們到那邊廳上坐坐罷!背喂恻c頭道:“是!毕蛐南溃骸皫熜智夷募,回頭跟你解穴!睅еf小寶到西側佛殿之中。

韋小寶道:“方丈,這一干人當真是來找小喇嘛么?”澄光張口結舌,無法回答。韋小寶湊嘴到他耳邊,低聲道:“我倒知道,他們是為那位皇帝和尚而來!背喂馍碜右徽,緩緩點頭,道:“原來小施主早知道了!表f小寶低聲道:“我來到寶剎,拜懺做法事是假,乃是奉……

奉命保護皇帝和尚!背喂恻c頭道:“原來如此。老衲本就心疑,小施主巴巴的趕來清涼寺做法事,樣子不大像!表f小寶道:“皇甫閣、巴顏他們雖然拿住了,可是捉老虎容易,放老虎難。倘苦放了他們,過幾天又來糾纏不清,畢竟十分麻煩!”澄光道:“殺人是殺不得的。這寺里已傷了好幾條人命。唉,阿彌陀佛,阿彌陀佛!表f小寶道:“殺了他們也沒用。這樣罷,你叫人把這干人都綁了起來。咱們再仔細問問,他們來尋皇帝和尚,到底是什么用意!背喂庥行殡y,道:“這佛門清凈之地,我們出家人私自綁人審問,似乎于理不合!表f小寶道:“什么于理不合?他們想來殺光你廟里的和尚,難道于理就合得很了?我們如不審問明白,想法子對付,他們又來殺人,放火燒了你清涼寺,那怎么辦?”

澄光想了一會,點頭道:“那也說得是,任憑施主吩咐!迸呐氖终,召進一名和尚,吩咐道:“請那位皇甫先生過來,我們有話請教!表f小寶道:“這皇甫閣甚是狡猾,只怕問不出什么,咱們還是先問那個大喇嘛!背喂獾溃骸皩,對,我怎么想不到?”

兩名和尚挾持著巴顏進殿,惱他殺害寺中僧人,將他重重往地下一摔。澄光道:“唉,怎地對大喇嘛沒點禮貌?”兩名僧人應道:“是!”退了出去。

韋小寶左手提起一只椅子,右手用匕首將椅子腳不住批削。那匕首鋒利無比,椅子腳一片片的削了下來,都不過一二分厚薄,便似削水果一般。澄光睜大了眼,不明他的用意。

韋小寶放下椅子,走到巴顏面前,左手摸了摸他腦袋,右手將匕首比了比,手勢便和適才批削椅腳時一模一樣。巴顏大叫:“不行!”澄光也叫:“使不得!表f小寶怒道:“什么行不行的?我知道西藏的大喇嘛都練有一門鐵頭功,刀槍不入。我在北京之時,曾親自用這把短劍削一個大喇嘛的腦袋,削了半天,也削他不動。大喇嘛,你是貨真價實,還是冒牌貨?不試你一試,怎能知道?”巴顏忙道:“這鐵頭功我沒練過,你一削我就死!表f小寶道:“不一定死的,削去兩三寸,也不見得就死。我只削去你一層頭蓋,看到你的腦漿為止。一個人說真話,腦漿就不動,如果說謊騙人,腦漿就像煮開了的水一般滾個不休。我有話問你,不削開你的腦袋,怎知你說的是真話假話?”巴顏道:“別削,別削,我說真話就是!表f小寶摸了摸他頭皮,道:“是真是假,我怎么知道?”巴顏道:“我如說謊,你再削我頭皮不遲!

韋小寶沉吟片刻,道:“好,那么我問你,是誰叫你到清涼寺來的?”巴顏道:“是菩薩頂真容院的大喇嘛,勝羅陀派我來的!背喂獾溃骸鞍浲臃,五臺山青廟黃廟,從無仇怨,菩薩頂的大喇嘛,怎么會叫你來搗亂?”巴顏道:“我也不是來搗亂。勝羅陀師兄命我來找一個三十來歲的和尚,說他盜了我們拉薩活佛的寶經,到清涼寺中躲了起來,因此非揪他出來不可!背喂獾溃骸鞍浲臃,哪有此事?”韋小寶提起匕首,喝道:“你說謊,我削開你的頭皮瞧瞧!

巴顏叫道:“沒有,沒有說謊。你不信去問勝羅陀師兄好了。

他說,我們要假裝走失了一個小喇嘛,其實是在找那中年和尚,又說那位皇甫先生認得這和尚,請他陪著來找人。勝羅陀師兄說,這和尚偷的是我們密宗的秘密藏經,‘大毗盧遮那佛神變加持經’,非同小可。如果我拿到了這和尚,那是一件大功,回到拉薩,活佛一定重重有賞!表f小寶見他臉色誠懇,似非作偽,料想他也是受人之愚,人家不讓他得知順治的真相,當下從懷中取出那封西藏文的書信,便是道上雙兒擒住三名喇嘛、逼著取來的,展了開來,說道:“你念給我聽,這信中寫著些什么!闭f著將匕首刃面平平的放在他頭頂。

巴顏道:“是,是!”嘰哩咕嚕的讀了起來。韋小寶點頭道:“不錯,你讀得很好,一個字也沒讀錯。這位方丈大師不懂藏文,你用漢語將信里的話說出來!卑皖伒溃骸澳切爬镎f,這位大……大人物,的確是在五臺山清涼寺中,最近得到消息,神……神龍教要將他請去,咱們可得先……先下手為強!

韋小寶聽他連“神龍教”三字也說了出來,料想不假,問道:“信里還說些什么?”

巴顏道:“信里說,到清涼寺去請這位大人物,倒也不難,就怕神龍教得知訊息,也來搶奪,因此勝羅陀師兄請北京的達和爾師兄急速多派高手,前來相助。如果……如果桑結大喇嘛已經到了北京,他老人家當世無敵,親來主持,那就……

那就萬失無一……”

韋小寶笑罵:“他媽的!萬無一失,什么‘萬失無一’?”自己居然能糾正別人說成語的錯誤,那是千載難逢、萬中無一之事,甚覺得意。

巴顏道:“是,是,是萬……萬一無失……”韋小寶笑道:“你喇嘛奶奶的,還是說錯了。還有呢?”巴顏道:“沒有了,下面沒有了!表f小寶罵道:“他媽的,什么下面沒有了?是我下面沒有了,還是你下面沒有了?”巴顏道:“大……大家下面沒有了!表f小寶道:“什么大家下面沒有了?”巴顏道:“下面沒有字了!表f小寶哈哈一笑,問道:“那皇甫閣是什么人?”巴顏道:“他是勝羅陀師兄請來的幫手,昨晚才到的!表f小寶點點頭,向澄光道:“方丈,我要審那個佛光寺的胖和尚了,你如不好意思,不妨在窗外聽著!背喂饷Φ溃骸白詈,最好!泵藢皖亷С,將心溪帶來,自己回去禪房,也不在窗外聽審。

心溪一進房就滿臉堆笑,說道:“兩位施主年紀輕輕,武功如此了得,老衲固然見所未見,而且是聞所未聞,少年英雄,真了不起,了不起!”韋小寶罵道:“操你奶奶的,誰要你拍馬屁!毕蛩ü缮弦荒_踢去。心溪雖痛,臉上笑容不減,說道:“是,是,凡是真正的英雄好漢,那是決計不愛聽馬屁的。不過老和尚說的是真心話,算不得是拍馬屁!

韋小寶道:“我問你,你到清涼寺來發瘋,是誰派你來的?”

心溪道:“施主問起,老僧不敢隱瞞。菩薩頂真容院大喇嘛勝羅陀,叫人送了二百兩銀子給我,請我陪他師弟巴顏,到清涼寺來找一……找一個人。老僧無功不受祿,只得陪他走一遭!表f小寶又一腳踢去,罵道:“胡說八道,你還想騙我?快說老實話!毙南溃骸笆,是,不瞞施主說,大喇嘛送了我三百兩銀子!表f小寶道:“明明是一千兩!毙南溃骸皩崒嵲谠谑俏灏賰,再多一兩,老和尚不是人!表f小寶道:“那皇甫閣又是什么東西?”心溪道:“這下流胚子不是好東西,是巴顏這鬼喇嘛帶來的。施主放了我之后,老僧立刻送他到五臺縣去,請知縣大人好好治罪。清涼寺是佛門清靜之地,怎容他來胡作非為?小施主,那幾條人命,連同死了的幾個喇嘛,咱們都推在他頭上!表f小寶臉一沉,道:“明明都是你殺的,怎能推在旁人頭上?”心溪求道:“好少爺,你饒了我罷!

韋小寶叫人將他帶出,帶了皇甫閣來詢問。這人卻十分硬朗,一句話也不回答。對韋小寶匕首的威嚇固然不加理睬,而雙兒點他“天豁穴”穴道,他疼痛難當,忍不住呻吟,對韋小寶的問話卻始終不答,只說:“你有種就將爺爺一刀殺了,折磨人的不是好漢!表f小寶倒敬他是條漢子,道:“好,我們不折磨你!泵p兒解了他“天豁穴”的穴道。他命人將皇甫閣帶出后,又去請了澄光方丈來,道:“這件事如何了局,咱們得跟那位大人物商量商量!背喂鈸u頭道:“他是決計不見外人的!

韋小寶怫然道:“甚么不見外人?剛才不是已經見過了?

我們倘若拍手不管,他還不是給人捉了去?不出幾天,北京大喇嘛又派人來,有個什么天下無敵的大高手,又還有甚么神龍教、烏龜教的,就算我們肯幫忙,也抵擋不了這許多人!背喂獾溃骸耙舱f得是!

韋小寶道:“你去跟他說,事情緊急,非商量個辦法出來不可!背喂鈸u頭道:“老衲答應過,寺中連老衲在內,都不跟他說話的!表f小寶道:“好,我可不是你們寺里的和尚,我去跟他說話!背喂獾溃骸安恍,不行。小施主一進僧房,他師弟那個莽和尚行顛,就會一杵打死了你!表f小寶道:“他打不死我的!

澄光向雙兒望了一眼,說道:“你就算差尊價將行顛和尚點倒,行癡仍然不會跟你說話的!表f小寶道:“行癡?他法名叫做行癡?”澄光道:“是。原來施主不知!表f小寶嘆了口氣,說道:“既然如此,我也無法可施了。

你既沒有‘萬失無一’的好法子,可惜清涼寺好好一所古廟,卻在你方丈手里毀了!

澄光愁眉苦臉,連連搓手,忽道:“我去問問玉林師兄,或者他有法子!表f小寶道:“這位玉林大師是誰?”澄光道:“是行癡的傳法師父!

韋小寶喜道:“好極,你帶我去見這位老和尚!碑斚鲁喂忸I著韋小寶和雙兒,從清涼寺后門出去,行了里許,來到一座小小舊廟,廟上也無匾額。澄光徑行入內,到了后面禪房,只見一位白須白眉的老僧坐在蒲團上,正自閉目入定,對三人進來,似乎全然不覺。

澄光打個手勢,輕輕在旁邊蒲團上坐下,低目雙垂,雙手合十。韋小寶肚里暗笑,跟著也坐了下來。雙兒站在他身后。四下里萬籟無聲,這小廟中似乎就只這個老僧。

過了良久,那老僧始終紋絲不動,便如是死了一般,澄光竟也不動。韋小寶手麻腳酸,老大不耐煩,站起了又坐倒,坐倒又站起,心中對那老僧的十八代祖宗早已罵了數十遍。又過良久,那老僧吁了口氣,緩緩睜開眼來,見到面前有人,也不感驚奇,只微微點了點頭。澄光道:“師兄,行癡塵緣未斷,有人找上寺來,要請師兄佛法化解!蹦抢仙窳值溃骸熬秤尚纳,化解在己!背喂獾溃骸巴饽O重,清涼寺有難!北銓⑿南、巴顏、皇甫閣等人意欲劫持行癡,幸蒙韋小寶主仆出手相救等情說了,又說雙方都死了數人,看來對方不肯善罷甘休。玉林默默聽畢,一言不發,閉上雙目,又入定去了。

韋小寶大怒,霍地站起,破口大罵:“操……”只罵得一個字,澄光連打手勢,求他不可生氣,又求他坐下來等候。這一回玉林入定,又是小半個時辰。韋小寶心想:“天下強盜賊骨頭,潑婦大混蛋,也都沒這老和尚討厭!焙貌蝗菀子窳钟直犻_眼來,問道:“韋施主從北京來?”

韋小寶道:“是!庇窳钟謫枺骸绊f施主在皇上身邊辦事?”

韋小寶大吃一驚,跳起身來,道:“你……你……你怎么知道?”

玉林道:“老衲只是猜想!表f小寶心想:“這老和尚邪門,只怕真有些法力!毙闹锌刹桓以倭R他了,規規矩矩的坐了下來。玉林道:“皇上差韋施主來見行癡,有什么說話?”韋小寶心想:“這老和尚甚么都知道,瞞他也是無用!闭f道:“皇上得知老皇爺尚在人世,又喜又悲,派我來向老皇爺磕頭請安。如果……如果老皇爺肯返駕回宮,那是再好不過了!笨滴醣菊f查明真相之后,自己上五臺山來朝見父皇,這話韋小寶卻瞞住了不說。玉林道:“皇上命施主帶來甚么信物?”韋小寶從貼肉里衣袋中,取出康熙親筆所寫御札,雙手呈上,道:“大師請看!

御札上寫的是:“敕令御前侍衛副總管欽賜穿黃馬褂韋小寶前赴五臺山一帶公干,各省文武官員受命調遣,欽此!庇窳纸舆^看了,還給韋小寶,道:“原來是御前侍衛副總管韋大人,多有失敬了!

韋小寶心下得意:“你可不敢再小覷我了罷?”可是見玉林臉上神色,也沒甚么恭敬之意,心中的得意又淡了下來。玉林道:“韋施主,以你之意,該當如何處置?”韋小寶道:“我要叩見老皇爺,聽老皇爺的吩咐!庇窳值溃骸八郧案挥兴暮,可是出家之后,塵緣早已斬斷,‘老皇爺’三字,再也休得提起,以免駭人聽聞,擾了他的清修!表f小寶默然不答。

玉林又道:“請回去啟奏皇上,行癡不愿見你,也不愿再見外人!表f小寶道:“皇上是他兒子,可不是外人!庇窳值溃骸笆裁唇谐黾?家已不是家,妻子兒女都是外人了!表f小寶心想:“看來都是你這老和尚在搗鬼,從中阻攔。

老皇爺就算不肯回宮,也不至于連兒子也不見!闭f道:“既然如此,我去調遣人馬,上五臺山來保護守衛,不許閑雜人等進寺來啰唣滋擾!

玉林微微一笑,說道:“這么一來,清涼寺變成了皇宮內院、官府衙門;韋大人這位御前侍衛副總管,變成在清涼寺當差了。那么行癡還不如回北京皇宮去直截了當!

韋小寶道:“原來大師另有保護老……他老人家的妙法,在下洗……洗耳恭聽!

玉林微笑道:“韋施主小小年紀,果然是個厲害腳色,難怪十幾歲的少年,便已做到這樣的大官!鳖D了一頓,續道:“妙法是沒有,出家人與世無爭,逆來順受。多謝韋施主一番美意,清涼寺倘然真有禍殃,那也是在劫難逃!闭f著合十行禮,閉上雙目,入定去了。

澄光站起身來,打個手勢,退了出去,走到門邊,向玉林躬身行禮。韋小寶向玉林扮個鬼臉,伸伸舌頭,右手大拇指按住自己鼻子,四指向著玉林招了幾招,意思是說:“好臭,好臭!”玉林閉著眼睛,也瞧不見。三人來到廟外,澄光道:“玉林大師是得道高僧,已有明示。老衲去將心溪方丈他們都放了。韋施主,今日相見,也是有緣,這就別過!闭f著雙手合十,鞠躬行禮,竟是不讓他再進清涼寺去。

韋小寶心頭火起,說道:“很好,你們自有萬失無一的妙計,倒是我多事了!泵p兒去叫了于八等一干人,徑自下山,又回到靈境寺去借宿。

他昨晚在靈境寺曾布施了七十兩銀子。住持見大施主又再光降,殷勤相待。

在客房之中,韋小寶一手支頤,尋思:“老皇爺是見到了,原來他一點也不老,卻是危險得緊,西藏喇嘛要捉他,神龍教又要捉他。那玉林老賊禿裝模作樣,沒點屁本事,澄光方丈一個人又有甚么用?只怕幾天之后,老皇爺便會給人捉了去。我又怎生向小玄子交代?”一轉頭,見雙兒秀眉緊鎖,神色甚是不快,問道:“雙兒,什么事不高興?”雙兒道:“沒什么!表f小寶道:“你一定在想心事,快跟我說!彪p兒道:“真的沒什么!表f小寶一轉念,道:“啊,知道啦。你怪我在朝廷里作官,一直沒跟你說!彪p兒眼眶兒紅了,道:“韃子皇帝是大壞人,相公你……怎么做他們的官?而且還做了大官!闭f著眼淚從雙頰上流了下來。

韋小寶一呆,道:“傻孩子,那又用得著哭的!彪p兒抽抽噎噎的道:“三少奶把我給了相公,吩咐我服侍你,聽你的話?墒恰墒悄阍诔镒觥龃蠊,我爸爸媽媽,還有兩個哥哥,都是給惡官殺死的,你……你……”說著放聲哭了出來。

韋小寶一時手足無措,忙道:“好啦,好啦!現下什么都不瞞你。老實跟你說,我做官是假的,我是天地會青木堂的香主,‘天父地母,反清復明’,你懂了嗎?我師父是天地會的總舵主,我早跟你三少奶說過了。我們天地會專跟朝廷作對。我師父派我混進皇宮里去做官,為的是打探韃子的消息。

這件事十分秘密,倘若給人知道了,我可性命不保!彪p兒伸手按住韋小寶嘴唇,低聲道:“那你快別說了。都是我不好,逼你說出來!闭f著破涕為笑,又道:“相公是好人,當然不會去做壞事。我……我真是個笨丫頭!

韋小寶笑道:“你是個乖丫頭!崩,讓她坐在炕沿上自己身邊,低聲將順治與康熙之間的情由說了,又道:“小皇帝還只十幾歲,他爹爹出家做了和尚,不要他了,你想可憐不可憐?今天來促他的那些家伙,都是大大的壞人,虧得你救了他!彪p兒吁了口氣,道:“我總算做了一件好事!表f小寶道:“不過送佛送上西天。那些人又給方丈放了。他們一定不肯甘心,回頭又要去捉那老皇帝,將他身上的肉一塊塊割下來,煮來吃了,豈不糟糕?”他知道雙兒心好,要激她勇于救人,故意將順治的處境說得十分悲慘。雙兒身子一顫,道:“他們要吃他的肉,那為什么?”韋小寶道:“唐僧和尚到西天取經,這故事你聽過么?”雙兒道:“聽過的,還有孫悟空、豬八戒!表f小寶道:“一路上有許多妖怪,都想吃唐僧的肉,說他是圣僧,吃了他肉就成佛成仙!彪p兒道:“啊,我明白啦,這些壞人以為老皇帝和尚也是圣僧!

韋小寶道:“是啊,你真聰明。老皇帝和尚好比是唐僧,那些壞人是妖怪,我是孫猴兒孫行者,你就是……是……”說著雙掌放在自己耳旁,一招一晃,作扇風之狀。雙兒笑道:“你說我是豬八戒?”韋小寶道:“你相貌像觀音菩薩,不過做的是豬八戒的事!

雙兒連忙搖手,道:“別說冒犯菩薩的話。相公,你做觀音菩薩身邊的那個善才童子紅孩兒,我就是……”說到這里,臉上一紅,下面的話咽住不說了。韋小寶道:“不錯!我做善才童子,你就是龍女。咱二人老是在一起,說什么也不分開!彪p兒臉頰更加紅了,低聲道:“我自然永遠服侍你,除非……

除非你不要我了,將我趕走!表f小寶伸掌在自己頭頸里一斬,道:“就是殺了我頭,也不趕你走。除非你不要我了,自己偷偷的走了!彪p兒也伸掌在自己頸里一斬,道:“殺了我頭,也不會走!眱扇送瑫r哈哈大笑。雙兒自跟著韋小寶后,主仆之分守得甚嚴,極少跟他說笑,這時聽韋小寶吐露真相,心中甚是歡暢。兩人這么一笑,情誼又親密了幾分。

韋小寶道:“好,我們自己的事情說過了?稍趺聪雮法兒,去救唐僧?”

雙兒笑道:“救唐僧和尚,總是齊天大圣出主意,豬八戒只是個跟屁蟲!表f小寶笑道:“豬八戒真有你這樣好看,唐僧也不出家做和尚了!彪p兒問道:“那為什么?”韋小寶道:“唐僧自然娶了豬八戒做老婆啦!彪p兒噗哧一聲,笑了出來,說道:“豬八戒是豬玀精,誰討他做老婆?”

韋小寶聽她說到娶豬精做老婆,忽然想起那口“花雕茯苓豬”沐劍屏來,不知她和方怡此刻身在何處,是否平安。雙兒見韋小寶呆呆出神,不敢打斷他思路。過了一會,韋小寶道:“得想個法子,不讓壞人捉了老皇帝去。雙兒,譬如有一樣寶貝,很多賊骨頭都想去偷,咱們使什么法兒,好教賊骨頭偷不到?”雙兒道:“見到賊骨頭來偷寶貝,便都捉了起來!表f小寶搖頭道:“賊骨頭太多,捉不完的。我們自己去做賊骨頭!彪p兒道:“我們做賊骨頭?”韋小寶道:“對!我們先下手為強,將寶貝偷到了手,別的賊骨頭就偷不到了!

雙兒拍手笑道:“我懂啦,我們去把老皇帝和尚捉了來!表f小寶道:“正是。事不宜遲,立刻就走!

兩人來到清涼寺外,韋小寶道:“天還沒黑,偷東西偷和尚,都得等到天黑了才干!眱扇硕阍跇淞种,好容易等到滿山皆暗,萬籟無聲。韋小寶低聲道:“寺里只方丈一人會武功,好在他剛才打斗受了傷,定在躺著休息。你去將那個胖大和尚行顛點倒了,我們便可將老皇帝和尚偷出來。只是那行顛力氣極大,那根黃金杵打人可厲害得很,須當小心!彪p兒點頭稱是。

傾聽四下無人,兩人輕輕躍進圍墻,徑到順治坐禪的僧房之外,只見板門已然關上,但那門板日間給人踢壞了,一時未及修理,只這么擱著擋風。雙兒貼著墻壁走進,將門板向左一拉,只見黃光閃動,呼的一聲響,黃金杵從空隙中擊了出來。雙兒待金杵上提,疾躍入內,伸指在行顛胸口要穴連點兩指,低聲道:“真對不!”

提起雙手,抱住了他手中金杵。行顛穴道被制,身子慢慢軟倒。這金杵重達百余斤,雙兒若不抱住,落將下來,非壓碎他腳趾不可。

韋小寶跟著閃進,拉上了門板。僧房甚小,黑暗中隱約見到有人坐在蒲團之上,韋小寶料知便是法名行癡的順治皇帝,當即跪倒磕頭,就道:“奴才韋小寶,便是日里救駕的,請老皇爺不必驚慌!

行癡默不作聲。韋小寶又道:“老皇爺在此清修,本來很好,不過外面有許多壞人,想捉了老皇爺去,要對你不利。奴才為了保護老皇爺,想請你去另一個安穩所在,免得給壞人捉到!毙邪V仍是不答。韋小寶道:“那么就請老皇爺和奴才一同出去!

隔了半晌,見他始終盤膝而坐,一動不動。這時韋小寶在黑暗中已有好一會,看得清楚些了,見行癡坐禪的姿勢,便和日間所見的玉林一模一樣,也不知他是真的入定,還是對自己不加理睬,說道:“老皇爺的身份已經泄漏,清涼寺中無人能夠保護。敵人去了一批,又來一批,老皇爺終究會給他們捉去。還是換一個清靜的地方修行罷!毙邪V仍是不答。行顛忽道:“你們兩個小孩是好人,日里幸虧你們救我。

我師兄坐禪,不跟人說話。你要他到哪里去?”他嗓音本來極響,拚命壓低,變成十分沙啞。韋小寶站起身來。說道:“隨便到哪里都好。你師兄愛去哪里,咱們便護送他去。只要那些壞家伙找他不到,你們兩位就可安安靜靜的修行念佛了!毙蓄嵉溃骸拔覀兪遣荒罘鸬!

韋小寶道:“好罷,不念佛就不念佛。雙兒,你快將這位大師的穴道解了!

雙兒伸手過去,在行顛背上和脅下推拿幾下,解了穴道,說道:“真正對不住!

行顛向行癡恭恭敬敬的道:“師兄,這兩個小孩請我們出去暫且躲避!

行癡道:“師父可沒叫我們離去清涼寺!闭f話聲音甚是清朗。韋小寶直到此刻,才聽到他的話聲。

行顛道:“敵人如再大舉來攻,這兩個小孩抵擋不住!

行癡道:“境自心生。要說兇險,天下處處皆兇險,心中平安,世間事事平安。日前你殺傷多人,大造惡業,此后無論如何不可妄動無明!

行顛呆了半晌,道:“師兄指點得是!被仡^向韋小寶道:“師兄不肯出去,你們都聽見了!表f小寶皺眉道:“倘若敵人來捉你師兄,一刀刀將他身上的肉割下來,那便如何是好?”

行顛道:“世人莫有不死,多活幾年,少活幾年,也沒什么分別!表f小寶道:“甚么都沒分別,那么死人活人沒分別,男人女人沒分別,和尚和烏龜豬玀也沒分別?”行顛道:“眾生平等,原是如此!

韋小寶心想:“怪不得一個叫行癡,一個叫行顛,果然是癡的顛的。要勸他們走,那是不成功的了。如將老皇爺點倒,硬架了出去,實在太過不敬,也難免給人瞧見!币粫r束手無策,心下惱怒,按捺不住,便道:“什么都沒分別,那么皇后和端敬皇后也沒分別,又為什么要出家?”

行癡突然站起,顫聲道:“你……你說什么?”

韋小寶一言出口,便已后悔,當即跪倒,說道:“奴才胡說八道,老皇爺不可動怒!毙邪V道:“從前之事,我早忘了,你何以又用這等稱呼?快請起來,我有話請問!表f小寶道:“是!闭酒鹕韥,心想:“你給我激得開了口說話,總算有了點眉目!

行癡問道:“兩位皇后之事,你從何處聽來?”韋小寶道:“是聽海大富跟皇太后說的!毙邪V道:“你認得海大富?他怎么了?”韋小寶道:“他給皇太后殺了!毙邪V驚呼一聲,道:“他死了?”韋小寶道:“皇太后用‘化骨綿掌’功夫殺死了他!毙邪V顫聲道:“皇太后怎么會……會武功?你怎知道?”韋小寶道:“海大富和皇太后在慈寧宮花園里動手打斗,我親眼瞧見的!毙邪V道:“你是什么人?”韋小寶道:“奴才是御前侍衛副總管韋小寶!彪S即又加上一句:“當今皇上親封的,有御札在此!闭f著將康熙的御札取出來呈上。

行癡呆了片刻,并不伸手去接,行顛道:“這里從來沒燈火!毙邪V嘆了口氣,問道:“小皇帝身子好不好?他……他做皇帝快不快活?”

韋小寶道:“小皇帝得知老皇爺健在,恨不得插翅飛上五臺山來。他在宮里大哭大叫,又是悲傷,又是喜歡,說什么要上山來。后來……后來恐怕誤了朝廷大事,才派奴才先來向老皇爺請安。奴才回奏之后,小皇帝便親自來了!毙邪V顫聲道:“他……他不用來了。他是好皇帝,先想到朝廷大事,可不像我……”說到這里,聲音已然哽咽。黑暗之中,但聽到他眼淚一滴滴落上衣襟的聲音。雙兒聽他流露父子親情,胸口一酸,淚珠兒也撲簌簌的流了下來。

韋小寶心想良機莫失,老皇爺此刻心情激動,易下說辭,便道:“海大富一切都查得清清楚楚了,皇太后先害死榮親王,又害死端敬皇后,再害死端敬皇后的妹子貞妃,后來又害死了小皇帝的媽媽。海大富什么都查明白了;侍笾烂孛芤呀浶孤,便親手打死了海大富,又派了大批人手,要上五臺山來謀害老皇爺!

榮親王、端敬皇后、貞妃三人系被武功好手害死,海大富早已查明,稟告了行癡,由此而回宮偵查兇手,但行癡說什么也不信竟是皇后自己下手,嘆道:“皇后是不會武功的!表f小寶道:“那晚皇太后跟海大富說的話,老皇爺聽了之后就知道了!碑斚乱灰晦D述那晚兩人對答的言語。他伶牙利齒,說得雖快,卻是清清楚楚。行癡原是個至性至情之人,只因對董鄂妃一往情深,這才在她逝世之后,連皇帝也不愿做,甘棄萬乘之位,幽閉斗室之中。雖然參禪數年,但董鄂妃的影子在他心中何等深刻,一聽韋小寶提起,什么禪理佛法,霎時之間都拋于腦后。海大富和皇太后的對答一句句在心中流過,悲憤交集,胸口一股氣塞住了,便欲炸將開來。

韋小寶說罷,又道:“皇太后這老……一不做,二不休,害了你老皇爺之后,要去害死小皇帝。她還要去挖了端敬皇后的墳,又要下詔天下,燒毀《端敬皇后語錄》,說《語錄》中的話都是放屁,哪一個家里藏一本,都要抄家殺頭!”

這幾句話卻是他捏造出來的,可正好觸到行癡心中的創傷。他勃然大怒,伸手在大腿上用力一拍,喝道:“這賤人,我……我早就該將她廢了,一時因循,致成大禍!”順治當年一心要廢了皇后,立董鄂妃為后,只因為皇太后力阻,才擱下來。董鄂妃倘若不死,這皇后之位早晚是她的了。

韋小寶道:“老皇爺,你看破世情,死不死都沒分別,小皇爺可死不得,端敬皇后的墳挖不得,《端敬皇后語錄》毀不得!毙邪V道:“不錯,你說得很是!表f小寶道:“所以咱們須得出去躲避,免得遭了皇太后的毒手;侍蟮氖侄问堑谝徊綒⒛,第二步害小皇帝,第三步挖墳燒《語錄》。只要她第一步做不成功,第二步、第三步棋子便不敢下了!表樦纹邭q登基,廿四歲出家,此時還不過三十幾歲。他原本性子躁、火性大,說到頭腦清楚,康熙雖然小小年紀,比父親已勝十倍。因此沐王府中人想嫁禍吳三桂,詭計立被康熙識破,韋小寶半真半假的捏造了許多言語,行癡卻盡數信以為真。不過皇太后所要行的這三步棋子,雖是韋小寶捏造出來,但他是市井之徒,想法和陰毒女人也差不多。

行癡大聲道:“幸虧得你點破,否則當真壞了大事。師弟,咱們快快出去!毙蓄嵉溃骸笆!庇沂痔崞鸾痂,左手推開板門。

板門開處,只見當門站著一人。黑暗中行顛看不見他面貌,喝道:“誰?”舉起金杵。那人道:“你們要去哪里?”

行顛吃了一驚,拋下金杵,雙手合十,叫道:“師父!”行癡也叫了聲:“師父!

原來這人正是玉林。他緩緩的道:“你們的說話,我都聽到了!

韋小寶心中暗叫:“他媽的,事情要糟!”

玉林沉聲道:“世間冤業,須當化解,一味躲避,終是不了。既有此因,便有此果,業既隨身,終身是業!毙邪V拜伏于地,道:“師父教訓得是,弟子明白了!庇窳值溃骸爸慌挛幢乇氵@么明白了。你從前的妻子要找你,便讓她來找。我佛慈悲,普渡眾生,她怨你、恨你、要殺你而甘心,你反躬自省,總有令她怨,令她恨,使得她決心殺你的因。你避開她,業因仍在,倘若派人殺了她,惡業更加深重了!毙邪V顫聲道:“是!

韋小寶肚里大罵:“操你奶奶的老賊禿!我要罵你,打你,殺你,你給不給我打罵?給不給我割你的老禿頭?”

只聽玉林續道:“至于西藏喇嘛要捉你去,那是他們在造惡業,意欲以你為質,挾制當今皇帝,橫行不法,虐害百姓。

咱們卻不能任由他們胡行。眼前這里是不能住了,你們且隨我到后面的小廟去!彼D身出外。行癡、行顛跟了出去。韋小寶心想:“小皇帝雖賞了黃馬褂,我可還沒在身上穿過一天。這件事沒辦妥,回京對小皇帝沒交代,他一怒之下,說不定反悔,黃馬褂就此不賞了。我也得跟去瞧瞧!彼碗p兒兩人跟著到了玉林坐禪的小廟之中。玉林對他們兩人猶如沒瞧見一般,毫不理會,徑在蒲團上盤膝坐了。行癡在他身邊的蒲團上坐下,行顛東張西望了一會,也在行癡的下首坐倒。玉林和行癡合十閉目,一動也不動,行顛卻睜大了圓圓的環眼,向空瞪視,終于也閉上了眼睛,兩手按在膝上,過了一會,伸手去摸蒲團旁的金杵,唯恐失卻。韋小寶向雙兒扮個鬼臉,裝模作樣的也在蒲團上坐下,雙兒挨著他身子而坐。韋小寶雖非孫悟空,但性子之活潑好動,也真如猴兒一樣,要他在蒲團上安安靜靜的坐上一時三刻,可真要了他命。但眼見老皇爺便在身旁,就此出廟而去,那是說什么也不肯的。他東一扭,西一歪,拉過雙兒的手來,在她手心中搔癢。雙兒強忍笑容,左手向玉林和行癡指指。

這么挨了半個時辰,韋小寶忽然心想:“老皇爺學做和尚,總不成連大小便也忍得住。待他去大小便之時,我便去花言巧語,騙他逃走!毕氲搅诉@計策,身子便定了一些。一片寂靜之中,忽聽得遠處響起許多人的腳步聲,初時還聽不真切,后來腳步聲越響越近,一大群人奔向清涼寺來。

行顛臉上肌肉動了幾下,伸手抓起金杵,睜開眼來,見玉林和行癡坐著不動,遲疑了片刻,放下金杵,又閉上了眼。

只聽得這群人沖進了清涼寺中,叫嚷喧嘩,良久不絕。韋小寶心道:“他們在寺里找不到老皇爺,不會找上這里來么?

且看你這老賊禿如何抵擋?”

果然又隔了約莫半個時辰,大群人擁向后山,來到小廟外。有人叫道:“進去搜!”

行顛霍地站起,抓起了金杵,擋在禪房門口。韋小寶走到窗邊,向外張去,月光下但見黑壓壓的都是人頭,回頭看玉林和行癡時,兩人仍是坐著不動。雙兒悄聲道:“怎么辦?”韋小寶低聲道:“待會這些人沖進來,咱們救了老皇爺,從后門出去!鳖D了一頓,又道:“倘若途中失散,我們到靈境寺會齊!彪p兒點了點頭,道:“就怕我抱不起老……老皇爺!表f小寶道:“只好拖著他逃走!彬嚨乩锿饷姹娙思娂姾艉龋骸吧趺慈嗽谶@里亂闖?”“抓起來!”“別讓他們進去!”“媽巴羔子的,拿下來!”人影一晃,門中進來兩人,在行顛身邊掠過,向玉林合十躬身,便盤膝坐在地下,竟是兩名身穿灰衣的和尚。禪房房門本窄,行顛身軀粗大,當門而立,身側已無空隙,但這兩名和尚輕輕巧巧的竄了進來,似乎連行顛的衣衫也未碰到,實不知他們是怎生進房來的。

外面呼聲又起:“又有人來了!”“攔住他!”“抓了起來!”卻聽得砰蓬、砰蓬之聲大作,有人飛了出去,摔在地下,禪房中卻又進來兩名和尚,一言不發,坐在先前進來的兩僧下首。

如此一對對僧人不斷陸續進來。韋小寶大感有趣,心想不知還有多少和尚到來,再來幾對,禪房便無隙地可坐了。但來到第九對后便再無人來。

第九對中的一人竟是清涼寺的方丈澄光。韋小寶又是奇怪,又是欣慰:“這十七個和尚的武功,如果都跟澄光差不多,敵人再多,那也不怕!

外面敵人喧嘩叫嚷,卻誰也不敢沖門。過了一會,一個蒼老的聲音朗聲說道:“少林寺硬要替清涼寺出頭,將事情攬到自己頭上嗎?”禪房內眾人不答。隔了一會,外面那老者道:“好,今日就賣了少林寺十八羅漢的面子,咱們走!”外面呼嘯之聲此起彼伏,眾人都退了下去。韋小寶打量那十八名僧人,年老的已六七十歲,年少的不過三十左右,或高或矮,或俊或丑,僧袍內有的突出一物,似是帶著兵刃,心想:“他們是少林寺十八羅漢,那么澄光方丈也是十八羅漢之一了。玉林老賊禿有恃無恐,原來早約下了厲害的幫手保駕。這些和尚在這里坐禪入定,不知要搞到幾時,老子可不能跟他們耗下去,坐啊坐的,韋小寶別坐得變成了韋老寶!”站起身來,走到行癡身前跪下,說道:“大和尚,有少林寺十八羅漢保駕,您大和尚是篤定泰山了。我這就要回去了,您老人家有什么吩咐沒有?”行癡睜開眼來,微微一笑,說道:“辛苦你啦;厝ジ阒髯诱f,不用上五臺山來擾我清修。就算來了,我也一定不見。你跟他說,要天下太平,‘永不加賦’四字,務須牢牢緊記。他能做到這四字,便是對我好,我便心中歡喜!表f小寶應道:“是!”

行癡探手入懷,取了一個小小包裹出來,說道:“這一部經書,去交給你的主子。跟他說:天下事須當順其自然,不可強求。能給中原蒼生造福,那是最好。倘若天下百姓都要咱們走,那么咱們從哪里來,就回那里去!闭f著在小包上輕輕拍了一拍。

韋小寶記起陶紅英的話來,心道:“莫非這又是一部《四十二章經》?”見行癡將小包遞來,伸雙手接過。行癡隔了半晌,道:“你去罷!”韋小寶道:“是!迸老驴念^。行癡道:“不敢當,施主請起!表f小寶站起身來,走向房門,突然間童心忽起,轉頭向玉林道:“老和尚,你坐了這么久,不小便么?”玉林恍若不聞。韋小寶嘻的一笑,一步跨出門檻。

行癡道:“跟你主子說,他母親再有不是,總是母親,不可失了禮數,也不可有怨恨之心!表f小寶回過身來答應了,心說:“這句話我才不給你傳到呢!毙邪V沉吟道:“要你主子一切小心!表f小寶道:“是!

韋小寶回到靈境寺,關上房門,打開包裹,果然是一部《四十二章經》,只不過書函是用黃綢所制。他琢磨行癡的言語,和陶紅英所說若合符節。行癡說:“倘若天下百姓都要咱們走,那么咱們就從哪里來,就回那里去!睗M洲人從關外到中原,要回去的話,自是回關外了,行癡在這小包上拍了一拍,當是說滿洲人回到關外,可以靠了這小包而過日子。又想:“老皇爺命我將經書交給小玄子,我交是不交?我手中已有五部經書,再加上這一部,共有六部。八部中只差兩部了。

倘若交給小玄子,只怕就有五部經書,也是無用。好在他說,就是小玄子上五臺山來,他也不見,死無對證。這是送上門來的好東西,若不吞沒,對不起韋家祖宗!钡胄』实蹖ψ约菏中湃,吞沒他的東西,未免愧對朋友,對朋友半吊子,就不是英雄好漢了,反正這經書自己也看不懂,還是去交給好朋友的為是。

次晨韋小寶帶同雙兒、于八等一干人下山。這番來五臺山,見到了老皇爺,不負康熙所托,途中還得了雙兒這樣一個美貌溫柔、武功高強的小丫頭,心中甚是高興。走出十余里,山道上迎面走來一個頭陀。這頭陀身材奇高,與那莽和尚行顛難分上下,只是瘦得出奇。澄光方丈已經極瘦,這頭陀少說也比他還瘦了一半,臉上皮包骨頭,雙目深陷,當真便如僵尸一般,這頭陀只怕要四個并成一個,才跟行顛差不多。他長發垂肩,頭頂一個鋼箍束住了長發,身上穿一件布袍,寬寬蕩蕩,便如是掛在衣架上一般。

韋小寶見了他這等模樣,心下有些害怕,不敢多看,轉過了頭,閃身道旁,讓他過去。那頭陀走到他身前,卻停了步,問道:“你是從清涼寺來的么?”韋小寶道:“不是。我們從靈境寺來!蹦穷^陀左手一伸,已搭住他左肩,將他身子拗轉,跟他正面相對,問道:“你是皇宮里的太監小桂子?”這只大手在肩上一按,韋小寶登時全身皆軟,絲毫動彈不得,忙道:“胡說八道!你瞧我像太監么?我是揚州韋公子!

雙兒喝道:“快放手!怎地對我家相公無禮!蹦穷^陀伸出右手,按向雙兒肩頭,道:“聽你聲音,也是個小太監!彪p兒右肩一沉避開,食指伸出,疾點他“天豁穴”,噗的一聲,點個正著?墒鞘种赣|處有如鐵板,只覺指尖奇痛,連手指也險些折斷,不禁“啊”的一聲呼叫,跟著肩頭一痛,已被那頭陀蒲扇般的大手抓住。

那頭陀嘿嘿嘿的笑了三聲,道:“你這小太監武功很好,厲害,真正厲害!彪p兒飛起左腿,砰的一聲,踢在他胯上,這一下便如踢中了一塊大石頭,大叫一聲:“哎喲!”眼淚直流。那頭陀道:“小太監武功了得,當真厲害!彪p兒叫道:“我不是小太監!你才是小太監!哎喲!”那頭陀笑道:“你瞧我像不像太監?”雙兒叫道:“快放手!你再不放,我可要罵人啦!蹦穷^陀道:“你點我穴道,踢我大腿,我都不怕,還怕你罵人?你武功這樣高強,定是皇宮里派出來的,我得搜搜!

韋小寶道:“你武功更高,那么你更是皇宮里派出來的了!

那頭陀道:“你這小太監纏夾不清!弊笫痔崃隧f小寶,右手提了雙兒,向山上飛步便奔。兩個少年大叫大嚷,那頭陀毫不理會,提著二人直如無物,腳下迅速之極。于八等人只瞧得目瞪口呆,哪敢作聲。

那頭陀沿山道走了數丈,突然向山坡上無路之處奔去,當真是上山如履平地。韋小寶只覺耳畔呼呼風響,心道:“這頭陀如此厲害,莫非是山神鬼怪?”

奔了一會,那頭陀將二人往地下一放,向上一指,道:“倘若不說實話,我提你們到這山峰上,擲了下來!彼柑幨莻極高的山峰,峰尖已沒入云霧之中。韋小寶道:“好,我說實話!蹦穷^陀問道:“那就算你識相。你到底是什么人?這小子是什么人?”韋小寶道:“大師父,她不是小子……她是我的……我的……”那頭陀道:“是你的什么人?”韋小寶道:“是我的……老婆!”這“老婆”二字一出口,那頭陀和雙兒都大吃一驚。雙兒滿臉通紅。那頭陀奇道:“甚么?甚么老婆?”韋小寶道:“不瞞大師父說,我是北京城里的富家公子,看中了隔壁鄰居的這位小姐,于是……我們私訂終身于后花園,她爹爹不答應,我就帶了她逃出來。你瞧,她是個姑娘,怎么會是小太監,真是冤哉枉也。你如不信,除下她帽子瞧瞧!

那頭陀摘下雙兒的帽子,露出一頭秀發,其時天下除了僧、道、頭陀、尼姑等出家人,都須剃去前半邊頭發。雙兒長發披將下來,直垂至肩,自是個女子無疑。韋小寶道:“大師父,求求你,你如將我們送交官府,那我可沒命了。我給你一千兩銀子,你放了我們罷!”那頭陀道:“如此說來,你果然不是太監了。太監哪有拐帶人家閨女私逃的?哼哼,你小小年紀,膽子倒不小!闭f著放開了他,又問:“你們上五臺山來干甚么?”韋小寶道:“我們上五臺山來拜佛,求菩薩保佑,讓我落難公子中狀元,將來她……我這老婆,就能做一品夫人了!笔裁础八接喗K身后花園,落難公子中狀元”云云,都是他在揚州時聽說書先生說的。那頭陀想了片刻,點頭道:“那么是我認錯人了,你們去罷!”韋小寶大喜,道:“多謝大師。我們以后拜菩薩之時,求菩薩保佑,保佑你大師將來也……也做個大菩薩,跟文殊菩薩、觀音菩薩平起平坐!睌y了雙兒的手,向山下走去。

只走得幾步,那頭陀道:“不對,回來!小姑娘,你武功很是了得,點我一指,踢我一腳!闭f著摸了摸腰間“天豁穴”,問道:“你這武功是誰教的?是什么家數?”

雙兒可不會說謊,漲紅了臉,搖了搖頭。韋小寶道:“她這是家傳的武功,是她媽媽教的!蹦穷^陀道:“小姑娘姓什么?”韋小寶道:“這個,嘻嘻,說起來有些不大方便!蹦穷^陀道:“什么不方便,快說!”雙兒道:“我們姓莊!蹦穷^陀搖頭道:“姓莊?不對,你騙人,天下姓莊的人中,沒有這樣武功高手,能教了這樣的女兒出來!表f小寶道:“天下武功好的人極多,你又怎能都知道?”那頭陀怒道:“我在問小姑娘,你別打岔!闭f著輕輕在他肩頭一推。

這一推使力極輕,生怕這小孩經受不起,手掌碰上韋小寶肩頭,只覺他順勢一帶一卸,雖無勁力,所用招式卻是一招“風行草偃”,移肩轉身,左掌護面,右掌伏擊,居然頗有點兒門道。那頭陀微覺訝異,抓住了他胸口。韋小寶右掌戳出,一招“靈蛇出洞”,也是使得分毫不錯,噗的一聲,戳在那頭陀頸下,手指如戳鐵板,“啊喲”一聲大叫。雙兒雙掌飛舞,向頭陀攻去。那頭陀掌心發勁,已將韋小寶胸口穴道封住,回身相斗。雙兒竄高伏低,身法輕盈,但那頭陀七八招后,兩手已抓住她雙臂,左肘彎過一撞,封住了她穴道,轉身問韋小寶:“你說是富家公子,怎地會使遼東神龍島的擒拿功夫?”

韋小寶道:“我是富家公子,為什么不能使遼東神龍島功夫?難道定要窮家小子,才能使么?”口中敷衍,拖延時刻,心念電轉:“遼東神龍島功夫,那是什么功夫?是了,海老烏龜說過,老婊子假冒武當派,其實是遼東蛇島的功夫。那神龍島,多半便是蛇島。不錯,老婊子跟神龍教的人勾勾搭搭,他們嫌‘蛇’字不好聽,自稱為‘神龍’。小玄子的功夫是老婊子教的,我時時和小玄子拆招比武,不知不覺間學上了這幾下擒拿手法!

那頭陀道:“胡說八道,你師父是誰?”韋小寶心想:“如說這功夫是老婊子所教,等于招認自己是宮里的小太監!碑敿凑f道:“是我叔叔的一個相好,一個胖姑娘柳燕姑姑教的!蹦穷^陀大奇,問道:“柳燕?柳姑娘是你叔叔的相好?你叔叔是什么人?”韋小寶道:“我叔叔韋大寶,是北京城里有名的風流公子,白花花的銀子一使便是一千兩,相貌像戲臺上的小生一樣。那胖姑娘一見就迷上他了。胖姑娘常常三更半夜到我家里來,花園圍墻跳進跳出。我纏住要她教武功,她就教了我幾手!蹦穷^陀將信將疑,問道:“你叔叔會不會武功?”

韋小寶哈哈大笑,道:“他會屁武功?他常常給柳燕姑娘抓住了頭頸,提來提去,半點動彈不得。我叔叔急了,罵道:‘兒子提老子!喙霉眯Φ溃骸褪莾鹤犹崂献!孫子提爺爺也不打緊!

他繞著彎子罵人,那頭陀可絲毫不覺,追問柳燕的形狀相貌,韋小寶竟說得分毫不錯,說道:“這個胖姑姑最愛穿紅繡鞋。大師父,我猜你愛上了她,是不是?幾時你見到她,就跟她一起睡覺,睡了永遠不起來好了!蹦穷^陀哪知柳燕已死,這話似是風言風語,其實是毒語相咒,怒道:“小孩子家胡說八道!”但對他的話卻是信了,伸手在他小腹上輕輕一拍,解他穴道。不料這一記正拍在他懷中那部《四十二章經》上,拍的一聲,穴道并未解開。那頭陀道:“甚么東西?”韋小寶道:“是我從家里偷出來的一大疊銀票!蹦穷^陀道:“吹牛!銀票哪有那么多的?”探手到他懷里一摸,拿了那包裹出來,解開來赫然是一部經書。

他一怔之下,登時滿臉堆歡,叫道:《四十二章經》,《四十二章經》!急忙包好了,放入自己懷里,抓住韋小寶胸口,將他高高舉起,厲聲喝道:“哪里來的?”

這一句話可不易答了,韋小寶笑道:“嘻嘻,你問這個么?說來話長,一時之間,哪說得完!彼涎訒r刻,要想一番天衣無縫的言語,騙過這頭陀。要說經書從何而來,胡亂捏造個原由,自是容易之極,但經書已入他手,如何騙得回來,可就難了。

那頭陀大聲問道:“是誰給你的?”韋小寶身在半空,突然見到山坡上有七八名灰衣僧人向上走來,看模樣便是清涼寺后廟所見少林十八羅漢中的人物,轉頭一看,又見到了幾名,連同西首山坡上來的幾名,共是十七八名,心下大喜,暗道:“賊頭陀,你武功再強,也敵不過少林十八羅漢!

那頭陀又道:“快說,快說!”眼見韋小寶東張西望,順著他目光瞧去,見山坡上東、北、西三面緩緩上來的十余名和尚,卻也不放在心上,問道:“那些和尚來干甚么?”韋小寶道:“他們聽說大師父武功高強,十分佩服,前來拜你為師!

那頭陀搖頭道:“我從來不收徒弟!贝舐暫鹊溃骸拔,你們快快都給我滾蛋,別來啰唆!”這一聲呼喝,群山四應,威勢驚人。

那十八名僧人恍若不聞,一齊上了山坡。一名長眉毛的老僧合十說道:“大師是遼東胖尊者么?”

韋小寶身在半空,聽了這句話,忍不住哈哈大笑。這頭陀身材之瘦,世間罕有,這老和尚問他是不是胖尊者,那多半是譏刺于他了。

不料那頭陀大聲道:“我正是胖頭陀!你們想拜我為師嗎?我不收徒弟!你們跟誰學過武功?”那老僧道:“老衲是少林寺澄心,忝掌達摩院,這里十七位師弟,都是少林寺達摩院的同侶!

胖頭陀“啊”的一聲,緩緩將韋小寶放了下來,說道:“原來少林寺達摩院的十八羅漢通統到了。你們不是想拜我為師的。我一個人可打你們不過!背涡暮鲜溃骸按蠹覠o冤無仇,都是佛門一派,怎地說到個‘打’字?‘羅漢’是佛門中圣人,我輩凡夫俗子,如何敢當此稱呼?武林中朋友胡亂以此尊稱,殊不敢當。遼東胖瘦二尊者,神功無敵,我們素來仰慕,今日有緣拜見,實是大幸!闭f到這里,其余十七名僧人一齊合十行禮。

胖頭陀躬身還禮,還沒挺直身子,便問:“你們到五臺山來,有什么事?”

澄心指著韋小寶道:“這位小施主,跟我們少林寺頗有些淵源,求大師高抬貴手,放了他下山!迸诸^陀略一遲疑,眼見對方人多勢眾,又知少林十八羅漢個個武功驚人,單打獨斗是毫不在乎,他十八人齊上就對付不了,便道:“好,看在大師面上,就放了他!闭f著俯身在韋小寶腹上揉了幾下,解開了他的穴道。

韋小寶一站起,便伸出右掌,說道:“那部經書,是這十八羅漢的朋友交給我的,命我送去……送去少林寺,交給住持方丈,你還給我罷?”胖頭陀怒道:“甚么?這經書跟少林寺有甚么相干?”韋小寶大聲道:“你奪了我的經書,那是老和尚叫我去交給人的,非同小可,快快還來!”

胖頭陀道:“胡說八道!”轉身便向北邊山坡下縱去。三名少林僧飛身而起,伸手往他臂上抓去。胖頭陀不敢和眾僧相斗,側身避開了三僧的抓掌,他身形奇高,行動卻是輕巧無比。少林三僧這一抓都是少林武功的絕頂,竟然沒碰到他衣衫。但胖頭陀這么慢得瞬息,已有四名少林僧攔在他身后,八掌交錯,擋住了他去路。

胖頭陀鼓氣大喝,雙掌一招“五丁開山”推出,乘著這股威猛之極的勢道,回頭向南,疾沖而前。四名少林僧同時出掌,分擊左右。胖頭陀雙掌掌力和四僧相接,只覺左方擊來掌力甚是剛硬,右方二僧掌力中卻含有綿綿柔勁,不由得心中一驚,雙掌運力,將對方掌力卸去,便在此時,背后又有三只手抓將過來。

胖頭陀一瞥之間,見到左側又有二僧揮拳擊到,當即雙足一點,向上躍起,但見背后三僧伸出的手掌各各不同,分具“龍爪”“虎爪”“鷹爪”三形,心下登時怯了,大袖急轉,卷起一股旋風,左足落地,右手已將韋小寶抓起,叫道:“要他死,還是要他活?”

十八少林僧或進或退,結成兩個圓圈,分兩層團團將他圍住。澄心說道:“這位小施主那部經書,干系重大,請大師施還,結個善緣。我們感激不盡!迸诸^陀右手將韋小寶高高提起,左掌按在他天靈蓋上,大踏步向南便走。

這情勢甚是分明,倘若少林僧出手阻攔,他左掌微一用力,韋小寶立時頭蓋破裂。擋住南方的幾名少林僧略一遲疑,念聲“阿彌陀佛”,只得讓開。胖頭陀提著韋小寶向南疾行,越走越快。少林寺十八羅漢展開輕功,緊緊跟隨。

這時雙兒被封閉的穴道已得少林僧解開,眼見韋小寶被擒,心下驚惶,提氣急追。她拳腳功夫因得高人傳授,頗為了得,可是畢竟年幼,內力修為和十八少林僧相差極遠,加上身矮步短,只趕出一二里,已遠遠落后,她心中一急,便哭了出來,一面哭,一面仍是急奔。眼見胖頭陀手中提了一人,奔勢絲毫不緩,少林僧竟然趕他不上。

再奔得一會,胖頭陀提著韋小寶,向正南的一座高峰疾馳而上。十八少林僧排成一線,自后緊追。雙兒奔到峰腳,已是氣喘吁吁,仰頭見山峰甚高,心想這惡頭陀將相公捉到山峰頂上,萬一失足,摔將下來,惡頭陀未必會摔死,相公哪里還有命?正惶急間,忽聽得隆隆聲響,一塊塊大石從山道上滾了下來,十八少林僧左縱右躍,不住閃避。原來胖頭陀上峰之時,不斷踢動路邊巖石,滾下阻敵。十八少林僧怎能讓巖石砸傷?可是跟他相距,卻更加遠了。澄光方丈和皇甫閣動手時胸口受傷,內力有損,又落在十七僧之后。

雙兒提氣上峰,叫道:“方丈大師,方丈大師!”澄光回過頭來,站定了等她,見她奔得上氣不接下氣,神色驚惶,安慰她道:“別怕!他不會害你公子的!迸滤北际軅,拉住她手,緩緩上山。雙兒心中稍慰,問道:“方丈,他……他會不會傷害相公?”澄光道:“不會的!彼捠沁@么說,可是眼見胖頭陀如此兇狠,又怎能斷定?

這山峰是五臺山的南臺,幸好山道曲折,轉了幾個彎,胖頭陀踢下的石塊便已砸不到人了。待得雙兒隨著澄光走上南臺頂,只見十七名少林僧團團圍住了一座廟宇,胖頭陀和韋小寶自然是在廟內。

五臺山共有五座高峰,峰頂各有一廟。五臺山是佛教中文殊菩薩演教之場,峰頂每座廟中所供文殊名號不同,以文殊菩薩神通廣大,以不同世法現身。東臺望海峰,建望海寺,供聰明文殊;北臺業斗峰,建靈應寺,供無垢文殊;中臺翠巖峰,建演教寺,供儒童文殊;西臺掛月峰,建法雷寺,供獅子文殊;南臺錦繡峰,建普濟寺,供智慧文殊。眾人所登的山峰便是錦繡峰,那座廟便是普濟寺。雙兒叫了幾聲:“相公,相公!”不聞應聲,拔足便奔進寺去。

雙兒直沖進殿,只見胖頭陀站在大雄寶殿滴水檐口,右手仍是抓著韋小寶。雙兒撲將過去,叫道:“相公,惡和尚沒傷了你嗎?”韋小寶道:“你別急,他不敢傷我的!迸诸^陀怒道:“我為什么不敢傷你?”韋小寶笑道:“你如動了我一根寒毛,少林十八羅漢捉住了你,將你回復原狀,再變成又矮又胖,那你可糟了!

胖頭陀臉色大變,顫聲道:“什么回復原狀?你……你……怎么知道?”

其實韋小寶一無所知,只見他身形奇高極瘦,名字卻叫做“胖頭陀”,隨口亂說,不料誤打誤撞,竟似乎說中了他的心病。韋小寶鑒貌辨色,聽他語音中含有驚懼之情,當即嘿嘿冷笑,道:“我自然知道!迸诸^陀道:“諒他們也沒這本事!蓖蝗恢g,胖頭陀右足飛出,砰的一聲巨響,將階前一個石鼓踢了起來,直撞上照壁,石屑紛飛,問雙兒道:“你來作什么?活得不耐煩了?”雙兒道:“我跟相公同生共死,你如傷了他半分,我跟你拚命!迸诸^陀怒道:“他媽的,這小鬼頭有甚么好?你這女娃娃倒對他有情有義?”雙兒臉上一紅,答不出來,道:“相公是好人,你是壞人!敝宦牭猛饷媸嗣倭稚R聲口宣佛號:“阿彌陀佛,阿彌陀佛!胖尊者,請你把小施主放了,將經書還了他罷!你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英雄好漢,為難一個小孩子,豈不貽笑天下?”

胖頭陀怒吼:“你們再啰唆不停,老子可要不客氣了。大家一拍兩散,老子殺了這小孩兒,毀了經書,瞧你們有什么法子!

澄心道:“胖尊者,你要怎樣才肯放人還經?”胖頭陀道:“放人倒也可以,經書可無論如何不能交還!彼峦獗娚澎o無聲。

胖頭陀四顧殿中情狀,籌思脫身之計。突然間灰影閃動,十八名少林僧竄進殿來。五名少林僧貼著左壁繞到他身后,五名少林僧沿右壁繞到他身后,頃刻之間,又成包圍之勢。

胖頭陀怒道:“有種的就單打獨斗,一個個來試試老子手段,你們就是車輪大戰,老子也不放在心上!

澄光合十道:“請恕老衲無禮,我們可要一擁齊上了!

胖頭陀提起左足,輕輕踏在韋小寶頭上,嘿嘿冷笑。

韋小寶聞到他鞋底的爛泥氣息,又驚又怒,他這只臭腳在自己頭上一擱,腦子竟也似胡涂了,一時無計可施,眼珠亂轉,要在殿上找些什么惹眼之物,胡說八道一番,引開胖頭陀的目光,只消他稍一疏神,少林僧便有相救之機?墒撬X袋給踏在腳下,只看得到向外的一面,但見院子里有只大石龜,背上豎著一塊大石碣。韋小寶道:“胖尊者,你爹爹老是爬在院子里,背上壓著幾萬斤的大石頭,那不太辛苦嗎?你也不救他一救,也真不孝!迸诸^陀怒道:“甚么我爹爹爬在院子里,滿嘴胡說!表f小寶道:“那《四十二章經》共有八部,你只拿得到一部,得不到其余七部,單是一部經書,又有什么用?”胖頭陀急問:

“另外七部在哪里?你知不知道?”韋小寶道:“我自然知道!

胖頭陀道:“在哪里?快說,你如不說,我一腳踏碎了你腦袋!

韋小寶道:“我本來不知,剛才方知!迸诸^陀奇道:“剛才方知,那是什么意思?”

韋小寶伸長脖子,瞧著石碣。那石碣上刻滿彎彎曲曲的篆文,韋小寶自然不識,他卻假裝誦讀碑文,緩緩的道:“《四十二章經》,共分八部,第一部藏在河南省什么山什么寺之中。那幾個字我不認識!迸诸^陀問道:“什么字?”見他目光凝視院子中的石碣,奇道:“這塊石頭上刻明白了?”韋小寶不理,作凝神讀碑之狀,道:“第二部藏在山西省什么山的什么尼姑庵中,胖老兄,這幾個字我不認得,字又刻得模糊,你文武全才,自己去瞧個明白!迸诸^陀信以為真,俯身提起韋小寶,走到殿門口,細看石碣,碣上所刻的篆文,說是文字,自己可一字不識,但說不是文字,又刻在石碣上作甚?只聽韋小寶繼續念道:“第三部在四川什么山?這字我又不識了!迸诸^陀早就聽人說過,《四十二章經》共有八部,必須八部齊得,方有莫大效用,至于藏在何處,他更一無所知,聽韋小寶這么說,已無半分懷疑,當即松腳,拉了他起來,問道:“第四部藏在哪里?”韋小寶瞇著眼凝望石碣,腦袋先向左側,又向右側,搖了搖頭,道:“我看不清楚!迸诸^陀提起他身子,向石碣跨了三步,相距已近,滿臉都是詢問之色。韋小寶道:“我頭上癢得很!迸诸^陀道:“什么?”韋小寶道:“這廟里有跳蚤,在我頭發里咬我,胖老兄,你給我捉了出來。頭皮癢得厲害,眼睛就瞧不清楚!迸诸^陀除下他帽子,伸出一只巨掌,五根棒槌般的大手指在他發中搔了幾下,道:“好些了嗎?”韋小寶道:“不行,那跳蚤咬我左邊頭皮,你卻搔右邊,越搔越癢!迸诸^陀便去搔他左邊頭皮,韋小寶道:“啊喲,跳蚤跳到我頭頸里了,你瞧見么?”

胖頭陀明知他是在作怪,仍是放松了他手腕,只左手輕輕按住他肩頭,陀他逃脫,道:“你自己搔罷!”韋小寶道:“啊喲,這他奶奶的跳蚤好厲害,定是三年沒吃人血了,本來矮矮胖胖的,現在餓得又瘦又癟,拚命來給老子為難!闭f著左手伸入衣領,用力搔癢。胖頭陀知他繞個彎兒,又來罵自己是跳蚤,只裝作不知,問道:“第四部經書藏在哪里?”韋小寶道:“嗯,第四部經書,藏于什么山少……少林寺的達……達什么院?”胖頭陀吃了一驚,道:“藏在少林寺的達摩院?”

韋小寶見他對少林十八僧十分忌憚,而這些少林僧又說是達摩院的,便故意出個難題,作弄他一下,料想他縱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到少林寺達摩院去盜經。

韋小寶說道:“這是‘摩’字么?我可不識得。胖老兄,你連這個難字都認得,又何必叫我讀?啊,是了,你是考考我。說來慚愧,每一行中,我倒有幾個字不識!迸诸^陀斜眼察看少林眾僧,臉色怔忡不定,問道:“第五部藏在哪里?”

少林寺是武林中的大門派,韋小寶曾聽海大富說過,又聽他說皇太后冒充武當派,皇太后則說海大富是崆峒派,武當、崆峒,想來也是兩個大門派了,于是將第五部、第六部說成分藏武當、崆峒兩山之中。胖頭陀臉色越來越難看。韋小寶說第七部經書是云南沐王府中的人得了去,第八部則是在“云南什么西王的王府”之中。白寒楓曾給他吃過苦頭,這么說可以給沐王府找些麻煩;吳三桂平西王府中好手如云,連師父也甚為忌憚,胖頭陀如敢去惹事生非,定會吃個大大的苦頭。

不料胖頭陀臉色大變,問道:“你說第八部經書是在平西王府中?”韋小寶道:“這個字我不識,不知是不是平西王!迸诸^陀大怒,猛喝:“胡說八道!這塊石碑沒一千年,也有五百年。吳三桂有多大年紀了?幾百年前的碑文,怎么會寫上吳三桂的平西王?”

那石碣顏色烏黑,石龜和石碣上生滿了青苔,所刻的文字斑駁殘缺,一望而知是數百年前的古物。韋小寶不明這個道理,信口開河,扯到了吳三桂身上。他心中暗叫:“糟糕,糟糕!”嘴頭兀自強辯:“我說過不識得這個字,是你說平西王的,說不定古時候云南有個狗西王、貓西王、烏龜西王呢。

胖老兄,我跟你說,這些字彎彎曲曲,很是難認,你識得就識得,不識就不識,假裝識得,讀成了平西王吳三桂,這里眾位大和尚個個學問高深,你亂讀白字,豈不笑歪了他們的嘴巴?”

這番話倒也極有道理,說得胖頭陀一張瘦臉登時滿面通紅。他倒并不生氣,點了點頭,說道:“這些蝌蚪字,我是一字不識,原來不是平西王。下面又寫著些什么字?”

韋小寶尋思:“好險!搶白了他一頓,才遮掩過去?傻谜f幾句好聽的話,教他開心開心,他將‘蛇島’說成是‘神龍島’,又認得肥豬柳燕,多半是神龍教中的人物!眰阮^看了半晌,道:“下面好像是‘壽與天……天……天……’天什么?”胖頭陀神色登時十分緊張,道:“你仔細看看,壽與天什么?”韋小寶道:“好像是一個……一個……嗯……一個‘齊’字,對了,是‘壽與天齊’!”胖頭陀大喜,雙手連搓,道:“果然有這幾句話,還有什么字?”韋小寶指著石碣,說道:“這些字古里古怪的,當真難認,是了,那是一個‘洪’字,是‘洪教主’三字,又有‘神龍’二字!你瞧,那是‘神通廣大’四字!

胖頭陀“嘩”的一聲大叫,跳了起來,說道:“當真洪教主有如此福份,壽與天齊?這千年石碑上早已寫上了?”

韋小寶道:“上面寫得有,這是……這是唐太宗李世民立的碑,派了秦叔寶、程咬金立的,碑上寫得明明白白,唐朝有個上知千年,下知千年的軍師,叫做徐茂功,他算到千年之后,大清朝有個神龍教洪教主,神通廣大,壽與天齊!睋P州茶館中說書先生說隋唐故事,他是聽得多了,什么程咬金、徐茂功的名字,爛熟于胸。其實徐茂功是唐朝開國大將徐績,即與李靖齊名的英國公李績,絕非捏指一算、便知過去未來的牛鼻子軍師,韋小寶卻哪里知道?他只求說得活龍活現,騙得胖頭陀暈頭轉向,十八少林僧便可乘機救他出去。至于“洪教主神通廣大,壽與天齊”云云,那是在莊家的大宅之中,聽得章老三等神龍教教眾說的。果然胖頭陀一聽之下,抓頭搔耳,喜悅無限,張大了口合不攏來。韋小寶道:“這塊大石頭后面,不知還寫了些甚么!迸诸^陀道:“是!”繞到石碣后去察看。韋小寶一個箭步,向后跳出。胖頭陀一驚,忙伸手去抓。兩邊四名少林僧同時揮掌拍出。胖頭陀只得揮拳抵擋。韋小寶已跳到少林僧的身后。頃刻間又有四名少林僧擁上。

八名少林僧足下不停,繞著胖頭陀急奔,手上不斷發招,也不管這一招是否擊中對方,一擊便走,此上彼落,十六條手臂分從八個方位打到,正是一個習練有素的陣法。

胖頭陀守勢甚是嚴密,但以一敵八,立時便感不支。只聽得啪啪兩聲,一名少林僧和胖頭陀各中一掌。那少林僧跳出圈子,另有一名僧人補了進來。再斗一會,胖頭陀腿上被踢了一腳,他雙臂伸直,轉了一圈,將八名少林僧逼得各自退開兩步,叫道:“且!”八僧又各退兩步。胖頭陀道:“今日寡不敵眾,經書就讓給你們罷!”伸手入懷,摸出了經書。

澄心左手一揮,八名少林僧踏上兩步,和胖頭陀相距不過三尺,各人提掌蓄勢。胖頭陀并不理會,伸手將經書交過。

澄心丹田中內息數轉,周身布滿了暗勁,左手三指捏訣,攻守俱備之后,這才伸出右手,慢慢將經書接過。

不料胖頭陀全無異動,交還了經書,微微一笑,說道:“澄心大師,你們少林寺十八羅漢名滿天下,十八人打我一個,未免不大光彩罷!”

澄心將經書放入懷中,合十躬身,說道:“得罪了。少林僧單打獨斗,不是胖尊者的對手!弊笫忠粨],眾僧一齊退開,唯恐他又來捉韋小寶,五六名僧人都擋在他身前。胖頭陀道:“韋施主,我有一事誠心奉懇,請你答允!表f小寶道:“甚么事?”胖頭陀道:“我想請你上神龍島去,做幾天客人!表f小寶吃了一驚,道:“什么?要我去神龍島?這種地方……”胖頭陀道:“小施主的經書已由澄心大師收去,轉呈少林方丈。小施主來到神龍島,我們合教上下,決以上賓之禮恭敬相待,見過洪教主后,定然送小施主平安離島!

他見韋小寶扁了扁嘴,顯是決不相信自己的話,便道:“澄心大師,請你作個見證。胖頭陀說過的話,可有不作數的?”澄心知這頭陀行事邪妄,但亦無重大惡行,他胖瘦二頭陀言出必踐,倒是早有所聞,說道:“胖尊者言出有信,這是眾所周知的。只不過韋施主身有要事,恐怕未必有空去神龍島罷!表f小寶道:“是啊,我忙死了,將來有空,再去神龍島會見胖尊者和洪教主就是!迸诸^陀忙道:“該說洪教主和他老人家下屬的胖頭陀。第一,天下無人可以排名在他老人家之上,先說旁人名字,再提洪教主,那是大大不敬!表f小寶問道:“那么皇帝呢?”胖頭陀道:“自然是洪教主在前,皇帝在后。第二,在教主他老人家面前,不得提什么‘尊者’、什么‘真人’的稱呼。普天之下,唯洪教主一人為尊!

韋小寶一伸舌頭,道:“洪教主這么厲害,我是更加不敢去見他了!

胖頭陀道:“洪教主仁慈愛眾,恩澤被于天下,像小施主這等聰明伶俐的少年英雄,他老人家見了一定十分歡喜。小施主神龍島之行,一定滿載而歸。教主他老人家大有恩賜,那是不必說了,說不定他老人家一高興,傳你一招半式,從此小施主縱橫天下,終身受用不盡了!彼@番話說得極是誠懇、熱切之意,見于顏色。本來他對韋小寶完全不瞧在眼內,曾伸腳踏在他頭上,但這時滿口“小施主”,又說甚么“聰明伶俐的少年英雄”,生怕韋小寶聽不清楚,將一條竹篙般的身子彎了下來,就著他說話。

韋小寶記起陶紅英的言語,在莊家看到章老三等一干人舉止,又想起皇太后和柳燕、男扮女裝假宮女的模樣,對神龍教實是說不出的厭惡,相較之下,所識的神龍教人物之中,倒是這個胖頭陀還有幾分英雄氣概,可是他恃強奪經,將自己提來提去,忽然間神態大變,邀自己去神龍島作客,定然不懷好意,莫瞧他這時說話客氣,那是因為打不過少林僧而已,只要少林僧一走,定然又是強兇霸道,又有誰能制得住他?當下搖頭說道:“我不去!”

胖頭陀一張瘦臉上滿是懊喪之色,慢慢站直身子,向身周的十八名少林僧看了一眼,緩緩的道:“小施主,我的武功跟他們十八位大和尚相比,那是如何?”韋小寶道:“各有所長!迸诸^陀怒道:“甚么各有所長?如果一對一的比拚,難道他們能勝得過我?”韋小寶道:“一對一,說不定是你贏。一對十八,那一定是你輸了,這才叫各有所長哪。倘若一對一也是你輸,那么你還長個屁!你不過是身材長些而已!

胖頭陀微微一笑,道:“像我這樣武功高強的人,你見過沒有?”韋小寶道:“當然見過!你的武功也不過馬馬虎虎,比你高強十倍之人,我也見過不少!迸诸^陀大怒,跳上一步,伸手向他抓去。四名少林僧同時伸掌擋住。胖頭陀道:“你說誰的武功比我更高?”

韋小寶一時為之語塞,倒想不起曾見過有誰比他武功更高,師父的武功是極高的了,也未必勝得過他。胖頭陀得意起來,道:“你瞧,你說不出了,是不是?”韋小寶道:“甚么說不出,我是不想說,只怕嚇壞了你。武功高出你甚多之人,第一位,是天地會總舵主陳近南。我曾見他在北京城里跟人打架,雙手抓住四名頭陀,每個頭陀都有二百來斤重,他雙足一點,便飛身跳過城墻,你跟他相比,可相差太遠了!迸诸^陀哼了一聲,他也素聞陳近南之名,但決不信他能手提四人、飛身跳過城墻,說道:“吹牛!”

韋小寶道:“第二位武功高強之人,是江南一位嬌滴滴的小腳少奶奶!彼f到這里,向雙兒瞧去。雙兒連連搖手,要他莫說。韋小寶續道:“這位少奶奶曾和三十六個武當派的道士打架,三十六個道士圍住了她,使出一種甚么……甚么陣法來……”胖頭陀問道:“武當派的陣法,空手還是使劍的?”韋小寶道:“使劍的!迸诸^陀道:“那是真武劍陣!表f小寶道:“是了,你胖大師見多識廣,知道是真武劍陣,那時候三十六把寶劍圍住了那位少奶奶,劍光閃閃,水也潑不進去。那位少奶奶左手抱著孩子,右手是空手……”胖頭陀大奇,說道:“她左手抱著孩子跟武當派比武?”韋小寶道:“那有什么希奇?她抱著的是一對雙生子,都是男孩兒,很胖的……”他有意夸張莊家少奶奶的武功,又將孩子的數目加上一倍,續道:“……她嘴里哄著孩兒:‘兩個乖寶寶,別哭,你們瞧媽媽變把戲!幻鎸⑷朗渴掷锏膶殑Χ紛Z了下來,又將這些道士都點中了穴道,一個個站在那里,好似泥菩薩一般,動也不能動。那位少奶奶抱了孩子,讓他們去抓老道士的胡子。老道士干瞪眼生氣,兩個孩子卻笑得很是開心!蔽洚斉筛倭峙升R名,武功各有千秋,韋小寶是知道的。

他見胖頭陀斗不過十八名少林僧,便說那少奶奶打敗了三十六名道士,武功誰強誰弱,那也不用多說了。胖頭陀聽得如癡如狂,嘆了口氣道:“天下竟有這樣神奇的武功!”

韋小寶見居然騙信了他,甚是得意,道:“不瞞你說,這位少奶奶,就是我的干娘!

雙兒初時聽他說江南有一個少奶奶,還道說的是莊家的三少奶,后來聽他說那位少奶奶有一對孿生兒子,又是他干娘,才知另有其人。

胖頭陀卻又是一驚,道:“是你干娘?她姓什么?武林中有這樣厲害的人物,我怎地沒聽見過?”韋小寶笑道:“武林中厲害的人物多著呢。像我這個老婆!闭f著向雙兒一指,道:“你瞧她小巧玲瓏,嬌滴滴的模樣,怎知她一身武功?”雙兒滿臉飛紅,道:“相公你別瞎說!迸诸^陀跟雙兒交過手,這樣小小一個姑娘,居然身手了得,若非親見,也真難以相信,點頭道:“說得是。小施主既然不肯赴神龍島,那也沒法了,眾位請罷!”

韋小寶道:“大師先行!”他似乎是客氣,其實是要胖頭陀先行,他若向東,自己便向西,他如往北,自己往南。胖頭陀搖搖頭,說道:“施主先請。我要將這石碑上的碑文拓了去!表f小寶暗暗好笑,心想自己信口胡吹,居然騙得他信以為真。

注:一、本回回目錄自查慎行古體詩,平仄與近體律詩不同。

二、順治四后。端敬皇后董鄂氏及康熙生母孝康皇后,與順治合葬孝陵。廢后及孝惠皇后(即本書中的皇太后)另葬孝東陵!靶⒖怠奔啊靶⒒荨倍际堑接赫、乾隆年間才加的謚號,康熙時還沒有這樣稱呼。但通俗小說不必這樣嚴格遵守歷史事實。

三、順治出家五臺山一事,清代民間盛傳。稱為“清代四大疑案”之一。其余三大疑案是順治皇太后下嫁攝政王、雍正奪嫡、乾隆出于海寧陳家。據官書記載,順治因染天花而死,然而官書中疑點甚多,以致后人頗多猜測。清初大詩人吳梅村有《清涼山贊佛詩》四首,肯定與董鄂妃有關,頗有人認為隱指順治因傷心愛妃之逝,而至五臺山出家。詩云:“西北有高山,云是文殊臺。臺上明月池,千葉金蓮開,花花相映發,葉葉同根栽。王母攜雙成,綠蓋云中來(按:雙成指女仙子董雙成)。漢主坐法宮,一見光徘徊。結以同心合,授以九子釵……攜手忽太息,樂極生微哀。千秋終寂寞,此日誰追陪?……(言董鄂妃得順治寵幸,順治有人生無常之悲。全詩甚長,不俱錄。)

“傷懷驚涼風,深宮鳴蟋蟀。嚴霜被瓊樹,芙蓉凋素質。

可憐千里草,萎落無顏色。(按:“千里草”即“董”字,指董鄂妃逝世。)……南望倉舒墳(以曹操幼年夭折的兒子鄧哀王曹倉舒比榮親王),掩面添凄惻。戒言秣我馬,遨游凌八極。(述順治以愛妃逝世,內心傷痛及生出世之想。)“八極何茫茫,曰往清涼山。此山蓄靈異,浩氣供屈盤……名山初望幸,銜命釋道安,預從最高頂,灑掃七佛壇……中坐一天人,吐氣如旃檀。寄語漢皇帝,何苦留人間?……唯有大道心,與石永不刊。以此護金輪,法海無波瀾(言順治心生上五臺山之志。)

“嘗聞穆天子,六飛聘萬里……盛姬病不救,揮鞭哭弱水。漢皇好神仙,妻子思脫屣……寵奪長門陳,恩傾清城李,L華即修夜,痛入哀蟬誄?酂o不死方,得令昭陽起……持此禮覺王,賢圣總一軌。道參無主妙,功謝有為恥,色空兩不住,收拾宗風里!保ㄓX王,即釋迦牟尼。歸結為皈依佛法,以禪宗求解脫。)

四、順治在位時即拜玉林為師學佛!坝窳謬鴰熌曜V”云:順治十六年,世祖請師起名,師書十余字進呈,世祖自擇“癡”字,上則用禪宗龍池祖法派中“行”字,法名“行癡”。玉林為“通”字輩,名“通琇”,字玉林,其弟子皆以“行”字排行。

辽宁快乐12选5技巧 中愿25选五开奖结果 捕鱼达人3手游下载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 山东十一运夺金 上海股票代码 四川麻将如何算牌 王中王最快开奖直播 麻将的打法与技巧 澳门三合2020 pk10人工1期计划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