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 殘碑日月看仍在 前輩風流許再攀

那麗人眼光自西而東的掃過來,臉上笑容不息,緩緩說道:“黑龍門掌門使,今日限期已至,請你將經書繳上來!彼Z音又清脆,又嬌媚,動聽之極,伸出左手,攤開手掌。

韋小寶遠遠望去,見那手掌真似白玉雕成一般,心底立時涌起一個念頭:“這女人做我老婆倒也不錯。她如到麗春院去做生意,揚州的嫖客全要涌到,將麗春院大門也擠破了!

左首一名黑衣老者邁上兩步,躬身說道:“啟稟夫人:北京傳來訊息,已查到了四部經書的下落,正在加緊出力,依據教主寶訓的教導,就算性命不要,也要取到,奉呈教主和夫人!彼Z音微微發抖,顯是十分害怕。

韋小寶心道:“可惜,可惜,這個標致女人,原來竟是洪教主的老婆,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月光光,照毛坑!”

那女人微微一笑,說道:“教主已將日子寬限了三次,黑龍使你總是推三推四,不肯出力,對教主未免太不忠心了罷?”黑龍使鞠躬更低,說道:“屬下受教主和夫人的大恩,粉身碎骨,也難圖報。實在這事萬分棘手,屬下派到宮里的六人之中,已有鄧炳春、柳燕二人殉教身亡。還望教主和夫人恩準寬限!

韋小寶心道:“那肥母豬和假宮女原來是你的下屬。只怕老婊子的職位也沒你大!

那女子左手抬起,向韋小寶招了招,笑道:“小弟弟,你過來!表f小寶嚇了一跳,低聲道:“我?”那女子笑道:“對啦,是叫你!表f小寶向身旁陸先生、胖頭陀二人各望一眼。

陸先生道:“夫人傳呼,上前恭敬行禮!表f小寶心道:“我偏不恭敬,又待怎地?”可是走上前去,還是恭恭敬敬的躬身行禮,說道:“教主和夫人永享仙福,壽與天齊!焙榉蛉诵Φ溃骸斑@小孩倒乖巧。誰教你在教主之下,加上了‘和夫人’三個字?”

韋小寶不知神龍教中教眾向來只說“教主永享仙福,壽與天齊”,一入教后,便將這些話念得熟極而流,誰也不敢增多一字,減少半句。韋小寶眼見這位夫人容貌既美,又是極有權勢,反正拍馬屁不用本錢,隨口便加上了‘和夫人”三字,聽她相詢,便道:“教主有夫人相伴,壽與天齊才有趣味,否則過得一兩百年,夫人歸天,教主豈不寂寞得緊?”洪夫人一聽,笑得猶似花枝亂顫,洪教主也不禁莞爾,手捻長須,點頭微笑。

神龍教中上下人等,一見教主,無不心驚膽戰,誰敢如此信口胡言?先前聽得韋小寶如此說,都代他捏一把汗,待見教主和夫人神色甚和,才放了心。洪夫人笑道:“那么這三個字,是你自己想出來加上去的了?”

韋小寶道:“正是,那是非加不可的。那石碑彎彎曲曲的字中,也提到夫人的!

此言一出,陸先生全身登如墮入冰窖,自己花了無數心血,才將一篇碑文教了他背熟,忽然間他別出心裁,加上夫人的名字,那如何還湊得齊字數?這頑童信口開河,勢不免將碑文亂說一通,自己所作文字本已破綻甚多,這一來還不當場敗露?

洪夫人聽了也是一怔,道:“你說石碑上也刻了我的名字?”韋小寶道:“是!”他隨口說了“是啊”二字,這才暗叫:“糟糕!她若要我背那碑文,其中卻沒說到夫人!焙迷诤榉蛉瞬⒉患殕,說道:“你姓韋,從北京來的,是不是?”韋小寶又道:“是啊!焙榉蛉说溃骸奥犈诸^陀說,你在北京見過一個名叫柳燕的胖姑娘,她還教過你武功?”韋小寶心想:“我跟胖頭陀說的話,除了那部經書之外,他都稟告了教主和夫人,眼下只好死挺到底,反正胖柳燕已經死了,這叫做死無對證!北愕溃骸罢,這個柳阿姨是我叔叔的好朋友,白天夜里,時時到我家里來的!焙榉蛉诵σ饕鞯膯柕溃骸八齺砀墒裁?”

韋小寶道:“跟我叔叔說笑話啊。有時他們還摟住了親嘴,以為我看不到,我可偷偷都瞧見了!彼涝秸f得活靈活現,諸般細微曲折的地方都說到了,旁人越是相信。

洪夫人笑道:“你這孩子滑頭得緊。人家親嘴,你也偷看!

轉頭向黑龍使道:“你聽見嗎?小孩子總不會說謊罷?”

韋小寶順著她眼光瞧去,見黑龍使臉色大變,恐懼已達極點,身子發顫,雙膝一曲,跪倒在地,連連磕頭,道:“屬下……屬下督導無方,罪該萬死,求教主和夫人網……網開一面,準屬下將功贖罪!表f小寶大奇,心想:“我說那肥豬姑娘和我叔叔親嘴,跟這老頭兒又有什么相干?為什么要嚇成這個樣子?”

洪夫人微笑道:“將功贖罪?你有什么功勞?我還道你派去的人,當真忠心耿耿的在為教主辦事。哪知道在北京,卻在干這些風流勾當!焙邶埵褂诌B連磕頭,額頭上鮮血涔涔而下。韋小寶心下不忍,想說幾句對他有利的言語,一時卻想不出來。

黑龍使膝行而前,叫道:“教主,我跟著你老人家出生入死,雖無功勞,也有苦勞!焙榉蛉死湫Φ溃骸澳闾釓那暗氖赂墒裁?你年紀這樣大了,還能給教主辦多少年事?黑龍使這職位,早些不干,豈不快活?”黑龍使抬起頭來,望著洪教主,哀聲道:“教主,你對老部下,老兄弟,真沒半點舊情嗎?”

洪教主臉上神色木然,淡淡的道:“咱們教里,老朽胡涂之人太多,也該好好整頓一下才是!彼曇舻统,說來模糊不清。韋小寶自見他以來,首次聽到他說話。突然間數百名少男少女齊聲高呼:“教主寶訓,時刻在心,建功克敵,無事不成!

黑龍使嘆了口氣,顫巍巍的站起身來,說道:“吐故納新,我們老人,原該死了!鞭D過身來,說道:“拿來罷!”

廳口四名黑衣少年快步上前,手中各托一只木盤,盤上有黃銅圓罩罩住,走到黑龍使之前,將木盤放在地下,迅速轉身退回。廳上眾人不約而同的退了幾步。

黑龍使喃喃的道:“教主寶訓,時刻在心,建功克敵,無事不成,……嘿嘿,有一事不成,便是屬下并不忠心耿耿!

伸手握住銅蓋頂上的結子,向上一提。

盤中一物突然竄起,跟著白光一閃,斜刺里一柄飛刀激飛而至,將那物斬為兩截,掉在盤中,蠕蠕而動,卻是一條五彩斑斕的小蛇。

韋小寶一聲驚呼。廳中眾人也叫都了起來:“哪一個?”

“什么人犯上作亂?”“拿下了!”“哪一個叛徒,膽敢忤逆教主?”

洪夫人突然站起,雙手環抱,隨即連擺三下。只聽得刷刷刷刷,長劍出鞘之聲大作,數百名少男少女奔上廳來,將五六十名年長教眾團團圍住。這數百名少年青衣歸青衣,白衣歸白衣,毫不混雜,各人占著方位,或六七人,或八九人分別對付一人,長劍分指要害,那數十名年老的頃刻之間便被制住。胖頭陀和陸先生身周,也各有七八人以長劍相對。一名五十來歲的黑須道人哈哈大笑,說道:“夫人,你操練這陣法,花了好幾個月功夫罷?要對付老兄弟,其實用不著這么費勁!闭驹谒碇艿氖前嗣t衣少女,兩名少女長劍前挺,劍尖挺住他心口,喝道:“不得對教主和夫人無禮!蹦堑廊诵Φ溃骸胺蛉,那條五彩神龍,是我無根道人殺的。你要處罰,盡管動手,何必連累旁人?”洪夫人坐回椅中,微笑道:“你自己認了,再好也沒有。

道長,教主待你不薄吧?委你為赤龍門掌門使,那是教主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高職,你為什么要反?”無根道人說道:“屬下沒有反。黑龍使張淡月有大功于本教,只因屬下有人辦事不利,夫人便要取他性命,屬下大膽向教主和夫人求個情!焙榉蛉诵Φ溃骸疤热粑也淮饝?”無根道人道:“神龍教雖是教主手創,可是數萬兄弟赴湯蹈火,人人都有功勞。當年起事,共有一千零二十三名老兄弟,到今日有的命喪敵手,有的被教主誅戮,剩下來的已不到一百人。屬下求教主開恩,饒了我們幾十個老兄弟的性命,將我們盡數開革出教。教主和夫人見著我們老頭兒討厭,要起用新人,便叫我們老頭兒一起滾蛋罷!

洪夫人冷笑道:“神龍教創教以來,從沒聽說有人活著出教的。無根道長這么說,真是異想天開之至!睙o根道人道:“這么說,夫人是不答應了?”洪夫人道:“對不起,本教沒這個規矩!睙o根道人哈哈一笑,道:“原來教主和夫人非將我們盡數誅戮不可!

洪夫人微笑道:“那也不然。老人忠于教主,教主自然仍舊當他好兄弟,決無歧視。我們不問年少年長,只問他對教主是否忠心耿耿,哪一個忠于教主的,舉起手來!

數百名少年男女一齊舉起左手,被圍的年長眾教也都舉手,連無根道人也都高舉左手,大家同聲道:“忠于教主,決無二心!”韋小寶見大家舉手,也舉起了手。洪夫人點頭道:“那好得很啊,原來人人忠于教主,連這個新來的小弟弟,雖非本教中人,居然也忠于教主!表f小寶心道:“我忠于烏龜王八蛋!焙榉蛉说溃骸按蠹叶贾倚,那么我們這里一個反賊也沒有了?峙掠悬c不對頭吧?得好好查問查問。眾位老兄弟只好暫且委屈一下,都綁了起來!睌蛋偕倌昴信R聲應道:“是!”

一名魁梧大漢叫道:“且慢!”洪夫人道:“白龍使,你又有什么高見?”那大漢道:“高見是沒有,屬下覺得不公平!焙榉蛉说溃骸皣K嘖嘖,你指摘我處事不公平!蹦谴鬂h道:“屬下不敢,屬下跟隨教主二十年,凡事勇往直前。我為本教拚命之時,這些小娃娃都還沒生在世上。為什么他們才對教主忠心,反說我們老兄弟不忠心?”

洪夫人笑吟吟的道:“白龍使這么說,那是在自己表功了。你居不是說,倘若沒有你白龍使鐘志靈,神龍教就無今日?”

那魁梧大漢鐘志靈道:“神龍教建教,是教主一人之功,大伙兒不過跟著他老人家打天下,有什么功勞可言,不過……”

洪夫人道:“不過怎樣?”鐘志靈道:“不過我們沒有功勞,這些十幾歲的小娃娃更加沒有功勞!焙榉蛉说溃骸拔也贿^二十幾歲,那也沒有功勞了?”鐘志靈遲疑半晌,道:“不錯,夫人也沒有功勞。創教建業,是教主他老人家一人之功!焙榉蛉司従彽牡溃骸凹热淮蠹覜]有功勞,殺了你也不算冤枉,是不是?”說到這里,眼中閃爍過一陣殺氣,臉上神色仍是嬌媚萬狀。

鐘志靈怒叫:“殺我姓鐘的一人,自然不打緊。就只怕如此殺害忠良,誅戮功臣,神龍教的基業,要毀于夫人一人之手!

洪夫人道:“很好,很好,唉,我倦得很!边@幾個字說得懶洋洋地,哪知道竟是下令殺人的暗號。站在鐘志靈身周的七名白衣少年一聽,長劍同時挺出,一齊刺入鐘志靈身子。

七劍拔出,他身上射出七股血箭,濺得七名白衣少年衣衫全是鮮血。鐘志靈叫道:“教主,你……好忍心!好……”倒地而死。七名少年退到廊下,行動極是整齊。

教中老兄弟都知白龍使鐘志靈武功甚高,但七劍齊至,竟無絲毫抗御之力,足見這七名少年為了今日在廳中刺這一劍,事先曾得教主指點,又已不知練了多少遍,實已到了熟極而流的地步,無不心下栗栗。

洪夫人打了個呵欠,左手輕輕按住了櫻桃小口,顯得嬌慵之極。洪教主仍是神色木然,對于鐘志靈的被殺,宛如沒有瞧見。洪夫人輕輕的道:“青龍使、黃龍使,你們兩位,覺得白龍使謀叛造反,是不是罪有應得?”一個細眼尖臉的老者躬身說道:“鐘志靈反叛教主和夫人,處心積慮,由來已久,屬下十分痛恨,曾向夫人告發了好幾次。夫人總是說,瞧在老兄弟面上,讓他有個悔改的機會。教主和夫人寬宏大量,只盼他改過自新,哪知道這人惡毒無比,實是罪不可赦。如此輕易將他處死,那是萬分便宜了他。教中兄弟,無不感激教主和夫人的恩德!表f小寶心道:“這是個馬屁大王!焙榉蛉宋⑽⒁恍,說道:“黃龍使倒還識得大體。青龍使,你以為怎樣?”

一個五十來歲的高瘦漢子向身旁八名青衣少年怒目而視,斥道:“滾開。教主要殺我,我不會自己動手嗎?”八名少年長劍向前微挺,劍尖碰到了他衣服,那漢子嘿嘿幾聲冷笑,慢慢提起雙手,抓住了自己胸前衣衫,說道:“教主、夫人,當年屬下和赤、白、黑、黃四門掌門使義結兄弟,決心為神龍教賣命,沒想到竟有今日。夫人要殺許某,并不希奇,奇在黃龍使殷大哥貪生怕死,竟說這等卑鄙齷齪的言語,來誣蔑自己好兄弟……”

猛聽得嗤的一聲急響,那漢子雙手向外疾分,已將身上長袍扯為兩半,手臂一振之間,兩片長袍橫卷而出,已將八名青衣少年的長劍蕩開,青光閃動,手掌中已多了兩柄尺半長的短劍。嗤嗤之聲連響,八名青衣少年胸口中劍,盡數倒地,傷口中鮮血直噴。八人尸身倒在他身旁,圍成一圈,竟排得十分整齊。這幾下手法之快,直如迅雷不及掩耳。洪夫人一驚,雙手連拍。二十余名青衣少年挺劍攔在青龍使身前,又團團將他圍住。

青龍使哈哈大笑,朗聲說道:“夫人,你教出來的這些娃娃,膿包之極。教主要靠這些小家伙來建功克敵,未免有些不大順手罷?”

七少年刺殺鐘志靈,洪教主猶如視而不見,青龍使刺殺八少年,他似乎無動于衷,穩穩坐在椅中,始終渾不理會。洪夫人看了丈夫一眼,似乎有些慚愧,嫣然一笑,坐下身來,笑道:“青龍使,你劍法高明得很哪,今日……”

忽聽得嗆啷啷嗆啷啷之聲大作,大廳中數百名少年男女手中長劍紛紛落地,眾人大奇之下,眼見眾少年一個個委頓在地,各人隨即只覺頭昏眼花,立足不定。功力稍差的先行摔倒,跟著余人也搖搖晃晃,倒了下來,頃刻之間,大廳中橫七豎八的倒了一地。

洪夫人驚呼:“為……為什么……”身子一軟,從竹椅中滑了下來。

青龍使卻昂然挺立,獰笑道:“教主,你殘殺兄弟,想不到也有今日罷?”兩柄短劍一擊,錚然作聲,踏著地下眾人身子,向洪教主走去。

洪教主哼了一聲,道:“那也未必!”伸手抓住竹椅的靠手,喀喇一聲,拗斷了靠手。

青龍使登時變色,退后兩步,說道:“教主,偌大一個神龍教,弄得支離破碎,到底是誰種下的禍胎,你老人家現在總該明白了罷?”

洪教主“嗯”的一聲,突然從椅上滑下,坐倒在地。青龍使大喜,搶上前去,驀地里呼的一聲,一物挾著一股猛烈之極的勁風,當胸飛來。青龍使右手短劍用力斬出,那物斷為兩截,原來便是洪教主從竹椅上拋下的靠手。他這一擲之勁非同小可,一段竹棍被斬斷,上半截余勢不衰,撲的一聲,插入青龍使胸口,撞斷了五六條肋骨,直沒至肺。青龍使一聲大叫,戛然而止,肺中氣息接不上來,登時啞了。身子晃了兩下,手中兩柄短劍落地,分別插入了兩名少年身上。這兩名少年四肢麻軟,難以動彈,神智卻仍清醒,口中也能說話,短劍插身,痛得大叫起來。

數百名少年男女見教主大展神威,擊倒了青龍使,齊聲歡呼。只見洪教主右手撐地,掙扎著要站起身,但右腿還沒站直,雙膝一軟,倒地滾了幾滾,摔得狼狽不堪。這一來,人人知道教主和自己一樣,也已中毒,筋軟肉痹。教主平素極其莊嚴,在教眾面前連話也不多說一句,笑也不多笑一聲,此刻竟摔得如此丟人,自是全身力道盡失。大廳上數百人盡數倒地,卻只一人站直了身子。此人本來身材甚矮,可是在數百名臥地不起的人中,不免顯得鶴立雞群。

此人正是韋小寶。他鼻中聞到一陣陣淡淡的幽香,只感心曠神怡,全身暖洋洋地,快美難以言宣,眼見一個個人都倒在地下,何以會有此變故,心中全然不解。他呆了一會,伸手去拉胖頭陀,問道:“胖尊者,大家干什么?”胖頭陀奇道:“你……你沒中毒?”韋小寶奇道:“中毒?我……我不知道!彼昧Ψ銎鹋诸^陀,可是胖頭陀腿上沒半點力氣,又即坐倒。

陸先生突然問道:“許大哥,你……你使得是什么毒?”

那青龍使身子搖搖晃晃,猶似喝醉了一般,一手扶住柱子,不住咳嗽,說道:“可惜,可……可惜功敗垂成,我……我是不中用了!

陸先生道:“是‘七蟲軟筋散’?是‘千里銷魂香’?是……是“化……化血……腐骨粉’?”連說了三種劇毒藥物的名稱,說到“化血腐骨粉”時,聲音顫抖,顯得害怕已極。

青龍使右肺受傷,咳嗽甚劇,答不出話。陸先生道:“韋公子卻怎地沒有中毒?啊,是了!”他突然省悟,這“是了”

二字,叫得極響,說道:“你短劍上搽了‘百花腹蛇膏’,妙計,妙計。韋公子,請你聞一聞青龍使那兩柄短劍,是不是劍上有一陣花香?”

韋小寶心想:“劍上有毒,我才不去聞呢!闭f道:“就在這里也香得緊呢!

陸先生臉現喜色,道:“是了,這‘百花腹蛇膏’遇到鮮血,便生濃香,本是煉制香料的一門秘法,常人聞了,只有精神舒暢,可是……可是我們住在這靈蛇島上,人人都服慣了‘雄黃藥酒’,以避毒蛇,這股香氣一碰到‘雄黃藥酒’,那便使人筋骨酥軟,一十二個時辰不解。許大哥,真是妙計。這‘百花腹蛇膏’在島上本是禁物,原來你暗中早已有備,你定有三四個月沒喝雄黃藥酒了!鼻帻埵棺乖诘,正好坐在兩名少年身上,搖頭說道:“人算不如天算,到頭來還是中了洪安通的毒手!

幾名少年喝道:“大膽狂徒,你膽敢呼喚教主的圣名!

青龍使慢慢站起,拾起一柄長劍,一步步向洪教主走去,道:“洪安通的名字叫不得?咳咳……我殺了這惡賊之后……咳咳……這叫不叫得?”數百名少年男女都驚呼起來。過了一會,只聽得黃龍使蒼老的聲音道:“許兄弟,你去殺了洪安通,大伙兒奉你為神龍教教主。大家快念:咱們奉許教主號令,忠心不貳!

大廳上沉默片刻,便有數十人念了起來:“咱們奉許教主號令,忠心不貳!庇行┞曇魣詻Q,有些顯得遲疑,頗為參差不齊。

青龍使走得兩步,咳嗽一聲,身子晃幾下,他受傷極重,但勉力掙扎,說什么要先殺了洪教主。

洪夫人忽然格格一笑,說道:“青龍使,你沒力氣了,你腿上半點力氣也沒了,你胸口鮮血涌了出來,快流光啦。你不成啦。坐下罷,疲倦得很,坐下罷,對了,坐下休息一會。你放下長劍,待會兒坐到我身邊來,讓我治好你的傷。對啦,坐倒罷,放下長劍!痹秸f聲音越是溫柔嬌媚。

青龍使又走得幾步,終于慢慢坐倒,錚的一聲,長劍脫手落地。

黃龍使眼見青龍使再也無力站起,大聲道:“許雪亭,你這奸賊癡心妄想,他媽的要做教主,你撒泡尿自己照一照,這副德性像是不像!

赤龍使無根道人喝道:“殷錦,你這卑鄙無恥的小人,見風使舵,東搖西擺。老道手腳一活,第一個便宰了你!

黃龍使殷錦道:“你狠什么?我……我……”欲待還口,見青龍使許雪亭搖搖晃晃的又待站起,眼見這場爭斗不知鹿死誰手,又住了口。

一時廳上數百人的目光,都注視在許雪亭身上。

洪夫人柔聲道:“許大哥,你倦得很了,還是坐下來罷。你瞧著我,我唱個小曲兒給你聽。你好好歇一歇,以后我天天唱小曲兒給你聽。你瞧我生得好不好看?”許雪亭唔唔連聲,說道:“你……你好看得很……不過我……我不敢多看……”說著又即坐倒,這一次再也站不起來,但心中雪亮,自己只要一坐不起,殺不了教主,數百人中以教主功力最為深厚,身上所中之毒定是他最先解去,那么一眾老兄弟人人無幸,盡數要遭他毒手,說道:“陸……陸先生,我動不了啦,你給想……想……咳咳……想個法子!标懴壬溃骸绊f公子,這教主十分狠毒,待會他身上所中的毒消解,便將大伙兒殺死,連你也活不成,你快去將教主和夫人殺了!

這幾句話他就是不說,韋小寶也早明白,當下拾起一柄劍,慢慢向教主走去。

陸先生又道:“這洪夫人狐貍精,盡會騙人,你別瞧她的臉,不可望她眼睛!

韋小寶道:“是!”挺劍走上幾步。洪夫人柔聲道:“小兄弟,你說我生得美不美?”聲音中充滿了銷魂蝕骨之意。韋小寶心中一動,轉頭便欲向她瞧去。

胖頭陀大喝一聲:“害人精,看不得!”韋小寶一凜,緊緊閉住了眼睛。洪夫人輕笑道:“小兄弟,你瞧啊,向著我,睜開了眼。你瞧,我眼珠子里有你的影子!”韋小寶一睜眼,見到洪夫人眼波盈盈,全是笑意,不由得心中大蕩,隨即舉劍當胸,向著洪教主走去,心道:“你這樣的美人兒,我真舍不得殺,你的老公卻非殺不可!焙鋈蛔髠扔袀清脆的聲音說道:“韋大哥!殺不得!”這聲音極熟,韋小寶心頭一震,向聲音來處瞧去,只見一名紅衣少女躺在地下,秀眉俊目,正是小郡主沐劍屏。他大吃一驚,萬想不到竟會在此和她相遇,至于她身穿赤龍門少女的紅衣,反不覺如何驚奇了,忙俯身將她扶起,問道:“你怎么會在這里?”

沐劍屏不答他的問話,只道:“你……你千萬殺不得教主!

韋小寶奇道:“你投了神龍教?怎……怎么會?”沐劍屏全身軟得便如沒了骨頭,將頭靠在他肩上,一張小口剛好湊在他耳邊。低聲道:“你如殺了教主和夫人,我就活不成了。

那些老頭子恨死了我們,非盡數殺了我們這些少年人不可!

韋小寶道:“我要他們不來害你,他們會答允的!便鍎ζ良钡溃骸安,不!教主給我們服了毒藥,旁人解不來的!

韋小寶和她久別重逢,本已十分歡喜,何況懷中溫香軟玉,耳邊柔聲細語,自是難于拒卻,又想她已給教主逼服了毒藥,旁人解救不得,那么殺了教主,便是害死懷中這個小美人兒,此事萬萬不可,只一件事為難,低聲道:“我如不殺教主,教主身上毒性去了之后,就要殺死我了!彼麑€鍎ζ辆o緊抱住,這句話就在她耳邊而說。沐劍屏道:“你救了教主和夫人,他們怎么還會殺你?”

韋小寶心想不錯,洪夫人這樣千嬌百媚,無論如何是殺不下手的,眼前正是建立大功的機會,只是胖頭陀、陸先生、無根道人這幾個,不免要給教主殺了。那無根道人十分豪杰,殺了他未免可惜,最好是既不殺教主和夫人,也保全了胖頭陀等人性命,便道:“正是!好老婆。就算教主要殺我,我也非救你不可!闭f著在她左頰上親了一吻。

沐劍屏大羞,滿臉通紅,眼光中露出喜色,低聲道:“你立了大功,又是小孩,教主怎會殺你?”韋小寶將沐劍屏輕放在地下,轉頭說道:“陸先生,教主是殺不得的,夫人也殺不得的,石碑上刻了字,說教主和夫人永享仙福,壽與天齊,我怎敢害他們性命?他二位老人神通廣大,就是要害,也害不死的!标懴壬蠹,叫道:“碑文是假的,怎作得數?別胡思亂想了,快快將他二人殺了,否則大伙兒死無葬身之地!

韋小寶連連搖頭,說道:“陸先生,你不可說這等犯上作亂的言語。你有沒有解藥?咱們趕快得解了教主和夫人身上的毒!

洪夫人柔聲說道:“對啦,小兄弟,你當真見識高超。上天派了你這樣一位少年英雄下凡,前來輔佐教主。神龍教有了你這樣一位少年英雄,真是大家的福氣!边@幾句話說得似乎出自肺腑,充滿了驚奇贊嘆之意。韋小寶聽在耳里,說不出的舒服受用,笑道:“夫人,我不是神龍教的人!

洪夫人笑道:“那再容易也沒有了。你現下即刻入教,我就是你的接引人。教主,這位小兄弟為本教立了如此大功,咱們派他個什么職司才是?”

教主道:“白龍門掌門使鐘志靈叛教伏法,咱們升這少年為白龍使!

洪夫人笑道:“好極了。小兄弟,本教以教主為首,下面就是青、黃、赤、白、黑五龍使。像你這樣一入教就做五龍使,那真是從所未有之事。足見教主對你倚重之深。小兄弟,你姓韋,我們是知道的,你大號叫做什么?”韋小寶道:“我叫韋小寶,江湖上有個外號,叫做‘小白龍’!

他想起那日茅十八給他杜撰了個外號,覺得若無外號,不夠威風,想不到竟與今日之事不謀而合。洪夫人喜道:“你瞧,你瞧!這是老天爺的安排,否則哪有這樣巧法。教主金口,一言既出,決無反悔!标懴壬蠹,說道:“韋公子,你別上他們的當。就算你當了白龍使,他們一不喜歡,若要殺你,還不是易如反掌?白龍使鐘志靈便是眼前的榜樣。你快去殺了教主和夫人,大家奉你為神龍教的教主便了!

此言一出,眾人皆是一驚。胖頭陀、許雪亭、無根道人等都覺這話太過匪夷所思,但轉念一想,若不奉他為教主,教中再無比白龍使更高的職位,眼前情勢惡劣之極,眾人性命懸于其手,也只有這樣,才能誘得他去殺了教主和夫人,只消渡過難關,諒這小小孩童就算真的當了教主,也逃不過眾人的掌握。當下眾人齊道:“對,對,我們齊奉韋公子為神龍教教主,大伙兒對你忠心耿耿!

韋小寶心中一動,斜眼向洪夫人瞧去,只見她半坐半臥的靠在竹椅上,全身猶似沒了骨頭一般,胸口微微起伏,雙頰紅暈,眼波欲流,心想:“做教主沒什么好玩,這個教主夫人可真美得要命。我如做了教主,你這教主夫人可還做不做哪?”

但這念頭只在腦海中一晃而過,隨即明白:“這些人個個武功高強,身上毒性一解,我又怎管他們得了?這是過橋抽板!边^橋抽板的事,他在天地會青木堂中早已有過經歷,天地會的兄弟都是英雄好漢,過了橋之后不忙抽板,這些神龍教的家伙,豈有不大抽而特抽、抽個不亦樂乎的?教主夫人雖美,畢竟自己的小命更美,當下伸了伸舌頭,笑道:“教主我是當不來的,你們說這種話,沒的折了我的福份,而且有點兒大逆不道。這樣罷,教主、夫人,大家言歸于好,今日的帳,雙方都不算。陸先生、青龍使他們冒犯了教主,請教主寬宏大量,不處他們的罪。陸先生,你取出解藥來,大家服了,和和氣氣,豈不是好?”洪教主不等陸先生開口,立即說道:“好,就是這么辦。

白龍使勸我們和衷共濟,不咎既往,本座嘉納忠言,今日廳上一切犯上作亂之行,本座一概寬赦,不再追究!

韋小寶喜道:“青龍使,教主答應了,那不是好得很嗎?”陸先生眼見韋小寶無論如何是不會去殺教主了,長嘆一聲,說道:“既是如此,教主、夫人,你們兩位請立下一個誓來!

洪夫人道:“我蘇荃決不追究今日之事,若違此言,教我身入龍潭,為萬蛇所噬!

洪教主低沉著聲音道:“神龍教教主洪安通,日后如向各位老兄弟清算今日之事,洪某身入龍潭,為萬蛇所噬,尸骨無存!

“身入龍潭,為萬蛇所噬”,那是神龍教中最重的刑罰,教主和夫人當眾立此重誓,雖為勢所迫,卻也是決計不能反口的了。陸先生道:“青龍使,你意下如何?”許雪亭奄奄一息,道:“我……我反正活不成了!标懴壬值溃骸盁o根道長,你以為怎么樣?”

無根道人大聲道:“就是這樣。洪教主原是我們老兄弟,他文才武功,勝旁人十倍,大伙兒本來擁他為主,原無二心。

自從他娶了這位夫人后,性格大變,只愛提拔少年男女,將我們老兄弟一個個的殘殺。青龍使這番發難,只求保命,別無他意。教主和夫人既已當眾立誓,決不追究今日之事,不再肆意殺害老兄弟,大家又何必反他?再說,神龍教原也少不得這位教主!

一群少男少女縱聲高呼:“教主永享仙福,壽與天齊!

陸先生道:“韋公子,你沒喝雄黃藥酒,不中百花腹蛇膏之毒,致成今日之功,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要解此毒,甚是容易,你到外面去舀些冷水來,喂了各人服下即可!

韋小寶笑道:“這毒原來如此易解!弊叩綇d外,卻找不到冷水,繞到廳后,見一排放著二十余只七石缸,都裝滿了清水,原來是防竹廳失火之用,當下滿滿提了一桶清水,回到廳中,先舀一瓢喂給教主喝下,其次喂給洪夫人。第三瓢卻喂給無根道人,說道:“道長,你是英雄好漢!钡谒、五瓢喂了胖頭陀和陸先生,第六瓢喂給沐劍屏。各人飲了冷水,便即嘔吐,慢慢手腳可以移動。韋小寶又喂數人后,陸先生已可起立行走,過去扶起青龍使許雪亭,為他止血治傷。胖頭陀等分別去提冷水,灌救親厚的兄弟。不久沐劍屏救了幾名紅衣少女。一時大廳上嘔吐狼藉,臭不可當。

洪夫人道:“大家回去休息,明日再行聚會!

洪教主道:“本座既不究既往,眾兄弟自伙之間,也不得因今日之事,互相爭吵尋仇,違者重罰。五龍少年不得對掌門使不敬,掌門使也不可借故處置本門少年!

眾人齊聲奉令,但疑忌憂慮,畢竟難以盡去。洪夫人柔聲道:“白龍使,你跟我來!表f小寶還不知她是在呼喚自己,見她招手,這才想起自己做了神龍教的白龍使,便跟了過去。

教主和夫人并肩而行,出了大廳,已可行動的教眾都躬身行禮,高聲叫道:“教主永享仙福,壽與天齊!”

教主和夫人沿著一條青石板路,向廳左行去,穿過一大片竹林,到了一個平臺之上。臺上筑著幾間大竹屋,十余名分穿五色衣衫的少年男女持劍前后把守,見到教主,一齊躬身行禮。洪夫人領韋小寶進了竹屋,向一名白衣少年道:“這位韋公子,是你們白龍門新任的掌門使,請他在東廂房休息,你們好好服侍!闭f著向韋小寶一笑,進了內堂。幾名白衣少年轉身向韋小寶道:“屬下少年參見座使!表f小寶在皇宮中做慣了首領太監,在天地會中又做慣了香主,旁人對他恭敬,已毫不在乎,只點了點頭。幾名白衣少年引他進了東廂房,獻上茶來。雖說是廂房,卻也十分寬敞,陳設雅潔,桌上架上擺滿了金玉古玩,壁上懸著字畫,床上被褥華美,居然有點皇宮中的派頭。

幾名白衣少年見洪夫人言語神情之中,顯然對韋小寶極為看重,而教主這“仙福居”更是從無外人在此過宿,白龍使享此殊榮,地位更在其他四使之上了。這些少年在此守衛,不知適才大廳中的變故,但見韋小寶位尊得寵,一個個過來大獻殷勤。

當日下午,韋小寶向幾名白衣少年問了五龍門的各種規矩。原來神龍教下分五門,每一名統率數十名老兄弟、一百名少年,數百名尋常教眾。掌門使本來都是教中立有大功的高手宿將,但教主近來全力提拔新秀,往往二十歲左右之人,便得出掌僅次于掌門使的要職,韋小寶年紀雖小,卻也無人有絲毫詫異。

次晨洪教主和夫人又在大廳中召集會眾。各人臉上都有惴惴不安之色,教主雖已立誓不再追究,但他城府極深,誰也料不到他會有什么厲害手段使出來。

教主和夫人升座。韋小寶排在五龍使班次的第四位,反在胖頭陀和陸先生之上。

洪教主問道:“青龍使的傷勢怎樣?”陸先生躬身道:“啟稟教主,青龍使傷勢不輕,性命是否能保,眼下還是難說!

教主從懷中取出一個醉紅小瓷瓶,道:“這是三顆天王保命丹,你拿去給他服了!闭f著也不見他揚手,那瓷瓶便向陸先生身前緩緩飛來。

陸先生忙伸手接住,伏地說道:“謝教主大恩!彼@天王保命丹十分難得,是教主派遣部屬采集無數珍奇藥材煉制而成,其中的三百年老山人參、白熊膽、雪蓮等物,尤其難得,教主大費心力所煉成的,前后也不過十來顆而已。許雪亭一服這三顆靈丹,性命當可無礙。

其余老兄弟都躬身道謝。均想:“青龍使昨日對教主如此沖撞,更立心要害他性命,今日教主反賜珍藥,那么他的的確確是不咎既往了!睙o不大感欣慰。大廳中本來人人嚴加戒備,這時臉上都現笑容,不少人大吁長氣。

洪夫人笑道:“白龍使,聽說你在五臺山上見到一塊石碣,碣上刻有蝌蚪文字?”

韋小寶躬身道:“是!”

胖頭陀道:“啟稟教主、夫人,屬下拓得這碣文在此!睆膽阎腥〕鲆粋油紙包,打了開來,取出一張極大的拓片,懸在東邊墻上,拓片黑底白字,文字希奇古怪,無人能識。

洪夫人道:“白龍使,你若識得這些文字,便讀給大家聽聽!

韋小寶應道:“是!毖弁匚,大聲背誦陸先生所撰的那篇文字:“維大唐貞觀二年十月甲子……”慢慢的一路背將下去,偶爾遺忘,便說:“嗯,這是個什么字,倒也難認,是了,是個‘魔’字!北车健跋筛S老,普天崇敬。壽與天齊,文武仁圣”,那四句時,將之改了一改,說是“仙福永享,連同夫人。壽與天齊,文武仁圣!

這“連同夫人”四字,實在頗為粗俗,若教陸先生撰寫,必另有雅訓字眼,但韋小寶不通文理,哪里作得出什么好文章來?不將四字句改成五字,已十分難能可貴了。洪夫人一聽到這四字,眉開眼笑,說道:“教主,碣文中果真有我的名字,倒不是白龍使胡亂捏造的!

洪教主也十分高興,點頭笑道:“好,好!我們上邀天眷,創下這個神龍教來,原來大唐貞觀年間,上天已有預示!睆d上教眾齊聲高呼:“教主仙福永享,壽與天齊!

無根道人等老兄弟也自駭然,均想:“教主與夫人上應天象,那可冒犯不得!

韋小寶最后將八部《四十二章經》的所在也都一一念了。

洪夫人嘆道:“圣賢豪杰,惠民救世,固然上天早有安排,便連吳三桂這等人,也都在老天爺的算中。教主,這八部寶經,份中應屬本教所有,遲早都會到我神龍教來!苯讨髂眄毼⑿,道:“夫人說得是!

眾人又大叫:“壽與天齊,壽與天齊!”待人聲稍靜,洪教主道:“現下開香堂,封韋小寶為本教白龍門掌門使之職!

神龍教開香堂,和天地會的儀節又自不同。韋小寶見香案上放著五只黃金盤子,每只盤子中都盛著一條小蛇,共分青、黃、赤、白、黑五色。五條小蛇昂起了頭,舌頭一伸一縮,身子卻盤著不動。

韋小寶拜過五色“神龍”,向教主和夫人磕頭,接受無根道人等人道賀。洪夫人斟了三杯雄黃酒讓他飲下,笑道:“飲了此酒,島上神龍便都知道你是自己人,以后再也不會來咬你了!苯讨髻n了一串雄黃珠子,命他貼肉掛著,百毒不侵。

跟著白龍門本門的執事和少年齊來參見掌門使。教主吩咐:“青龍掌門使因病休養,胖頭陀拓碣文有功,青龍門事務,暫由胖頭陀代理。待青龍使病愈,再行接掌!迸诸^陀躬身奉令。教主又道:“五龍使和陸高軒六人,齊到后廳議事!碑敿春头蛉俗呦伦鶃。廳上眾人高呼恭送,無根道人、韋小寶、胖頭陀、陸先生等都跟隨其后,韋小寶這時才知,原來陸先生的名字叫陸高軒。

那后廳便在大廳之后,廳堂不大,居中兩張大竹椅,教主和夫人就座。下面設了五張矮凳,三位掌門使分別坐下,胖頭陀也坐了一張,說道:“白龍使請坐!

韋小寶見陸先生沒有座位,微感遲疑。陸先生微笑道:“白龍使請坐,‘潛龍堂’中,沒有我這等閑職教眾的座位!表f小寶料想規矩如此,胖頭陀若不是代理青龍使,那也是沒有座位的了,便即坐下。陸先生站在黑龍使下首。突然之間,殷錦等四人都站起來,韋小寶不明所以,跟著站起,只聽殷錦和陸先生等五人齊聲念道:“教主寶訓……”韋小寶當即跟著念下去:“……時刻在心。制勝克敵,無事不成!彼怃J的童音,又比那五人更大聲了些。洪教主點了點頭,五人這才坐下。

洪教主道:“碣文所示,這八部《四十二章經》散處四方,可是黑龍使報稱,其中四部是在皇宮之內,卻是何故?”黑龍使道:“想來這四部經書本在少林寺、沐王府等處,后來給韃子搶入了宮中!苯讨鞒烈鞑徽Z,黑龍使臉上懼意漸濃。

洪教主轉向胖頭陀,問道:“你師兄有消息回報沒有?”

胖頭陀恭恭敬敬的道:“啟稟教主,瘦頭陀以前曾說,在鑲藍旗旗王府中,曾查到一些端倪,可是后來卻再也查不到什么了!

韋小寶心中一動:“鑲藍旗旗主府中?那不是陶姑姑的師父去過的地方嗎?原來胖頭陀還有個師兄,叫做瘦頭陀!敝宦牶榻讨鞯溃骸澳阏f我吩咐他盡快追查,不得懶散!迸诸^陀連聲答應。

過了一會,洪夫人微笑道:“黑龍使派人去皇宮里取經,據他自己說,已經竭盡全力,可是至今一部經書也沒取來。這件事,咱們恐怕另得派一個福份大些的人去辦了!

黃龍使殷錦忙道:“夫人高見。取經之事,想來和福份大小,干系極大。黑龍使也不是不努力。不肯替教主立功,可是始終阻難重重,多半是福氣不夠,因此寶經難以到手!焙榉蛉宋⑿Φ溃骸耙滥阒,誰的福份夠呢?”殷錦道:“本教福氣最大的,自然是教主他老人家,其次是夫人。不過總不能勞動兩位大駕親自出馬。更其次福份最大的,首推白龍使。他識得碣文,又立下大功,印堂隱隱透出紅光,福份之大,教主屬下無人能出其右!

教主捻須微笑,道:“但他小小孩童,能擔當這件大任么?”

白龍使一職,在神龍教雖然甚尊,在韋小寶心里,卻半點份量也沒有,他既陷身島上,只好隨遇而安,瞧著閉月羞花的洪夫人。自是過癮之極,但瞧得多了,如給教主發覺自己色迷迷的神色,難免有殺身之禍,還是盡速回北京為妙,聽教主這么說,正是脫身的良機,便道:“教主,夫人,承蒙提拔,屬下十分感激,我本事是沒有的,但托了兩位大福氣,混進皇宮中去偷這四部寶經,倒也有成功的指望!焙榻讨鼽c了點頭。洪夫人喜道:“你肯自告奮勇,足見對教主忠心。我知你聰明伶俐,福份又大,恐怕正是上天派來給教主辦成這件大事的!

洪教主緩緩道:“據黑龍使稟報,他派在皇宮中的部屬傳出消息,小皇帝手下有個小太監,叫做什么小桂子的……”韋小寶大吃一驚:“拆穿西洋鏡,那可糟糕之極!”聽教主續道:“……小皇帝派了他去五臺山,意欲不利于我教。我們接連派了幾批人手出去,要擒他來審問,章老三找他不到,胖頭陀也沒能成功,不料小桂子沒找到,卻遇上了你!币箦\聽教主語氣稍頓,說道:“那是教主洪福齊天!”洪教主向他微微點了點頭,續道:“白龍使,你到得宮中,這小桂子的事,可得細細查一查,皇帝派他去五臺山,到底有什么圖謀!

韋小寶已嚇出了一身冷汗,忙道:“是,是!毙南率謿g喜,聽教主口氣,果然是派自己去皇宮了。向胖頭陀瞧了一眼,心道:“你不泄漏我的秘密,算你是好人!

洪夫人道:“那八部《四十二章經》之中,據說藏有強身保命、延年益壽的大秘密。想我們教主既然上蒙天眷,許以永享仙福,壽與天齊,這八部經書,遲早自會落入教主手中。

白龍使,你再去為教主立一大功,將這八部經書取來,教主自然另有封賞!

韋小寶站了起來,躬身說道:“屬下粉身碎骨,也難報教主與夫人的大恩,自當盡忠報國,馬革裹尸!边@“盡忠報國,馬革裹尸”八個字,是他從說書先生那里學來的,每逢大將出征,君王勉勵,大將就慷慨激昂,說了這八個字出來,他依樣葫蘆,用在此處,未免有點不倫不類。

洪夫人一笑,說道:“你效忠教主,那就好得很了。你去北京,要哪幾個人相助,可隨便挑選!表f小寶心想:“我自求脫身,教中有人跟了去,縛手縛腳!闭f道:“人多了恐怕泄漏機密,啊,是了,赤龍使座下的少女,屬下想挑一兩人去,讓她們喬裝宮女,在宮里行事較為方便!彼氲搅算鍎ζ,要將她帶去。

無根道人道:“這些小姑娘只怕沒什么用,只要教主和夫人允準,你隨便挑選就是!表f小寶道:“多謝道長!

陸高軒道:“啟稟教主、夫人,屬下昨日犯了重罪,深謝教主不殺之恩……”

洪教主揮一揮手,皺眉道:“昨日之事,大家不得記在心上,今后誰也不許再提!

陸高軒道:“是,多謝教主。屬下想跟隨白龍使同去,托賴教主與夫人洪福,或能為教主立些微功,稍表屬下感激之誠!焙榻讨鼽c頭道:“陸高軒智謀深沉,武功高強,筆下更十分來得,一篇文章做得四平八穩。很好,很好,你跟隨白龍使同去便了!标懜哕帉に迹骸八f‘一篇文章做得四平八穩’,杜撰碣文之事,他早就心中雪亮!

胖頭陀說道:“啟稟教主、夫人,屬下也愿隨同白龍使去北京為教主辦事!苯讨鼽c了點頭,見黃龍使也欲自告奮勇,說道:“人數多了,只怕泄漏行藏,就是你們兩個同去。一切行止,全聽白龍使的號令,不得有違!标懜哕幒团诸^陀躬身說道:“屬下遵命!

洪夫人從懷中取出一條小龍,五色斑斕,是青銅、黃金、赤銅、白銀、黑鐵鑄成,說道:“白龍使,這是教主的五龍令,暫且交你執掌。教下數萬教眾,見此令有如親見教主。為了干辦大事,付你生殺大權。立功之后,將令繳回!

韋小寶應道:“是!彪p手恭恭敬敬的接過,心下發愁:

“我只盼一回北京,再也不去理他什么神龍教、惡虎教。拿了她這個‘五龍令’,從此麻煩可多得緊了!焙榉蛉说溃骸鞍埵古c陸高軒、胖頭陀三人暫留,余人退去!

無根道人和黑龍使、黃龍使三人行禮退出。

洪教主從身邊取出一個黑色瓷瓶,倒了三顆朱紅色的藥丸出來,說道:“三人奮勇赴北京干事,本座甚是嘉許,各賜‘豹胎易筋丸’一枚!

胖頭陀和陸高軒臉上登時現出又是喜歡、又是驚懼的神色,屈右膝謝賜,接過藥丸,吞入肚中。韋小寶依樣葫蘆,跟著照做,接過“豹胎易筋丸”,當即吞服,過不多時,便覺腹中有股熱烘烘氣息升將上來,緩緩隨著血行,散入四肢百骸之中,說不出的舒服。

洪夫人道:“白龍使暫留,余人退去!迸诸^陀和陸高軒二人退了出去。

洪夫人微笑道:“白龍使,你使什么兵刃?”韋小寶道:“屬下武藝低微,沒學過什么兵器,只有一把匕首防身!焙榉蛉说溃骸敖o我瞧瞧!

韋小寶從靴中拔出匕首,倒轉劍柄,雙手呈上。洪夫人接過一看,贊道:“好匕首!”拔下一根頭發,放開了手,那根頭發緩緩落上刃鋒,斷為兩截。教主也贊了聲:“好!”韋小寶為人別的沒什么長處,于錢財器物卻看得極輕,眼見洪夫人對這匕首十分歡喜,心想要拍馬屁,就須拍個十足,說道:“這柄匕首,屬下獻給夫人。常言道得好:胭脂、寶劍,都要……都要獻給佳人。天下的佳人,再也沒有佳過夫人的了!彼犝f書先生說過多次,什么“寶劍贈烈士,紅粉贈佳人”,畢竟這兩句話太難,不易記得清楚。洪夫人格格嬌笑,說道:“好孩子,你對我們忠心,可不是空口說白話。我沒什么好東西給你,怎能要孩子的物事?你這番心意,我可多謝了。來,我傳你三招防身保命的招式,叫做‘美人三招’,你記住了!彼呦伦鶃,取出一塊手帕,將匕首縛在自己右足小腿外側,笑道:“教主,勞你的大駕,演一下武功!焙榻讨餍ξ木彶阶呓,突然左手一伸,抓住了夫人后領,將她身子提在半空。

這一下實在太快,韋小寶吃了一驚,“啊”的一聲,叫了出來。

洪夫人身子微曲,纖腰輕扭,左足反踢,向教主小腹踹去。教主后縮相避,洪夫人順勢反過身來,左手摟住教主頭頸,右手竟已握住了匕首,劍尖對準了教主后心,笑道:“這是第一招,叫做‘貴妃回眸’,你記住了!边@幾下干凈利落,韋小寶看得心曠神怡,大聲喝彩,叫道:“妙極!”心想:“那日我給胖頭陀抓著提起,半點法子也沒有,倘若早學了這招,一劍已刺死了他!苯讨鲗⒑榉蛉松碜虞p輕橫放在地。洪夫人又將匕首插入小腿之側,翻身臥倒。教主伸出右足,虛踏她后腰,手中假裝持刀架住她頭頸,笑道:“投不投降?”

韋小寶心想:“到這地步,又有什么法子?自然是大叫投降了!

驀見夫人的腦袋向著她自己胸口鉆落,敵人架在頸中的一刀自然落空,她順勢在地下一個筋斗,在教主胯下鉆過,握著匕首的右手成拳,輕輕一拳擊在教主后心,只是劍尖向上。

倘若當真對敵,這一劍自然插入了敵人背心。韋小寶又大叫一聲:“好!”

教主待她插回匕首后,將她雙手反剪,左手拿住她雙手手腕,右手虛執兵器,架在她的膚光白膩頭頸之中,笑道:“這一次你總逃不了啦!狈蛉诵Φ溃骸翱醋屑毩!”右足向前輕踢,白光閃動,那匕首已割斷她小腿上縛住的手帕,脫了出來。她右足順勢一勾,在匕首柄上一點,那匕首陡地向她咽喉疾射過去。

韋小寶驚叫:“小心!”只見她身子向下一縮,那匕首急射教主胸口。教主放開她手,仰天一個鐵板橋,撲的一聲,匕首在他胸口掠過,直插入身后的竹墻,直沒至柄。洪夫人勾腳倒踢匕首,韋小寶已然嚇了一大跳,待見那匕首射向她咽喉,她在間不容發之際避開,匕首又射向教主胸口,這一下勢在必中,教主竟又避開。這幾下險到了極處的奇變,只瞧得他目瞪口呆,心驚膽戰,喉頭那一個“好”字,竟叫不出來。

洪夫人笑問:“怎樣?”

韋小寶伸手抓住椅背,似欲跌倒,道:“可嚇死我了!

洪教主洪安通和夫人見他臉色蒼白,嚇得厲害,聽了他這句話,那比之一千句、一萬句頌揚更是歡喜。他二人武功高強,多一個孩子的稱贊亦不足喜,但他如此擔心,足見對二人之忠。洪夫人明知故問:“匕首又不是向你射來,怕什么了?”韋小寶道:“我怕……怕傷了夫人和……和教主!焙榉蛉诵Φ溃骸吧岛⒆,哪有這么容易便傷到教主了?這一招叫做‘飛燕回翔’,挺不易練。教主神功蓋世,就算他事先不知,這一招也傷他不著。但世上除了教主之外,能夠躲得過這出其不意一擊的,恐怕也沒幾個!碑斚聦⑦@“美人三招”的練法細細說給他聽,雖說只是三招,可是全身四肢,無一處沒有關聯,如何拔劍,如何低頭,快慢部位,勁力準頭,皆須拿捏得恰到好處。那第二招臥地轉身,叫做“小憐橫陳”。洪夫人又道:“這‘美人三招’,用的都是古代美人的名字,男人學了,未免有些不雅,好在你是孩子,也不打緊!

韋小寶一招一式的跟著學,洪夫人細心糾正,直教了一個多時辰,才算是教會了,但真要能使,自非再要長期苦練不可,尤其第三招“飛燕回翔”,稍有錯失,便殺了自己。洪夫人教他去打造一柄鈍頭的鉛劍,大小重量須和匕首一模一樣,以作練習之用。

洪安通在教眾之前,威嚴端重,不茍言笑,但此時一直陪著夫人教招,笑嘻嘻的在旁瞧著,竟然極有耐心,待夫人教畢,說道:“夫人的‘美人三招’自是十分厲害,只不過中者必死。我來教你‘英雄三招’,旨在降服敵人,死活由心!表f小寶大喜,跪了下來,道:“叩謝教主!焙榉蛉诵Φ溃骸拔铱蓮臎]聽你有‘英雄三招’,原來你留了教好徒兒,卻不教我!焙榘餐ㄐΦ溃骸斑@是剛才瞧了你的美人三招,臨時想出來的,現制現賣,也不知成不成。你給我指點指點!焙榉蛉藱M了他一眼,媚笑道:“啊喲,我們大教主取笑人啦!焙榘餐ǖ溃骸白詠碛⑿垭y過美人關,英雄三招,當然敵不過美人三招!焙榉蛉擞质且魂嚸男,嬌聲道:“在孩子面前,也跟我說這些風話!

洪安通自覺有些失態,咳嗽一聲,莊容說道:“白龍使年紀小,與人動手,極易給人抓住后頸,一把提起。夫人,你就將我當作是白龍使好了!焙榉蛉诵Φ溃骸澳憧刹荒芘慈思!焙榘餐ǖ溃骸斑@個自然!

洪夫人左手伸出,抓住他身子提了起來。洪安通身材魁梧,看來總有一百七八十斤。洪夫人嬌怯怯的模樣,居然毫不費力的一把便將他提起。

洪安通道:“看仔細了!”左手慢慢反轉,在夫人左腋底搔了一把。洪夫人格格一笑,身子軟了下來。洪安通左手拿住她腋下,右手慢慢回轉,抓住她領口,緩緩舉起她身子,過了自己頭頂,輕輕往外摔出。洪夫人身子一著地,便淌了出去,如在水面滑溜飄行。

洪夫人笑聲不停,身子停住后,仍斜臥地下,并不站起。

適才洪安通搔她腋底,反手擒拿,拋擲過頂,每一下都使得極慢,韋小寶看得清清楚楚,見他姿式優美,說不出的好看,行動雖慢,仍是節拍爽利,指搔掌握,落點奇準,比之洪夫人的出手迅捷,顯然又更難了幾倍。洪夫人笑道:“你胳肢人家,那是什么英雄了!闭f著慢慢站起。洪安通微笑道:“這招在真正英雄好漢手中,自然不會來搔你癢?墒前埵固热艚o敵人提起,定是頸下‘大椎穴’給一把抓住,那是手足三陽督脈之會,全身使不出力道,只好去輕搔敵人腋底‘極泉穴’,這穴屬手少陽心經,敵人非松手不可。白龍使有了力氣,便能甩敵過頂,一摔之際,同時拿閉了敵人肘后‘小海穴’和腋下‘極泉穴’。將他摔在地下,他已然動彈不得!表f小寶拍手笑道:“這一招果然妙極!焙榘餐ǖ溃骸澳闶炀氈,出招自是越快越好!

他跟著俯伏地下,洪夫人伸足重重踏住了他后腰,右手取過倚在門邊的門閂,架在他頸中,嬌聲笑道:“你投不投降?”

洪安通笑道:“我早就投降了!我向你磕頭!彪p腿一縮,似欲跪拜,右臂卻慢慢橫掠而出,碰到門閂,喀喇一聲響,門閂竟爾斷折。

韋小寶嚇了一跳,他手臂倘若急速揮出,以他武功,擊斷門閂并不希奇,但如此緩緩的和門閂一碰,居然也將門閂震斷,卻大出意料之外。

洪安通道:“你縮腿假裝向人叩頭,乘勢取出匕首。你手上雖沒我的內力,但你的匕首鋒利異常,敵人任何兵器都可一削而斷!彼谥薪庹f,突然間一個筋斗,向洪夫人胯下鉆去。

韋小寶一怔,心想他以教主之尊,怎地從女子胯下鉆過?

雖然是他的妻子,似乎總是不妥。哪知洪安通并非真的鉆過,只一作勢,左手已抓住夫人右腳足踝,右手虛點她小腹,道:“這是削鐵如泥的匕首,敵人便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掙扎!闭f著慢慢站起。

洪夫人頭下腳上,給他倒提起來,笑道:“快放手,成什么樣子?”

洪安通哈哈大笑,右手摟住她腰,放直她身子,說道:“白龍使,你身材矮小,不能倒提敵人,那么抓住他足踝一拖,就算拖他不起,匕首指住他小腹,敵人也只好投降。那時你便得在他胸口‘神藏’‘神封’‘步廊’等要穴踢上幾腳,防他反擊!

韋小寶大喜,道:“是,是!這幾腳是非踢不可的!焙榘餐p平反負背后,讓夫人拿住,洪夫人拿著半截門閂,架在他頸中。洪安通笑道:“敵人拿住我雙手,自然扣住我手腕脈門,教我手上無力。難以反擊。當此情景,本來只好用腳……”他話未說完,洪夫人“啊”的一聲,笑著放手,跳了開去,滿臉通紅,道:“不能教孩子使這種下流招數!

洪安通笑道:“‘撩陰腿’哪里是下流招數了?”正色說道:“下陰是人身要害。中者立斃,即是名門大派的拳腳之中,也往往有‘撩陰腿’這一招,少林派有,武當派也有,不足為奇。不過敵人在你背后,你雙手被制,頸中架刀,只好使‘反撩陰腿’!闭f到這里,頓了一頓,又道:“但敵人也必早防到你這一著,見你腿動,多半一刀先將你的小腦袋砍了下來。因此撩陰反踢這招便用不著!彼@時雙臂反在背后,給洪夫人抓住了手腕,突然雙手十指彎起,各成半球之形,身子向后一撞,十指便抓向洪夫人胸部。

洪夫人向后急縮,放脫了他手腕,啐道:“這又是什么英雄招式了?”

洪安通微微一笑,道:“人身胸口‘乳中’‘乳根’兩穴,不論男女,都是致命大穴。白龍使,那人既能將你雙手反剪握住,武功自是不低,何況多半已拿住你手腕穴道,就算給你抓中了,本來也不要緊,但他一見你使出這等手勢,自然而然的會向后一縮,待得想起你手上使不出力道,已然遲了一步。夫人,你再來抓住我雙手!焙榉蛉俗呱蟽刹,輕輕在他反剪的手背上打了一記,然后伸左手握住他雙手手腕,上身后仰,不讓他手指碰到自己胸口。洪安通道:“看仔細了!”背脊后撞,十指向洪夫人胸口虛抓。洪夫人明知他這一抓是虛勢,還是縮身避讓。洪安通突然一個倒翻筋斗,身子躍起,雙腿一分,已跨在她肩頭,同時雙手拇指壓住她太陽穴,食指按眉,中指按眼,說道:“中指使力,戳瞎敵人眼睛,拇指使力,壓令敵人昏暈。但須防人反擊!庇质且粋空心筋斗,倒翻出去,遠遠躍出丈余,右手在小腿邊一摸,裝作摸出匕首,匕尖向外,左掌斜舉,說道:“敵人的眼睛如給你這樣一下戳瞎了,再撲上來勢道定然厲害無比,須防他抱住了你牢牢不放!

韋小寶見這一招甚為繁復,宛似馬戲班中小丑逗趣一般,可是閃避敵刃、制敵要害,的具顯效,嘆道:“這一招真好,可就難練得緊了!

洪安通道:“我教你的雖只三招,但其中包含擒拿、打穴、輕身三門功夫,有一項練得不到家,這三招便使不出。說到擒拿、打穴、輕身,每一項都須十年八年之功。但你只學跟這三招相干的,那便容易得多!碑斚轮更c了穴道部位、擒拿手法、輕身腿勁,與他拆解數遍,演得不對便一一校正。只是韋小寶不敢騎到他頭頸中去,洪安通也沒教他試練。洪夫人道:“教主,我這美人三招是師父所授,當年經過千錘百煉的改正。你這英雄三招卻是臨時興之所至,隨意創制,比之我的美人三招又更厲害得多。不是當面捧你,大宗師武學淵深,實在令人拜服!焙榘餐ūΦ溃骸胺蛉酥囐,可不敢當!弊蛉枕f小寶在大廳之上,見他不言不笑,形若木偶,心下對他很有點瞧不起,早就在想:“這樣一個呆木頭般的老家伙,大家何必對他怕成這個樣子?”此刻見到他的真實功夫,那才死心塌地的佩服,說道:“把師父教的功夫練得純熟,那不算希奇,教主心里要出什么新招,就隨手使了出來,那才真是天下無敵了!焙榉蛉藛柕溃骸盀槭裁刺煜聼o敵?”韋小寶道:“敵人本事再大,教主使幾下新招出去,他認也不認得,自然只好大叫投降!

洪安通和夫人齊聲大笑。一個微微點頭,一個道:“說得不錯!

洪夫人又道:“教主,我這美人三招有三個美人的名字,你這英雄三招如此厲害,也得有三位大英雄的名頭才是!焙榘餐ㄎ⑿Φ溃骸昂,我來想想。第一招是將敵人舉了起來,那是臨潼會伍子胥舉鼎,叫做‘子胥舉鼎’!焙榉蛉说溃骸昂,伍子胥是大英雄!焙榘餐ǖ溃骸暗诙袑橙说固岫,那是魯智深倒拔垂楊柳,叫做‘魯達拔柳’!焙榉蛉说溃骸昂芎,魯智深是大英雄。你這第三招雖然巧妙,不過有點兒無賴浪子的味道,似乎不大英雄……”說到這里,格格嬌笑。洪安通笑道:“怎么會不大英雄?叫個什么招式好呢?嗯,我兩根食指扣住你眉毛,這叫做‘張敞畫眉’!焙榉蛉诵Φ溃骸皬埑ㄓ植皇怯⑿,給夫人畫眉,難道也算是英雄的一招?”洪安通笑道:“閨房之樂,有甚于畫眉者。你說給夫人畫眉不是英雄?”洪夫人紅暈雙頰,搖了搖頭。

韋小寶不知張敞是什么古人,心想給老婆畫眉毛,非但不是英雄,簡直是個怕老婆的孱漢,他也不懂洪安通掉文,乃是在跟妻子調笑,說道:“教主,你這一招騎在敵人頭頸里,騎馬的大英雄可多得很,關云長騎赤兔馬,秦叔寶騎黃驃馬!焙榘餐ㄐΦ溃骸皩,不過關云長的赤兔馬本來是呂布的。

秦瓊又將黃驃馬賣了,都不大貼切。有了,這一招是狄青降伏龍駒寶馬,叫做‘狄青降龍’,他降服的那匹寶馬,本來是龍變的!

洪夫人拍手笑道:“好極!狄青上陣戴個青銅鬼臉兒,只嚇得番邦兵將大呼小叫,落荒而逃,那自然是位大英雄。只不過咱們叫做神龍教……”洪教主微笑道:“不相干,就算是龍,也有給人收伏得服服帖帖的時候!焙榉蛉恕芭蕖钡囊宦,滿臉紅暈,眼中水汪汪地滿是媚態。當下韋小寶又將“美人三招”和“英雄三招”一一試演,手法身法不對的,洪安通和夫人再加指點。這六招功夫甚是巧妙,韋小寶一時之間自難學會。洪教主說不用擔心,只消懂了練習的竅門,假以時日,自能純熟。待得教畢,已是中午時分了。

洪夫人堅決不收匕首,還了給韋小寶,說道:“你武功還沒練好,這次去為教主辦事,須得這等利器防身!庇值溃骸鞍埵,本教之中,能得教主親自點撥功夫的。除我之外,便是你一個了!表f小寶道:“那不知是屬下幾生修來的福氣!

洪夫人道:“你當忠心給教主辦事,以報答教主的恩德!表f小寶道:“是!焙榉蛉说溃骸澳氵@就去罷,明天一早和胖頭陀、陸高軒他們乘船出發,不用再來告辭了!

韋小寶答應了,向二人恭恭敬敬的行禮,轉身出門,走到門邊,回頭道:“夫人,如果我活到八十歲,那時教主和夫人再各教我三招,好不好?”

洪夫人微微一怔,隨即明白這是他的善禱善頌,他現下不過十四五歲,到八十歲還有六十幾年,但教主和自己是壽與天齊,再活六十幾歲自是應有之義,嘻嘻一笑,說道:“我答應你了。你八十歲生日,教主和我再各傳你三招。等到你一百歲大壽,我們又各傳三招,叫做‘老壽星三招’、‘老婆婆三招’!表f小寶道:“不,夫人那時仍跟今日一樣年輕美麗,多半你和教主更年輕了些,傳我的是……是……‘金童三招’、‘玉女三招’!

洪安通和夫人哈哈大笑。

胖頭陀和陸高軒兩人坐在廳外山石上等了甚久,始終不見韋小寶出廳,驚疑不定,不知有什么變故,待見他笑容滿臉的出來,才放了心。兩人想問,又不敢問。韋小寶道:“教主和夫人傳了我不少精妙的武功!迸诸^陀和陸高軒齊聲道:“恭喜白龍使。本教之中,除了夫人之外,從未有人得教主傳過一招半式!表f小寶洋洋得意,道:“教主也這么說!标懜哕幍溃骸鞍埵沟媒讨鲗櫺,實是本教創教以來,從所未有!毕蚺诸^陀望了一眼,問韋小寶道:“教主和夫人可曾說起,何時賜給我們‘豹胎易筋丸’的解藥!

韋小寶奇道:“這‘豹胎易筋丸’還得有解藥?難道……難道……這是毒藥?”陸高軒道:“也不能這么說,咱們回家詳談!

向竹廳瞧了幾眼,臉上大有戒慎恐懼之色。

三人回到陸家,韋小寶見胖陸二人神色郁郁,心下起疑,問道:“這‘豹胎易筋丸’是怎么一回事?到底是毒藥還是靈丹?”胖頭陀嘆道:“是毒藥還是靈丹,那也得走著瞧呢!咱三人的性命,全在白龍使的掌握之中了!表f小寶一驚,問道:“為什么?”

胖頭陀向陸高軒瞧去,陸高軒點了點頭。胖頭陀道:“白龍使,人家客氣的,叫我胖尊者,不怎么客氣的,叫我胖頭陀?墒俏沂莸眠@般模樣,全然名不副實,你是不是覺得有點兒奇怪?”韋小寶道:“是啊。我早在奇怪,猜想是人家跟你開玩笑,才這樣叫的?墒墙讨饕步心闩诸^陀,他老人家可不會取笑你啊!

胖頭陀嘆了口長氣,道:“我服豹胎易筋丸,這是第二次了,那真是死去活來,現在還常常做噩夢。我本來很矮很胖,胖頭陀三字,名不虛傳!

韋小寶道:“啊,一服豹胎易筋丸,你就變得又高又瘦了?那好得很啊,你現在相貌堂堂,威武之極,從前是個矮胖子,一定不及現在神氣!

胖頭陀苦笑,說道:“話是不錯,可是你想想,一個矮胖子,在三個月之內,身子忽然拉得長了三尺,全身皮膚鮮血淋漓,這番滋味好不好受?若不是運氣好,終于回歸神龍島,教主又大發慈悲,給了解藥,我只怕還得再高兩尺!表f小寶不禁駭然,道:“咱們三人也服了這藥丸,我再高兩尺,還不打緊。你如再高兩尺,那……那可未免太高了!

胖頭陀道:“這豹胎易筋丸藥效甚是靈奇,服下一年之內,能令人強身健體,但若一年滿期,不服解藥,其中猛烈之極的毒便發作出來。卻也不一定是拉高人的身子,我師哥瘦頭陀本來極高,卻忽然矮了下去,他本來極瘦,卻變得腫脹不堪,十足成了個大胖子!

韋小寶笑道:“你胖尊者變瘦尊者,瘦尊者變胖尊者,兩人只消對掉名字,豈不是什么事都沒有了?”胖頭陀臉上微有怒色,搖頭道:“不成的!表f小寶連忙道歉:“對不起,胖尊者,我說錯了,請勿見怪!

胖頭陀道:“你執掌五龍令,我是下屬,就算打我罵我,我也不會反抗,何況這句話也不是有意損人。我和師兄二人的脾氣性格,相貌聲音,全然大不相同,單是一胖一瘦換個名字,并不能讓胖尊者變瘦尊者,瘦尊者變胖尊者!表f小寶點頭道:“原來如此!

胖頭陀續道:“五年之前,教主派我和師哥去辦一件事。

這件事十分棘手,等到辦成,已過期三天,立即上船回島,在船里藥性已經發作,苦楚難當。師哥脾氣十分暴躁,狂性大發,將船上桅桿一腳踢斷了,這艘船便在大海中漂流,日子一天天過去,我越來越高,越來越瘦,他偏偏越來越矮,越來越胖。這豹胎易筋丸能將矮胖之人拉成瘦長,高瘦之人壓成矮胖,洪教主也當真神通廣大之至。這樣漂流了兩個多月,那時只道兩人再也難以活命。船上糧食吃完,我們將梢公水手一個個殺來吃了,幸好僥天之幸,碰上了另一艘船,才得遇救,我們逼著那船立即駛來神龍島。教主見事情辦得妥當,我們又不是故意耽擱,便賜了解藥。我們這兩條性命才算撿了回來!

韋小寶越聽越驚。轉頭向陸高軒瞧去,見他臉色鄭重,知道胖頭陀之言當非虛假,說道:“那么我們在一年之內,定須取得八部《四十二章經》,回歸神龍島了?”陸高軒道:“八部經書一齊取得,自是再好不過,但這談何容易?只要能取得一兩部,及時趕回,教主自然也會賜給解藥!

韋小寶心想:“我手中已有六部,當真沒奈何時,便分一兩部給教主,又有何難?”當即放心,笑道:“這次倘若教主不賜解藥,說不定咱們小的變老,老的變小。我變成七八十歲的老公公,你們兩位卻變成了小娃娃,那可有趣得緊了!

陸高軒身子一顫,道:“那……那也并非不能!闭Z氣之中,甚是恐懼,又道:“我潛心思索,這豹胎易筋丸多半是以豹胎、鹿胎、紫河車、海狗腎等等大補大發的珍奇藥材制煉而成,藥性顯然是將原來身體上的特點反其道而行之。猜想教主當初制煉此藥,是為了返老還童,不過在別人身上一試,這藥效卻不易隨心所欲,因此……因此……”韋小寶道:“因此教主自己就不試服,卻用在屬下身上!标懜哕幟Φ溃骸斑@是我的猜想,決計作不得準。請白龍使今后千萬不可提起!

韋小寶道:“兩位放心,包在我身上,教主定給解藥。兩位請坐,我去給方姑娘說幾句話!彼蛉找姷搅算鍎ζ,急于要告知方怡。

陸高軒道:“洪夫人已傳了方姑娘去,說請白龍使放心,只要你盡心為教主辦事,方姑娘在島上只有好處!表f小寶吃了一驚,道:“方……方姑娘不跟我們一起去?”陸高軒道:“洪夫人差人來傳了她去,有言留給內人,是這樣說的。還說赤龍門那位沐劍屏沐姑娘也是一樣!

韋小寶暗暗叫苦,他剛才跟無根道人說,要在赤龍門中挑選幾人同去,其意自然只在沐劍屏,哪知洪夫人早已料到,顫聲問道:“夫人……夫人是不放心我?”

陸高軒道:“這是本教的規矩,奉命出外替教主辦事,不能攜帶家眷!表f小寶苦笑道:“這兩個姑娘又不是我家眷!标懜哕幍溃骸澳且膊畈欢!

韋小寶本來想到明日就可攜同方沐二女離島。心下十分歡喜,霎時之間,不由得沒精打采,尋思:“教主和夫人果然厲害,豹胎易筋丸箍子套在我頭上還不夠,再加上我大小老婆的兩道箍子!

次日清晨,韋小寶剛起身,只聽得號角聲響,不少人在門外大聲叫道:“白龍門座下弟子,恭送掌門使出征,為教主忠心辦事!备臉方z竹響起。韋小寶搶出門去,只見門外排著三四百人。一色白衣,有老有少。眾人齊聲高呼:“掌門使旗開得勝,馬到成功!”其后有數十名青衣教眾,是來相送代掌門使胖頭陀的。

韋小寶自覺神氣,登時精神一振,帶同胖頭陀、陸高軒二人,便即上船。正在和前來送行的無根道人、張淡月、殷錦等人行禮作別,忽聽得馬蹄聲響,兩騎馬馳到船邊。馬上兩人都身穿白衣,竟是方怡和沐劍屏二女。韋小寶大喜,心中怦怦亂跳,尋思:“莫非夫人回心轉意,又放她們和我同去么?”

方沐二女翻身下馬,走上幾步。方怡朗聲說道:“奉教主和夫人之命,前來相送白龍使出征!表f小寶心一沉:“原來只是送行!狈解止淼溃骸皩傧路解、沐劍屏,奉夫人之命自赤龍門調歸白龍門,齊奉白龍使號令!表f小寶一怔,隨即恍然大悟:“原來你……你早已是神龍教赤龍門的屬下,一路上裝腔作勢,是奉教主之命,騙我上神龍島來。胖尊者硬請不成功,你就來軟請!毕氲酱斯,只覺滿心不是味兒,本想和她二人說幾句親熱話兒,卻也全無興致,忽然想起一事,對陸高軒道:“陸先生,服侍我的那小丫頭雙兒,你去叫人放出來,我要帶了同去!标懜哕幍溃骸斑@個……”韋小寶大怒,喝道:“什么這個那個的?快放!”他厲聲一喝,陸高軒竟不敢違抗,應道:“是,是!”向船上隨從囑咐了幾句。那人一躍上岸,飛奔而去。過不多時,便見兩乘馬迅速奔來,當先一匹馬上乘者身形纖小,正是雙兒。她不等勒定馬匹,叫道:“公子!”便從鞍上飛身而起,輕輕巧巧的落在船頭,在無根道人等大高手眼中,這手輕功也不算如何了不起,只是見她年紀幼小,姿勢又甚美觀,都喝了聲彩。

初時韋小寶見坐船駛走,生怕雙兒落入奸人之手,常自擔心,她武功雖強,畢竟年紀幼小。人又溫柔斯文,不明世務,在海船上無處可走,必定吃虧,待見到方怡也是神龍教下弟子,猛然想起,自己坐到島上的那艘海船自然也是教中之物。他見到雙兒,十分喜歡,拉住她手,但見她容色憔悴,雙眼紅腫,顯是哭過不少次數,忙問:“有人欺侮了你嗎?”

雙兒道:“沒……沒有,我只是記掛著相公。他們……他們關了我起來!表f小寶道:“好啦!咱們回去了!彪p兒道:“這里……毒蛇很多!闭f著哇的一聲,又哭了出來。韋小寶向方怡又望了一眼,想起她引自己走入林中,讓毒蛇咬噬,諸多做作,海船上種種甜言蜜語,全是假意,不由得甚是氣憤,向她狠狠白了一眼,說道:“開船罷!”

船上水手拔錨起碇,岸上鞭炮聲大作,送行諸人齊聲說道:“恭祝白龍使旗開得勝,馬到成功,為教主立下大功!”

海船乘風揚帆,緩緩離島。岸上眾人大聲呼叫:“教主寶訓,時刻在心……

韋小寶心想:“我若不知方姑娘已經入教,倒會時時刻刻記著她。這么一來,倒也一無牽掛!钡氲絹頃r方怡的柔情纏綿,心下不禁一片惆悵。又想:“她們兩個怎么會入了神龍教,當真奇哉怪也。是了,她們給章老三一伙人捉了去,莊少奶說托人去救,定是救不出來,于是便給神龍教逼得入了伙。小郡主服了教主的毒藥,方姑娘當然也服了。嗯,方姑娘如不聽話,不來騙我上神龍島,她也得毒發身亡,那是無可奈何,倒也怪她不得。不過這小娘皮裝模作樣,騙老公不花本錢,不是好人!他媽的,神龍教到底是干什么的?老子雖然做了白龍使,可就全然胡里胡涂!”想到這些事全因章老三而起,心道:“這老家伙不知是屬于什么門,老子將來如回神龍島,將他調到白龍門來,每天打這老家伙三百板屁股!庇窒耄骸罢吕先恢遣皇窃趰u上?他多半不敢稟報教主,說我就是小桂子,否則教主聽他說已捉到了我這么個大人物,轉手又即放了,非殺他的頭不可。他是老家伙,不是小白臉,教主和夫人本來就要殺了,犯了這樣的事,那還有不殺他媽的十七、十八次?對!胖頭陀不敢拆穿西洋鏡,章老三也不敢拆穿東洋鏡。只不過有一件事弄不明白,夫人喜歡小白臉,倒不奇怪,教主為什么也喜歡?”

辽宁快乐12选5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