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 滇海有人聞鬼哭 棘門此外盡兒嬉

白衣尼出神半晌,見韋小寶笑嘻嘻的走近,知他在經書上下了劇毒,嘆道:“若不是你聰明機警,今日我難免命喪敵手,那也罷了,只恐尚須受辱。只是殺人情非得已,不用這般開心!表f小寶收起笑臉,應了聲:“是!卑滓履嵊值溃骸斑@等陰毒狠辣法子,非名門正派弟子所當為,危急之際用以對付奸人,事出無奈,今后可不得胡亂使用!表f小寶又答應了,說道:“這些法子,我今日都是第一次使。實在我武功也太差勁,不能跟他們光明正大的打一架,否則男子漢大丈夫,贏要贏得漂亮,豈能使這等胡鬧手段?”

白衣尼向他凝視半晌,問道:“你在少林寺、清涼寺這許多時候,難道寺中高僧師父,沒傳你武功么?”韋小寶道:“功夫是學了一些的,可惜晚輩學而不得其法,只學了些招式皮毛,卻沒練內功!卑滓履嵯虬㈢媲屏艘谎,問道:“那為什么?”韋小寶道:“來不及練!卑滓履岬溃骸笆裁磥聿患?”

韋小寶道:“阿珂姑娘因為弟子冒犯了她,要殺我,時候緊迫,只好胡亂學幾招防身保命!

白衣尼點點頭,道:“剛才你跟那些喇嘛說話,不住口的叫我師父,那是什么意思?”韋小寶臉上一紅。阿珂搶著道:“師父,他心中存著壞主意,想拜你為師!卑滓履嵛⑽⒁恍,道:“想拜我為師,也不算什么壞主意啊!卑㈢婕钡溃骸安皇堑!彼理f小寶想拜白衣尼為師,真意只不過想整日纏著自己而已,但這話卻說不出口。

白衣尼向韋小寶道:“你叫我師父,也不能讓你白叫了!

韋小寶大喜,當即跪下,恭恭敬敬的磕了八個響頭,大聲叫道:“師父!卑滓履嵛⑽⒁恍,道:“你入我門后,可得守規矩,不能胡鬧!表f小寶道:“是。弟子只對壞人胡鬧,對好人是一向規規矩矩的!

阿珂向他扮個鬼臉,伸了伸舌頭,心中說不出的氣惱:

“這小惡人拜了師父為師,從此再也不能殺他,老是纏在我身旁,趕不開,踢不走,當真頭痛之極了!

白衣尼先前受六名喇嘛圍攻,若非韋小寶相救,已然無幸,此后桑結等七喇嘛追到,自己只有束手待擒的份兒,情勢更是兇險。她雖年逾四旬,相貌仍是極美,落入這些惡喇嘛手中,勢必遭受極大侮辱,天幸這小孩兒詭計多端,將敵人一一除去,保全了自己清白之軀,心中的感激實是無可言喻,眼見韋小寶拜師之心切,當即便答允了他,心想小孩兒家頑皮胡鬧,不足為患,受了自己薰陶調教,日后必可在江湖上立身揚名。

按照武林中規矩,韋小寶既已入了陳近南門下,若不得師父允可,絕不能另行拜師,但他于這些門規一概不知,就算知道,這時候也必置之不理。白衣尼既肯收他入門,就能時時和阿珂見面,就算康熙跟他調個皇帝來做,那也是不干的了。他學武之心甚懶,想到跟白衣尼學武,多半要下苦功,不免頭痛,然而只要能伴著阿珂,再苦的事也能甘之如飴,這八個頭磕過,不由得心花怒放,當真如天上掉下了寶貝來一般。

白衣尼見他歡喜,還道他是為了得遇明師,從此能練成一身上乘武功,倘若知道了他的用心,只怕一腳踢他八個筋斗,剛剛收入門下,立即開革。

阿珂小嘴一扁,道:“師父,你瞧他高興成這個樣子,真是壞得到了家!表f小寶道:“一位武功當世第一的高人收我為徒,我自然高興得不得了!卑滓履嵛⑿Φ溃骸拔也⒎俏涔Ξ斒赖谝,不可胡說。你既入我門,為師的法名自須知曉。我法名九難,我們這門派叫做鐵劍門。你師祖是位道人,道號上木下桑,已經逝世。我雖是尼姑,武功卻是屬于道流!表f小寶道:“是,弟子記住了!

白衣尼九難又道:“阿珂,你跟他年紀誰大些?”阿珂道:“自然是我大!表f小寶道:“我大!本烹y道:“好了,兩人別爭,先進師門為大,以后兩個別‘阿珂姑娘’、‘小惡人’的亂叫,一個是陳師姊,一個是韋師弟!表f小寶大聲叫道:“陳師姊!卑㈢婧吡艘宦,礙著師父,不敢斥罵,卻狠狠白了他一眼。

九難道:“阿珂,過去的一些小事,不可老是放在心上。

這次小寶相救你我二人有功,就算他曾得罪過你,那也是抵償有余了!闭f到這里,輕輕嘆了口氣,心想:“這孩子聰明伶俐,只可惜幼遭不幸,是個太監!庇值溃骸靶殢那笆苋似哿,被迫做了太監,你做師姊的當憐他孤苦,多照看著他些。這樣也好,彼此沒男女之分,以后在一起不須顧忌,方便得多。不過這件事可跟誰也不許說!

阿珂答應了,想到這小惡人是個太監,過去對自己無禮,也不大要緊,心中氣惱稍平,轉頭叫道:“鄭公子,你受了傷么?”

鄭克塽一跛一拐的走近,說道:“還好,只腿上扭了筋!

想到先前把話說得滿了,自稱對付幾名喇嘛綽綽有余,事到臨頭,竟一敗涂地,全仗這小孩退敵,不由得滿臉羞慚。

阿珂道:“師父,咱們怎么辦?還去河間府嗎?”九難沉吟道:“去河間府瞧瞧也好,只是須防那桑結喇嘛去而復來,眼下我又行動不便!表f小寶道:“師父,你們且在這里休息,我去找大車!

韋小寶大車沒找到,卻向農家買來一輛牛車,請九難等三人坐上,趕著牛車緩緩而行,幸喜桑結沒再出現。到得前面一個小市集,棄了牛車,改雇兩輛大車。

路上韋小寶定要師父再多服幾!把﹨⒂耋竿琛。九難內力深厚,兼之得靈藥助力,內傷痊愈甚快。兩日之后的正午時分,到了河間府。

投店后,鄭克塽便出去打探消息,過了一個多時辰,垂頭喪氣的回來,說道在城中到處探問“殺龜大會”之事,竟沒一人得知。

九難道:“‘殺龜大會’原來的訊息,公子從何處得來?”

鄭克塽道:“兩河大俠馮不破、馮不摧兌弟請天地會送信去臺灣,請我父王派人主持‘殺龜大會’,說道大會定本月十五在河間府舉行,今兒是十一,算來只差四天了!本烹y點點頭,緩緩的道:“馮氏兄弟?那是華山派的!碧ь^望著窗外,想起了昔年之事。

鄭克塽道:“父王命我前來主持大會,料想馮氏兄弟必定派人在此恭候迎迓,哪知……哼……”神色甚是氣惱。九難道:“說不定韃子得到了訊息,有甚異動,以致馮氏兄弟改了日子地方!编嵖藟u悻悻的道:“就算如此,也該通知我啊!

正說話間,店小二來到門外,說道:“鄭客官,外面有人求見!编嵖藟u大喜,急忙出去,過了好一會,興匆匆的進來,說道:“馮氏兄弟親自來過了,著實向我道歉。他們說知道我帶了二十幾人來,這幾天一直在城外等候迎接,哪知道我們神不知、鬼不覺的來到了城里,F下已擺設了大宴,為我們洗塵接風,請大家一起去罷!本烹y搖頭道:“鄭公子一個兒去便是,也別提到我在這里!编嵖藟u有些掃興,道:“師太既不喜煩擾,那么請陳姑娘和韋兄弟同去!本烹y道:“他們也不用去了,到大會正日,大家齊去赴會便是!

這晚鄭克塽喝得醉醺醺的回來。到了半夜,他的二十多名伴當也尋到了客店,只是每個人手足上都綁了木板繃帶,看來大是不雅。

次日一早,鄭克塽向九難、阿珂、韋小寶三人大講筵席中的情形,說道馮氏兄弟對他好生相敬,請他坐了首席,不住頌揚鄭氏在臺灣獨豎義旗,抗拒滿清。

九難問起有哪些人前來赴會。鄭克塽道:來的人已經很多,這幾天陸續還有得來,定了十五半夜,在城西十八里的槐樹坪集會。半夜集會,是防清廷的耳目。其實馮氏兄弟過于把細,有這許多英雄好漢在此,就是有大隊清兵來到,也殺他們個落花流水!本烹y細問與會英豪的姓名,鄭克塽卻說不上來,只道:“一起吃酒的有好幾百人,為頭的幾十人一個個來向我為父王敬酒,他們自己報了門派姓名,一時之間,可也記不起那許多!本烹y就不言語了,心想:“這位鄭公子徒然外表生得好看,卻沒什么才干!

在客店中又休養得幾日,九難傷勢已愈。她約束阿珂和韋小寶不得出外亂走,以免遇上武林人物,多生事端。鄭克塽卻一早外出,直到半夜始歸,每日均有江湖豪俠設宴相請。

到得十五傍晚,九難穿起韋小寶買來的衣衫,扮成個中年婦人,頭上蒙以黑帕,臉上涂了黃粉,雙眉畫得斜斜下垂,再也認她不出本來面目。韋小寶和阿珂則是尋常少年少女的打扮。鄭克塽卻是一身錦袍,取去了假辮子,竟然穿了明朝王公的冠戴,神采奕奕。九難久已不見故國衣冠,見了他的服色,又是歡喜,又是感慨。阿珂瞧著他豐神如玉的模樣,更是心魂俱醉。只有韋小寶自慚形穢,肚里暗暗罵了十七八聲“繡花枕頭王八蛋”。

一更時分,延平王府侍從趕了大車,載著四人來到槐樹坪赴會。那槐樹坪群山環繞,中間好大一片平地,原是鄉人趕集、賽會、做社戲的所在。平地上已黑壓壓的坐滿了人。

鄭克塽一到,四下里歡聲雷動,數十人迎將上來,將他擁入中間。九難自和阿珂、韋小寶遠遠坐在一株大槐樹下。這時東西南北陸續有人到來,草坪上聚集的人越來越多。韋小寶心想:“吳三桂這奸賊結下的怨家也真多。我們天地會和沐王府打賭,看是誰先殺了他。這王八蛋仇家千千萬萬,如有人先下了手,天地會和沐王府都不免輸了!

眼見一輪明月漸漸移到頭頂,草坪中一個身材魁梧、白須飄動的老者站起身來,抱拳說道:“各位英雄好漢,在下馮難敵有禮!比盒壅酒疬禮,齊聲道:“馮老英雄好!

九難低聲道:“他是馮氏兄弟的父親!毕肫鹪谌A山之巔,曾和他有一面之緣,那時她以“阿九”之名和江湖豪俠相會,還是個十幾歲的少女。其時馮難敵方當盛年,今日卻已垂垂老矣。他師祖穆人清、師父銅筆算盤黃真想來均已不在人世,至于他師叔袁承志呢?這人她當年對之刻骨相思,可是二十幾年來,從沒得過他一點訊息。她這些年來心如古井不波,今晚乍見故人,不由得千思萬緒,驀地里都涌上心來。

韋小寶見她眼眶中淚水瑩然,心想:“師父見了這個馮老頭,為什么忽然想哭,難道這老頭是她的舊情人么?我不妨從中撮合,讓她和老情人破什么重圓。不過師父年紀這樣輕,不會愛上這老頭兒罷!

只聽得馮難敵聲音洪亮,朗朗說道:“眾位朋友,咱們今日在此相聚,大伙兒都知道是為了一件大事。我大明江山為韃子所占,罪魁禍首,乃是那十惡不赦、罪該萬死的……”

四下群豪一齊叫道:“吳三桂!”眾人齊聲大叫,當真便如雷轟一般,聲震群山。跟著有的大叫:“大漢奸!”有的大叫:“龜兒子!”有的大叫:“王八蛋!”有的大叫:“我操他十八代祖宗!”

眾人罵了一陣,聲音漸漸歇了下來,突然有個孩子聲音大聲叫道:“我操他十九代祖宗的奶奶!”群雄本來十分憤恨,突然聽到這句罵聲,忍不位都哈哈大笑。

這一聲叫罵,正是韋小寶所發。阿珂嗔道:“怎么說這般難聽的話?”韋小寶道:“大家都罵,我為甚么罵不得?”阿珂道:“人家哪有罵得這么難聽的?”韋小寶微微一笑,便不言語了,心想:“再難聽十倍的話,也還多得很呢!

馮難敵道:“大漢奸罪大惡極,人人切齒痛恨。那位小兄弟年紀雖幼,也知恨不得生食其肉,死寢其皮。今晚大伙兒聚集在此,便是要商議一條良策,如何去誅殺這奸賊!

當下群雄紛紛獻計。有的說大伙兒一起去到云南,攻入平西王府,殺得吳三桂全家雞犬不留;有的說吳賊手下兵馬眾多,明攻難期必成,不如暗殺;有的說假如一刀殺了,未免太過便宜了他,不如剜了他眼睛,斷他雙手,令他痛苦難當;有的說還是用些厲害毒藥,毒得他全身腐爛。

有個中年黑衣女子說道:最好將吳三桂全家老幼都殺了,只剩下他一人,讓他深受寂寞凄涼之苦。另一個中年男子道:他投降清朝,是為了愛妾陳圓圓為李闖所奪,不如去將陳圓圓擄了來,讓他心痛欲死。又有人道:吳賊雖然好色,但最愛的畢竟是權位富貴,最好是讓他功名富貴、妻子兒女都一無所有,淪落世上,卻偏偏不死。數百名豪杰大聲喝采,齊說:“如此懲罰,才算罰得到了家!币粭l漢子說道:“滿清韃子對他十分寵幸,這賊子官封平西王,權勢薰天,殺他妻子兒女已然不易,要除去他的功名富貴,更是難如登天!

有個云南人站起身來,述說吳三桂如何在云南欺壓百姓、殺人如麻的種種慘事,只聽得群雄更是義憤填膺,熱血如沸。

好幾人都道,讓吳三桂在云南多掌一天權,便多害死幾個無辜百姓。但如何鋤奸除害,卻是誰也沒真正的好主意。

這時馮難敵父子所預備下的牛肉、面餅、酒水,流水價送將上來,群豪歡聲大作,大吃大喝起來。這些豪士酒一入肚,說話更是肆無忌憚,異想天開。

有人說道:將陳圓圓擄來之后,要開一家妓院,讓吳三桂真正做一只大烏龜。

韋小寶一聽,大為贊成,叫道:“這家妓院,須得開在揚州!币幻朗啃Φ溃骸靶⌒值,這主意要得。那時候你去不去逛逛?”韋小寶正待要說“自然要去”,一瞥眼見到阿珂滿臉怒色,這句話便不敢出口了。九難道:“小寶,別說這些市井下流言語!表f小寶應道:“是!毙闹袇s想:“要開妓院,只怕這里幾千人,沒一個及得老子在行!

眾人吃喝了一會,馮難敵又站起來說道:“咱們都是粗魯武人,一刀一槍的殺敵拚命,那是義不容辭,于天下大事卻見識淺陋,現下請顧亭林先生指教。顧先生是當世大儒,國破之后,他老人家奔波各地,聯絡賢豪,一心一意籌劃規復,大伙兒都是十分仰慕的!比汉乐杏胁簧僮R得顧亭林,他的名頭更是十有八九都知,登時四下里掌聲雷動。

人群中站起一個形貌清癯的老者,正是顧亭林。他拱手說:“馮大俠如此稱贊,兄弟實在愧不敢當,剛才聽了各位的說話,個個心懷忠義,決意誅此大奸,兄弟甚是佩服。古人道:‘眾志成城’,又有言道:‘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大伙兒齊心合力,決意對付這罪魁禍首,任他有天大的本事,咱們也終能成功!

群雄哄聲大叫:“對,對!一定能成功!

顧亭林道:“眾位所提的計謀,每一條均有高見,只是要對付這奸賊,須得隨機應變,難以預擬確定的方策。依兄弟愚見,大伙兒分頭并進,相機行事。第一,當然是不可泄露風聲,令這奸賊加緊防范;第二是不可魯莽,事事要謀定而后動,免得枉自送了性命;第三,大家都是好兄弟,不要為了爭功搶先,自相爭斗,傷了義氣!

群豪都道:“是,是,顧先生說得不錯!

顧亭林道:“今日各門派、各幫會英雄好漢聚會。此后如果各干各的,力量太過分散,結成一個大幫呢,人數實在太多,極易為韃子和吳賊知覺,不知各位有何良策?”

群豪沉默了一會。一人說道:“不知顧先生高見如何?”

顧亭林道:“以兄弟之見,這里天下十八省的英雄都有,咱們一省結成一盟,一共是一十八個殺龜同盟。唔,‘殺龜盟’聽來不雅,不如稱為‘鋤奸盟’如何?”

群豪紛紛鼓掌叫好,說道:“讀書人說出來的話,畢竟和我們粗人大不相同!

顧亭林來參與河間府“殺龜大會”之前,便已深思熟慮,覺得群豪齊心要誅殺吳三桂,大家一鼓作氣,勇往直前,要殺了他也不為難。但真正大事還不在殺這漢奸,而是要驅除滿虜,光復漢家江山。如為了誅殺一人而致傷亡重大,大損元氣,反而于光復大業有害。學武之人門戶派別之見極深,要這數千英豪統屬于一人之下,勢難辦到。大家為了爭奪“盟主”之位,不免明爭暗斗,多生嫌隙。失敗之人倘若心胸狹隘,說不定還會去向清廷或吳三桂告密。但如分成一十八省,各舉盟主,既不會亂成一團,無所統轄,而每省推舉一位盟主也容易得多。這十八省的“鋤奸盟”將來可逐步擴充,成為起義反清的骨干。他一倡此議,聽得群豪立表贊成,甚為欣慰。

馮難敵道:“顧先生此意極是高明。眾位既無異議,咱們便分成一十八省,各組‘鋤奸盟’,每省推舉一位盟主。咱們分省之法,不依各人本身籍貫,而是瞧那門派幫會的根本之地在什么省。例如少林寺的僧俗弟子,不論是遼東人也好,云南人也好,都屬河南省。華山派弟子都屬陜西省。眾位意下如何?”

群豪均道:“自該如此。否則每一門派、幫會之中,各省之人都有,分屬各省,那是一團糟了!

有一人站起來說道:“像我們天地會,在好幾省中都有分堂,總舵的所在卻遷移無定。請問該當如何歸屬?”韋小寶見說話之人乃是錢老本,心想:“原來他也來了。不知我青木堂的兄弟們來了幾人!

馮難敵朗聲道:“顧先生說:天地會廣東分堂的眾位英雄屬廣東,直隸分堂的屬直隸。咱們只是結盟共圖大事,并不是拆散了原來的門派幫會!z奸盟’的盟主的職責,只是聯絡本省英豪,以求群策群力。至于各門各派、各幫各會的事務,自然一仍其舊,盟主無權干預。各省盟主,也不是高過了各門派的掌門人、各幫會的幫主!

群豪之中本來有人心有顧慮,生怕推舉了各省盟主出來,不免壓低了自己,聽得馮難敵如此分剖明白,更無疑憂。當下一省省的分別聚集,自行推舉。

韋小寶道:“師父,咱們又算哪一?”九難道:“哪一省都不算。我獨來獨往,不必加盟!表f小寶道:“以您老人家的身份武功,原該做天下總盟主才是!本烹y“嘿”的一聲,說道:“這些話以后不可再說,給人聽見了,沒的惹人恥笑!

在她心中,與會群雄之中,原無一人位望比她更尊。這大明江山,本來便是她朱家的。說到武學修為,她除了學得木桑道人所傳的鐵劍門武功之外,十余年前更得奇遇,百尺竿頭又進一步,與當年木桑道人相比,也已遠遠的青出于藍,環顧當世,除了那個不知所蹤的袁承志之外,只怕再無抗手了。

草坪上群雄分成一十八堆聚集。此外疏疏落落的站著七八十人。那都是和九難相類的奇人逸士,既不愿做盟主,也不愿奉人號令。顧亭林和馮難敵明白這些武林高人的脾性習性,也不勉強,心想他們既來赴會,遇上了事,自會暗中伸手相助。

過不多時,好幾省的盟主先行推舉了出來。河南省是少林寺方丈晦聰禪師,湖北省是武當派掌門人云雁道人,陜西省是華山派掌門人“八面威風”馮難敵,云南省是沐王府的沐劍聲沐公子,福建省是延平郡王的次公子鄭克塽,都是眾望所歸,一下子就毫無異議的推出。其他各省有些爭執了一會,有些爭持不決,請顧亭林過去秉公調解,終于也一一推了出來。其中三省由天地會的分堂香主擔任盟主,天地會可算得極有面子。

當下各省盟主聚齊在一起,但一點人數,卻只一十三位,原來晦聰禪師、云雁道人等都沒有赴會,由其門人弟子代師參預。馮難敵朗聲說道:“現下一十八省盟主已經推出,兄弟不當眾宣布各位盟主的尊姓大名,以免泄漏機密!北娒酥魃套h了一會,馮難敵又道:“咱們恭請顧亭林先生與天地會陳總舵主兩位,為一十八省‘鋤奸盟’的總軍師!

群雄歡聲雷動。韋小寶聽師父如此得群豪推重,做了“鋤奸盟”的總軍師,甚是得意。

當下各省豪杰分別商議如何誅殺吳三桂,東一堆、西一簇,談得甚是起勁。

九難帶了韋小寶、阿珂回到客店,次日清晨便雇車東行。

九難知道群雄散歸各地,一路上定會遇上熟人,是以并不除去喬裝。

韋小寶見鄭克塽不再跟隨,心下大喜,不住口的談論昨晚“殺龜大會”之事。阿珂聽他說了一會,白了他一眼,道:“我知道你為什么這樣高興!表f小寶道:“你真聰明,猜得很對。有這許多人要去殺吳三桂,哪有不成功之理?我自然開心得很了!卑㈢娴溃骸昂,你才不為這個高興呢。你的心有這么好?”韋小寶道:“這倒奇了,那我為什么高興?”阿珂道:“只因為鄭公子……鄭公子……”

韋小寶見她神色懊惱,故意激她一激,說道:“啊,是了。

鄭公子確是好人,剛才我出去雇車,見到他帶著四個美貌的姑娘,有說有笑,見到我后,要我問候師父和你!卑㈢嫘闹锈竦囊惶,道:“你……你怎么不早說?他又說什么?”韋小寶道:“他說,這幾位俠女要到臺灣去玩玩,他就帶她們同去,說要盡什么地主之……之什么的!卑㈢嬉а赖溃骸暗刂髦x!

韋小寶道:“對了,對了!原來師姊剛才跟在我后面,都聽見了!卑㈢媾溃骸拔也艣]聽見呢!闭f到這里,聲音有些哽咽。

行出十余里,身后馬蹄聲響,數十乘馬追了上來,阿珂臉上登現喜色。但這數十騎掠過大車,毫不停留的向東疾馳,阿珂臉色又暗了下來。韋小寶道:“可惜,可惜,不是!”阿珂道:“可惜什么?”韋小寶道:“可惜不是鄭公子追上來!卑㈢娴溃骸八飞蟻砀墒裁?”韋小寶道:“或許他也請你去臺灣玩玩呢!卑㈢妗巴邸钡囊宦暱蘖顺鰜。

九難知道女徒的心事,斥道:“小寶,別老是使壞,激你師姊!表f小寶心里大喜,口中答應:“是,是!庇值溃骸疤煜碌耐鯇O公子,三妻四妾,八妻九妾,最是沒良心。那四位美貌女俠,一到臺灣,我看很難回得出來。這位鄭公子到了浙江、福建,只怕還得再帶幾個美女……”九難喝道:“小寶!”

韋小寶道:“是,是!

三人行到中午,在道旁一家小面店中打尖,忽聽馬蹄聲響,又有數十騎自西而來。

一行人來到面店門外,下馬來到店中,有人叫道:“殺雞,切牛肉,做面,快,快!”紛紛坐下。韋小寶一看,原來都是熟人,徐天川、錢老本、關安基、李力世、風際中、高彥超、玄貞道人、樊綱一干天地會青木堂的好手全在其內。他想:

“昨晚我在會中雖說了幾句話,罵了幾句人,但這么許多人,亂嘈嘈的,他們離得我又遠,黑夜之中一定沒認出,否則當時怎么不過來招呼?此刻我如上前相認,各種各樣的事說個不休,又見我另拜了師父,多半要不開心,不如裝作不見的為妙!碑斚聜壬硐騼,眼光不和他們相對。

過了一會,徐天川等所要的酒菜陸續送了上來。眾人提起筷子,正要吃喝,忽然馬蹄聲響,又有一伙人來到店中。有人叫道:“殺雞,切牛肉,做面,快,快!”

阿珂喜極而呼:‘啊,鄭……鄭公子來了!痹瓉磉@一伙人是鄭克塽和他伴當。

他聽得阿珂呼叫,轉頭見到了她,心中大喜,急忙走近,道:“陳姑娘,師太,你們在這里,我到處找尋你們不見!

那面店甚是窄小,天地會群雄分坐六桌,再加上阿珂等三人坐了一桌,已無空桌。鄭府一名伴當向徐天川道:“喂,老頭兒,你們幾個擠一擠,讓幾張桌子出來!

昨晚“殺龜大會”之中,鄭克塽身穿明朝服色,人人注目,徐天川等都認得他,天地會是延平郡王的部屬,原有讓座之意,只是這伴當言語甚是無禮,眾人一聽,都心頭有氣。

玄貞道人罵道:“他媽的,什么東西?”李力世使個眼色,低聲道:“大家自己人,別跟他一般見識,讓個座位無妨!碑斚滦焯齑、關安基、高彥超、樊綱四人站起身來,坐到風際中一桌上去,讓了一張桌子出來。

這時鄭克塽已在九難的桌旁坐下。阿珂向韋小寶瞪了一眼,說道:“當面撒謊!又說鄭公子帶了四個什么女俠……”

韋小寶道:“鄭公子一到,你就不喜歡我坐在一起,又要見到我便吃不下面,那也不相干!弊叩叫焯齑ㄉ砼宰,低聲道:“大家別認我!毙焯齑ǖ纫灰,都是又驚又喜。這些人個個都是老江湖,機警萬分,一聽他這么說,立時會意,誰都不動聲色。韋小寶又低聲道:“咱們只當從未見過面,徐三哥,你去跟大家說說!毙焯齑ㄕ酒鹕韥,走到李力世一席上,低聲道:“本堂韋香主駕到,要大伙兒裝作素不相識!崩盍κ赖阮^也不回,自顧喝酒吃菜,心下均自欣喜,片刻之間,每一桌都通知到了。

那邊桌上鄭克塽興高采烈,大聲道:“師太,昨晚會中,眾家英雄推舉我做福建省的盟主。大家商議大事,直談到天亮。我到客店中一找,你們已經走了,一路追來,幸喜在這里遇上!本烹y道:“恭喜鄭公子。不過這等機密大事,別在大庭廣眾之間提起!编嵖藟u道:“是。好在這里也沒旁人,那些鄉下粗人,聽了也不懂的!痹瓉硖斓貢盒鄱甲髁肃l農打扮,一個個赤了雙足,有的還提著鋤頭釘耙。昨晚會中人多,鄭克塽卻不認得。

韋小寶低頭吃面,低聲說道:“這家伙囂張得很,這幾天在河間府到處吹牛,說咱們天地會是他臺灣延平王府的下屬,說總舵主見了他,恭恭敬敬的連大氣也不敢喘上一口。又說咱們什么堂的香主蔡老哥,從前是他爺爺的馬夫,什么堂的香主李老哥,又是給他爺爺倒便壺的……”關安基怒道:“哪有這等事!蔡香主、李香主雖曾在國姓爺部下,都是上陣打仗的軍官……”徐天川低聲道:“關夫子,小聲些!标P安基點點頭。韋小寶又道:“他還說了好多陰損咱們青木堂尹香主的壞話。旁人說道尹香主早已歸天了。這小子說:‘是啊,這姓尹的武藝低微,人頭兒又次,我早知道是個短命鬼……’”

關安基怒極,舉掌往桌上重重拍落,徐天川手快,一把抓住他手腕。

韋小寶知道群雄不肯得罪了延平王府的人,何況這小子是王爺的兒子,若非大肆挑撥,難以激得他們動手,眼見眾人惱怒,心下暗暗喜歡,臉上卻深有憂色,說道:“這小子胡說八道,本來也不打緊。只是他一路上招搖,說了咱們會中的許多機密大事,逢人便說切口,什么‘地振高岡,一派溪山千古秀’,自稱是坐在紅花亭頂上的,總舵主燒六柱香,他自己便燒七柱香。聽的人不懂,他就詳細解說……”

群雄一齊搖頭,會中這等機密如此泄露出去,要是落入朝廷鷹爪耳中,天地會兄弟人人有性命之憂,眼見鄭克塽神色輕浮,所帶的伴當飛揚跋扈,這哪里還有假的?何況剛才便聽到他在對一個婦人大談昨晚“殺龜大會”中之事,得意洋洋的自稱當了福建省盟主。

韋小寶道:“我看咱們非得殺殺他的氣勢不可,否則大事不妙!比盒鄱季従忺c頭,韋小寶道:“請風大哥去揍他一頓,卻也別打得太厲害了,只是教訓教訓他。待會我出來抱打不平,請風大哥假意輸了給我!憋L際中微微點頭。韋小寶又道:“錢老本,昨晚你在會中說過話,只怕這小子認得你!卞X老本低聲道:“是,我先避開了!

鄭府眾伴當中兀自多人沒座位,一人見天地會群雄的桌上尚有空位,在徐天川背上輕輕一推,道:“喂,那邊還有空位,你們再讓張桌子出來!

徐天川跳起身來,罵道:“讓了一張桌子還不夠?老子最看不慣有錢人家的公子兒子,仗勢欺人!币宦暱人,一口濃痰呼的噴出,向鄭克塽吐去。

鄭克塽正和阿珂說話,全沒提防,待得覺著風聲,濃痰已到頰邊,急忙一閃,還是落在頭頸之中,滑膩膩的,甚為惡心。他忙掏出手帕擦去,大怒罵道:“幾個鄉下泥腿子這等無法無天,給我打!”一名伴當隨向徐天川便是一拳。

徐天川叫聲“啊喲”,不等拳頭打到面門,身子已向后摔了出去,假意跌得狼狽不堪,叫嚷:“打死人哪!打死人哪!”

鄭克塽和阿珂哈哈大笑。

風際中站起身來,指著鄭克塽喝道:“有什么好笑?”鄭克塽怒道:“我偏要笑,你管得著么?”風際中一伸手,拍的一聲,重重打了他一個耳光。鄭克塽又驚又怒,撲上去連擊兩拳。風際中左躲右閃,轉身逃出門外。

鄭克塽追了出去,向風際中迎面一拳,風際中斜身避開。

風際中明白韋小寶的用意,要盡量讓這鄭公子出丑,壓低他的氣焰,只東一拳、西一腳的跟他游斗。

徐天川叫道:“咱們河南伏牛山好漢的威風,可不能折在這小家伙手里!比盒鄹汉,大家知道戲弄一下這少年雖然不妨,卻不能讓他認出眾人來歷,喝罵叫嚷的話也甚有分寸,沒半句辱及他家門。李力世喝道:“咱們伏牛山這次出來做案,還沒發市,正好撞上這穿金戴銀的小子,把他抓了去,叫他老子拿一百萬兩銀子來贖票!

鄭府眾伴當見公子一時戰不下這鄉下人,聽得眾人呼喝,原來是伏牛山的盜匪,當即取出兵刃,殺將過去。徐天川、樊綱、玄貞道人、高彥超、關安基、李力世等一齊出手,登時乒乒乓乓的打得十分熱鬧。鄭府那些伴當雖然都是延平王府精選的衛士,又怎及得上天地會群雄,兼之數日前被眾喇嘛折斷了手足,個個身上負傷,不數合間便被一一制服。天地會群雄手下留情,只是奪去他們兵刃,將之圍成一圈,執刀監視,并不損傷他們身子。

那邊鄭克塽斗得十余合,眼見風際中手腳笨拙,跌跌撞撞,似乎下盤極為不穩,當下抖擻精神,將生平絕技盡數施展出來。他有心要在阿珂之前炫耀,以博美人青睞,揮拳生風,踢腿有聲,著著進逼。風際中似乎只有招架之功,往往在千鈞一發之際避過。

阿珂瞧得心焦,不住低叫:“啊喲,可惜,又差了一點兒!

韋小寶走近前去,說道:“師父,你老人家身子未曾痊愈,這些大盜兇悍得緊,待會鄭公子如果落敗,你老人家別出手罷!

阿珂怒道:“你瞧他全然占了上風,怎會打輸?真是瞎三話四!

九難微笑道:“這些人似乎對鄭公子并無惡意,只是跟他開開玩笑。這一位對手,武功可比鄭公子強得太多了!卑㈢娌恍,問道:“師父,你說那強盜的武功高過鄭公子?”九難微笑道:“那還用說?這人武功著實了得,只怕也未必是什么伏牛山的強盜。倘若他們真是強盜,嘴里就不會亂叫亂嚷,說什么要綁票做案!

韋小寶心想:“畢竟師父眼光高明!闭f道:“那么弟子去勸他們別打了罷?”阿珂白了他一眼,道:“你有什么面子,什么本事?能勸得他們動?”韋小寶道:“這強盜武功雖高,拳腳中卻有老大破綻。鄭公子斗他不下,我在十招之內,定可打得他落荒而逃!

九難知他武功低微,但說不定又有什么希奇古怪的法子,足以制勝,說道:“這伙人看來不是壞人,不可傷了他們性命!

頓了一頓,又道:“那些下三濫的下蒙汗藥、放毒之類手段,若不是面臨生死關頭,決不可使。你已是我鐵劍門的門下,可不能壞了本派名頭!表f小寶道:“是,是。我聽師父的話,決不損傷他們便是!

九難輕輕嘆了口氣,忽然想起當年華山之巔,鐵劍門掌門人玉真子來向木桑道人尋釁之事。玉真子奸淫擄掠,無惡不作。說到鐵劍門的名頭,一來門下人丁寥落,名聲不響,二來由于玉真子之故,實在也沒什么光彩。這小弟子輕浮跳脫,如不走上正途,只怕將來成了玉真子的嫡系傳人,那可大大不妥了。

韋小寶見她忽有憂色,自然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只道她瞧出天地會群雄武功不弱,她武功未復,深感難以應付,便道:“師父你盡管放心,我有法子救鄭公子的性命!

阿珂啐道:“又來胡說了。鄭公子轉眼便贏,要你救什么性命?”

剛說到這里,只聽得嗤的一聲響,鄭克塽的長袍已被拉下了一片。鄭克塽大怒,出手更加快了,卻聽得嗤嗤嗤之聲不絕,風際中十根手指便如鷹爪一般,將他長袍、內衣、褲子一片片的撕將下來,但用勁恰到好處,絲毫不傷到他肌肉。

鄭克塽眼見再撕得幾下,身子便會全裸,驚惶之下,轉身欲逃。風際中雙臂一曲,兩手手肘已抵到他胸前。

鄭克塽急忙后退,雙拳擊出,只覺手腕一緊,風際中左手已握住他右手,右手握住他左手,順勢一揮,將他身子擲出,叫道:“接住了!”這一擲竟有七八丈遠。

玄貞道人展開輕功追去,抬頭叫道:“高兄弟,你來接班!”

高彥超立即躍出。樊綱、徐天川、關安基等覺得有趣,紛紛大呼奔去。玄貞道人接住了鄭克塽,便又擲出,落下時剛好高彥超趕到,接住后再擲給數丈外的徐天川。

這些人的膂力有強弱,輕功有高低,擲人時或遠或近,奔躍時或快或慢,但鄭克塽在半空中飛出數十丈以外,始終沒有落地。天地會群雄各展所長,這時方顯出真功夫來。關安基膂力奇大,先將鄭克塽向天擲上四五丈,待他落下時,雙掌在他背心一推,兩股力道并在一起,鄭克塽猶似騰云駕霧一般,這一下飛得更遠。

韋小寶看得高興之極,拍手大笑,突然后腦禿的一聲響,給阿珂用手指節重重打了個爆栗。他一驚回頭。阿珂驚怒交集,急道:“他們綁了他去啦,你……你快去救人!表f小寶道:“他們跟鄭公子又沒冤仇,師父說不過是開開玩笑,你何必著急?”阿珂道:“不,不是的,他們綁了他去,要勒索一百萬兩銀子!表f小寶道:“鄭公子家里銀子多得很,三百萬、四百萬也出得起,一百萬兩銀子打什么緊?”

阿珂右足在地下重重一頓,說道:“唉,你不生眼睛么?他……他給這些強盜整得死去活來!表f小寶在她耳邊輕聲道:“你要我救他,這也不難,你得答應做我老婆!卑㈢媾溃骸昂f!边h遠望去,見鄭克塽給人接住后不再拋擲,聽得有人叫道:“喂,你們快回去拿銀子,到伏牛山來贖人。我們不會傷害這小子性命,每天只打他三百大板。銀子早到一天,他就少挨三百下,遲到十天,多吃三千板!卑㈢胬№f小寶的手,急道:“你聽,你聽,他們每天要打他三百板,這里去臺灣路途遙遠,一個月也不能來回!

韋小寶道:“每天三百板,就算兩個月罷,兩個月六十天,三六一十八,也不過一千八百板……”阿珂道:“唉,不是的,是一萬八千板,你這人真是……”韋小寶笑道:“我算數不行。

這一萬八千板打下來,他的‘屁股功’可練得登峰造極了!

阿珂怒極,將他手掌一摔,道:“我再也不睬你了!庇謿庥旨,哭了出來。

韋小寶道:“好,好,別哭,我來想法子。不過我剛才提的條款,你可不能賴!卑㈢娴溃骸澳憧炀攘怂僬f!表f小寶知道她只是隨口敷衍,真要她答應嫁給自己,那是無論如何不肯的,說道:“我為你赴湯蹈火,在所不辭,以后你可不得再欺侮我!

阿珂道:“是,是!快去,快去!”說這話時,眼光沒向他帶上一眼,只是瞧著遠處的鄭克塽,但見他雙手已被反綁,給人抱上了馬背,轉眼便給帶走了,情急之下,伸手在韋小寶背上推了推。韋小寶心中罵道:“他奶奶的,老子遇到的美貌妞兒,總是求我去救她的心上人。老子這冤大頭可做得熟手之極,只怕‘冤大頭功’也練得登峰造極了!

他快步奔出,叫道:“喂,喂,伏牛山的大王,在下有話說!

群雄早就在等他挺身而出,當下都轉過身來。高彥超道:“小兄弟,你有什么話說?”韋小寶道:“你們干么要抓他?”高彥超道:“我們山寨里兄弟眾多,缺了糧食,今日將他暫行扣押,要向他爹爹借一百萬兩銀子!表f小寶道:“一百萬兩銀子,那是小事一件,我借給你們便是!

高彥超哈哈大笑,說道:“小兄弟尊姓大名?憑什么說這等大話?”韋小寶道:“我名叫韋小寶!备邚┏鞍选币宦,抱拳行禮,躬身說道:“原來是小白龍韋英雄,你殺死滿洲第一勇士鰲拜,天下揚名,我們好生仰慕,今日拜見尊范,實是三生有幸!狈V等一齊恭謹行禮。韋小寶抱拳還禮,道:“不敢當!备邚┏溃骸皼_著韋英雄大大的面子,這小子我們放了。那一百萬兩銀子,也不敢要了!毙焯齑◤纳磉吶〕鰞芍淮笤獙殎,雙手恭恭敬敬的呈上,說道:“韋英雄,你路上倘若使費不足,這里一百兩銀子,請先收用!

韋小寶道:“多謝!”收下元寶,轉身交給阿珂。阿珂萬萬想不到這個小惡人名頭竟如此響亮,這些兇神惡煞的大強盜一聽他自報姓名,竟如下屬見到了頂頭上司一般。她哪知這個“小惡人”,其實正是這些“大強盜”的頂頭上司,這些“大強盜”為了湊趣,故意的加倍巴結,演出一出好戲。她又驚又喜,心想鄭公子終于脫卻了危難。

卻見風際中踏上一步,說道:“且慢。韋英雄,你殺死鰲拜,我們是萬分佩服的。只不過大家素不相識,怎知你是真的韋英雄,還是冒充他老人家的大名,出來招搖撞騙?”韋小寶道:“這話倒也有理,閣下要怎樣才能相信?”風際中道:“在下斗膽,想請韋英雄指點三招。滿洲第一勇士都死在你手下,尊駕武功自然非同小可,是真是假,一試就知!

韋小寶道:“好,咱們只試招式,點到即止!憋L際中道:“正是,還請韋英雄手下留情,以免打得在下身受重傷!表f小寶暗暗好笑,心想:“風大哥向來不愛說話,哪知做起戲來,竟然似模似樣!北愕溃骸袄闲植槐乜蜌,說不定我不是你對手!弊笫忠恢,右手輕飄飄拍了出去,只拍出半尺,手掌轉了一圈,斜拍反捺,正是澄觀試演過的“般若掌”中的一招“無色無相”。

風際中見聞甚博,叫道:“妙極,這‘般若掌’的高招,叫做‘無色……’什么的!鄙焓忠唤,向后一仰,險些摔倒。

韋小寶掌上原無半分內功,笑道:“閣下說得是,這是一招‘無色無相’!备笫中迸e,自右上角揮向左下角,突然五指成抓,晃幾下。風際中大叫:“了不起,又是‘般若掌’神功,這是‘靈鷲聽經’!睌[起馬步,雙掌緩緩前推,掌心和韋小寶手指尖微微一觸,立刻“啊”的一聲大叫,向后急翻三個筋斗。他翻筋斗之時,潛運內力,待得站定,滿臉已漲得血紅,便如喝了十七八碗烈酒一般,身子晃了幾晃,一交坐倒,搖手道:“不……不成……不比了,佩服之至!韋英雄,多謝你饒我性命!

韋小寶拱手道:“老兄承讓!闭f話之時,連連向他霎眼。

風際中卻做得甚像,臉上神色又是沮喪,又是感激,還帶著幾分衷心欽佩之意。

徐天川邁步而前,說道:“韋英雄武功驚人,果然名不虛傳,在下來領教幾招!表f小寶道:“好!”欺身而上,雙手交叉,一手扭他左胸,一手拿他右脅,乃是少林派上乘武功“拈花擒拿手”中的一招。徐天川見他這一招擒拿手十分高明,不禁暗暗佩服:“韋香主聰明之極,一學武功便進步神速!彼麉s不知韋小寶出手招式似模似樣,其實沒絲毫內力,縱然給他拿住了,也是一無所損。徐天川身材矮小,最擅長的武功是巧打擒拿,當即施展看家本領,與韋小寶拆將起來。

數招之后,兩人雙手扭住,徐天川“啊”的一聲,右手軟軟下垂,假裝被扭脫了關節,說道:“佩服之至!”退開兩步,左手托住了自己右手,一送一挺,裝上了關節。這一項自上關節的手法,原是擒拿手中的上乘武功,他照做之時,一絲不茍,上得干凈利落。

跟著樊綱、玄貞道人、李力世三人一一上前討戰。韋小寶所使的盡是澄觀所授的上乘招式,樊綱等三人都是或三四招、或七八招便敗了下去。高彥超朗聲道:“今日得見韋英雄高招,當真令人大開眼界,小人等佩服之至!他日韋英雄路過伏牛山,還請不棄,上山來盤桓數日!表f小寶道:“那自然是要叨擾的!

群雄躬身行禮,牽馬行開,一直走到鎮尾,這才上馬而去。他們竟然不敢在韋小寶面前上馬,實是恭敬之極。

阿珂終于服了:“這小惡人原來武功高強,每次假裝打我不過,都是故意讓我的!

到此地步,鄭克塽只得過來向韋小寶道謝。韋小寶笑道:“鄭公子不必客氣,我不過運氣好,誤打誤撞,勝了他們,講到真實武功,那是遠遠不及閣下了!彼@幾句話其實倒是真話,但鄭克塽聽來,卻覺得是極辛辣的譏刺,不由得滿臉通紅。

當晚一行人南到獻縣,投了客店。九難遣開阿珂,問韋小寶道:“白天跟你做戲的那些人,都是你的朋友,是不是?”

九難眼光何等厲害,風際中、徐天川那些人的做作,瞞得過鄭克塽和阿珂,卻怎瞞得過這位武學高人?韋小寶知道西洋鏡已經拆穿,笑道:“也不算是什么朋友!本烹y道:“這些人武功個個頗為了得,怎肯陪著你如此鬧著玩?”韋小寶笑道:“他們多半看不慣鄭公子的驕傲模樣,想是借著弟子,挫折一下他的驕氣!本烹y心想此言倒也有理,說道:“你那幾招般若掌、拈花擒拿手法,使得可也不錯啊!表f小寶笑道:“那是裝腔作勢唬人的,管不了用!

說話之間,只聽得人喧馬嘶,有一大幫人來投店。一人大聲道:“一間上房,定要最好的,其余的將就些也就罷了!

韋小寶一聽,心中一喜,認得是沐王府搖頭獅子吳立身。

韋小寶問:“師父,咱們是不是去殺吳三桂?”九難道:“我這次所受內傷著實不輕,雖然傷勢好了,內力未復,須得找個清靜所在將養些時日,再定行止。否則倘再遇上敵人,我不能出手,老是由你去胡混瞎搞,咱們鐵劍門太不成話!闭f著也不由得好笑。

韋小寶道:“是,是。師父身子要緊!睆男心抑腥〕鰳O品旗槍龍井茶葉,泡了一蓋碗茶,說道:“弟子日后學會了師父的武功,遇上敵人,就可正大光明的動手了。師父,我去街上瞧瞧,看看有什么新鮮的蔬菜!弊叱龇縼,只見阿珂與鄭克塽正并肩走向店外,神情十分親熱,登時心底一股醋意直涌上來,便跟在二人身后。

阿珂回頭道:“跟著我干么?”韋小寶道:“我又不是跟著你。我去給師父買菜!卑㈢娴溃骸昂!鄭公子,咱們向這邊走!鄙焓窒蛑俏鞯囊蛔∩揭恢。韋小寶妒火更熾,說道:“小心些,別碰上了山大王,我可不能來救你們!卑㈢姘琢怂谎,道:“誰要你救了?”鄭克塽知他是重提自己丑事,甚是惱怒,哼了一聲,快步而行。

韋小寶眼見二人漸漸走遠,忽聽得阿珂格格一聲笑,激怒之下伸手拔出匕首,便欲追上去將鄭克塽殺了,跨出兩步,心想:“當真要打,我可不是他二人對手!

當下強忍怒氣,到街上去買了些口蘑、冬菇、木耳、粉絲,提著回到店中,見阿珂和鄭克塽尚未回來,想像他二人在僻靜之處談情說愛,只氣得不住大罵。

突然有人在他肩頭輕輕一拍,一把抱住,笑道:“韋兄弟,你在這里?”韋小寶轉頭一看,原來是御前侍衛總管多隆,不由得大喜,笑道:“你怎么來了?”只見他身后跟著十余人,都是御前侍衛,穿的卻是尋常小兵裝束。眾侍衛見了他,個個眉花眼笑,卻不上前參見招呼。多隆低聲道:“這里人雜,到我房里說話!痹瓉硭麄円桓扇吮阋沧≡谶@客房里。

到得房中,眾侍衛才一一上前參見,韋小寶笑道:“罷了,罷了!”取出一千兩銀票,笑道:“眾位兄弟們去喝酒花用罷!

眾侍衛早知這位副總管出手豪闊,只要遇上了他,必有好處,當下歡然道謝。

多隆低聲道:“韋兄弟,自從你在五臺山遇險之后,皇上日常記掛在心,派我們出來尋找你的下落!

韋小寶心下感激,站起身來,說道:“多謝皇上恩德。卻怎敢勞動多大哥的大駕?”多隆笑道:“皇上本來也沒派我,只派了十五名侍衛兄弟,是我自告奮勇。一來做哥哥的也真牽記著你;二來也好乘機出京來玩玩,這是托了你兄弟的洪福!

眾人都笑了起來。多隆道:“這一下,我們幾個算是立了大功,回京之后,皇上得知韋兄弟脫險,定是十分歡喜。我們一路上打聽,韋兄弟的訊息沒聽到,卻查到有一伙叛賊密謀造反,在河間府大舉議事,我們就過來瞧瞧!表f小寶道:“我也正為此事而來,聽說這次他們聚會,叫作什么‘殺龜大會’!倍嗦〈竽粗敢宦N,說道:“厲害,厲害,什么事都逃不過韋兄弟的眼去!表f小寶道:“你們探到了什么消息?”多隆道:“這里兩個兄弟混入了大會之中,得知他們是要對付吳三桂,各省都推舉了盟主。好幾個盟主的名字也都查到了!

韋小寶心念一動,問道:“是哪幾個?”多隆道:“云南是沐劍聲,福建是臺逆鄭經的次子,叫做鄭克塽!备终f了好幾個盟主的名字。韋小寶道:“那沐劍聲、鄭克塽等人的相貌,可認得出么?”多隆道:“黑夜之中,這兩個兄弟看不清楚,也不敢走近細看!

韋小寶道:“多大哥,你回京之后,請你稟告皇上,便說奴才韋小寶也在查訪這件事,一等有了眉目,就回京面奏!

多隆道:“是,是。韋兄弟如此忠心辦事,這次立了大功,皇上必定又有封賞!表f小寶道:“如有功勞,還不是咱們御前侍衛大伙兒的面子?眼前有一件事,要請各位辛苦一趟!北娛绦l都道:“韋副總管差遣,自當效勞!

韋小寶道:“這件事說起來可氣人得緊。我有個相好的姑娘,此刻正在跟一個浮滑小子勾勾搭搭……”

他剛說到這里,眾侍衛已是氣憤填膺,個個破口大罵:

“他奶奶的,哪一個小子如此大膽,敢來動韋副總管的人?咱們立刻去把這小子殺了!

韋小寶道:“殺倒不必。你們只須去打他一頓,給我出這一口惡氣,不過這小子是我朋友,卻也不可打得太過重了,尤其不可碰那位姑娘!北娛绦l笑道:“這個自然理會得,韋副總管的相好姑娘,誰敢得罪了?”韋小寶道:“這二人向西去了。你們一動手,我假裝上來相救,將你們打跑。各位可得大大相讓,使得兄弟在心上人面前出出風頭!

眾侍衛齊聲大笑,都道:“韋副總管分派的這樁差事,最有趣不過!

多隆笑道:“大伙兒這就去干,喂,個個須得小心在意,要是露出了馬腳,韋副總管可不拿你們當好兄弟啦!北娛绦l都笑道:“韋副總管的大事,大伙兒赴湯蹈火,豈敢退后?”一名侍衛道:“他媽的,這小子調戲韋副總管的相好,好比調戲我的親娘,老子還不跟他拚命?”眾人一齊大笑。韋小寶笑道:“輕聲些,別讓旁人聽到了!北娛绦l磨拳擦掌,嘻嘻哈哈的一擁而出。

韋小寶提了蔬菜,交給廚房,賞了他五錢銀子,吩咐整治精致素菜,這才慢慢的向西城行去。走出一里多地,只聽叱喝叫罵之聲大作,遠遠望見數十人手執兵刃,打得甚是熱鬧,心想:“這小子倒也了得,居然以寡敵眾,抵擋得住!

緩緩走近,不禁吃了一驚,只見眾侍衛圍住了七八人狠斗。對方背靠城墻,負隅而戰,卻是沐劍聲、吳立身一干人。

沐劍聲身旁有個年輕姑娘,手握雙刀,已打得頭發散亂,城頭上卻有人攜手觀戰,正是阿珂和鄭克塽。韋小寶又是好氣,又是好笑,心道:“他媽的,打錯了人。定是他們先看到了沐公子,見他帶著個姑娘,不分青紅皂白,便即上前動手!币姸嗦∈治找槐眍^刀,站在后面督戰,當即走到他身邊,低聲道:“打錯了,是城頭上那兩個!闭f了這話,立即走開。

多隆喝道:“不對,喂,相好的,原來欠債的不是你們。

好,大伙兒都退下,放他們走罷!”眾侍衛一聽,紛紛退開。

沐劍聲、吳立身等人少,本已不敵,先前只道自己露了形跡,這些清兵是來捉拿的,幸虧他們退開,正是求之不得。

吳立身一眼瞥見韋小寶,暗叫:“慚愧,原來這次又是蒙韋恩公相救。否則殺了我不打緊,小公爺落入韃子手中,那可是萬死莫贖了!逼鋾r不便和韋小寶相認,與沐劍聲等奔出城門,向北疾奔而去。

韋小寶走上城頭,問阿珂道:“師姊,他們為什么打架?

都是些什么人?”阿珂小嘴一撇,說道:“誰知道呢?這些官兵是討債來的!表f小寶道:“咱們回店去罷,別讓師父又記掛!卑㈢娴溃骸澳阆然厝,我隨后就來!

剛說到這里,眾侍衛已奔上城頭,一名侍衛指著鄭克塽,叫道:“是他,欠我銀子的是這小子!表f小寶低聲道:“鄭公子,師姊,咱們快走。韃子官兵胡作非為,惹上了很是麻煩!

阿珂也有些害怕,道:“好,回去罷!币幻绦l搶上前來,指著鄭克塽道:“前晚在河間府妓院里玩花姑娘,你欠下我一萬兩銀子,快快還來!

鄭克塽怒道:“胡說八道,誰到妓院里去啦,怎會欠了你銀子?”一名侍衛道:“還說不是呢?前天晚上,你膝頭上坐了兩個粉頭,叫作什么名字哪?”另一名侍衛道:“年紀大的那個叫阿翠,小的那個叫紅寶。你左邊親一個嘴,喝一口酒,右邊摸一摸人家臉蛋,又喝一口酒,好不風流快活,還想賴么?”又一名侍衛道:“你摟著兩個粉頭,跟我們擲骰子,輸了二千兩銀子,要翻本,向我借了三千,向這位老兄借了二千,后來又向他借了一千五,向那一位借了二千兩……”另一人道:“再向我借了一千五百兩,一共是一萬兩白花花的銀子!蔽迦艘积R伸手,道:“殺人償命,欠債還錢!快快還來!”

阿珂想起當日在妓院中見到韋小寶跟眾妓胡鬧的情景,又想起前幾日在草堆之中,鄭公子在自己身上亂摸亂捏,看來這事多半不假,再一算日子,前晚正是“殺龜大會”的前夕,鄭公子深夜不歸,次日清晨卻見他滿臉酒意,說是什么英雄豪杰邀他去喝酒,喝酒不假,請他的卻不是英雄豪杰,而是妓院中的下賤女子,想到此處,不由得珠淚盈盈欲滴。

眾侍衛截住鄭克塽的后路,將他團團圍住,后面一人一伸手,抓住了他后領。鄭克塽大怒,手肘后挺,重重撞在他胸口。那侍衛大叫一聲,痛得蹲下身去。余人一擁而上,拳腳紛施,這些人單打獨斗,都不是鄭克塽的對手,但七八人一齊動手,將他掀在地下。

阿珂急叫:“有話好說,不可胡亂打人!睋屔锨叭ハ嗑。

多隆道:“喂,大姑娘,這事跟你不相干,可別趕這爿混水!卑㈢婕钡溃骸白岄_!”伸手向他肩頭推去。多隆是大內高手,武功了得,左手輕輕一揮,震得她向后跌開數步。那邊眾侍衛向鄭克塽拳打腳踢,劈劈拍拍的不住打他耳光。阿珂急攻數招,卻被多隆笑吟吟的逼得離鄭克塽越來越遠。多隆笑道:“大姑娘,這個花花公子吃喝嫖賭,樣樣俱全,今天早晨還在向我借五千兩銀子,說要娶那兩個粉頭回家去做小老婆,你何必回護于他?”阿珂退開幾步,急叫:“你們別,有話……有話慢慢的說!

一名侍衛笑道:“你叫他還了我們銀子,自然不會打他!

說著又在鄭克塽面門砰的一拳,他鼻孔中登時鮮血長流。一名侍衛拔出刀來,叫道:“割下他兩只耳朵再說!闭f著將單刀在空中虛劈兩刀。

阿珂拉住韋小寶的手,急得要哭了出來,道:“怎么辦?

怎么辦?”韋小寶道:“一萬兩銀子我倒有,只是送給他還賭帳嫖帳,可不大愿意!卑㈢娴溃骸八麄円钏淞,你就……就借給我罷!表f小寶道:“師姊要借,別說一萬兩,就十萬兩也借了,不過日后你是我妻子,這筆帳不能算。你叫鄭公子向我借!卑㈢骖D足道:“唉,你這人真是!苯械溃骸拔,你們別打,還你們錢就是!

眾侍衛也打得夠了,便即住手,但仍是按住鄭克塽不放。

阿珂叫道:“鄭公子,我師弟有銀子,你向他借來還債罷!

鄭克塽氣得幾欲暈去,但見鋼刀在臉前晃來晃去,怕他們真的割了自己耳朵,心下也真害怕,眼望韋小寶,露出祈求之色。

阿珂拉拉韋小寶的袖子,低聲道:“就借給他罷!

一名侍衛冷笑道:“一萬兩銀子不是小數目,沒中沒保,怎能輕易借了給人?這小子最愛賴債,大伙兒可不是上了他當嗎?”另一人道:“除非這位姑娘做中保,這小子倘若賴帳不還,就著落在這位姑娘身上償還!蹦歉吲e鋼刀的侍衛大聲道:“人家大姑娘跟這臭小子沒親沒故,干么要給他作保?如果一萬兩銀子還不出,除了拿身子償還,嫁給這位小財主之外,還有什么法子?”眾侍衛哄笑道:“對了,這主意十分高明!

韋小寶低聲道:“師姊,不成,你聽他們的話,那不是太委屈你了么?”

拍的一聲響,一名侍衛又重重打了鄭克塽一個耳光。他手腳全被拉住,絕無抗拒之力。一名侍衛喝道:“狠狠的打,打死了他,這一萬兩銀子,就算掉在水里。這叫做眼不見,心不煩!迸呐,又打了起來。

鄭克塽叫道:“別打!別打!韋兄弟,你手邊如有銀子,就請借給我一萬兩,我……我保證一定歸還!

韋小寶斜眼瞧著阿珂,道:“師姊,你說借不借?”

阿珂淚水在眼眶中滾來滾去,哽咽道:“借……借好了!”

一名侍衛在旁湊趣,大聲道:“大姑娘作的中保,日后大姑娘嫁小財主,這臭小子倒是媒人!表f小寶從懷中摸出一疊銀票來,檢了一萬兩,便要去交換鄭克塽,一轉念間,交給了阿珂。阿珂接了,說道:“銀子有了,你們放開他啊!

眾侍衛均想,先前韋副總管說好是由他出手救人,現下變成了使銀子救人,不知是否合他心意,當下仍然抓住鄭克塽不放。

韋小寶道:“這一萬兩銀子,你們拿去分了罷,他媽的,總算是大伙兒辛苦了一場。你們這些混帳王八蛋,快快給我放人!”眾侍衛一聽大喜,韋小寶言中意思,顯然是將這一萬兩銀子賞給他們了,當下放開了鄭克塽。阿珂伸手將他扶起,將銀票交給他。鄭克塽怒極,隨手接過,看也不看,便交給身旁一名侍衛。

韋小寶罵道:“你們這批王八蛋,韃子官兵,將我朋友打成這個樣子,老子不和你們干休!卑㈢嫔露嗥鸺m紛,忙道:“別罵了,咱們回去!表f小寶道:“這件事想想也教人生氣,欠債還錢,那已經還了。鄭公子這一頓打,可不是白挨的嗎?”

多隆哈哈大笑,說道:“這小子窮星剛脫,色心又起,他媽的,你老是挨著人家大姑娘干么?”一伸手,抓住鄭克塽的后領,提起他身子,在空中轉了兩個圈子,喝道:“我把你拋下城墻去,瞧你是死是活!”鄭克塽和阿珂齊聲大叫。

多隆將鄭克塽重重在地下一頓,喝道:“以后你給我離得這位姑娘遠遠的,人家好好的姑娘,跟你這狂嫖濫賭、偷雞摸狗的小子在一起,沒的壞了名頭。我跟你說,以后我再見到你纏在這位姑娘身旁,老子非扭斷你的狗頭不可!闭f著左手握住他辮根,右手將他辮子在手掌繞了兩轉,深深吸了一口氣,胸口登時鼓了起來,手臂手背上肌肉凸起,一聲猛喝,雙臂用力向外一分,拍的一聲響,辮子從中斷絕。

眾侍衛見到他如此神力,登時采聲雷動。多隆膂力本強,又練了一身外家硬功。雙膀實有千斤之力。幸好他左手握住了辮根,否則鄭克塽這根辮子是假的,輕輕一拉,便揭露了他不遵朝令、有不臣之心的大罪。

多隆拋下半截辮子,五根鼓槌兒般的大手指扠在鄭克塽頸中,跟著左手扠住他的后頸,雙手漸漸收緊,鄭克塽的臉漸漸脹紅,到后來連舌頭也伸了出來,眼見便要窒息而死。十余名侍衛各抽兵刃,團團圍在二人身周,不讓阿珂過來相救。

韋小寶叫道:“錢也還了,還想殺人嗎?”一沖而前,砰的一拳,打在一名侍衛小腹之上。那侍衛“啊喲”一聲,一個筋斗摔出,大叫大嚷,手足亂伸,說什么也爬不起身來。韋小寶雙拳一招“雙龍搶珠”,向多隆打去。多隆兩只手正扠在鄭克塽頸中,難以招架,登時中拳。這招“雙龍搶珠”本是打向敵人太陽穴,但多隆身材高大,韋小寶卻生得矮小,兩個拳頭都打在他膂下。多隆假裝大怒,罵道:“死小鬼,老子扠死了你!”放開鄭克塽,和韋小寶斗了起來。

韋小寶使開從海大富與澄觀處學來的武功,身法靈活,一招一式,倒也巧妙美觀。多隆出拳有風,盡往他身旁數寸之處打去,突然斗得興發,飛腿猛踢,喀喇一聲,將韋小寶身旁的一株棗樹踢斷了。眾侍衛大聲喝采。

阿珂見多隆如此神威,生恐韋小寶給他打死了,叫道:“師弟,莫打了,咱們回去!表f小寶大喜:“她關心起我來了,小娘皮倒也不是全沒良心!

多隆又是一腳,將地下一塊斗大石頭踢得飛了起來,掉下城頭。韋小寶出招越來越快,拍的一掌,正中對方肚皮,多隆“啊啊”大叫,雙腿一彎,坐倒在地,叫道:“老子不服,再來打過!”一躍而起,雙臂直上直下的急打過來。韋小寶側身閃避,多隆一拳打上城墻,登時打下三塊大青磚來。塵土飛揚之中,韋小寶飛起右腳,腳尖還沒碰到他身子,多隆大叫一聲,從城墻上溜了下去,掉在城墻腳下,動也不動了。

韋小寶大吃一驚,生怕真的摔死了他,俯首下望。多隆抬頭一笑,霎了霎眼,搖手示意不妨,隨即伏倒。韋小寶這才放心。眾侍衛都驚惶不已,紛紛奔下城頭。

韋小寶一拉阿珂,低聲道:“快走!快走!”三人一溜煙的奔回客店。

回到客店之中,九難見阿珂神色有異,氣喘不已,問道:“遇上了什么事?”阿珂道:“有十多個韃子官兵跟鄭公子為難,幸虧……幸虧師弟打倒了官兵的頭腦!本烹y道:“給我在客店里安安靜靜的耽著,別到處亂走,惹事生非!卑㈢娴皖^答應,過了一會總是記掛著鄭克塽的傷勢,到他房中去看望,只見眾伴當已給他敷上傷藥,已睡著了。

韋小寶見她從鄭克塽房里出來,又是有氣,又有些懊惱:

“剛才怎不叫他們當真割了這小子的兩只耳朵?”又想:“這妞兒一心一意,總是記掛著這臭小子。我就算把小子耳朵割了、眼睛戳瞎了,看來她還是把他當作心肝寶貝!别埵撬麢C警多智,遇上了這等男女情愛之事,卻也是一籌莫展了。

注:回目中“棘門此外盡兒戲”一句,原為漢文帝稱贊周亞夫語,指其軍令森嚴,其他將軍所不及,原詩詠吳三桂殘暴虐民而治軍有方!凹T”即“戟門”,亦可指宮門,本書借用以喻眾御前侍衛出宮胡鬧。

辽宁快乐12选5技巧 甘肃11选5数据分析 开心麻将下载手机版 马老师平特一肖王中王 精选二尾中特 湖北省体育11选5 快赢481查询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玩法 江苏7位数最新走势图 分分彩官方软件下载 安徽11选五基本走势图彩经网